“哼,我的事情不要你管!”被称为绿袍的矮子头一扬,露出一张极为丑怪狰狞的面容来,“小子,不要以为有点实力能命令老祖。”说罢也不管其他人,绿色的剑光纵起,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嘿嘿,有意思,既然已经到了地方,那分道扬镳吧,反正我们这些人也合不到一起去!”又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一名全身隐在黑袍的人物,话音落下之后,便化为了一团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下来的五人,除了一开始说话,仿佛是领头者的银袍人之外,也全都一句话也不多说,全部离开,降临不到十息的时间,七人之,只余下了银袍者一人。



    “哼,一群自大的蠢货!”对于自己的队友们肆无忌惮,完全不把自己看在眼里的行径,银袍人只是冷笑一声,“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已经被人监视了吗?!”说话间,抬起头,望向天际,银色的眸光一闪而逝,随之化为一道银色的霹雳,消失了。



    在银袍人抬头望天的同时,云池下院的精舍静室之,王通的眼前陡然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眸子,随后,画面断。



    王通猛的打了个激灵,从推演之惊醒过来,不过这一次,他的精神并没有受到什么冲击,只是刚刚才挑选出来的三枚黄玉钱再次粉碎。



    “七个,个个都是修成罡煞的高手,目的竟然是潜龙榜,这下子可热闹了,那些绿袍的矮子难道是传说的绿袍老祖,蜀山世界的绿袍老祖,南方魔教的教主?!”王通的眼睛不由眯了起来,前世的时候,他对这位绿袍老祖也算是有些研究,并不是他多么的突出,而是在络有不少以他为主的当然,这些都是家言,不足为信,不过对于他的了解,王通却是不少,知道这位绿袍老祖最厉害的手段便是五毒金蚕蛊,还有便是玄牝珠,至于其他的,他倒是不知道的不多,不过,蜀山世界是一个剑修称王的世界,这绿袍能够成为南方魔教的教主,蜀山前期有名的反派,想来飞剑之术也绝不一般,至于其他七个人的来历他倒是无从推测,不过既然能够与绿袍走在一起,想来也不是好惹的货色,这样的家伙来到梁州,剑指潜龙榜,到底是为了什么?



    突然之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面露出了古怪之色,“,潜龙榜不是年轻一代的争夺吗?这绿袍老祖的样子哪一点像是年轻人,他又会用什么样的身份来争夺潜龙榜?难道他们还会变化之术不成?!”



    要知道,潜龙榜之争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特别是关系到梁州各派的利益,对于挑战者有着严格的要求。



    你想榜,想要挑战,必然要符合潜龙榜的榜条件,否则被发现的话,必然会成为整个梁州修真界的公敌,这几位家伙,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符合条件的,不过再想想,不由有些失笑,符合不符合条件关他屁事,既然这是任务,那么给他们发布任务的家伙自然会替他们想清楚,自己这却是在替古人担忧,颇有些杞人忧天的感觉,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倒不如想一想怎么面对这七个家伙呢。



    “全都是罡煞天的修为,必须在潜龙榜前五十之内,妈的,我这个位置这么敏感,这些家伙一定不会放弃挑战的,罡煞天,虽然修炼的体系有可能与昆墟界不一样,但修为的差距摆在那里,想要应付恐怕很困难,不过反过来说,他们可都是轮回者啊,我身为轮回卫士,做掉他们,可是有大笔的经验值可以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那个绿袍老祖来自蜀山世界,干掉他之后,说不定便能够得到蜀山世界的炼剑之法,虽然我的剑术体系已成,但是参考一下蜀山世界的剑术,必然会对我有极大的帮助,还有那各种毒物的炼制法门,特别是玄牝珠的第二元神修炼法门,却是重之重,只要能够得到第二元神的修炼法门,我便有机会摆脱第二识海的麻烦,将第二识海修成第二元神,嘿嘿,灵根天的第二元神,这个潜力可大了,说出去一定会吓死人的,这不是送经验值来的吗,嗯,这么干,所谓贪多嚼不烂,一旦确认了他是绿袍老祖,对付他一个便是了,至于其他人,自有别人去对付,这梁州又不是我一个人开的。”王通思定之后,不由有些兴奋起来,再次摸出三枚质量好的黄玉钱,开始推算起来。



    ……………………



    ………………



    “梁州有异域之魔入侵,实力不详,目的不详,想来定与那天机混乱有关,该死的,我知道是这样,每一次这些异域之魔入侵都搞的污七八糟的,这一次也不例外!”



    天命谷,宿命宫



    六名天命谷的长老盯着一副画面,画面最终凝固在一只银色的眼眸之。



    “这家伙太麻烦了,竟然能够察觉到我们对他的窥伺,是个扎手人物。”



    “不仅仅是他扎手,还有其他几个家伙,虽然没有发现我们的窥伺,但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法门,现在我们完全查不到他们的线索,天机紊乱的情况还没有结束,摘星楼那边传来消息,想要稳定星轨,重新理清天机,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一年,依这些异域之魔的行事手段,他们早离开了。”



    “是啊,天机紊乱,我们现在只能勉强看清他们的行为,他们刚才说的什么却是一个字也没有听到,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过看他们的行为,相互之间似乎也是不和,这或许是我们的机会。”



    “那几个极道门派怎么说!?”



    “能有什么结果,极道门派是对这些异域之魔了解最多的,他们觉得这些异域之魔降临的时间不会太长,也不会有什么重大的影响,这一次的天机紊乱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偶然,据说,他们会向那边提出抗议,让那边尽早把人接走。”一名长老冷笑起来,“想来他们也不愿意和那边把关系弄僵。”



    “哼,我知道会这样,这些年来,极道九派和那些异域之魔勾勾搭搭,据说还会时不时的送一些弟子去那里,他们怎么会为了这种事情和那边闹翻呢?!”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关系到天机的紊乱,难道他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天机再紊乱,对极道九派的影响都不会太大,他们早已经控制住了昆墟界的核心和最高法则,特别是那些个破星的老怪物,早已经挣脱了命运的束缚,区区的天机,在他们看来,不过是偶然与玩物罢了,又有什么关系?!”



    “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不是极道门派,不能等闲视之,我们的命运与昆墟界的命运紧紧相联,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立刻派人去梁州,查清这些异域之魔的目的是什么,任务是什么,评估他们的影响,一有消息,立刻传回来。”



    “是!”



    几名长老纷纷离开,只余下一名灰衣老者坐在殿,呆呆的看着头顶的一块巨大的石板,这一块石板不过是丈许方圆,形质古朴,石板之雕刻着许多古老的图案,散发着太古蛮荒的气息,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太久了还是因为那些图案原本是这样,给人一种极为杂乱无章的感觉,但若是仔细看的话,便能发现,这些图案并不是因为古老而变的难以看清,而是头蒙了一层极淡的烟岚,在烟岚的阻隔之下,这些图案才看的不清楚。



    “命运石板,唉,可惜了,若是能够得到另外两块命运石板,我天命谷又怎么会屈居于摘星楼之下,若是能够得到另外两块命运石板,我天命谷又如何会为了这区区的天机紊乱如临大敌,可笑啊,我等一直视异域之魔为洪水猛兽,但另外两块命运石板的契机恐怕也在这些异域之魔的身,可惜,已经等了六千年,契机还是没有出现,希望这一次能够有所收获吧!!”



    ……………………



    …………



    “天机紊乱应该和异域之魔的关系不大!”



    摘星楼,化辰子一边调理着星轨一边道,“昆墟界元气等级最高的世界之一,诸天轮回之地的那些家伙不会肆意妄为,特别是在三万年前的盟约确立之后,更是如此,昆墟界既然出现了异域之魔,也是那些家伙为了锥锻炼手下而来,逗留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不然的话,不好和那几个老怪物交待,别忘了,极道九派与诸天轮回之地的许多势力都在合作,双方知根知底,诸天轮回之地的那些家伙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冒着和他们翻脸的危险来昆墟界搞事。”



    “也是说,事情与他们无关了?!”



    “完全无关我不敢说,毕竟诸天轮回之地的磨炼之,除了常规的任务之外,还有一些隐藏的任务,而且他们出现的时间这么巧,有可能是和他们的隐藏任务有关系,或许他们的某位会在执行常规任务的时候触发隐藏任务,从而影响到昆墟界的因果线和时间线。”化辰子似乎是陷入了回忆,苦笑起来,“总之,先盯紧他们吧,这些家伙里头,可有不少是无法无天之辈,不把他们盯紧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弄出什么么蛾子出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