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信一见大怒,擎出一把碧色长刀,凶狠的朝乌程砍去。



    “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直劈而来的碧色刀光,乌程哈哈大笑,不闪不避,双手握拳,凶狠的对着石信打了过来,仿佛要同归于尽一般。



    只是他出拳的速度要石信慢不止一拍。



    “果然疯了!”



    石信目光一闪,认定他已经疯了手的碧玉长刀直突而入,生生的斩在了乌程的颈项之。



    碧玉刀是石信的护身法宝,灵器级别的存在,可让他意外的是,这一次斩在乌程的身竟然没有任何效果,甚至被一层无形的力量反弹了回去。



    不好!



    虽然弄不明白为什么乌程刀枪不入了,可他也没有时间顾及那么多了,一刀无果,乌程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胸前,闪避不及的他只能尽全力催动金丹,金丹升至脑后,金光暴显,一层层光华在他身前闪动,却是在这危机的关头,防御力全开,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噗!!



    乌程一拳破开他的护身金光,所有的护身法宝,生生的砸入他的前胸,然后又从他的后背冒了出来。



    “这不可能!”



    石信狂吼起来,金丹猛烈的飞了起来,此时他的身体已然被打破,没有任何价值了,所以只能选择遁出金丹以逃生,对金丹天的修真者而言,身体并不是特别重要,失去了以后虽然很麻烦,但是想要换一具身体也不是什么难事,虽然换一具身体后还有可能遇到很多的问题,总把命丢在这里强。



    因此,石信毫不犹豫的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另外一边,看到石信的惨状,石心目眦欲裂,也顾不得自己被对方摘下来的手臂,身形急退,乌程的状态和战力完全超过了他的理解,此时不退,更待何时。



    “嘎嘎嘎嘎嘎嘎嘎!”



    乌程疯狂的大笑起来,“你们这些蠢货,两个金丹,竟然敢图谋乌槐部的定期,真当我们乌槐部是泥捏的吗?你们根本不是知道那东西意味着什么前来送死,可笑,可笑!”



    嘭!!



    只见一声猛响,已经快要冲出密室的石信金丹突然爆了开来,化为一层金粉洒落到地。



    “不……!”石心大叫一声,向前奔逃的身形猛的一下子僵直了下来,一只半人半兽的爪子透过他的前胸,爪紧握着一颗心脏,似乎还在扑通扑通的直跳,爪子猛的一捏,噗的一声,心脏化为一堆血肉残渣落到了地,石心的面容僵硬了起来,一丝丝的细密的裂缝从他的额头开始,延伸至他的身体各处,整个仿佛是受到了重击的瓷器一般,碎了一地,他石信更残,连金丹都没有逃出来。



    “我日,这厮也太暴力了吧,那可是两个金丹啊,危险了!”



    王通大吃一惊,事实,在石信金丹暴起的时候,他便已经开始后退了,不过,他并没有能够逃多远,一道无形的力量便将他束缚,直接拉入了密室之。



    “还有一个啊,真是有趣,只是一个凝煞境的小子,竟然也敢闯入这里,真是胆大包天,你是哪个部族的?!”



    被拉回密室的王通第一眼便看到了那张布满了裂缝的怪脸,心大骇。



    “晚辈,晚辈,晚……!”



    “你不是山里人,你的气息不对,你是从山外来的?!”乌程充满血丝的眸子之突然绽放出异样的光彩来,“是的,你是山外来的,你的气息和那些山外人一模一样。”



    王通一时无语,眼前的情况既诡异又神秘,他也不知道如何的应对,只能够暗催动全身的力量,寻找机会。



    “小子,不要害怕,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山外人了。”



    让他意外的是,发现他并非石槐山人的乌程竟然将他放了下来,周围身的无形力量完全消失,“你能帮我个小忙吗?!”



    “小忙?!”王通心一动,目光却不由自主的投向刚才石龙部少主进入的那条密道。



    “你很聪明,看来我没有选错人!”



    “这和聪明没有关系好吧,只是正常的推测而已!”王通心腹诽道。



    “晚辈只是无意之闯入这里,想不到竟然遇到了前辈这般的高人,实在是三生有幸,不知前辈有何吩咐,晚辈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们山外人是这样虚伪。”乌程怪笑一声道,“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我虽然杀了这两个石龙部的金丹长老,不过却无法进入那条通道,你给我去把石岳杀掉,我便放你离开。”



    “你能放我离开才有鬼呢!”王通心暗骂道,露出极为惊喜之色,“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会尽全力杀死那个石岳的。”



    “去吧,不要让我失望!”



    乌程微微的点点头,缓缓的闭了眼睛,这两个简单的动作,他做起来却仿佛有千钧之重,看起来一副油枯灯尽的模样。



    “老家伙真是会做戏!”王通心里暗自咒骂起来,他可不相信刚才威风无的老家伙真的像如他所见的这般半死不活的,或许这只是一种节省体力的手段罢了。



    走进通道,王通便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才发现,在这通道与密室之间,隔了一层无形的膜,正是这一层膜,将密室与通道隔成了两个世界。



    庞大的灵压如山一般的压了过来,他的腿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到了地。



    “这灵压的感觉和乌程身的一模一样,却乌程的要强大无数倍,也凝炼无数倍,难道刚才乌程是在借助这股灵压的力量?!”



    王通心暗动,一个猜测升心头,却没有办法证实,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不了多远,他便看到了石岳倒在地,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是怎么了?!”王通小心的走到石岳身前,微一查探,发现他并没有死,只是精神受创,以至于昏迷不醒,也不去管他,径自的向前走去。



    然后,他便看到了那一尊如山岳般大小的大锤。



    “这,这,这……!”王通指着那大锤,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脑海之大声的吼着,“轮回之盘,这是你让我收到的道器,这是你给我的补偿,你种东西,我怎么可能拿到,怎么可能炼化呢?!”



    “我说过要把这件仙器给你吗?!”轮回之盘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之。



    “仙,仙器?!”王通瞠目结舌,怪叫道,“这是仙器?!”



    “不错,这是仙器,而且还是绝品仙器,你以为你能拿的走?!”



    “你在开玩笑吗?!”



    “哼,你说呢?!”轮回之盘难得了具现出一具身体出现在他的身旁,目光盯着那件大锤,眼流露出古怪的光芒。



    “碎虚锤啊,好久不见了,想不到再见之时,你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真是可怜。”



    “看起来你们是老相识了?!”王通问道。



    法宝,到了道器这一级别,已经不能单纯的将他们看叫工具了,因为道器本身便拥有自己的器灵,器灵的智慧并不弱于普通的智慧生灵,甚至有的时候还智慧生灵更加的聪明,只是受制于法宝本身而已,实力大小与法宝本身息息相关,如果他们能够超脱法宝本体,便能够与其他生灵一般,拥有无限的潜力和未来。



    传说之,在仙界没有破碎,天庭没有坠落的时候,天庭之有许多强大的仙人便是器灵所化,与普通的修真者无异,王通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传说,不过看轮回之盘的模样,那恐怕不止是传说,这些强大的法宝在当年应该有过相当的交集,所以轮回之盘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轮回之盘仿佛读到了王通的心思,转头看了他一眼,道,“我的确和他相识,他弄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我。”



    “我靠,有基情!”王通的八卦之心顿时熊熊燃起,不过在轮回之盘的身边,他却是不敢太过深入的细想,以免自己遭殃。



    “哼!”轮回之盘恶狠狠的看了王通一眼,冷声道,“当年我撞击仙界的时候,便是这厮挡了我一记,害的我功败垂成,若非如今,现在哪里还会有什么诸天轮回之地。”



    “他挡住了你?!”



    “不错,我本体的缺口,便是被这个混蛋砸出来的,明明已经超脱了自身,却还是那个忠心,当真是愚蠢。”轮回之盘道,“他阻了我一下,保住了仙界,不过本身也受到了重创,灵性尽失,只余下这个本体埋在这里,这么多年来,还没有蕴育出新的灵性来,真是愚蠢!”



    “那你让我来做什么?难道是为了让你见见这个老朋友吗?!”王通有些不爽的道,他是来拿好处的,可不是带轮回之盘旅游的,很明显,轮回之盘因为不可知的原因无法到这里来,所以便借着补偿的借口让他跑过来,老子冒了这么大的风险,难道是为了做人肉速递,让你来见老友的吗?



    “这件仙器不是你现在能够拥有的,而且我也不准备让任何人得到他。”轮回之盘的声音之透着一丝阴冷,“碎虚锤是七十二仙宫之一碎虚仙宫的镇宫之宝,当年谋夺我本体的势力之便有碎虚仙宫,而且还是叫嚣的最凶的一个,我怎么可能再让他死灰复燃呢?!”



    “你要毁了他?!”



    “不,他的本体乃是九大祖器之一的碎虚锤碎片锻造而成,根本不可能被破坏,他的法则乃至于碎虚仙宫的所有法门也是效仿当年的碎虚锤法则建立起来的,所以才叫碎虚锤,一出世,便是绝品仙器,诸天万界之,根本没有任何人或是任何东西能够将其毁灭。”



    王通眨了眨眼睛,突然问道,“九大祖器,那为什么九大祖器之一的碎虚锤会碎掉?!”



    轮回之盘扫了王通一眼,忽然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