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命魂图腾之术诡异的紧,我能修炼吗?!”



    送走乌程与乌伯两人,王通看着眼前的一张乌鬼行天图,突然开口问道。



    “可以修炼,不过意义不大!”轮回之盘的虚影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旁,只是看了一眼道,“这东西是残缺的,最多修成大力鬼王而已,倒是那旱魃焚天图,乃是当年命魂仙宫的九大命魂图腾之一,又与你所修功法属性相合,倒是可以练一练。”



    “命魂仙宫?!”



    “七十二仙宫之一。”轮回之盘似乎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当年七十二仙宫,各有一套不同的修炼体系,杂乱的紧,后来天庭一统仙界,帝苍整合各种修炼体系功法,创出了气诀,才将仙界的修炼体系统一成为了一套,也是现在昆墟界现在的修炼体系。”



    “气诀?”



    “也是炼气的法门,不过是最原始的炼气法门而已,威力不大,却有一个效果,便是将不能的能量体系同化,严格遵循天地的法则,一步步的推高修为。”说到这里,轮回之盘叹息了一声,“天庭的历代天帝之,也是帝苍看的顺眼些。”



    这是古前代秘辛了,天晓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不过能够听闻这一秘辛,倒也算是长见识了,更何况,这秘闻还与修炼一道息息相关。



    “这气诀真的如此逆天?!”王通一听,不由大惊,听这意思,这个帝苍所创的气诀直如天龙世界的北冥神功一般,可以将所有的修炼体系容纳于一体,当真是了不得。



    “了不得什么,这气诀其实是最基本的炼气法门而已,便是你们小寒山最基础入门的五行气诀也他艰深。”



    “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轮回之盘笑了起来,“所诀只是基础而已,在天庭初立之时,并不能一统仙界,仅仅只是一个名义,天庭之派系林立,七十二仙宫这样的势力之间矛盾重重,数代天帝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后来帝苍登位,发现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的传承各异,修炼的法门各异,故而理念不合,认为想要解决这个问题,须得从根本入手,只要将各方势力修炼法门统一起来,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有了共同的理念,统合起来也容易。”



    “这样也行?!”王通眨了眨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这话说起来简单,可是真正要做起来却是复杂的紧,各种不同的修炼体系整合起来哪里有那么容易?



    “所以我说这帝苍是个才,仙界乃是诸天万界的本源之地,各方修炼的体系本是从血脉之传承而来,早已经形成了固定的体系,想要将他们整合起来,弄出一套新的体系来,在许多人的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需要对各种修炼体系都有极深的理解,而各大仙宫的修炼法门都是独有的,特别是核心法门,便是天帝也不可能知晓,但是他做到了,他从最基础的入手,创出了气诀,气诀并不高深,但是像是一根线一般,将所有的修炼体系的基础串连了起来,这一串连的结果是,各种修炼体系的入门更加的容易,路线更加的清晰,又因为只是从基础开始,所以并不影响之后的发展,这仙界的修炼体系虽然千百怪,各有特异之处,但是在基础却是异的统一的起来,帝苍也凭借着所创出来的气诀,声名大增,天庭的掌控力空前加强,威霸诸天万界的天庭威信,也是那个时候树立起来的。”



    “只是基础,那后续的修炼境界?!”



    “万法归一,不离其宗,这宗便是气、血、魂,即元气、血脉与神魂,同一种法门,不同的人修炼出来的结果也是千百怪,如说你的九火归元,修出来的灵物是火蛇,但有人修炼出来的灵物却是吞天火蟾,这是个体的差异,气诀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帝苍参考了仙界所有的修炼基础法门总结出来的,再加气诀影响甚大,修炼到精深之处,也不知不觉的受到了气诀的影响,朝着一个思路靠,渐渐的也成了完整的体系。”说到这里,轮回之盘顿了一下道,“如这命魂图腾之术,起初修炼,也是以炼气为根基,到了灵根天,打通了天地之桥后,方才有资格修炼命魂,观想命图。”



    “但是命图的驱动力量,还是气、血、魂三种,你修炼命魂图,说白了也是多了一种对敌的手段而已,你想一想,便是让你修成了乌鬼行天图,也是多了一尊大力鬼王的命魂,这大力鬼王的作用说不定还没有你的伴生灵物强大,你要他又有什么用处,或许会多一些对敌的手段,但是不要忘了,你的法力那么多,是给大力鬼王用呢,还是给伴生灵物用了,又或是给你的金光烈火剑用呢?!”



    “这……!”王通陷入了沉思。



    “小子,修炼之道,修为为本,神通术法在精不在多,一招鲜吃遍天,多几种手段是有帮助,但是手段多了,对敌之时不见得专精一门强,你通过榨取经验值,得了许多的修炼法门和功法,但是战力究竟提升了多少呢?不过你也是聪明人,知道整合自身所学,这条路却是对了。”



    “承蒙夸奖。”王通苦笑起来,收了命魂图,转回之盘说的有理,他也听进去了,事实两人的想法也都差不多,否则他也不会整合自身所学,现在他有两重身份,在昆墟界的一重,他主修剑道神通。



    凭着九火归元与剑术神通,足以应付一切,到时候再想办法将自己的眼睛炼成末法之眼,足以应付大多数的麻烦,在诸天轮回之地,他主修武道,将所榨取的各门武学融为一体,不过他所知的武学太多,却是形成了两套对敌法门,一套是邪轮七印,另外一套则是以大崩灭术为基础,配合惟我独尊功和一阳指法形成的大崩灭指,这近乎于神通了,虽然只有一招,但是面对真正强敌之时,却是决胜负的关键所在。



    “乌鬼行天图对我的提升作用不大,但是旱魃焚天图呢?听你的意思,似乎很有作用?!”



    “的确很有作用,它很适合你,若是你能够观想出旱魃虚相,融入邪轮七印之,对你的战力有着极大的增幅作用,前提是你能够得到旱魃焚天图。”



    “放心吧,有人给我的那个任务,我一定会得到旱魃焚天图的。”



    王通又不是傻瓜,镇守石槐山与无尽草原的入口,这无疑是一个长期的任务,要完成这个任务要长期的呆在石槐山,还有什么融入乌槐部,甚至掌握乌槐部的大权更有利的呢?只要他融入乌槐部,以他的实力,必然会受到乌槐部的重视,甚至能够在乌槐部铸金丹,成为乌槐部的长老,乌程与乌伯正是看了这一点,方才会来找他谈论旱魃焚天图的事情,才会将乌鬼行天图放到他的眼前。



    “石槐山的这些部族都是非常现实的,如果你不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他们一定会抛弃你的。”



    “你觉得我在这里会没有价值?!”王通嗤笑一声,“只是诸天轮回开启的时间毕竟有限,会不会有影响。”



    “影响自然会有,不过乌程至少还能活十年,乌槐部在这十年之也应该会很安全,只要你能够在十年之内铸金丹,乌槐部便不得不依靠你,这也是你离开的借口。”



    “是啊,在乌槐部无法获得提升,离开乌槐部寻找机缘,这倒是一个好借口。”王通微笑道,“十年之后,百族之会,你确定到时候诸天轮回一定会开启吗?!”



    “会的,算不会,我也能够微调诸天轮回开启的时间。”轮回之盘道。



    “那我没有问题了。”



    “另外我还要提醒你一件事情,无尽草原已经引起了一些强大主城的重视,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轮回者契约者来石槐山,你最好不要随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我还没那么傻。”王通笑了笑,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我是不是可以扮成轮回者?!”



    “可以,只要收敛自己的气息便行了,你这家伙的行事作派还有手段,一看知道并非石槐山的土著,扮成轮回者也好,契约者也行,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太过出风头,也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你,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另外,诸天轮回之地要关闭了,你要作好准备。”



    “我知道了!”



    轮回之盘消失,王通陷入了沉思之。



    “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次的轮回任务是在打副本啊,这厮最终的目的恐怕是让我得到碎虚锤的碎片,再炼制一把碎虚锤出来吧,是因为我的实力不足,为我未来的轮回任务作准备呢?还是另有目的?”



    这一次的轮回任务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但是收获却是巨大的,碎虚锤的传承,碎虚锤的碎片,还有一些诸天轮回之地的古秘闻,轻轻的掩乌鬼行天图,王通心暗自琢磨。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