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91章 突变(四更,求月票)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天色刚刚放亮,乌槐部落便骚动了起来,到了日头窜过地平线的时候,大部分乌槐部的族人已经聚集在了一起,来到乌槐部落的入口处,伸头张望起来。   .



    两队高级武士排成两排,将朝着入口处涌动的族人使劲的推回去,那驾式,却是和王通前世那些国人争着看热闹有的一拼。



    他们可不是看热闹嘛?



    石槐山十年一次的百族大会在一个月后举行,石槐山百的部族都需要参加,百族大会是石槐山人族的大事,矿场、盐井、猎场,都需要通过这一次百族大会重新划分,这关系到每一个部族的利益。



    所以,在石槐山,任何一个部族都非常的重视这一次大会,即使是那三个高高在的部族,相互之间也有利益的争夺。



    百族大会前一个月,石槐山百族联盟都会派遣使者前来通知,乌槐部在石槐山百族的地位其实并高,只是等偏下,面对百族联盟的使者处于弱势的地位,自然非常的重视,一大早便将族的战士聚集起来,由族长乌伯亲自带队,前往十里外鹰嘴沟迎接,而大长老,也是族修为最高的乌程,则在站在部落的大门处恭候。



    这一等,是两三个时辰,那些围观的族人有的已经等的焦虑了,而有些则失去了耐心陆陆续续的回去了,反正这种事情根栓轮不到他们这些普通的族人操心,还是那句话,肉食者谋之,他们只是来看个热闹而已。



    乌程站在乌槐部的大门口,摸着花白的胡须,眼充满了焦虑,两个时辰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照以前的经验,一个时辰前乌伯他们该回来了,现在都已经两个时辰了,却还不见踪影,难道出了什么事情,在乌槐部的地界,会出什么事情?



    一股不详的预感从他的心底升起。



    “乌山,乌海,你们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大长老!”乌山和乌海是他的贴身护卫,都是罡煞天境界的战士,接令之后,两人一点也不敢耽搁,以最快的速度朝乌伯一行人追去。



    “呵呵,好戏还在后头呢!”



    隐在暗自的王通看到这乌程焦虑的模样,心不由暗笑,昨晚他推算了一次,得到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看来任何地方都少不了争斗啊,昨日之因今日之果,恐怕乌程也没有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吧!”



    乌程的确是没有想到,一开始他只是觉得乌伯等人走的久了一点,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发现事情不对,所以又派了乌山和乌海前去查探,乌山与乌海走了以后,又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了丝毫的生息,算是直接跑到十里之外探查,发现了问题,他们也该来向他回报一声啊,怎么又没有了声息?



    想到这里,他神色愈发的难看起来,在他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神色忽然一动,因为他听到了大量的脚步声,有人,有马,有兽。



    回来了!!!



    身为金丹天的修真者,自然能够分辨出来人的身份,神情不由一松。



    不过,他的表情并没有松多久,当前方的一队人马出现在他的视线时,他的神色迅速的阴沉了下去,变的异常难看起来。



    乌伯的脸色也很难看,坐在马,拼命的挣扎着,无奈他身的绳子绑的太紧了,而且还是用特殊的材料制成,无论他如何的挣扎,都无法挣脱身的绳索,因此面色灰败之急,看到乌程,乌伯的眼闪过异的光华,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想要传递什么信息,但是他的嘴里也被塞进了一个乌金钢球,口不能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除了乌程之外,随他一起前去的乌槐族的战士此时一个个的也都面色灰败,被彻底的缴了械,垂头丧气的跟在队伍之走了回来,这些战士都有灵根天的实力,包括离开不久的乌山和乌海,共有十来人有着罡煞天的实力,看起来修为也没有被制住,亦没有如乌伯那般被反捆着四肢,嘴里还塞了个钢球,但是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太多的反抗,连自己的族长被俘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仿佛认命一般。



    “贵使这是何意!”



    起初的震惊过后,乌程目光变的坚决了起来,狠狠的盯在联盟来使的身,“若是乌伯有什么得罪贵使的地方,乌程代为赔罪,还请贵使先将乌伯族长放来。”说话间,一股若有若无的金丹天威压散发出来,笼罩四周。



    “乌程大长老好大的威风啊!”



    联盟来使是一名看起来三十余岁白衣男子,修为并不高,只有灵根天而已,但是面对乌程这个金丹天的威压,他不但没有退缩,反而在坐骑昂起了身体,透出一丝傲然和玩味的气息来,“



    不知道三十年前,大长老是否有些威风呢?!”



    “三十年前?!”



    乌程的瞳孔一缩,心不详的感觉愈发的强烈起来,“老夫不懂贵使的意见。”



    “真的不懂吗?!”



    “阁下乃是百族联盟的使者,来我乌槐部难道不是为了送仪简的吗?除此之外难道还有别的任务?!”乌程的声音阴沉下来,“我怎么不知道使者还有攻击部落族长的权力呢?或者说,要老夫亲自去一趟联盟问一问,我乌槐部虽小,但也是石槐山百族之一,容不得你这个小小的使者狐假虎威,肆意欺凌!”



    说话声,脑后金光腾起,在空形成一尊巨树的虚影,高有三丈,枝叶繁密,隐有血色透出。



    “欺凌,不不不不不,我来这里可不是欺凌长老的。”来使连连摆手笑道,“百族联盟也没有攻击部族族长的权利,我这次来目的只有一个是送仪简的,至于你们族内的事情,还是由你们自己处理较妥当。”



    族内的事情?!



    乌程心底不详的预感被扩散到了最大,不解的看着使者,眼透着的血光越发的浓烈起来,“难道乌伯不是他抓的?!”



    他的面色微微缓和,金丹光华收敛却并没有被收回体内,而是悬在脑海一尺偏的地方,熠熠生辉。



    “乌槐部族内部的事情,自会处理,还请贵使将族长交还于我?!”



    “这可不关我的事情,我只是来送仪简的。”这使者倒也有趣,来来回回的讲这么一句话,不过,说完之后,他却是向后退去,跟在他周围的一些护卫等也都向后退去,只余下乌槐部族被擒的人马站在原处。



    “这……!”乌程心的疑惑更甚,朝身旁的一名罡煞天的战将使了个眼色,那战将点了点头,朝乌伯等人走去,“族长莫要心急,我这放你们……!”



    噗!!



    话音未落,便见一道银光闪过,直接透过他的额头,那战将有脑袋被银光瞬间爆掉,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不仅仅是他没有反应的机会,连乌程都没有反应的机会。



    “放肆!!”



    自己的手下被人当着自己的面杀死,乌程心大怒,眼闪过一道青气,金丹光华爆起,巨树的虚影再现,一根枝条无限的伸长,凶猛的朝着银光发出的地方抽去。



    轰!!



    巨响声,地面多出了一个大坑,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影出现。



    “可方屑小,敢在我乌槐部放肆!!”



    “屑小,你的乌槐部,乌程老儿,你可还认得我?!”



    一个充满恨意的声音在四面八方响起,随后这些声音归于一处,竟然化为一个人形,出现在乌程的面前。



    “你是……!”看到这个人影,乌程先是一愣,旋即仿佛想到了什么,露出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来,指着对方道,“你,你,你,你是乌罗,你,你不是……!”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呵呵,被你亲手杀死的对吧。”



    “乌罗,他竟然是乌罗,不会吧……!”



    乌罗的出现,在乌槐部也引起了一阵骚动,因为他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族一些年纪大的也都认得他,知道他的事迹,所以才会如此的震惊。



    事实,不仅仅是年纪大的族人,便是年轻一代的族人也都知道乌罗这个名字,因为这三十年来,乌罗在乌槐部已经是一个传说的名字了,虽然英年早逝,但是却并不妨碍族人以他的事迹一激励自家的孩子。



    如今听到出现在眼前的人是传说英年早逝的乌罗,而且还表现出这么仇恨的模样,一些心思灵巧的略一猜想,便差不多有些明白了,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真相,可是乌罗的话里话外透着的仇恨,以及“亲手杀死”这些话透出来的意思,其实都并不难理解。



    “不会吧,乌罗竟然是大长老亲手杀死的,怎么可能?!”



    “是啊,当年大长老对乌罗好的可是没话说啊,差没有认他当儿子了!”



    “是啊,乌罗死后,大长老可是伤心好一段时候呢,怎么可能是他杀的?!”



    “你傻啊,这还看不出来,要么这个乌罗是冒充的,要么是大长老虚情假意,图谋乌罗,现在看来,第二种可能性较大,当然,也不排队第一种可能性。”



    “你这不等于没说嘛……!”



    “我……!”



    便在此时,却听大长老乌程一声暴喝,“大胆妖人,竟然冒充本族子弟,亵渎本族英雄,当死……!”



    说罢,只见他一指乌罗,金丹之后的巨树咆哮起来,无数的枝叶化为大,朝着乌罗笼罩而来,一时之间,金丹灵压全开,风云变化,狂风四起。



    “金丹,很了不起么,我也有啊!”



    那自称乌罗的人怪笑一声,庞大的灵压从他的身释放出来,与乌程的灵压绞杀在一处,最异的是,他的金丹异像之,竟然也是一株怪树,只是这一株怪树要我乌程长老的金丹异相小一圈,但是却透着一股子凝重的气息,灵压绞杀之,竟然很快占据了风。



    “乌程,三十年前你暗算于我,夺我功法,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