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石槐城外以西三百里有一处山谷,因盛产食肉藤而闻名,被唤作血藤谷。



    盖因这种食肉藤每到春季,便会长出一颗颗拇指大小,血红色的花朵,一到春季,整个山谷都会被这些血色小花所覆盖,而这种血藤小花会散发一种极为甜腻的香气,四处飘扬,这种香气会勾起野兽的食欲,将野兽引到谷,成为血藤的食物。



    这种血藤茎干坚硬如铁,刀枪不入,布满细小的倒刺,毒性甚强,再加又没有多少价值,所以不管是人族还是异族,对这种东西都敬而远之,能避则避,久而久之,血藤谷便成了一处人迹罕至之地。



    不过,今天,血藤谷却热闹了起来,穿过覆盖着山谷的血藤和尸骨,在一处完全被血藤覆盖的山壁之,隐然有一个小洞,洞口位于山壁间,距离地面大约有百余丈,洞口不大,也是一人大小,几乎完全被血藤所覆盖,从外部根本看不出这里竟然有一个山洞。



    咒骂的声音,便是从这个山洞之发出来的。



    距离百族之会过去已经三天了,以往百族之会后,各个部族的选手代表早已经三三两两的散去,但是这一次,因为乌槐部乌伯爆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新闻出来,大部分人都没有走,不仅没有离开,各个部族的金丹强者都开始朝着石槐城聚集起来,包括十大部族的强者们,一件道器,足以引起整个石槐山的重视,至于乌槐部,同样也不能幸免,虽然说乌伯已经说了那件道器的体型巨大,无法移动,但谁又能够真正的相信呢?



    十大部族在得到消息的同时,数十名金丹强者已经入驻了乌槐部警戒,防止这件道器出问题。



    在这些金丹强者在乌槐部确认了乌伯所言之后,石槐山百族的强者位聚首石槐城,开始讨论这件道器的问题,这注定是一个漫长而艰巨的过程,一时之间肯定难以定案。



    对此,王通是不关心的,不过他知道,肯定有人气的吐血了,至少石龙部的那个少族长石岳便已经吐血了,损失了两个金丹长老不说,自己也被生擒,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挫折,也让他在争夺未来族长的道路之平添了许多的麻烦。



    王通不知道的是,同样气的吐血的还有那些轮回者们,他们接到的黄金支线任务便是碎虚锤的任务,碎虚锤的秘密公开了,引起十大部族的注意,乌槐部一下子驻扎了数十名金丹强者,这几乎已经宣告了他们的失败,因为他们不可能在数十名金丹强者的眼皮子底下动手,毕竟他们当最强的也不过是半步金丹而已,实力不足。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愤怒。



    在愤怒的同时,也宣告了他们之前的计划全部泡汤。



    在这个血藤谷的隐秘山洞之,四名轮回者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这一次的任务,不过,讨论了很久,最终都化为了三个字该死的。



    “现在抱怨已经没有用了,还是看看下一步怎么办吧?”诗仙子是他们当实力最强,地位最高,同时也是最为冷静的一员。



    “黄金支线任务的难度已经提升为暗金支线任务,这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的能力,我建议放弃。”



    “也只能放弃了,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收获。”一名轮回者在发泄了自己的愤怒之后道,“那块碎片,石槐山的这帮家伙真是有眼无珠竟然看不出那块碎片的价值,算我们无法完成黄金支线任务,有了这一块碎片,也值得回票了,不过要赶紧离开这里,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会发现,被当成奖品发出去的碎片竟然是那件法宝的一块碎片,肯定会收回的。”



    “不错,这块碎片的价值太大,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迟则生变,我们需要立刻离开。”诗仙子的眼也闪过一丝坚决,既然事不可为,那么还是及早抽身的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动身,立刻去传送点。”说到这里,她将目光转向了一名轮回者,如果王通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得,这个轮回者便是型部落高级战士的头名,也是获得碎虚锤奖励的家伙,“赵尘,碎片你应该带在身吧?!”



    “带了!”赵尘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黑色金属,看起来非常的普通,除了隐隐约间透着一股子晦涩的能量波动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拿出这块碎片之时,他的眼明显闪过一丝不舍。



    “赵尘,不要胡思乱想,这块碎片不是你能够觊觎的,也不是你能够使用的,算是我们,也不可能得到,这是需要兑换给主神的,这一次你立下了大功,在分配利益的时候,你会多得一份,没有问题吧?!”



    “没有,当然没有!”赵尘连忙道,他虽然对这块碎片有些想法,在到手之后也用过许多种手段试探这一块碎片,不过可惜,无论他怎么试探,都无法引起这一块碎片的反应,正如诗仙子所言,这并不是他这个级别能够觊觎的东西。



    “那么,现在离开吧,小心那些契约者,他们不会让我们轻易的将碎片带回去的。”



    “契约者,这的确是个麻烦。”诗仙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在石槐山不只是有他们一股势力,和轮回殿一样,梦魇宫的契约者们也盯了石槐山,而且很有可能在梦魇宫接受了与他们一样的任务,现在他们的情况自己这边好不到哪里去,黄金支线任务肯定已经作废了,所以肯定会打这块碎片的主意,从这里到传送点有一段不近的距离,如果他们在路设伏的话,恐怕还要一战。



    紧紧的握了握手的剑柄,她的眼闪过一抹自信来,“没关系,算他们来了也没关系,我的飞雪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他们能碰的,什么是他们不能碰的。”



    “还有那个乌鸦,现在我们还没有弄清他的底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邪王宫的。”



    “他是最不需要担心的,虽然他的实力很强,不过人单势薄,而且是乌槐部的人,如果我有他的条件,应该不会放弃这个黄金支线任务的。”



    “我们不能将未来寄托于这种推断之,这个乌鸦来历神秘,修为虽然只是凝煞境,但是天魔的造诣极深,又会不死七幻,不惧群战,是我们最大的对手,如果他出现,一定要全力进攻,绝不能给他任何机会。”提到王通,诗仙子眼闪过那道黑色的身影,一缕担忧之意泛起。



    ………………



    ………………



    啪!!!



    六枚黄玉钱在空直接炸裂开来,针刺的痛感袭遍全身,王通咧着嘴,眼角渗出大量的血丝。



    王通扶着墙根,大口大口的喘气,精神力量被消耗一空,差一点没有直接的摊倒在地。



    “厉害,厉害,这碎虚锤果然牵扯太多因果,不过是一块碎片而已,便差点把我给吸干了。”



    和那些轮回者一样,当乌伯在擂台之把乌槐秘的最大秘密掀开之后,他便知道,那些轮回者们要离开了。



    毕竟那一块碎虚锤的碎片是百族联盟放出来的,现在查不到来历,但是一看到碎虚锤之后,这块碎片的价值便直线升,百族联盟和十大部族绝不会让他流落在外,一定会收回的。



    他能看到这一点,轮回者也能看到这一点,所以王通判断他们一定会离开,只是什么时候离开,怎么离开,他只能通过六爻神算来推算。



    因为牵扯到碎虚锤的碎片,所以他并没有贸然的使用六爻神算,而是在修养了整整三天之后,将自己的精神气调养巅峰状态,方才开始推算,即使如此,也差点能成功,不过却是获得了一些线索。



    “果然要逃走了,这对我来说倒是一个机会,一个天大的机会。”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庆幸碎虚锤的碎片不是自己的奖品了,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逃回无尽草原,不然的话,将会面临石槐山所有部族的追杀,而他扎根石槐山的任务也会失败。



    “轮回者也有高手,还需谨慎处理。”从怀掏出几粒恢复精神力量的丹药直接灌到嘴里,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又摸出了一大堆的黄玉钱,从挑选了六枚品相好的,重新开始推演起来。



    他现在对六爻神算的运用已经有了极深的经验,自然知道如何推算才是对自己最为有利的,刚才他推算的是轮回者们的行动,因为牵扯到了碎片,所以消耗极大,而这一次,他开始一个人一个的的推演,推演他们的实力和修为,尽量不牵扯到碎虚锤,却是顺利了许多,一个时辰之后,王通满脸疲倦的看着地面的黄玉钱碎片,显然有些无奈。



    “这样下去不行了,黄玉钱的质地无法承受太多的因果,回去以后得认真的研究一下天机之术,再出去走走了,看看能不能寻到替代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听说那些天机者位用来推演的法宝可以大大的减轻精神力的消耗,还能够提升准确率,如果能够找到适合六爻神算的法宝,便可以大大提升我的推演能力,对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