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认识他!”王通看了吊在空的锦袍人一眼,露出了迷茫之色,“这人谁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



    王通的确是没有见过这个锦袍人,所以也不需要特别的装无辜,因为他的确是不认得这厮。



    “你不认得他?他的胆子会这么大?!”蛇姬看王通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面色不由一沉,冷冷的望向被吊在空的锦袍人,看那架式,仿佛要用目光将他杀死一般。



    “你的骨头倒是真硬啊,竟然敢欺骗于我!”



    “不,不,不,不是,不是!”



    锦袍人并不是被绳子吊在殿的,这厮是被两把弯钩穿透了肩胛骨,吊在了大厅的顶,那么晃当着,看在王通眼实在是有些发渗。



    “这究竟是什么个情况?!”



    “这要问他了!”蛇姬青蒙的语气变的冷冽起来,“这人在万蛇岭周围窥伺,被抓住后便一直疯言疯语,最后说认得你,还有一件关于你的天大的秘密要告诉我,我把他吊到这里,请你来一起听听。”



    “认得我,关于我的大秘密,倒是有趣。”王通眉头微挑,抬头望向锦袍人道,“你认得我吗?还知道我的什么大秘密?!”



    那锦袍人看着王通,勉强睁开眼睛,细细的看着王通,面露出了疑惑之色,“不,不对,不是,我不认得你,我认得王通,小寒山的王通!”



    “我是小寒山的王通,第十真传弟子,潜龙榜排名第二十的王通!”



    “你是王通,这不可能,我认得王通,你不是王通!”



    王通笑了起来,“看样子这是没法儿沟通了,青蒙大王,您看呢?!”



    “哼!”



    青蒙此时已然脸色发青,感觉仿佛是被人耍了一般,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青色的藤鞭,狠狠的抽向了吊在空的锦袍人。



    一时之间,血肉与惨叫齐飞,听的王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似是发泄心的怒气一般,青蒙整整抽了一盏茶的时间,直到锦袍人没有了声息,方才停下来。



    “该死,竟然被这家伙骗了。”



    “那也不一定,指不定他所认得的那个王通不是我呢,只是用我的名字招摇撞骗的家人。”王通摸着下巴,露出思索的神色来,“难道现在有人在用我的名字和身份招摇撞骗吗?”



    “你说的也有道理,我说这个家伙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子。”青蒙也意识到了自己的思维似乎进入了一个误区。



    “对了,大王,你说的那个珍宝不会是这厮吧,虽然这厮有些怪异,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能够担珍宝这两个字吧?!”



    “差点被这个混蛋气糊涂了!”



    青蒙微微一怔,面色顿时有些郝然,在抓到这个锦袍人之后,她有了意外的收获,甚至以为抓住了王通的把柄,知晓了王通的秘密,结果却想不到弄出了这么一个大乌龙,却是把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我在他的身发现了一些东西,我想你会有兴趣。”



    说着招了招手,一名蛇身人面,生了两只怪异手臂的蛇人捧着一个木盒送到王通的面前。



    “打开看看!”



    王通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明所以的打开了盒子。



    “这是……!”



    盒子之只有一个薄薄的书册,淡黄色的封面,面四个烫金大字,让王通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当九阴真经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时,王通竟然有些恍惚了。



    尽管早在推演的时候看到了这个情况,但真正亲眼目睹之后,仍然还是有些感慨,倒不是说这九阴真经真是什么绝世的宝典,而是这四个字让王通想到了前世的一些事情,所以有些感慨,换个矫情一点的说法,这也算是一种情怀吧。



    “这是什么,真经,修炼功法?!”王通用一种好的语气问道。



    “是一种修炼的功法,有些古怪的效果。”



    “古怪的效果?!”王通不解的道,“可以看看吗?!”



    “当然,拿来是给你看的。”



    王通拿起九阴真经,快速的翻了一遍,面的疑惑之色更浓了,“武学功法,有意思,为什么会用这种方法储存?!”



    在昆墟修真界,纸和书基本已经淘汰了,传承功法这种事情最主要靠的是玉简,还有其他的载体,完全不用像现在这般的直接翻书,一页一页的看,都是直接传承到你的识海的,仅仅有极少数的,传承自这一纪元之前的的东西,方才会用类似的手段记载下来,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手的这九阴真经都不像是这种纪元之前的古物啊,里面的内容也是乏善可陈,只是在招式方面和运劲方面更加细腻一点,真正要说起炼气法门来,却是远远不如昆墟界,连给凡尘天的修真者入门奠基都稍有不如。



    “觉得怎么样?!”



    看到王通将真经看完,青蒙笑问道。



    “除了易筋锻骨篇有些看头之外,其他的连奠基都称不,这也算是珍宝?!大王莫不是耍我?”



    “好眼力,竟然能够一眼看透这易筋锻骨篇的不凡之下。”



    “不凡?!”王通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这有什么不凡的,不过是一篇炼体法门而已,大王不会对这种粗浅的炼体法门也有兴趣吧?!我说的有些看头,也仅仅是看在这易筋锻骨篇这真经的其他功法有些看头罢了,呵呵,这样的东西也能称真经,当真是有趣。”



    “你不是妖族,当然不会发现这易筋锻骨篇的不凡之处。”青蒙听了王通的话,露出了一丝笑意来,“这门易筋锻骨篇用来炼体当然差强人意,可是如果坚持修炼的话,能够提升我妖族先祖血脉觉醒的机会,其实对你们人族也是一样的,只是你们人族的血脉渐渐的趋同,想要血脉觉醒我们妖族难千倍万倍,基本没有什么用处。”



    “提升血脉觉醒的机会?”王通终于露出了惊色,“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这样的功法便是在妖族也极为罕见,这……!”



    妖族也是讲求血脉的,所谓的先祖血脉指的并不是普通的祖宗,而是妖族的源祖,也是无数纪元之前,天地初开之时的那一道最为原始的血脉。



    觉醒先祖血脉是每一个妖族的梦想,哪怕只是觉醒一丝,也能够实力大进,甚至能拥有不可思议的本命神通和法门。



    妖族觉醒血脉之后,一跃而成为大神通者的事情并不是传说,每隔数百年便有一例,而这些觉醒了血脉的妖族,只要不陨落,便肯定成为一代妖王。



    可以说,如果易筋锻骨篇真的有这样的功效的话,即使提升的机会很低,也觉得会成为妖族的宝典,引得无数大妖争相来抢夺,最要命的是,这门功法并不完善,若是有妖族的智者得到,借此推演,不难将这门功法完善起来,到时候妖族的实力必然大增,这其会引发的连锁反应,便是王通想想也不由背心直冒冷汗。



    “这玩意儿的确称得是珍宝,简直称得是无价之宝啊!”王通拱了拱手,不疼不痒的赞了两句,“云池下院事务繁忙,在下便不多打扰了,告辞,告辞!”



    说罢一转身,作势欲走。



    “喂,站住!”



    只是他刚一转身,便立刻被青蒙一把拉住,“走什么走啊,话还没说完呢。”



    “我的姑奶奶,祖宗,你别害我成不,这玩意儿,你算是打死我也不敢沾啊!!”



    “不敢沾,现在才知道,晚了,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这头的功法你应该都记下了,算你走了,能摆脱的了吗?!”青蒙得意的笑道,仿佛奸计得逞了一般。



    “不是,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我招你惹你了,非要把我扯到这要命的事情里头,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王通不满的道。



    “这事儿其实本来真没你什么事情,要怪怪这厮,非要说是受你之托,将这本真经送到你的手,我这才请你过来的,谁知道竟然闹了这么一个乌龙。”



    “妈的!”王通低骂一声,恨恨的看了锦袍人一眼道,“把他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的招呼他的。”



    “这可不行,我还没问清楚了,虽然他刚才说不认得你,谁知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在演戏,算他真弄错人了,为什么非要把你弄错了,而不是其他人呢,再加他有这门功法在身,可不能这么轻易的把他交给你,更何况,这里头牵扯到的恐怕还不止是这一门功法的问题,还有另外一个大的麻烦。”



    “另外一个大的麻烦?”王通再次适时的露出了不解之色,“还会有什么麻烦,这已经够麻烦的了。”



    “你不觉得这门功法很怪吗?如此粗浅的法门,恐怕在昆墟界也难寻吧?”



    “的确是难寻,算是那些凡人,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法门。”



    “不错,而且这本真经的炼气法门太过细致,与昆墟界的修炼法门格格不入,如果我推测的没错的话,这本真经应该是异域之物。”



    “异域之物?!”王通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你是说,这人是异域来客?!”



    对修真者,特别是王通这种门派修真者而言,都知道三千世界之类的常识,明白昆墟界并非是天地之间惟一的世界,但也仅此而已,对于大多数修真者而言,异域来客与异域之物都只是传说而已,便如前世的外星人一般,许多人都相信人类并非是宇宙惟一,可是真正见过外星人,与外星人接触的却是少之又有。



    对于昆墟界的修真者而言,所谓的异域和异域之客,也不过是一个存在于常识之的名词与传说罢了。



    “应该是这样,而且,根据他的说法,你也是异域来客,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很少。”



    “我也是异域来客?不对啊,一个异域来客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和我的来历?!”这下子,王通仿佛被彻底的搞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他真的找错人了,那么便只有一个解释,那便是他口的这个王通是你认得的人,至少是认得你的人,而且并非是你这几年声名鹊起之后认识的,而是在很早之前认识的,否则也不会在三年前便提到你的名字了。”



    “三年前?!”



    王通眨了眨眼睛,五年前他还是一个在小寒山任人欺凌的没落世家子弟,甚至才成为王槐的弟子不久,名声不显,那个时候知道他的人一定是小寒山的人。



    陈涛!!



    想到这里,他的脑海之鬼使神差的冒出了这么一个名字。



    是的,陈涛,小寒山惟一的一个轮回者,死在自己手的轮回者,也只有他有可能在异域之,严格来讲是在诸天轮回之地提到,不,应该说是冒用自己的名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诸天轮回之地的规则甚多,麻烦也多,许多轮回者和契约者都不愿意用自己的真名,因为如果用真名的话,说不定哪一天被查到了底细,或者说,被人诅咒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陈涛初到诸天轮回之地,冒用自己的名字倒也说的过去,至于为什么要冒用,有可能是他随口一说,也有可能有别的目的,不过现在看来,别的目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他可是吸取了陈涛的经验值,也得到了他一部分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之,却是没有冒用自己名字的印象,不过轮回卫士榨取轮回者的经验值并不是完全吸取记忆,仅仅只是榨取与修炼有关系的部分,这样的话,没有相关信息也是有可能的。



    当然,这仅仅只是一种可能而已,或许在小寒山还有另外的人也是轮回者,但是这个可能性不大,特别是在王通成为轮回卫士之后,能在王通眼皮子底下蒙混过关的轮回者并不多。



    “怎么样,有什么印象没有?!”



    “能有什么印象,三年前我还只是一个凡尘天的小修真,要权没权,要势没势,竟然会有人冒充我,简直难以想象。”



    “你难以想象的还在后头呢,据这小子说,这一次来梁州的异域之客并不只是他一个,他们的目的竟然也是潜龙榜!”青蒙又冒出了一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