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56章 凝煞功成 九命神通
    夺舍,从来不是一个简单的命题。 网



    夺舍,是以自己的神魂取代对方的神魂,从而夺取对方的一切的一种手段。



    即使在昆墟这样一个高等级的元气世界,夺舍仍然是一个极为敏感的话题,同时也是一个复杂的命题,因为这牵扯到神魂与肉身之间的契合度问题,仅仅是这一个问题,便伤透了所有人的脑筋,古往今来,无数修真者,大能,都研究过夺舍,而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倒在了契合度这个问题,神魂与身体的契合度哪怕只有一丝的不匹配,便有可能产生灾难性的后果,要么是神魂崩溃,要么是崩溃。



    即使两者勉强维持,不存在崩溃的现象,夺舍之后的修真之路也几乎会断绝,百病缠身,命不久矣。



    不过,夺舍又是一个极为诱人的话题,因为这其牵扯到修真者们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永生。



    所以,古往今来,同样有许多修真者在不停的研究这个问题,倒是想出了一些解决的办法,这些夺舍之法都需要冲到对方的识海之,将对方的元灵吞噬,便能够完成夺舍的过程,而这种手段在昆墟界已经存在了无数年了,甚至经过了无数代的改良,已经被证明能够使用,虽然同样隐患多多,但毕竟能够活下来,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对于修真者而言,哪怕只有一丝的希望,也好过神魂俱灭不是。



    当然也有限制条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夺舍的对象的修为不能高,对象的修为越高,在识海之占据的优势越强,便越难摆平,而夺舍之后,如何控制身体,如何以肉身温养神魂,以增强肉身与神魂的契合度,这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复杂,危险,得不偿失,这是修真界对于夺舍这种事情简单而直接的看法,一名修真者,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行此一步的,当然,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自然也什么都顾不了了。



    但是在某些时候,夺舍又是一个极为简单的命题,诸天万界之,便存在着一种极为特殊的夺舍情况,这种情况叫做魂穿,无数世界之,总会有一两个特例,这种特例在于,两者的神魂本质完全一致,神魂波动完全一致,那么,便两者的神魂便难免完美的融合在一处,不存在需要身体的契合度



    王通来到这个世界,便是这种罕见的情况,魂穿。



    从某种意义来讲,他是一个幸运儿。



    有幸运的,自然也有倒霉的,被王通吞噬掉神魂的这位白啸天便是倒霉。



    夺舍失败,一切都完全,通过对白啸天神魂分解,王通得到了他一部分的记忆,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王通为了保险,彻底的将对方的元灵打散,这样做的效果是白啸天再也没有办法对王通造成任何威胁,但是他最核心,最宝贵的一部分记忆也都随之消失了。



    因为只是一些零散的记忆,甚至是白啸天自己都已经忘掉的破碎记忆,从白啸天的神魂之,王通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只是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白啸天是火神宗一代一名精英弟子,七十年前在金焰洞凝煞,结果失败了。



    一般而言,凝煞失败,肉身崩溃,基本也是一个神魂俱灭的下场,不过他的运气较好,身有一块凝魂玉,正是这一块凝魂玉保住了他的神魂不灭,但从那以后,也只能呆在凝魂玉,做一个永远的囚徒。



    面对这样的情况,只有两个办法,一个办法是重入轮回,另外一个办法便是夺舍。



    重入轮回在以前是可能的,可是自从仙界破碎之后,也仅仅只有少数的大能能够沟能轮回,破开通道,将神魂送入轮回,火神宗并没有这样的大能,而他的身份仅仅只是一个精英弟子,也没有资格让火神宗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请梁州以外的大能出手,所以惟一的出路便是夺舍。



    这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好在他有一个好师父,虽然一时之间并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夺舍对象,却还是一直为他准备着,物色着夺舍的对象,甚至还为他自药神谷求了一枚夺舍丹,以增强夺舍的成功率。



    将王通定为目标并非是偶然,因为他的师父通过秘术侦测,发现王通与白啸天的神魂较为契合,夺舍之后再服下夺舍丹,便能够让白啸天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王通的身体,最终取而代之。



    王通金焰洞凝煞给了他们一个完美的机会。



    事先在凝煞之处布下了专门用于夺舍的禁魂阵,利用王通凝煞初成之后的虚弱期,在他神魂力量最为衰弱的时候夺舍,成功率在五成以。



    千万不要小看这五成的成功率,不要说是五成,夺舍的成功率只要超过三成,无数残魂便会拼死一试,而五成,更是一个许多残魂可望而不可及的高度。



    只可惜,无论是白啸天还是他的师父都没有想到,王通身为天机者,对于危险极为敏感,一入金焰洞便感到了不对,直接推算出了他们的计划,然后,他便悲剧了。



    夺舍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需要精神集,容不得有任何一点意外,白啸天他们的计划是王通凝煞成功之后,坐石台,进行调息恢复的时候进行夺舍,因为在那个时候,王通应该是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夺舍成功率最高,尤其在他们的印象之,王通这厮刚刚打通三十六穴窍并没有多久,根基不足,凝煞的时候需要耗费普通的修真者更多的精神力量,但是王通的凝煞过程与白啸天的认知完全不同,这厮的底子不是太薄,而是太厚了,厚到了极点,不但轻易的将周围的的游离煞气吸收,还一口将地煞火麒麟给吞掉了。



    看到王通的凝煞过程,白啸天直接绝望了,面对王通这种怪物,不要说是夺舍了,便是一冒出头便有生命危险。



    他只是一缕残魂而已,一旦情绪过于波动,便会被大大的削弱,绝望这种情绪产生之后,他的残魂差一点崩溃,在他尽全力稳定住残魂的时候,王通那边竟然峰回路转,这厮的伴生灵物竟然因为太过强大而失控了,为了压制伴生灵物,王通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量,看起来受创极重,这又让他看到了希望。



    从绝望到希望,在两种相反的情绪冲击之下的白啸天已然被逼入了绝境,所以最后,他选择了冒险,然后,便再也没有然后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从一开始,整个夺舍的过程都在王通的控制之,正是因为在王通的控制之的,所以在进入王通的识海之后,王通根本没有费一丝力气便将他干掉了。



    “火球术,熔金术,南明离火诀,尼玛,全是没用的东西。”



    因为元灵被打散,所以这厮的记忆杂乱不堪,有价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零散的记忆和少许的术法完全无法满足王通的胃口,甚至连鸡肋都谈不,不过在他的记忆之,一件他自己早已经忘记的事情引起了王通的注意。



    程天宇



    对于白啸天而言,程天宇是一个遥远的记忆,还是在他刚出道的时候碰到过这名修真者,当时为其强大所慑,王通之所以会注意这段记忆在于,这个程天宇对敌之时所用的手段太让他惊讶了,虽然他尽力的隐藏着,但王通还是从看出了些许端倪,那并非是这个世界的对敌手段,也是说,这个程天宇乃是一名轮回者。



    但是王通并不准备去寻这个程天宇,因为那太过扯蛋,在白啸天的记忆之,程天宇一百余年前便已经是罡煞天的修真者了,如果他现在还活着,以轮回世界的力量,这厮现在至少已经是元婴天的修真者了,层级相差太远,他完全没有去招惹的兴趣。



    “这个家伙如果现在还活着,肯定已经成了一个怪物的怪物,没有必要去招惹这厮,还是好好的把自己煞气稳定住方才是至理。”



    解决了白啸天,王通并不在意火神宗的反弹,夺舍原本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想来火神宗也不指望他百分之百的成功,恐怕是打着给自己找麻烦的主意,毕竟一般而言,在被夺舍的过程之,夺舍的对象也会受到伤害,严重的时候恐怕会造成识海破损这样的大麻烦,这恐怕才是火神宗的本意吧。



    借此机会将自己这个小寒山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潜力打掉,这才是最为符合他们利益的抉择,至于两派合作,也仅仅只是权宜之计罢了。



    “不过,你们这般的算计小爷我,这笔帐,小爷我记下了。”



    现在小寒山与火神宗处于联盟蜜月期,王通自己的分量又不够重,所以不会傻到这个时候逆流而行,但若是给他逮到合适的机会,他并不介意在背后给火神宗狠狠的来一刀。



    解决了白啸天,又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了火神宗一番,王通终于静下心来开始稳固自己的境界。



    吸收了大量的煞气,他的煞气已然基本凝聚而成,剩下来的便是要将煞气彻底的稳固下来。



    当过,当他再次运转起三火归元真元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竟然自主的运转了起来,在丹田之形成了一个漩涡,将刚刚凝成的煞气吸入了漩涡之。



    “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门神通还能够洗炼煞气?!”王通心一动,并没有阻止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运转,甚至开始加速这门神通的运转,半个时辰之后,刚刚凝成的煞气一点一点的从丹田之涌了出来,进入了已经打通的三十六穴窍之,以这三十六个穴窍为节点,布满全身。



    “这是……!”



    经过无相钧天大力神洗炼之后的煞气与刚刚形成的煞气相,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虽然在外表看起来完全一样,可是在王通的灵觉之,煞气之,已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让他看起来头晕的各种符。



    细细的察看之后,王通发现,这些细密的布满整个煞气的符竟然一模一样,这些符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像一个个细小的蝌蚪一般的在游动着,聚集着,三个小的符聚到一处,形成一个稍大一点的符,不过这个稍大一点的符的形状同样也没有改变,三个稍大一点的符再次聚集,又形成一个更大的符,如此的重叠反复,很快,遍布煞气的符开始聚拢,最终在以王通三穴窍为支点的煞气心,形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团状符,而这个符与那些构成它的细小符完全没有本质的区别,随着这个团状符的形成,他的煞气的气息也随之一变,一丝丝无形的力量从团状符散发出去,融入他的煞气之,几息之后,他便感觉到煞气之前强化了数倍。



    当煞气强化到了一个程度之后,团状符便停止对外输入那股异的能量。



    不过,在停止输出的同时,这团符还在不停的对外汲取着游离的火行能量,储存在符之,这一团符便如一个无底洞一般,疯狂的吸纳着周围的游离能量,一刻不停。



    “有意思,想不到无相钧天大力神通还有这般的妙用,有了这道符,我的煞气不禁威力大幅的提升,最重要的是还没有溃乏之忧,待到我打通剩下的七十二大穴窍,炼煞成罡之后,威力还会有一个几何级别的提升,同级肯定是无敌的,是遇到了高一级的对手,只要对方没有特殊的手段,也我几乎可以碾压过去,也不知道我那个祖宗是怎么回事,有这么霸哥的东西最后竟然还陨落了。”



    感受到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渐渐展现出来的各种奥妙,王通心微叹,对于自家那位传下这门神通的祖宗的遭遇十分的不解。



    即使遇到了天倾之祸这种大事,身为大神通者,又有这种特殊的功法,想要自保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可他的祖宗偏偏栽了,这只能说明要么是自己的这位祖宗的脑子有问题,要么是被人暗算了。



    一想到被人暗算这个可能性,王通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再想下去,暗算一个大神通者,致其陨落,这潭水深着呢,自己又不是这祖宗亲生的,心有数行了,没有必要把自己扯进去。



    稳固住自己的新成的煞气,王通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元运转一周,再次将他的伴生灵物放了出来。



    三头火蛇钻入他的眉心之后,晃动着三个脑袋,不满的道,“通哥,我也跟你不少时候了,你答应给我取的名字呢?!”



    呃!!!



    王通拍了拍额头,还真的把这事儿给忘了,自己的这个伴生灵物消化了一部分鬼神无双的记忆,灵智之高不弱于人,可不能将他当成是普通的伴生灵物来看待,如果自己三火归元成功,他的灵智与实力更是进一步的增强,却是时候给这厮取一个名字了,或者说,让他自己取一个名字。



    “我自己取名?!”三头火蛇眨动着六只竖瞳,不善的看着王通,“我自己怎么取名,你根本是想偷懒吧?!”



    “也不算偷懒啊,我一向不擅长给人取名字,再说了,一般给灵物取名字都是根据灵物的特征来取的,可是你的特殊一直在变啊,我怎么取?!”



    王通颇有些无奈。



    “我是九火归元功的衍生灵物,若是你将来修炼有成,九火归元成功,我会有九个头。”



    “那叫你九头好了!”王通立马道。



    “换一个!”三头火蛇对这个名字显然十分的不爽,这很明显是敷衍嘛!



    伴生灵物不满的情绪传到了王通的神魂之种,王通一阵苦笑,随后,他的笑容陡然之间僵直了起来。



    僵直的面容,狂喜的目光,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一切都显示出他内心的不平静,极不平静。



    身为伴生灵物,三头火蛇虽然对王通随口敷衍,给他起的那个名字极为不满,但还是将自己进化之后的能力一骨脑的传递给了王通。



    三火归元成功,双头蛇进化成了三头蛇,他的能力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除了能够施展出王通所懂得的一切术法,拥有着强横的力量之外,另外还多了一条特性,一条足以让所有修真者位疯狂的特性。



    复活!!



    三头火蛇有三个头颅,便代表着他有三条命,如果将来进化成为九个头颅,那么他便拥有九条命,也是说,想要杀死伴生灵物,便需要一次性的将他的九个头颅全部砍掉,否则不可能完全将这条怪物杀死,而身为王通的伴生灵物,这个效果同样出现在王通的身,不仅如此,王通还青出于蓝,他要自己的伴生灵物多出一条命来。



    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将来王通九火归元成功之后,他便拥有十条命,这十条命还是能够重复的。



    在一次争斗之,要杀死王通十次,才能将他彻底的杀死,而如果不能将王通彻底的杀死,那么,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便又便又能够恢复成十条命。



    当然,现在的王通并不是有十条命,而是有四条命,不过这也够了。



    拥有四条命的王通不要说是与同级别的修真者争斗,便是与高一级别的修真者争斗也足以立于不败之地,毕竟在对敌之,谁也不会想到将对手杀死之后,对手还能够复活,复活一次还不行,还能够多次复活,这简直相当于一定意义的不死之身。



    配合王通本身的实力,他甚至可以高声的向整个修真界宣布,自己在地煞境界可以横扫所有的对手,面对天罡境界的对手也能够形成一定意义的碾压,即使对修成玄光的修真者,也不是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至于金丹天的长老,除非是像王槐那种金丹天后期的修为之外,想要杀死他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遁术,我的遁术还要强化,还需要学习几种能够快速脱身的本事,只要做到这一点,除非遇到元婴天的修真者,否则遇到任何对手我都能够保住性命,造化,当真是造化了!”



    王通此时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了。



    “通哥,先别高兴,快给我想名字。”



    “九命,以后你叫九命了,老子将来若是九火归元成功,叫十命真人,奶奶个熊,我是要让人知道,老子的命究竟有多硬!”王通恶狠狠的叫道,霸气十足。



    “九命,这个名字不错,可刚才那个九头的名字强太多了。”三头火蛇听到这个名字,似乎还算是满意,三个脑袋点了点,一头扎进了火潭之。



    以他的灵智,平常的时候,根本不需要王通的真元支持,已然能够自行的修炼了,而吸收了鬼神无双的记忆之后,对于自己的修炼法门他也了然于胸,所以王通也放心的直接放养。



    调动魔种,将自己狂喜的情绪慢慢的吸收了个干净,王通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安心的开始在自己的识海之慢慢的凝结起金光烈火剑的神通阵符了。



    金光烈火剑虽然只是一门小神通,不过内部符之复杂,符阵要求之麻烦,对王通这种级别的修真者而言还是一项艰巨的工程,自得到这门神通开始修炼,到如今,差不多已经有了两三年的时间,这还是王通的气运鼎盛,有连番机缘相助的情况之下,如今终于到了将要成功的时候了。



    金焰洞的地煞之气,特别是现在九命所处的火潭之的地煞精气与金光烈火剑十分的相合,通过感受,观察,分析洞的地煞之气,王通对于金光烈火剑之的一些关键之处的理解更深了一层,对于这门神通符阵的凝练自然而然的也熟练了起来,凝聚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修炼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当王通将最后一枚符嵌入金光烈火剑的符阵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月。



    在这两个月,除了头一天是用来凝炼煞气之外,其他的时间全部是在修炼金光烈火剑度过了。



    在这一过程,他对于这个世界的神通有了更深入的认知。



    从本质讲,神通其实也是一种术法,不同的在于,神通是提前在识海之凝聚一道符阵,这一道符无时无刻都在吸收着周围的天地元气,并且将其储存起来,在对敌的时候,直接催动符阵,便能够激发神通,免去了施展术法之时的念咒,沟引天地元力的过程,所以,所有的神通都是瞬发的,这只是其一。



    其二,神通的变化术法更加的多样化,因为其是固定的符阵,同时又能够吸收天地元气,所以,一门神通修炼的时间越久,能够发挥出来的威力也越大。



    远远要临时凝聚施展出来的法术要大的多。



    最重要的一点是,神通术法更加接近于天地法则的本质,一门神通,每一个符其实都代表着对于天地法则的理解,符的排列顺序,符的作用,以及符所代表的含义都与整个天地法则息息相关,修炼一门神通的过程,事实也是一种对于这门神通相关的天地法则研究的地过程,理解的过程。



    如金光烈火剑,便是一种与五行法则之的金行法则和火行法则的息息相关的神通,在修炼的过程种,王通通过对于符的理解,同时也对于金行法则和火行法则加深了理解,这个种加深理解的过程便代表着王通在施展普通的金行法术和火行法术的时候会更加的轻松,威力会更大,施展起来也会更快,这便为什么修真者,特别是强大的修真者愿意闭关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百年的时间修炼一门大神通的原因。



    找到一门适合自己的大神通,并且将其修炼成功,本身便是一种修炼,所以一名修真者在修成一门大神通之后,不仅仅是拥有这门大神通的威力,在其他各方面也会有极为显著的提升,甚至修为的等级会出现跨越式的增长,所以才会被称之为大神通者。



    金光烈火剑并非是大神通,但是以王通这个层级而言,却是足够了。



    当这一门神通炼完成之后,王通的修为也随之提升,连带着打通了九个与这一门神通相关的穴窍,修为正式的踏入了罡煞第二重天。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