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一阵惊呼,一道人影从擂台飞过,重重的落到地,发出一声“嘭”的撞击声。



    “下一个!”



    低级战将的擂台之,王通背着双手,目光淡然。



    台下一片哗然,议论纷纷,这已经是第五个了。



    自从这个乌槐部的乌鸦台以后,从来没有一名低级战将能够在他的手走过一个招面,不管是用什么手段,什么方式,有什么样的战力,乌鸦仅仅只是轻飘飘的一掌,便将对手拍下擂台,不过还算是手下留情,没有闹出人命。



    “这也是一个山外人!”



    主席台,一名大部落的长老脸色阴沉,“乌槐部,我听说过,这个部落已经没落了,所以给了这些山外人以可趁之机!”



    山外人毕竟不是土著,从山外进入石槐山,想被山的土著接受并不容易,除非是那些已经衰落,甚至走投无路的部族会接纳这些山外人,特别是在百族之会期间,为了在百族之会争夺一个好的名次,这些战力强横的山外人更容易的被纳入部落之,成为百族之会的黑马和部族的救星。



    只是这些山外人也神秘的紧,他们一年之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关,不会在石槐山走动,也不拉帮结派,似乎只是将各自的部族做为一个落脚地,取得相应的功劳,在部族之获得了足够的地位之后,便不会理太多的事情,更不会主动去插手部族的事务,不争权不夺利,他们这些大部族也不好说什么。



    也正是因为山外人的这种奉献精神,让一些小部落对于山外人的观感变化很快,从一开始的猜疑,到如今的欢迎,是的,山外人在小部落之非常受欢迎,这也是为什么王通这么容易被乌槐部接受的原因,完全是因为这百余年来山外人在这石槐山打下的好名声的缘故。



    “乌槐部?!”另外一名长老听到这个名字,目光之浮现出一缕不可测的光芒,“这个部族似乎有些秘密呢,前几日使者前去送信,便目睹了一场内部的权力争夺。”



    “哦,部族的权力斗争,为了什么?!”



    “这个部族一个传言已经死去好久的天才,说三十年前这个乌槐部的大长老暗算于他,谋取了他的修炼法门,还将他抛尸深崖,不过他的命大,活了下来,又修成了金丹,便回去报仇。”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乌槐部的家伙够蠢的,竟然选择抛尸,直接挫骨扬灰岂不省事放心。”另外一名长老呵呵笑了起来。



    “是啊,据使者说,那名天才的实力很强,乌槐部的大长老完全不是对手。”



    “这么说来,夺权成功了?!”



    “不,没有,问题出现在这里,在最危急的时候,乌槐部的大长老施展了一种使者完全看不懂的力量,而且听他说是乌槐部的秘密和底牌,一击便将那名天才轰杀,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说到这里,石槐部的长老微微一顿,“据说,那股力量出现的时候,庞大的灵压覆盖了整个部族,数个山头,我派出的那使者也是高级战将,但是在那股灵压之下,甚至连一个指头都无法动弹,完全被压制,直到那股力量消失。”



    “哦?!”



    几名长老的目光都亮了起来,只是石龙部的那名长老神色微沉,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确定不是乌槐部大长老的力量吗?!”



    “肯定不是,据使者说,乌槐部的大长老虽然是金丹强者,但是实力衰退的很快,完全不是那个乌罗的对手,施展了那种力量之后,似乎也遭到了反噬,从他的描述看,应该是承受不了那股力量的庞大压力,身体负荷太重造成的。”



    “哼哼,天才地宝,惟有能者居之,他一个型部落的大长老便妄想拥有这般的宝物,还想借用力量,不付出代价是不行的。”



    “这件事情,需得查清楚,如果真是一件宝物的话,对我石槐山的人族或有助力。”



    “是啊,如今异族给我们的压力越来越大,我们需要调动一切有用的力量,乌槐部如果真有这般宝物,而他们又无法利用的话,对石槐山的人族也是一大损失,绝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一定要将那件宝物的功能发挥出来。”



    这些长老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完全不将乌槐部放在眼,事实也是,一个快要衰落到小型部落的型部落,的确没有什么值得这些长老们顾忌的,看你的宝物是你的运气,难道你还能不给吗?



    “你们那小子如何?!”



    “哼,山外人,实力自然不会太弱,否则如何能够横渡流星海?过虚游岛呢?!”石槐部的那名长老冷笑起来,“不过山外人是山外人,算是得了部族的名义,也不会真心的为部族做事的,只要利益足够,也不是不能拉拢。”



    “长老想要拉拢他?!”



    “为什么不呢,以他的战力,至少在级战将的擂台,他能够为乌槐部挣得足够的利益,回去之后,在部族之的地位一定会提升,值得我们拉拢。”



    “没有必要吧,乌槐部而已,没有必要用这种手段。”



    “话不能这么说,规矩总是要讲的,如果一个部族有好的东西,我们便直接去强抢了,必然人人自危,数千年来的大好局面一定会毁于一旦,为了一件宝物,这么做不值得。”



    “您的意思是……!”



    “到时候再说吧,石会兄,你说是不是?!”



    石槐部的那位长老突然问道,被问到的石会面色一僵,微微愣神,沉吟了一会儿方才道,“楠长老说的有道理,终归是要有规矩的。”



    “那好,听说前几日贵族的少族长与乌槐部闹的不怎么愉快,我担心石会兄为了这件事情不快啊。”



    “哪里哪里,小孩子之间的争斗,不了台面。”石会的神色更加阴沉了,他是石龙部的长老,对乌槐部的事情自然清楚,他知道乌槐部有一件强大的法宝,很有可能便是传说的道器,只是一直不能确定,所以那位少族长才会动脑筋,收买了乌槐部的一名高级战士,费尽了心思问出了点线索,带着石信与石心两名金丹天的长老前去追查,结果却让石龙部无法接受,两名金丹长老和少族长竟然同时失踪了,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同时也不相信小小的乌槐部能够做到这一点,也正是因为如此,石龙部才会按兵不动,没有在第一时间打门去,乌槐部从来不被他们看在眼,他们担心的是站在乌槐部身后帮助他们,能够无声无息的拿下两名金丹长老的势力,那一定也是一个大部族。



    楠长老的话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因为他以为这是楠长老在暗示着什么,难道乌槐部背后的那个部族是石槐部,果真如此的话,麻烦大了。



    台的王通并不清楚在主席台的这些长老们脑洞大开的勾心斗角,此时他已经踢下了十二个对手,还准备继续的踢下去。



    “天魔,道心种魔,想不到竟然还有这般的功效,看来这武学之道当真不法术神通差多少啊,各有千秋,到最后也是殊途同归。



    道心种魔推动天魔,再以辅以邪轮七印,这套组合在擂台之展现了强大的战力,横扫一切,不仅仅是台下的观众与百族之会的选手,便是他自己也十分的意外。



    十几场来,他竟然没有下过擂台,直接霸占了低级战将的擂台,而慑于他的威势,竟然台下级部族的低级战将,竟然出现了冷场,没有一个敢去向王通挑战。



    “这位前辈,这么久都没有人来,是不是说我已经赢了!”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人来挑战,王通有些不耐烦了,对负责擂台的那名裁判问道。



    那名裁判也是一脸的郁闷,无奈的对台下的一众选手道,“是否还有人继续挑战?!”



    台下一众选后面面相觑,面都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挑战,挑战个屁啊!



    本来百族之会的试便是挑战的形势即一名选手击败自己的对手之后有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离开擂台,等待下一轮,当然,如果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的话,可以呆在台,接受挑战,王通选择了第二种,在击败了自己的对手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接受台下的挑战,然后轻松了击败了十余个对手,震慑了所有人,再也没有任何敢台挑战了。



    这样造成的结果是,他成为了级部落的低级战将的头名,但是百族之会,只有一个第一名是不行的,第一名是可以为部族获取极大的利益,但还有其他部族呢,其他部族还是需要相互试争夺剩余的利益呢,所以,在没有其他人来挑战的情况之下,王通自然而然的获得了低级战将的头名,接下来,便只需要在台下看着其他人的试行了,从这个意义讲,他的百族之会的任务已经完美的完成了。



    不过王通的目的并没有达到,百族之会是有奖品的,小型部族,型部族,三个级别的试前三名都有奖品可拿,碎虚锤的碎片便是其之一,可问题是,碎虚锤的碎片并非是他这个级别的奖品,而是级部落高级战士胜者的奖品,从这个意义讲,石槐山百族,包括十大部族的长老们俱都是有眼无珠之辈。



    “妈蛋,老子现在是低级战将,难道要我去挑战高级战士,还是,另外想办法呢?!”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