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斑澜的锦毛,如鞭一般的尾巴,长达一尺的獠牙,以及头顶正的那一个“王”字,所有的这特征都在告诉别人,这是一只猛虎成精,但这并不是普通的猛虎,因为他的脑袋头,也是“王”字的方,竟然生出了一只黑色的大角。



    正是这只大角,将他与普通的猛虎区别开来。



    “高天赋异禀,一出生便觉醒了先祖的血脉,长出了这只黑风角,拥有了本命神通,虽然修为仅仅只是相当于灵根九重天,但是却搏杀过数名凝成煞气的妖将,甚至还与一名炼罡气的妖将战成了平手。”



    在妖族内部,也有自己的等级划分,凡尘天的妖族基本是野兽,没有什么智慧,因此也没有地位,到了灵根天,便相当于修炼成精了,便被称之为妖兵,而凝成煞气的妖族,无论是什么种族,都能够借助煞气飞行,实力有极大的提高,称之为妖将,若是凝成了金丹,便是一方的统帅,称之为妖帅,到了元婴天,便是妖王了,之还有妖帝,妖尊等都是与修为等级挂钩的。



    高虽然仅仅是一个妖兵,但是仗着他觉醒的血脉和天生的神通,便能够按着妖将打,这也是他的自信所在。



    而他最大的自信来自于头顶的那只黑角。



    这只黑角仅仅一顶,便将白袍人的剑光顶翻,顶出了他的真身来。



    只是白袍人也并非一个好相与的货色,一击后退,并没有丝毫的犹豫,抬指一点,便点向了高。



    这一指点出的瞬间,王通与青蒙都感觉到了周围空间产生了一丝极不平常的波动,这股极大的危险感充斥于他们的心神之。



    “小心!”



    青蒙更是面色大变,怒喝一声,一抬手,一把黑色的长鞭出现在她的手,狠狠的朝着高抽去,一鞭抽出,蓝焰奔涌,白袍人闪避不及,周身闪过一层耀眼的白色光华。



    啪!!



    长鞭狠狠的抽到白色的光华之,光华被抽的粉碎,白袍人也闷哼一声,身形急退,同时,两人的耳边听到了高的惨叫之声。



    转头望去,却见高那根倚为长城的黑角,引以为傲的黑角,血脉象征的黑角已然被一股毁灭性的力量崩的粉碎,仅余下一点点根部还留在那个“王”字的方,巨大的身体倒在地,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哀号。



    “这……!”



    虽然青蒙已然觉得自己高估了白袍人,但是直到高倒下,他方才发现,自己对于白袍人其实还是低估了,之前王通说什么,对了,大崩灭术,这个白袍人懂得一种叫大崩灭术的神通,威力高,可惜自己并没有重视,也没有提醒高重视,想不到这么一点的疏忽,便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



    想到这里,她不由狠狠的转过头动,手的黑鞭一扬,顿时,蓝焰四射,一阵阵的焰光泛起,将周围照成了一片蓝色,长鞭迅速的绞成一团,如有灵性一般的朝白袍人缠了过去。



    白袍人施展出了一次大崩灭术,本身便有极大的消耗,此时见到长鞭卷来,一时之间也没有缓过气来。



    身体竟然地一滚,神的在毫厘之间滚出了长鞭笼罩的范围,脱了一劫。



    躲过一劫之后,他似乎也知道事不可为,白色的剑光纵起,直冲十余丈的高度,青蒙一时之间竟然追之不及。



    她追不,并不代表王通追不,事实他早在等待着这一刻了,在白袍人剑光纵起的同时,王通手的黑羽扇猛的一扇,一团金色的火云便出现在了他的方,正好截住了他的去路,与此同时,赤色的剑光闪过,直取白袍人。



    “嗯?!”



    白袍人的剑光撞火云,立刻便被逼了下来,眼前王通剑光已至,不得已之下,他只得举剑相迎。



    剑光仍然很快。



    只可惜,王通并不是和他快,也没有必要和他快,赤色的剑光突然一转,直取宫。



    白袍人面色大变,想要再挡已然来不及了,不由强行运转真元,白色的光华再起,在他的身前生成了一道白光屏障。



    王通视而不见,剑光大盛,恶狠狠的撞到了白光之。



    啪!!!



    白色的光华在王通的一剑之下被击的粉碎,同时粉碎的还有白袍人脖子头挂着的那块白色的玉佩,正是这一件防御性的法宝为他挡住了两次必死的攻击,不过,既然如此,这一切也都在王通的掌握之,第一次被白光击飞之后,他的身如蝴蝶一般的在空翻飞,剑光突然暴涨,击在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说这个角度诡异,是因为他出剑的时候,这个方位空无一物,但是在他这一剑刺出之后,白袍人的身形竟然鬼使神差的朝着这个方位挪了过来,看起来竟似是主动撞向他的剑光一样。



    剑光刺出,血肉横飞



    白袍人发出一声闷哼,手捂左胸,急退。



    王通一剑得手并不满足,人剑合一,化为一道赤光冲天而起,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几乎在他剑光冲起的同时,倒飞的白袍人竟然化为一道银光,直射天际,这道银光竟然普通的剑光还要快十来倍,似是一种遁术。



    看起来也是他最后的逃命手段。



    只是他无法想到,王通竟然早已经对他的动作和行为有了事先的预判,银光射出的时候,王通的剑光同样也射了出去,王通出手的速度他早了一瞬,正是这一瞬,要了他的老命。



    冲出来的银光正好撞向了天空的赤色剑光,而两人的体位也非常的配合。



    剑光冲出,银光窜起,一剑贯脑!



    直到剑光贯脑的那一刻,白袍人方才露出惊骇的之色,而这惊骇之色也仅仅露出了一半,所有的一切都化为空洞与茫然。



    他想不通为什么王通的剑光会在那个位置,正好卡住了他逃亡的路线,为什么王通的剑光会那么准,正好对准了他的头颅,使得看去他像是直接冲到王通的剑下自杀一般,他更想不通为什么王通的剑光不仅仅炙热无,还能够灼烧神魂,直接将他的神魂烧成了灰烬,让他再无一丝的生机。



    一道常人看不到的光团灰烬之涌出,射入王通的眉心,王通面现满足之色,收起剑光,落到地面。



    迎接他的是青蒙震惊无的目光。



    “怎么样,高兄没事吧?!”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青蒙一下子醒悟了过来,扶起身旁半死不活的高,“他的黑风角受了重创,想要恢复难如登天!”



    说到这里,她恶狠狠的瞪了王通一眼,杀气毕露,“你是不是早知道会这样?”



    如果说之前他还对王通天机者的身份有一丁点怀疑的话,那么看到王通灭杀白袍人的过程便完全相信了,这剑法也太过夸张了,完全不按套路来,盯着你下一步的走向,将你下一步的行动算的死死的,然后在你最致命的地方给你最致命的一击,你躲都躲不了,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天机者的话,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啊!



    “怎么会呢,你以为我是神仙啊,真的什么都能算出来,我能够算出来的是这厮有一种叫大崩灭术的神通很麻烦,威力大的吓人,所以才提醒你一句,谁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



    青蒙面色稍霁,想想也是,若真的能够把未来发生的事情所有的细节都推算清楚的话,那天还有天理吗?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是人族的摘星楼天命谷,还是妖族的星见师,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她却不知道王通这么一个怪胎利用前世带回来的六爻神算,真的能够在推演出短时间内未来的画面,并且加以利用。



    事已至此,再深究下去也没有什么好处,当务之急却是要保住高的性命,不要看高现在仅仅只是断了一只角而已,要知道这只角可是他的先祖血脉的精华所在,对他的意义极为重大,最要命的是他受到的伤害并不是普通的伤害,而是一种法则的伤害,表面看起来只是崩碎了那只角,事实却同样伤到了高的本源,再加那只角对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一切的因素加起来,便让高此时陷入了极大的困境之。



    “该死,怎么会这样,伤的竟然这么重!”青蒙低骂一声,不敢怠慢,立刻叫来几名小妖,将高抬下去找牧野医治。



    “这下子麻烦了,高是父王最看的妖族人才,如今却在这里受了重创,我回去该怎么交待呢?”



    说到这里,他猛的瞪了王通一眼,“都是你,如果你早一点讲清楚,便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我说过了,大王,这可真的不关我的事情,明明是你把我扯进来的,不是我自己要进来的。”王通很是无奈,“所以不要找我,我是不想担任何因果的,如果你要找,便去找里面那个,白袍既然来救他,自然和他关系深厚,你有怒气,全发泄到他的身好了。”



    “哼,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该死的家伙,不过你既然沾了这件事情,想不沾因果是不可能的了,帮我想个办法消弥父王的怒火,我便让你回去。”



    “你这不是不讲理嘛?!”王通面的苦色愈盛,“父王”两个字让他对青蒙的危险性又调高了一级,啸聚山林的妖族喜欢称王,都要手下叫他们“大王”,但是,真正能够称得“王”的,像这般被青蒙这样的妖族称之为“父王”的,只有一个可能,那是,这厮的老子真的是一个妖王,元婴天的大妖。



    所以他开始斟酌起字句来,“这件事情说起来是妖族的家务事,我不便处理,算是我有心帮你,但是你那父王会同意吗?!”



    “这……!”青蒙的目光一闪,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漏了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道,“反正在你们这些天机者的眼,世并没有太多的秘密,我也不瞒你,我的父王便是十万大山十三妖王之一的青狐王,我这一次是出门历练的,选了这青涧山做为根基之地,正好与你为邻,所以你也不要想和我撇清关系,哼哼,若是父王知道你是一名强大的天机者,又或者你的这个秘密泄露出去,恐怕日子也不会好过吧?!”



    “大王这是在威胁我吗?!”王通面色冷了下来,语气也变的阴沉了起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