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世界,任何一个势力,在利益的争夺方面,都是裸的,毫无温情可言。



    小寒山亦是如此。



    在许寒平成为真传弟子之后,小寒山的平静被王通打破了。



    其实王通本人对真传弟子的位置并不是太看的,毕竟真传弟子有的待遇他都有了。



    相对于入室弟子而言,真传弟子除了在修炼资源能够获得门派的足够倾斜之外,最大的优势便是能够得传一门神通。



    真传真传,讲的是神通功法的真传,小寒山的功法并不怎么出色,除了九火归元功的阴阳两火的功法之外,再无灵级功法,王通根本看不,神通的数量也是有限,金光烈火剑他已经练成了,而现在小寒山最强的一门神通还是他从鬼神无双的记忆得到的,并且奉献出来的,这门神通乃是无神通,根本不是小寒山的修真者能够觊觎和修炼的,至于小寒山的其他几门神通,真传弟子都可择一而修,王通因为功绩,虽然不是真传弟子,但也选择了一门赤血炼神罡来修炼,至于资源的倾斜,如今他掌握着云池下院,能够获得的资源只会多不会少,从这个意义讲,他与真传弟子无异了,所以,对王通而言,真传弟子的位置根本毫无意义。



    可王通关心的并不是意义,也不是意气,而是自己在小寒山的地位,修真界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谦谦君子并不吃香,在许多人的眼,谦让便是软弱的表现。



    他现在不是普通的小寒山弟子,他是云池下院的首座,鹤鸣一系新崛起的强势人物,他代表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个利益群体,他的利益也不仅仅是他个人的利益,而是整个群体的利益,个人可以在某些事情发扬风格,谦让,但是作为一个团体的支柱,负责人,一举一动无一不牵动着整个团体的神经,一旦示弱,对整个团体的打击将是非常大的。



    所以,真传弟子之争,并不是他个人的事情,也关系到整个云池下院,乃至于他所代表的鹤鸣一系的利益,所以,他无法退让一步。



    在这一场利益之争,许寒平意外的觉醒血脉,占得了先手,王通的反击同样迅速,借助舆论造势施压,流言四起,让许寒平的真传之位坐的极不安生,随后许家和许家背后的势力开始反击,以王通和蛇姬青蒙的关系做为切入点,打击王通的声望,同时将手伸到了代表着巨大利益的云池下院,王通亦不示弱,你不是说我和妖族勾结吗?好,老子不勾结了,直接断了与青涧山的联系,这个联系一断,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是断了无数小寒山弟子的修炼之道啊,起杀人父母来毫不逊色。



    但是王通断的有根有据,已经和所有人说的很明白了,不是我要断的,是有人说我与妖族勾结,我不得不断,有什么问题,你们去找那些给我压力的人好了,总之这个传言一天不消失,两族互市便一天不会重开。



    于是,许家坐蜡了,许家身后的两大势力也坐蜡了!



    屈服吗?



    怎么可能,许家是小寒山世家的代表之一,怎么可能向王通屈服,不屈服,如何解决小寒山现在的难题,解决数千弟子的修炼难题?由俭入奢易,则奢入俭难啊,习惯了天天朱黄丹吃着,解毒剂用着,突然之间没有了这些供应,落差之大,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了的,所以这一下子,许家惹了众怒。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便是身后有强大的势力撑腰,许家也扛不住了,不仅是许家,他们身后的势力也扛不住了,本来是想好好的给王通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许家不好惹,也让他知道这么大的利益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入室弟子能够吞的下的,让出一些利益来,大家做个交易,想不到王通这厮竟然这么不懂规矩,直接把桌子给掀了。



    怎么办?



    当然是凉办,许家不可能这么认输的,没了你张屠户还不吃带毛猪?



    既然青涧山的那一位只认你王通,那么,我换一位便是。



    于是乎,在云池坊市互市断绝的一个半月之后,几道人影离开了小寒山,直朝青涧山而去,不久之后,青涧山便传来了阵阵雷鸣之声。



    “真的打起来了啊!”



    是夜,王通坐在云池下院最高的一桩建筑的屋脊之,遥望着青涧山的方向,手里拿着一个酒杯,一副逍遥自在的模样,嘴角泛起阵阵幸灾乐祸的笑意。



    “师弟,你对那蛇姬真的有那么大的信心?!”



    金子扬坐在王通的边,手的酒杯举在胸前,已经停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了,不无担忧的问道,“除了许天川之外,青鹏一系还出动了三名金丹天的长老,看样子是下定决心,要一举拿下青涧山了,算蛇姬青蒙是金丹天的大妖,但是双拳难敌四手,真的没事吗?!”



    “放心吧师兄,那蛇姬青蒙若是真的那么简单,我早将她拿下了,还轮的到他们出手?!”王通冷笑起来,“青鹏一系这一次要元气大伤喽!”



    “青蒙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有如此实力?!”



    对王通的话,金子扬半信半疑,不过王通一直以来给他的惊喜太多,对王通的话并不是半信半疑,却是信了八分。



    “来历我不知道。”王通摇头苦笑道,“这个家伙来历神秘的紧,我也是吃过亏以后才知道的。”



    “你吃过她的亏?!”



    “是我们一起吃过她的亏。”王通看了金子扬一眼,“别忘了,我们是跟着你老人家一起才被这厮抓了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想到当年的糗事,金子扬老脸一红,“不过那个时候她才是凝煞境,难道你看出她的异常了?!”



    “当然不是。”王通摇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看吧,几位长老要和蛇姬他们分胜负了。”



    此时,青涧山方面风起云涌,雷声震天,即使隔了数百里,也能够隐隐的感受到雷云闪电,以及金丹天的威压,当然,这也是王通和金子扬这般灵觉极强的人才能够感受到,普通的弟子也只当是那边打雷下雨了。



    “这么激烈,看来这个蛇姬果然不简单,五名金丹天的长老都收拾不下。”说到这里,他的神色一动,“师弟,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走近去看看不是更好?!”



    “好什么啊,我现在是有和妖族勾结的嫌疑,要是跑到青涧山里头去,万一被安一个里通妖族,攻击长老的罪名呢?现在多好啊,老实的在这云池下院呆着,做好自己的本份,还有几位戒律堂的师兄给我作证,多好啊,是不是,几位师兄?!”



    “这个……!”



    暗的几名戒律堂弟子被王通喝破,不得不现身出来,为首一人正是戒律堂堂主温策的亲传弟子于敖。



    顶着一张死人脸,于敖完全一种偷窥被人发现的自觉,只是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道,“你的确没有离开过云池下院。”



    “对啊,这不对了吗,大师兄,你说要是山每个人都如于敖师兄这么正气凛然,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糟心事儿呢,是不是?!”



    金子扬强笑了笑,这厮心里有鬼,又没有王通那么厚的脸皮,面对戒律堂的人心里很是不踏实。



    “你虽然没有离开云池下院,但明知道蛇姬青蒙实力强横却不提醒诸位长老,致使诸位长老陷入险地,该当何罪?!”



    “师兄在开玩笑吧,什么长老不长老的,我不知道啊,你看,青涧山那边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好不热闹啊,怎么,有长老去青涧山了吗?”



    “你……!”于敖面色一僵,竟然被他堵的说不出话来。



    许家和他身后的青鹏一系这一次的确是被逼的急了,同时也觊觎青涧山的各种资源,便打着一劳永逸的主意,要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拿下青涧山。



    所谓的雷霆万钧之势,便是同时出动五名金丹天的长老,这样的力量,不要说是对付一个金丹天的妖族,便是扫平梁州的一个型门派都足够了。



    正是因为有着极大的信心,而且想要抢得先手,所以许家和青鹏一系都是私自行动的,并没有通知宗门,当然,这种事情,宗门也不是不知道,不过碍于青鹏一系的压力,只当作不知道罢了。



    既然宗门都不知道,他王通虽然是云池下院的掌院,也不会知道啊,既然他不知道,也不存在致使诸位长老陷入险地的说法了。



    至于隐瞒蛇姬的实力这样的指控,王通完全可以一个把掌把它甩回去,因为他为了云池下院人妖互市的事情,不止一次的向宗门提到过,青涧山蛇姬青蒙的实力深不可测,不可轻侮,又怎么能叫做帮人家隐瞒呢?



    “于师兄啊,你看……?!”看着于敖那张冷脸,王通笑呵呵的指着青涧山的方向,“有人回来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