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越来越湿,气味越来越重



    淡淡的薄雾萦绕在四周,随着微风飘荡。



    低矮的树木只余下干枯的枝桠,偶尔有一片处绿叶晃动,将这一片灰枯色的世界衬托的更加凄苦。



    四名轮回者在泥泞艰难的跋涉,每一脚都深深的陷入泥地之,诗仙子面色灰败,目光仍然清澈,她身后的三名轮回者没有这样的意志了,全都透着一股子颓然的气息。



    第十天了,为了躲避石槐山的强者追杀,他们不得不改变先进的方向进入了石槐山南部的绿里沼泽。



    这里名义是石沼部的地盘,但事实,石沼部也只是将其作为一个资源点而已,需要的时候进入这里搜寻资源,对于绿里沼泽谈不管理,事实也不用管理,除了石沼部族之外,石槐山,即使是异族也不愿意踏入这里。



    在这里,到处都是泥泞一片,许多地方都被水面覆盖,这些水并不能够饮用,大多数都因为淤积了太多的尸体而充满了剧毒,时不时的冒出几串暗绿色的水泡,散发出恶毒,数不尽的毒虫潜藏在这里,只要一有什么大的动静能够引来一大片,周围的雾气都是瘴气,吸多了便头昏脑涨,便是修行者也无法完全的免疫。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潜藏在泥潭底下的异兽,沼地毒蜥仅仅是其最为普通的一种而已,在这些深深的泥潭之存在着许多不知名的毒兽,有些毒兽甚至强大的连金丹强者也能够毒死。



    对非沼泽类生灵而言,这里几乎是一片死地。



    诗仙子等四人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才冒险潜入这一片沼泽,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这里,他们不敢大声的说话,也不敢飞行,更不敢随意的施展煞气,因为这些都会引来沼泽之无数怪异物种的攻击。



    “总有一天,老子要把这片沼泽全部毁掉!”



    一名轮回者恶狠狠的道,他的脸布满了脓包,这是被一只不知名的毒蚊叮的,虽然那只毒蚊没有什么防御力,被他一巴掌拍死了,但是被叮的地方却持续的肿胀着,变成了一个个的脓乌,痒无,他还不敢乱抓因为一旦抓破了,血腥的味道便会吸引更多的异类出来。



    从轮回殿兑换出来的灵药作用不大,有了他的教训,其他人更加的谨慎起来,精神绷的跟钢丝一样,走了一天的时间,都已经疲惫不堪了。



    “到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死在这里!”看着几名同伴的模样,诗仙子轻叹了一声,“绿里沼泽的面积很大,我们至少还要三天才能走出这里,大家要做好准备。”



    “是!”三人都有气无力的答道。



    “嘎嘎嘎嘎嘎,诗仙子,你可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不远处的一方泥潭突然之间冒出了阵阵的水泡,大量的绿色瘴气放了出来,泥浆涌动,越来越高,变化着不同的形态,最终,化为一个人形。



    “黎翁!!”



    诗仙子面色大变,在泥浆涌动的时候,他们便有了不好的感觉,现在看到这个人形,心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



    “诗仙子,好久不见了!”



    泥浆沿着初成的身体流下来,露出了真面目。



    这是一个不算高大的男子,低着头,躬着背,容貌猥琐,笑容更加的猥琐,大约五六十岁的模样,一双绿豆小眼绿油油的盯着诗仙子,毫不掩饰目光之的。



    诗仙子被他盯着浑身发毛,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涩声道,“想不到,你也来了。”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听说这个绿里沼泽里头的毒蜥质量不算,所以来这里想抓几只回去交易,却不料正好碰到这样的事情,看来我的运气真是转了啊,连诗仙子都来了,真是艳福不浅啊!”



    “嗯?!”



    异样的感觉从脚下升起,诗仙子一低头,面色大变,粉脸通红,脚下的泥浆仿佛有生命一般的正在沿着她的脚往爬,已经快要爬到大腿了。



    “你敢!”



    发出一声尖叫,一轮青色的剑光包裹全身,将脚下的泥浆弹飞,“黎翁,你不要太过份!”



    “过份吗?我真是想不通,你冰清玉洁诗仙子怎么会选择这一条路,不是我过份,而是你太诱人了,这样的机会,你以为我会放过吗!?”



    黎翁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周围的泥浆仿佛是得到了什么信号一般,阵阵的黑浪涌起,十数丈高的泥浪便朝着四名轮回者涌了过来。



    “大胆!”此时的诗仙子再也无法顾忌其他,青冷的剑光闪动,身剑合一,破开泥浪,刺向黎翁。



    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剑光刺入泥浆的声音传了出来,黎翁的身体被剑光切割成片片碎片,化为泥浆落到了地。



    “没有用的,这里可是绿里沼泽,是我的地盘。”



    周围的泥浆同时涌动着,泥浪滔天,再次将诗仙子淹没,发出一阵阵刺耳难听的笑声,“早叫说卫道盟的诗仙子剑术通天,已经摸到了剑心通明的边缘,只是不知道剑心通明对我有没有效呢!”



    “刷!!”剑光再飞撕裂泥浆,冲向天边,竟然再不与黎翁缠斗,留下了三名同伴,直朝天边射去。



    此时的诗仙子也不管这绿里沼泽之有多危险,自己又能飞多远,她只是想能跑多远有多远,无论是碰到什么东西,也呆在这里与黎翁争斗强的多。



    至于几名同伴,已经没救了,黎翁在契约者本是一个极端的存在,受到环境的影响很大,在合适的环境之,他的力量可以发挥无限大,但是换了一种环境,也只是普通的契约者而已,只要冲出这片沼泽,她便不需要再在意这个家伙了。



    一张闪动着白光的大从天而降,罩向诗仙子。



    “诗仙子,不要跑的那么快啊,你的手下可还都留在这里呢,这可不像是你们卫道盟的行事风格啊,或者说,你这位仙子其实是魔道妖女假扮的?!”



    略带戏谑的声音随着大的出现响起,与此同时,白色大罩在剑光之,剑光猛的爆了开来,射出刺眼的光华。



    “吴道子,你找死!!”



    空,剑光与白僵持起来,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而在沼泽之,与诗仙子一同的几名轮回者早已经被无尽的泥浪吞噬,没有了踪影。



    黎翁的身形再次出现,看着天空,目光闪动着莫测的光芒,“吴道子,你最好快一点,绿里沼泽不其他的地方,要是惊动了一些其他的存在,便是我也救不了你!”



    “哼!”空传来一声冷哼,白猛的收缩,化为一条白色的丝带,灵蛇般的缠了剑光,“说的轻巧,这位可是卫道盟七仙子之一的诗仙子,若是这么容易收拾,还不早便宜了你!”



    白色的丝带看似弱不禁风,却有着极强的韧性,一点也不诗仙子手的飞剑差,两人在空僵持了半天,诗仙子的剑光渐渐的战了风,但是却不能将白色的丝带彻底的压下,诗仙子有些急了。



    她并不在意这个吴道子,也不在意下面的黎翁,吴道子的实力虽然强,她终究还是稍逊她一筹,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交手了,属于知根知底,黎翁的能力虽然诡异,但是受环境地形的限制太大,现在自己在空,他根本无法奈何自己,但是她没有时间在这里耗下去了。



    价值万金的碎虚锤的碎片在她的身,她的同伴已经全部死光了,行踪也随之暴露,她已经可以预料,只要再过半个时辰,分散在石槐山脉之寻找他们踪迹的契约者有一半会出现在这里,而另外一半,则会出现在最近的一个传送点周围,布下陷阱,等待她的到来。



    如果这里是轮回世界,她不会有任何顾忌,放弃黄金支线任务之后,主神会直接将她传送回轮回殿,但这里是诸天轮回世界,便是威能无穷的主神也无法将轮回者随意的传送回轮回殿,只能够通过一个个固定的传送点来回城,这才是她遇到的最大的麻烦。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



    这里并不是她的主场,这里是石槐山。



    想到这里,她心不由一横,轻吐舌尖,下齿猛的一合,一阵剧痛袭遍全身,一口精血喷到手长剑之,剑光顿时暴涨,化为一道刺目的流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在吴道子与黎翁两人的视线之。



    “无相剑遁,该死,她竟然敢……!”



    “无相剑遁,她有多少精血,逃不了多远的!”沼泽之,黎翁目光闪动,身形一低,融入沼泽之不见。



    无相剑遁,一种速度极快的剑遁之术,不过想要施展这种剑遁之法,所需要支付的代价也是极大的,这种剑遁需要燃烧精血,精血燃烧的越多,速度也越快,不过一个人究竟能有多少精血呢?便是修真者也不可能支持长时间的消耗,所以不耐久,是无相剑遁最大的一个软肋。



    这片沼泽的范围极广,无相剑遁的速度虽然快,但有自己的限制,诗仙子也不可能逃出这片沼泽去,只是速度太快,需要费一些手脚去搜寻罢了。



    一刻钟后,在绿里沼泽东部,一道剑光划过,落入一处枯矮的丛林之,诗仙子一栽倒在泥潭之,过了好半天才爬了出来,面色青灰,浑身无力,却是失血过多,看着周围的沼泽,她的面色更加的难看起来。



    “该死,竟然还没有离开绿里沼泽,不行,我得……!”在这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袭心头,还不待她有所反映,整个人便在一股毁灭性的力量之下崩成了粉末,只余下一块黑色的石头,从半空落下,还没有落到地面,一只手出现,将黑色的石头一把抄到手。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