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54章 不单纯的凝煞之地
    在这个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拔腿跑的冲动,他是强行将这种冲动压制了下来的,因为这种不安的感觉并非是一种绝望,仅仅只是不安而已。



    如果仅仅是因为一丁点的不安,在一点证据都没有的情况下便离开金焰洞,不管是对小寒山还是对火神宗都是不好交待的。



    在这个敏感的时候破坏小寒山与火神宗的同盟,王通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被宗门处罚,即使王槐出手相救,在宗门之的地位也会大大的下降,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一小块势力,好不容易取得鹤鸣一系的认同和支持都会消失不见,最多仅仅只能够成为一个有名无实的真传弟子而已,甚至是被宗门高层视为眼钉的真传弟子,这样的家伙下场一定会很惨,王通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故事,他可不想成为那些悲剧故事的主角之一。



    更何况,这仅仅只是不安而已,强烈的不安,还没有进化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从在金焰洞的洞口感到不安,再到深处五百余丈之后这种不安到达最顶点,便再也没有升级之后,他倒也放下心来。



    前方,是一堵赤色的石制大门,高达七八丈,将整个金焰洞的地下通道封锁住。



    “王公子,在下只能带你到这里了,剩下的路便要靠您自己走了。”火神宗的执事非常的客气,并没有因为王通与火神宗的恩怨而有什么不好的脸色,很是恭敬的将一块巴掌大小的石牌放到王通的手,指着那道堵在前方的大门道,“这是开启大门的信物,在下修为低微,无法承受金光离火煞,先行告退。”说罢,快速的从通道之退了出去。



    “这厮跑的倒快。”王通撇了撇嘴,拿着石牌走到石门前面,划了好一会儿,方才将手的石牌放到大门之的一处凹槽之内。



    石牌被按入槽内之后,大门立刻晃动了起来,发出一阵阵“卡卡”的机关转动之声,开始打开。



    一股极热的气息从石门刚刚大打开的缝隙之涌了出来,把王通吓了一跳,赤金色的煞气如有生命一般,并没有扩散开来,而是直接冲向了王通,隐约间化为一条条形态狰狞的火兽,要将面前的生灵彻底的吞噬干净。



    王通低骂一声,真元涌动,周身泛起一阵赤色的光华,赤色的光华与赤金色的煞气一触,顿时绞在一起,互相厮杀起来。



    王通长吸一口气,走入了石门之,在他进入石门之后,那块石牌又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不见,大门重新关闭。



    “这是地煞之气!!”



    地煞之气,并非是普通的元气,而是煞气,元气也煞气最大的区别在于元气仅仅只是元气,是供人吸收的,而煞气不一样,煞气是有灵性的元气,拥有灵性之后,元气便能够生化为各种各样的煞气凶兽,这些煞气凶兽有点类似于伴生灵物,但是绝不会产生灵智,仅仅只是灵性而已,如野兽一般完全凭借本能行事,修真者的真元是他们最好的食物,所以一旦有修真者误入地煞之地,如果实力不够的话,会在第一时间内被这些煞气凶兽吞噬干掉,而凝煞的过程则是相反,以自己的真元与这些煞气凶兽对抗,最终将这些煞气凶兽炼化掉,凝成完全属于自己的煞气。



    所以,对所有的修真者而言,凝煞都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情,也是一件进退两难的事情,想要凝煞便要与煞气凶兽对抗,以此来磨炼自己的真元,凝聚护身煞气,煞气的品质越高,煞气凶兽的实力便越强,如果根基不厚,贸然的进入一处高等级的地煞之地,立刻便会被煞气凶兽吞噬个精光,如果实力够了,进入的却是一处低等级的地煞之地,那么凝炼出来的煞气不尽如人意,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所以任何一个修真者,对于凝煞之事都会慎之又慎,在经过无数次的深思熟虑之后方才会做出选择,同时还会在凝煞的时候做好一切的准备,像王通这般突然之间跑过来凝煞,而且还是金光离火煞这种高级的地煞之地,实在是仓促了一些,甚至王通怀疑这是宗门对他的又一番考验。



    这也是身为宗门弟子的无奈,千万不要以为宗门的那些真传弟子,嫡传弟子享受了普通弟子多的多的资源,如同温室的花朵一般,事实,这些真传弟子所面临的危险要远远的高于普通的弟子,为了保证宗门的繁荣,保证宗门能够尽可能的延续下去,对于门的杰出弟子都会有一重接着一重的考验,成功经历过这些考验的宗门弟子才有可能成为宗门真正的掌权者,继承者,无法通过考验的,自然也都泯然众人矣。



    这些考验也没有什么规律性,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突然遇一次,过了过了,没过自认倒霉。



    所以现在王通已经可以确定这一次金焰洞凝煞也是宗门给自己的一次考验。



    但他的不安并非来自于这一次的考验。



    石门之后的空间不并大,方圆也十余丈,但是很高,仰头望去,却能够看到洞顶高达百余丈,间有一个金红色的岩浆深潭,大量的煞气便是从这个岩浆深潭之冲出来的,王通看的出来,这一深潭的岩浆并不简单,与普通的地下浆流不同,普通的地下岩浆都呈现出那些浆糊状,周围的温度遇冷之后,便会凝结成块,但是眼前的这一口深潭不一样,它很纯净,如真正的水潭一般,甚至还非常的透明,一眼便可以看到很深的地方,而且潭水清澈的很,那些金红色的煞气只有在涌水面的时候才会化为煞气凶兽。



    “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王通心暗道,王通心暗动,暗自观察着深潭,周身的真元涌动,与冒出来的煞气厮杀,倒也没有什么压力。



    现在冲出来吞噬王通真元的煞气凶兽只是潭自行溢出来的煞气而已,还无法给王通带来什么麻烦,但是如果王通真的要凝炼自己的煞气,这些自行溢出来的煞气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以自己的真元为饵,引诱大量的煞气冲出,与煞气凶兽厮杀吞噬,这样才能够凝炼出属于他自己的煞气。



    不过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在这一处不大的空间之四处观察着,从潭面到洞壁,甚至是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没有放过,双眼之同时闪动着妖异的光华,未来眼的力量被他最大程度的开启着,他要寻找给自己带来不安感觉的根源,一开始的时候,他重点照顾的便是眼前的深潭,不过眼前的这一股深潭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的不安感,非常的安全,所以他的目标很快便改变了,四下的扫视起来。



    “嗯,那是什么?!”



    在他的目光快要将整个洞窟扫视一遍的时候,前方大约五十丈高的洞壁之的一块火晶引起了他的注视,确定的说,触发了他的不安感。



    在他的视线扫过这一块火晶石的时候,他的心跳骤然之间加快,甚至眼出现了幻象,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从冲出来一般。



    他的面色一僵,但是旋即便恢复了平静,微微的平息了一下心跳,眼再次流露出好的目光,开始四下的扫视起来,看起来像是一个刚刚进入这个地方的修真者,看什么都非常的稀一般。



    直将整个洞窟扫视完毕之后,他的目光又一次的盯向了深潭,走到深潭边的一处平台之坐了下来。



    这一处平台的位置非常的好,自好面对深潭之煞气溢出最为浓烈的地方,也是火神宗历代真传弟子用来凝煞的地方。



    凝煞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不可能一进来便挑逗煞气,这是找死的行为,首先你需要适应这些煞气,利用这些自行溢出来的煞气练手,待到适合完毕,真元将这些煞气吞噬的差不多了,有了足够的本钱了,再以自己的真元为饵食,逃动起地煞之地更多的煞气冲出来,与之交战,成功或是失败,各安天命。



    只是当王通坐这一块平台的时候,那一股极度的不安之意再一次的涌了心头,甚至他看到石壁的那一块火晶石的感觉更浓烈,甚至这种不安的感觉已然升为了危险至极的感觉。



    “这地方不合适啊!!”



    王通摇了摇头,面露出不爽之色,一抬屁股,离开了这一方平台,自语道,“我的根基未稳,这地方的煞气太浓烈了,恐怕扛不住,妈的,宗门那帮老家伙疯了,我刚打通三十六穴窍让我来凝煞,还弄的好像我得了天大的好处一般,真晦气。”一边自语,一边背着手绕着深潭打转,时不时的停下来一会儿,看着深潭发呆,似乎是在寻找着适合的凝煞之地,但真正的目的却是他隐在袍的左手,三枚黄玉钱不停的翻转着,每一卦出,他的眼前便会浮现出一副画面来,他会把目光望向深潭发一会儿呆,这么滴溜溜的围着深潭转了十几二十圈,他终于停了下来,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真元运转变的虚弱起来,仿佛受不了周围溢出来的煞气,慢慢的退到了大石门的边,靠着石门坐了下来,这才喘了口气,开始调息起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