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遭突袭,孙然虽惊不敌,在护身法宝的护持之下,硬挨一掌并没有受创,随后立刻展开反击,这也是他在数次轮回世界之得来的经验,再看王通第二掌看起来轻飘飘的,毫不着力,心顿时大定,双掌猛烈的迎向了王通的手掌,打定主意一击之下要将王通的这只手废掉。



    可惜的是,王通这一掌看似毫无威力,速度也不快,可是在他以为自己要击他的时候却骇然的发现这只手掌已经到了他的额头之。



    “不好……!”



    心大惊,再要变招却已经太晚了,这一掌,王通却是结结实实的击在了他的额头之,伸听啪的一声,孙然的脑袋如西瓜一样被拍的粉碎,红白色的液体四溅,闪动着光华的双掌却是在这一瞬间击在了一下。



    轰!!!



    这是孙然生命的最后一击,也是为了对付强敌的最后一击,乃是出尽了全力,再加他修炼的功法极为特殊,双掌光团相击之下,顿时便爆出了一阵极为耀眼的光华,或者说,刺眼的光华。



    从王通突然出手,到光华爆闪,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连一秒钟都不到,那名与孙然交交接的凝煞境契约者发觉情况不对,一转头,正好碰那刺眼的光华,眼前顿时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王通一笑,一抬手,一道金色的剑光射出。



    砰……噗……!!



    一声轻响,那契约者身同样闪过一道青色的琉璃光华,不过这一次,他的护身法宝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赤金色的剑光击碎了青色的琉璃护罩,并没有消失,仅仅黯淡了一下,便击了他的脑袋。



    “住手……!”



    暴喝之声传来,一道凛冽的罡气扑面而来。



    “嘎嘎嘎嘎嘎……!”



    王通发出一阵怪笑,身形飘忽,双掌如蝴蝶翻飞一般,在周围晃动着。



    面对一名炼罡期契约者和六名灵根天的契约者,邪轮七印群战的功能被无限的放大。



    甚至都没有什么惨叫声,只听得一声声西瓜被拍碎的声音,六名灵根天契约者先后被拍碎了脑袋,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三个呼吸之内,三个呼吸之后,地一片尸体,能够站着的只余下了王通与柏强两人。



    “你是什么人?!”



    柏强面色涨的通红,狠狠的盯着王通,仿佛要将他连骨头带肉全部吞下去一般,不过,他的心也同样充满了恐惧。



    太诡异了,太可怕了!



    他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恐怖的身法,在他经历的数个契约世界,面对无数的对手,即使是碰到过一人懂得瞬间移动的契约者,但是也从来没有人给他如王通这般恐怖的压力。



    因为即使是瞬间移动,也是有迹可循的,也是有限制的,可是面前的这个人,身法实在是太过诡异了,或许没有瞬间移动那般的利索,那般的神妙,但是却多了一种让他寒到了骨子里头的诡异,一股让他心寒的气息。



    尽管从表面看,对方的实力还没有自己强,对方的修为似乎远不如自己,仅仅是凝煞境。



    “你是修真者!”



    是的,修真者,看到对方眼闪露出来的不屑之意,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修真者,诸天轮回之地,万千轮回世界之最可怕的一种职业,甚至没有之一,他们强大,诡异,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潜力和发展空间,是无数的契约者梦寐以求的职业,但是同样的,想要得到这样的职来,需要极高的条件,要么是来自于元气等级极高的世界,本身是修真者,要么是在无数的轮回世界之得到传承、遇、机缘,一步一步的发展成为修真者,前一种可能性那是天生的不可复制的,而后一种则是一条艰苦无的道路,这条路有多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要看在诸天万界之地的主城之有许多修真者的功法可以兑换,甚至还有许多灵药能够兑换,那些,对于普通的修真者而言,俱都是镜月,水花,价格其高无不说,修真之路也不是能够速成的,即使你侥幸的获得一大笔资源点,兑换到了一门修真功法,修炼需要花时间吧,一部功法,即使是最低级的修真功法也需要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才能入门,在步步危机的轮回世界,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消耗在这样的功法头?至于提升修为的丹药,可是修真一道,并不是你有丹药能一步到底的,需要大量的丹药,丹药是什么价格?



    那是让所有的轮回者和契约者都绝望的价格。



    诸天轮回世界之,价格最高的四种东西,全都是与修真者有关的,功法、丹药、法宝和血统。



    这四种东西都是天价,可不是普通的轮回者和契约者能够轻易得到的。



    柏强本身是一名修真者,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修真者的身份刚刚到手没有多久,在普通的轮回者和契约者的眼很是强大,高深莫测,但是放到真正的轮回者眼,那是一个笑话。



    他是见过真正的修真者的,那种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却是与面前的黑衣人一模一样,甚至面前这个黑衣人他见过的修真者还要高深莫测,虽然他的修为不如自己。



    是的,他的修为不如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他几乎已经崩溃的信心终于开始恢复了一点,自无数次生死搏杀之培养出来的气势也开始升。



    “不错啊,这么快恢复了冷静,我还以为要再等一会儿呢?!”



    “哼,修真者,你不过是凝煞的实力,仗着些许身法之利罢了。”



    “是的,是仗着身法之利,你又能如何?!”王通听了一笑,对面这番话听起来硬气,语气却是明显的色厉内荏,显然是对自己修真者的身份非常的顾忌。



    榨取了不少轮回者的经验值,王通自然对于修真者在诸天轮回之界的地位非常的清楚,也明白这些轮回者对修真者的畏惧之心,本来看到这个柏强是炼罡境的修为,身的气息又是纯正的修真者,还以为他是与自己一般来自高等级元气世界的修真者,不过现在看来却不是,非高等级元气世界出身的修真者都有一个通病,那是眼界不高,在别的轮回者面前高高在,但是碰到了真正的修真者,便不自觉的会觉得矮一等,这和穷吊丝碰到高富帅一般,羡慕嫉妒恨的同时还有一种天然的畏惧感。



    当然,如果你是暴发户,突然得了一件道器,碰到真正的修真者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完成传说的吊丝逆袭,可惜,柏强并没有道器,自然也不可能在面对王通的时候完成所谓的逆袭。



    很明显的看到王通脸的那丝讥诮之意,柏强眼闪过熊熊的怒火,“阁下,不管你是什么人,这个世界节点是我找到的,如今也已经开始与梦魇宫主城连接,你来晚了,如果不想与梦魇宫为敌的话,请回吧!”



    “都这种时候了,还说这种话,究竟是你傻呢,还是我傻呢?!”王通呵呵的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凭你?!”柏强目光之怒意高升,“阁下未免太过自大了吧?!”



    “是不是自大,试试便知道了。”王通不想与他多说什么,身形连闪,带出七八道幻影,瞬间欺近柏强。



    “哼,我可不是那两个蠢货!”柏强眼红光暴射,一层血色的罡气护住全身,双手微曲,十指如勾,在身前乱舞,一时之间,爪影纷飞,无论王通从哪个方位攻击,都会撞他的罡气与爪影。



    耳边传来王通轻声的讥笑,但见一根手指穿空而来,直直的点向自己的额头,血色罡气瞬间被刺破,不由吓的大叫一声,双手将额头一封,脚下用力,倒退数十步外。



    噗噗噗……



    三声轻响,一阵剧痛,仅仅一击,他的罡气便被王通诡异的指劲击碎,封住额头的双掌也同样也被指劲穿般,眉心出现一个红点,但并不致命,因为他的脚下多出了一片碎玉,刚才在最紧要的关头,正是这块护身玉佩自行护主,这才挡住了致命的一击,不过这件法宝也在王通那恐怖的指劲之下破碎成粉。



    “修真者不是这么玩的。”



    “什么?!”挡住王通一击之后,柏强并没有停下来,他是被王通的身法给弄怕了,鼓起全身的罡气,开始迅速的后退,直退到了数百丈外,他方才落下来,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在乎那个世界节点了,只想着赶快脱离这个鬼地方,因为从刚才挡下王通一指开始,他心底的那种激烈的警兆和危险的感应从来没有消失过,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一般,所以他选择了离开。



    利益再大,如果没有命享的话,那都是空的,所以他走的非常坚决,直接退到了数百丈之外,落地之时,无尽草原的神秘力量开始发挥作用,在原本世界节点所在的方向,此时已经被一片薄雾笼罩,再也看不见了。



    他的心在滴血,但是却又有一丝的庆幸,因为他捡回了一条命。



    可是,为什么那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重?



    为什么……



    他忽然感觉到自己飞了起来,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袭来,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眉心微微的凹了下去,然后然后如水波般的扩散至全身,当凹陷的波纹波及全身之后,他的身体彻底的崩散开来,这一次,没有血肉纷飞,所有的一切,血肉骨骼毛发,全部在瞬间化为微尘。



    大崩灭术!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