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192章 乌槐部真正的秘密
    “乌程,三十年前你暗算于我,夺我功法,没有想到会有今天吧!”



    充满怨毒和愤怒的声音传遍四周,周围先是安静了一番,随后一片哗然!



    不会吧



    大长老暗算乌罗,夺取功法?



    竟然有这回事?



    两人不是情同父子的吗?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时候,又有老人想到,原本修为卡在瓶颈的乌程突然之间突破,铸金丹,一举成为金丹天强者,以大长老的身份统御全部,这好像也是三十年前的事情。   .



    原本以为大长老当时是厚积薄发,难道不是,事实是他暗自了乌罗,夺取了乌罗的功法,才会有那般的进步?



    “一派胡言!”



    大长老怒吼一声,金丹异相的怪树狂舞,灵压形成实质,疯狂的朝乌罗的金丹压了过去。



    “乖乖,这是金丹天的修为吗?虽然远远不得元婴天的争斗,不过也不是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凝煞境能够抗衡的,幸亏没有轻举妄动,否则的话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隐在暗处的王通看着这场大戏,暗自心惊。



    面对乌程疯狂的进攻,乌罗的金丹异像开始收缩,并不为其的疯狂所动,只是一步一步的化解对方的攻击,一副非常轻松,游刃有余的模样。



    “乌程,你的实力的确不错,不过不要忘了,你的功法是从哪里得到的,是谁给你的,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你三十年前铸金丹之后一直没有进步,你以为光夺取了功法行了吗?哈哈哈哈,你难道不知道有些功法是需要靠意念传承的吗,没有经过这一步,你没有核心的修炼法门,又如何能够取得进步呢?”



    “你……!”乌程听了一时气急,不禁联想到这三十年来修炼之遇到的重重谜团,在这一刻,他彻底的明白了过来,怒吼一声,一道极细的黑色光华自口射出,钉向乌罗的金丹。



    “九息镇魂钉,你终于用出来!”



    面对这一击,乌罗似乎早有准备,金丹异像猛的一卷,无数枝条舒展开来,将乌罗全身护住,但即使如此,那九息镇魂钉还是打穿了他的防御,将他击退。



    也仅仅是击退而已。



    “没有用的,乌程,你的功法是我修炼的功法,你的法宝也是我当年炼制了,这三十年来,你一直沉浸于其,却忘了修行的根本,虽然成了金丹,但是金丹品相过低,已经没有了发展的潜力,想击败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你……!”



    乌程大怒,眼直欲奔火,九息镇魂钉一击无效,他再次鼓动起金丹异像,看那态势,竟是要与乌罗相持,乌罗的冷笑之声更浓了,催动金丹异像迎了去。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我便让你看看你我金丹品相之间的差距!”说话间,但听他厉喝一声,脑后金丹射无耀眼的金色光华,金丹异相周围也都蒙了一层金光,涨大了数倍,一下子便将乌程的金丹异相了下去,大笑声,乌罗双手猛的一合,但听空一声轰鸣,乌程的金丹异相不及对方,直接被撕成了两截。



    “啊……!”



    金丹异相受到重创,乌程心神巨震,顿时大声的惨叫了起来,金丹光华与灵丹瞬间消减了大半,整个人也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一般,连连后退,似乎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怎么了,老东西,支持不住了?不会吧,你可是乌槐部的太长老啊,惟一的金丹强者,你要是死了,怎么办呢?乌槐部怎么办呢?难道你想请我接手乌槐部吗?可以,当然可以,我也是乌槐部的一员啊,只要你死了,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的照顾乌槐部的,还有你的家人,我记得你这个老色鬼有不少私生儿女吧,对了,乌伯,这个乌伯好像是你的私生子之一啊,你把他捧族长之位,真是辛苦他了,你放心,只要你死了,我一定会让你的这个儿子从族长之位退下来,好好的享受人生的,哈哈哈哈哈哈……!”



    乌罗放声大笑,仿佛要将心积累了三十年的郁结之气彻底的释放出来一般。



    乌程面色惨变,连连后退,最终,退到了寨子之,“,都给我,他不是乌罗,他是冒充乌罗的妖人,乌罗早在三十年前死了,都给我,拿下他,重重有赏!”



    乌程愤怒的呼喝着,支使寨的战士攻击乌罗,所有人的面都现出了犹豫之色,事到如今,仅有少数几人响应他的命令,也不管自己的修为有多高,哇哇叫的冲向了乌罗,至于其人,则是目光闪烁,相熟之人相互之间还交换着眼色,似乎在商量什么一般。



    嘭嘭嘭……



    连续几声爆响声响起,刚刚冲出去的十几名乌程心腹被乌罗秒杀,这些战士最高不过是罡煞天的修为,最低只是灵根天,又如何能够与金丹天的强者对抗,更何况,这乌罗还不是一般的金丹天强者,是在正面击败了乌魁部大长老的金丹强者。



    没有人是傻子,乌程是大长老不假,但是看这情形,似乎是真的过不了今天了,一个过不了今天的大长老,即使是金丹天强者又能如何,何必为了这种将死之人卖命呢?



    至于乌罗,他是要杀了大长老,并且还抓了族长,但那又如何,这个世道强者为尊,族长也好,大长老也罢,都是强者,如今强弱易位,出手的又是早已经被认定的族天才,自己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乌程姓乌,乌伯姓乌,乌罗难道不信乌了吗?



    说不定在这位传说的天才的带领下,在这一次的百族之会打出威风来,为乌槐族争得更多的利益,岂不美哉?



    要知道,自从三十年前乌程突破到金丹天,成为金丹强者之后,乌槐部看似兴盛了一阵子,但那都只是假相而已,因为在同时,周围的那些部落之也有好几个长老突破到了金丹天,有些部落甚至还不只一个,乌槐仍然面临着被打压的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无论是乌程也好,还是乌伯也好,都采取了缩头乌龟的战术,对手外处处忍让,即使是百族之会也不敢得罪其他部分的人,致命百族之会乌槐部地位锐减,说白了,是乌程这个大长老,乌伯这个族长的能力不足,并没有进到该尽的义力,或者说,他们没有能力进到这种义务和能力,族早有不满之声,只是慑于大长老的实力,所以没有人敢发作而已。



    如今有了一个族传说的天才领头,还以较大的优势击败了大长老,乌槐部的大位还不知道最后由谁来做呢,这样的情况之下,族的那些一个个精的跟猴儿一样的战士又如何愿意出来为大长老打生打死叫?



    “唉,乌程啊乌程,看来你在乌槐部当真是很不得人心啊,到了这个地步,竟然只有这么几个人愿意跟你,真是可笑,原本我还没有十分的把握,不过现在有了,对了,听说你最近还娶了好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妾,真是让人心动啊,如何,退位之后可不可能请我去你那儿品尝品尝呢?!”



    “你以为你赢了吗?!”此时,看似已经陷入了绝境的乌程却是平静了下来,目光缓缓的扫过四周,最终落到了乌罗的身,“你以为你能赢的了我吗?!”



    “难道你还有什么手段不成?!”乌罗冷笑着道,“九息镇魂钉,厉齿噬血藤,立地平安根,这是地灵幽树诀的三大神通,可惜当年你只是从我这里夺取了九息镇魂钉和厉齿噬血腾的修炼法门,最重要的立地平安根并没有得到,你还能有什么手段呢?!”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乌罗出手之前显然已经将这乌程长老的底细摸的清清楚楚,知道他有些什么样的手段,所以能够做出针对性的安排,如刚才的九息镇魂钉,若非是早有准备,他也不可能成功护住身体,摆脱九息镇魂钉,而且,同样修炼地灵幽树功的他也明白,这种类似的神通是不可能连续使用了,刚才乌罗用过一次,至少还需要三个时辰的时间才能够运用,三个时辰,足够自己杀他一百倍一千遍了。



    所以,说实在话,他当真是想不出乌程会有什么样的手段逃走,又或者说,他还有什么另外的手段,会有吗?



    乌罗虽然信心十足,但是却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你以为你赢了吗?!”被逼至绝境的乌程眼闪动着一丝疯狂,矛头突然指向了那位百族之会的使者来,“这位使者,你身为百族之会的使者,见到百族部落被攻击,不仅仅见死不救,还将敌人引来,该当何罪?!”



    “我?!”那名使者似乎并没有想到最后乌程会把战火烧到他的身,不由一愣,旋即笑了起来,“我只是来送仪简的,其他的事情一干不问,这也是我们百族联盟最大的宗旨,便是不干涉任何一个成员部落的自主治理权力,现在这是属于你们族内内斗,还不足以构成百族联盟出手的条件。”



    “哼,自主治理的权力,说的好听,那为什么这个家伙会跟着你的车队一起过来。”



    “很简单啊,他当着我的面击败了你们乌槐部的战士和头领,我本来要阻止的,不过他告诉我他是乌槐族的战士,这一次是族的私人恩怨,让我不要插手,我也觉得他说的有理,既然是私人恩怨,你们私下里解决好了,何必来麻烦我呢,百族联盟旗下有那么多的部落,每天的纷争不断,要是都像这么管的话,如何管的过来呢?!”



    “你……!”



    尽管知道这位使者只是在找借口,可是他的理由却是无法反驳的,百族联盟只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这个组织在成立之初,那些部落的族长长老们们便已经说明了,百族联盟只是负责联盟的事宜,不可能插手各个部族之内的事情,不管是什么事情,除非部族向联盟求援,否则百族联盟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部落,正是因为这一盟约条款的存在,所以乌程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有些道理,不过眼前这人并非我族之人,而是别人假冒的,来历可疑,已经并非我乌槐部族一家的事情了,联盟插手理直气壮。”



    “好一个理直气壮,不过大长老,你说他是奸细,有证据吗?如果有的话,还请你拿出来,如果没有……!”



    “当然有,当年乌罗乃是我乌槐族的天才,从到下无的重视,不过在五十年前的一次任务之陨落了,部落的魂灯也已经熄灭,怎么可能还活着,这个人一定是假冒的。”



    “说他是假的,光凭着一张嘴不行的,还需要证据,大量的证据,否则的话,碍于盟规,我真的无法出手啊!



    “好,好,好!”乌槐一口气说了三个好,目光幽冷,“那让我看看,今天究竟是不是我们乌程的末日。”



    “小心,他要拼命了!”



    看到乌程的脸都气绿了,乌罗得意之余也没有丧失警惕之心。



    听乌罗这么一说,那名百族联盟的使者立刻吓的一哆嗦,下意识的便又朝着身后退了数丈,金丹天同归于尽的威力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如果真的把乌程这个老东西逼急了,直接来一个与敌俱亡,那自己要是被波及到可倒霉了,所以他避的远远的,避到了一个自信金丹强者自爆也伤不了的位置,随后只他的身闪过一道道光华,显然也是将身所有的防御法宝全部开动了。



    “同归于尽,对付你这样的小子需要同归于尽吗小子,你也太过高看自己了,当真以为自己是天才吗?呸,天才,老子活这么久见到的天才也不知道有多少,他们最后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你的确是命大,但是命再大又有什么用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今天,让你看看我乌槐部真正的力量!”



    话音落下,风云色变。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