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榜?异域之客和潜龙榜有什么关系?!”



    王通再次露出惊讶之色,仿佛从来不知道这些轮回者的任务一般。



    “这个不清楚了,他似乎受到了什么限制,无法将真正的原因说出来。”青蒙看了一眼锦袍人,“本来指望你来帮帮忙,不过现在看来没用了。”



    “那也不一定,要不,我再问问看。”王通想了想,露出了一丝沉吟之色。



    “你想审他?!”



    “只是好而已,毕竟这件事情莫名其妙的把我也牵进来了。”王通说道。



    “好吧,既然你有这个兴趣,便问吧。”



    “他这个样子,我怎么问?!”



    青蒙看了王通一眼道,“你不会真的和他有关系吧?”



    “有没有关系,审一审不知道了?!”王通笑了笑。



    “那好,再审一审!”



    看到王通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青蒙也点了点头,当下便将那锦袍人放了下来,将人移到了厅后的一间静室之,不过其肩胛骨的那两把弯钩并没有被取下来。



    “有什么问吧!”



    看了一眼摊倒在地的锦袍人,青蒙对王通笑道。



    “怎么样,还没死吧?!”王通笑了笑,向锦袍人问道。



    锦袍人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用一种仇恨目光看着两人,看那架式,真的想要用目光将两人杀死。



    “别这么看着我,你又不是我抓的,这一身的伤也不是我弄的,骗你的也不是我,这么看着我干嘛?”感觉到对方的目光,王通立刻便有些不满起来,“你自己被人骗是你笨,被人抓是你的本事不济,被人用刑是你运气不好,这些全都不关我的事情,所以,你恨错人了。”说话间,用手指了指青蒙,“你要恨恨青蒙大王,不要恨我,我和你之间无怨无仇,可不想担任何的因果。”



    如果说王通前面几句话带着说笑的性质的话,最后一句话却是让青蒙眉头一挑,眼闪过一丝异色来。



    不想担任何因果!



    这样的话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修真者能够说出来的,不要说是普通的修真者,便是那些高门大派之元婴级别的修真者也不会轻易说。



    修真者逆天而行,从修行的第一时间开始,便与这天地结下了因果,修真路一番腥风血雨,自然会结下无数的因果,所以普通的修真者是不怎么注重因果的,他们注重的是业力和功德,以功德抵消业力,只有一种修真者看重因果,那便是天机者。



    所谓的天机者便是以摘星楼天命谷为代表的,精通天机算理的那一群修真者,这些修真者除了摘星楼和天命谷之外,还有许多小门小派,以及散修,这些人因为精通天机神算,能够感应到因果之力,甚至能够借助因果之力修炼,所以才会对于因果十分的重视,做起事来,走一步看三步,绝不会轻易招惹是非,王通说出的这一番话,典型的是一个天机者行事风格,不管什么事情,提前先把自己撇清了关系,再谈其他。



    不过此时,锦袍人可管不了那么多,对王通的话置若网闻,甚至听了王通的话,望向他的目光之竟然又多了几分的恨色,搞的王通非常的不爽。



    “他已经恨你了,再撇清也没有用了,你不是要审他的吗?审吧!”



    “好,审!”王通显得非常的无奈,对那锦袍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回答,锦袍人沉默以对。



    “那个叫你来的王通是什么样子?!”



    沉默以对!



    “你来自哪里?!”



    沉默以对!



    “你的目的是什么?!”



    依然是沉默以对!



    几个问题下来,王通感到很没有面子,无奈的叹息道,“你这样不好吧,对你没什么好处。”



    “你还是别问了,除了一开始的时候,我用了一些手段,让他说了一些话之外,自他有了防备,便再也套不出什么话来。”青蒙在一旁笑道。



    “套不出话吗?你以为闭嘴行了?”王通看了锦袍人一眼,摸出了三枚黄玉钱,“让我来看看你这厮究竟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说罢,三枚黄玉钱在他的手指之间急速的翻转了起来,王通的目光也渐渐的变的茫然深邃,透着一股子极为幽深玄妙的气息。



    青蒙在王通拿出黄玉钱的时候还没有察觉出来,听到王通的话时也有些不理解,直到王通手的黄玉钱动起来,散发出那一股子玄妙的气息之后,她终于动容了起来。



    天机者,这是天机者的气息。



    这种气息她曾经见识过,是普通修真者无论如何也无法模仿出来的,这是一个真正的天机者的气息,王通曾跟她说会为她免费的批一命,她那个时候还半信半疑,不过现在看来,王通并没有说假话,她赌对了。



    王通,真的是一个天机者,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天机者,究竟有多少实力,便看看这一次他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了。



    黄玉钱在王通手翻转着,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甚至已经不是王通在操纵,而是冥冥的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纵着黄玉钱,很快,无论是青蒙还是锦袍人都无法看清黄玉钱的模样,仅仅能够勉强的看清玉钱在空划过的轨迹,隐隐的构成了一副玄妙的图案。



    半盏茶之后,那副玄妙的图案在彻底成形的瞬间崩溃,化为一几点黄色的流光,消失不见。



    王通眼的那一抹茫然深邃之色消失,取而代之后却是古怪的眼神,“真是怪,我竟然算不出你的底细,你来自其他的世界,不过那个世界非常的特殊,与我们普通意义的诸天万界完全不同,那里似乎是一个大杂烩,你们这一行并不止你一个人,一共有七个人,都是罡煞天的修为,为首的是一个穿黑袍的家伙,不过你们的关系并不怎么和睦,特别是一个穿绿袍的家伙,看起来很是令人生厌啊,你现在还不说话,并不是你不怕死,相反,你非常的怕死,之所以不说,是因为你的神魂之有禁制,一说出来,你只有死路一条,你现在还幻想着有人来救你,或者说,你一直对你的朋友有着非常大的信心,认为他会来救你,嗯,应该是那个白袍的家伙,我说的对不对?!”



    锦袍人昂着头,张着嘴,望向王通的目光之充满了惊讶与难以置信,“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不可能,你的修为,你这样的修为怎么可能推算出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可能……!”



    王通掂了掂手的三枚黄玉钱,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没什么不可能的,我还知道你们的目的,不,应该说是你们的任务,你们这一次的任务时间很长,有一年半的时间,因为你们要争夺潜龙榜前五十的位置,是也不是,你来找我,想来也是看了我在潜龙榜的位置,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对不对,只是你没有想到,你在那个地方所认得的王通是一个冒牌货,也没有想到会被青蒙大王抓住,不过有一点你没有弄错,那个白袍的家伙的确来救你了。”说到这里,王通站起身来,对一旁的青蒙道,“青蒙大王,要不,我们去会一会那位白袍的朋友?!”



    “啊,哦?!”



    一旁的青蒙一下子从震惊之恢复了过来,望向王通的目光已然完全不同,而在瞄到他手的那三枚黄玉钱的时候,更是流露出炙热的目光来。



    “怎么,看这黄玉钱了?!”王通嘿嘿一笑,将三枚黄玉钱抛到她的手,“三枚杂器而已,喜欢留着吧。”



    话音刚落,三枚黄玉钱便“啪”的化为了碎片。



    “这……!”



    青蒙还没有反应过来,却见王通手不知何时又抓了一大把的黄玉钱,“我算命的确是用黄玉钱,不过还没有找到真正能够承受因果之力的黄玉钱,所以只能用一次换一次,可惜,这些黄玉钱最多也只是杂器的品质,用来推算一般的事情倒是没有什么,推算一些重大的事件更力有不逮了。”



    “你说过,要帮我批一次命的。”青蒙涩涩的道。



    “我是说过,而且我也尝试过,不过你的命运牵扯的实在是太深,太广,没有趁手的命器,我根本无法帮你推演。”王通露出一副歉然的笑意,“更何况,未来变化极大,现在帮你批命,对你而言,并不是很划算的事情。”



    青蒙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之停留,“你确定会有人来救他?!”



    “会的,很快。”王通露出一丝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微笑来,“那人实力不错,手段也非常的异,最重要的是,他炼了一门强大的神通,叫做大崩灭术,须得小心又小心,万一了这门神通,大王也不需要我批命了,因为已经没有未来了。”



    “大崩灭术?!”青蒙眼闪过一丝异光,“我会注意的。”



    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巨响,随后便是大量的呵护怒号之声。



    “来了。”



    青蒙面色一冷,闪身而出,冲出了木楼之外。



    木楼之外,万蛇岭营寨之,却见一道剑光横行四射,所到之处血光纷飞,断肢残肉到处都是,妖族更是一片哀号之声。



    万蛇岭的这些妖族虽然大部分都是野生的妖族,但自青蒙占据万蛇岭,经过整合之后,却也多了几分的肃杀森严之气,也略懂得些战阵之道,虽然个体的实力较弱,但是几个战阵一摆,那也是颇有声势的,但是这些战阵对于这道剑光显然并没有多少约束之力,剑光流转之间,在战阵的气势缝隙之插来插去,来来回回,这些妖族完全没有反应的时候。



    快,实是在太快了!!



    对于这些野生妖族而言,剑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他们完全没有办法阻拦。



    这时,但听一声暴喝,又一道乌光射出,抵在剑光之,终于止住了剑光的杀戮。



    “高!”



    看到那点乌光,王通眼露出了一缕异色,乌光的主人正是去云池下院送请柬的高,这高的修为不过与他相当,灵根九重天,半步罡煞,但是对这道剑光,却丝毫不落于下风,甚至乌光大盛之后,竟然将那一道剑光盖压下来。



    霸道,非常的霸道。



    高的乌光给王通的感觉只有这么一个,那是这道乌光霸道无,并非是普通的剑光,而应该是其他的什么法宝。



    待到剑光与乌光又交锋了几个回合之后,王通终于看清了,乌光包裹之的的确并非是什么剑光,而是一把月形铲,黑色的月形铲,旋转起来,发出溜溜的乌光,似乎对于剑光有克制的作用,因此不管那道剑光如何翻腾,都无法破开乌光的压制。



    几息之后,剑光终于不耐,发出一声长呤,白色的剑光猛的一盛,分化开来,一道抵挡乌光,另外一道则是击向高。



    “来的好!”



    看到剑光飞来,高并没有惊慌,而是露出了兴奋之色,奔血如汞,肩挺脊张之间,一股庞大的血气在体内蒸腾,精气狼烟冲天而起,右拳五指紧握,迎着剑光便轰了过去。



    嘣!!!



    拳头打在剑光之,发出了一道异的声音,便如拉紧的弓弦猛然被崩开一般,余音袅袅。



    剑光在这一拳之下被打的粉碎,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赢了,因为一层白色的煞气在剑光崩溃的瞬间爆发出来,将他的护身血气击的粉碎,高的面色一白,连退数步,停下身子之后,试图再次攻击,不过却已经是力不从心了。



    “罡煞天对灵根天,他没被直接打死已经不错了。”看到这个结果,王通仿佛早有预料一般,“大王,现在看你的了。”



    “是吗?不要把高想的那么弱,罡煞天对灵根天,的确有着等级天堑的存在,不过这道天堑是对你们人类而言的,在我妖族,越级杀敌乃是兵家常事。”



    “是吗?!”王通眉头一挑,露出了不信之色。



    “不信的话,继续看吧!”青蒙对高有着强大的信心,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场,高被一道剑光击退,似乎受了伤,对于月形铲的控制也略有不济,顿时便给了对手剑光机会,仅仅只是一点,借着一个空隙,冲出了乌光的压制,直朝着高飞射而至。



    “吼!!”



    剑光袭来,高猛的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怒吼,随着这一声怒吼,他的身体猛烈的膨胀了起来。



    “靠,这是发面包吗?!”王通不由低低的吐槽起来。



    只见高的身形眨眼间便涨到了近十丈高,浑身的肌肉隆起,鼓的像是一个一个小山包,大量的毛发生长出来,覆盖全身,嘴獠牙生出,头顶生角,眼露血光。



    面对剑光,他只是一低头,将头的那只独角迎向了剑光。



    当!!!



    剑角相击,发出一声轻鸣,高纹丝不动,剑光不但被击退,还崩散了开来,露出了一名白袍人。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