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七剑的基础、圣灵剑法的凌厉简洁、独孤九剑的攻敌必救,料敌先机、奕剑术的布局之力,数名用剑高手的临敌经验和对剑术的感悟,最后配合王通的未来眼,便形成了王通现在的剑术体系,虽然这个体系只是初成,但是在李浮云身上小试牛刀,技惊四座。



    王槐对此乐见其成,至于王通对他的隐瞒他也不在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些秘密有些甚至都是不可告人的,便是最为亲密的枕边人也不能提及,王通有,他也有。



    因此王通对他胡扯出了一个理由,他也没有追究,只当是听一个笑话。



    “如今你的修为实力不要说是在小寒山,便是放在梁州的三代弟子之中,也算是顶尖中的顶尖了,真正能够与你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就是一两人罢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打算?!”王通微微一怔,露出疑惑之色,“弟子不明白。”



    “难道你想呆在云池下院一辈子?!”王槐看着他,露出古怪的神色来,“云池下院之中的确有许多的资源,可以供你修行,但那都是低端的资源,随着你的修为提升,对你的意义已经不大了,你现在已经是罡煞第三重天,需要凝煞炼罡了,赤血炼神罡是小寒山最强的传承之一,但是想要练成并不容易,呆在云池下院是没有可能的。”



    “请师父指教!”王通严肃了起来,常言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已,修真门派的师父也是一样,虽然大多数师父都只是传下一些修炼的法门,让弟子自行的参悟,解答弟子的修炼疑难之处。



    王通以前不成气,也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入室弟子,并没有传授多少东西,倒是咸鱼翻身之后,得王槐看中,在剑术之上指点过不少,不过因为他的经历特殊,总体来讲,王槐对他的指导并不多,这个师父更多的只是做为他的靠山存在,为他争取利益,更类似于合作的关系,现在突然之间谈到自己的修炼,他还有点不适应。



    “赤血炼神罡说起来是一门神通,本质上却是一种特殊罡气的修炼法门,你也知道,所谓的罡气,便是煞气的一种质变,大多数修真者罡气都是由煞气质变而成,想要完全这个质变,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便是打开足够多的穴窍,另外一个便是借助外力提升煞气的品质,最终完成质变。质变完成之后,煞气的品质完全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便是罡气。



    相比煞气,罡气无论是在攻击力还是在防御力上,都升华至了新的高,同样,罡气化为玄光也是一般,但你要明白一点,无论是攻击力还是防御力,说白了都是争斗的手段,修真的本质并非争斗,而是寻求大道,争斗的手段,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抵御外魔而已,煞气、罡气、玄光,从本质上讲是一种修行的手段,最终都是为了化丹作准备的,而最终成丹的品质如何,未来的潜力如何,都和这三者息息相关。你是利用火神宗金焰洞中的金光离火煞凝的煞气,金光离火煞与你的小神通金光离火剑相性一质,品质在梁州境内也称得上是一流,但也仅在梁州而言,放到昆墟界来看,最多也不过是中上品的煞气而已,在此煞气的基础上炼罡,想炼成普通的罡气足够了,一路走下去,也能够凝成中品金丹,甚至中上品,像你这般运气好一点的话,未来也不是没有化婴的希望,但也仅仅如此了,元婴天将是你修行的终点,如果你的最终目标只是元婴天的话,那么,就不需要去修炼什么赤血炼神罡,因为赤血炼神罡的神通虽然神奇,一旦修成,只要没有遇到太大的问题,成就元婴天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是想要练成极为困难,至少在梁州境内,不具备这个条件。”



    “不具备这个条件?!”王通有些不解,“是元气不足,还是什么?!”



    “赤血炼神罡的修炼法门已经传授给你了,你难道没有现,想要修成这门神通,需要大量的资源吗?而这些资源之中最紧要的几件,梁州都是没有的,便是偶尔出现一件,便是金丹真人也会疯抢,你以为会落到你的手上吗?!”



    “这……!”王通微微一怔,说实在的,这个问题他还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凝煞炼罡是需要借助外物,才能够将煞气升华,任何一种罡气都是如此,所以在得到赤血炼神罡的修炼法门时他并没有在意,虽然有许多材料都没有听说过,但他相信自己都能够找到,可是现在听了王槐的话,他才意识到事情并没有那简单。



    “赤血炼神罡是小寒山的传承之一,但是你听说过有真传弟子选择这一法门的吗?没有,至少近千年内没有,就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资源,所以,如果你真的想修炼这门神通的话,恐怕要离开小寒山,甚至离开梁州,去寻找自己的机缘。”说到这里,王槐微微一顿,然后笑了起来,“我等修真之人,闭门修炼是不行的,终归需要出去走一走,看一看,除魔卫道,磨练道心,积聚外功的。”



    王眨了眨眼,有些迟疑的道,“我怎么听师父的意思,是让我赶快离开小寒山呢?!”



    “听出来了?!”王槐有些愕然,旋即无奈一笑,“的确,我是想让你离开小寒山一段时间,甚至离开梁州一段时间。”



    “为什么?!”



    “你放心,不管你走到哪里,你都是云池下院的掌院,这个位置谁也抢不走,你应得的利益也绝对一分都不会少的留给你。”王槐看了他一眼道,“我让你离开也是为了你好,现在你已经是名声在外,引起了许多有心人的注意,我不关心你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并不代表别人不关心,短短的五年之内,你由一名凡尘天的弟子成为小寒山第一真传弟子,表现出来的实力也好,潜力也罢,都让人心惊,这不正常,不要把别人当成傻子,不要说是宗门之外,便是宗门之内,也有人对你很好奇,现在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看来我不得不走了?!”王通苦笑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邪风无处不在。”王槐微叹一声,“再加上你与许家已成死敌,有许家在背后推波助澜,若不及时抽身,必招其祸!”



    “许家!”王通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弟子省得。”



    “去吧,云池下院有我在,有连云峰在,有鹤鸣一系在,不会有问题的,只要你一离开,那些人失去了目标,便没有足够的理由难了,另外,蛇姬那边的关系,你有绝对的把握吗?!”



    云池下院的问题就是互市的问题,而互市的关键就在两个人的身上,一个是蛇姬青蒙,另外一个是王通,只要王通能够紧紧的抓住蛇姬这条线,便不怕别人施展什么诡计。



    “放心吧,蛇姬有把柄在我手中,除了我之外,绝不会和第二个人合作,不过我既然要离开,还是需要和他打个招呼,免得生变。”



    “去吧!”



    ………………



    …………



    青涧山,万蛇岭



    蛇姬青蒙把玩着手中白色的瓷杯,若有所思的看着王通,“你终于要走了。”



    “你似乎早就知道我要走?!”



    “你这样的家伙并不少见,一开始连平常人都不如,突然之间暴出来让人惊叹的实力和强大的潜力,便是不惹人注意都难,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样的遇合,不过以常理推之,你身上肯定有极大的秘密,所以除非有极深的背景或者有足够的实力,一般来说,你这样的人是活不长的。”



    “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只是时辰未到而已,否则的话,你现在也不会惶惶如丧家之犬了。”青蒙调笑道,“你还是天机者呢,连这一点都看不透吗?!”



    “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看透的?!”王通苦笑道,“怎么,你不会也对我有兴趣吧?!”



    “我怎么敢呢,不过我还指望着你给我逆天改命呢,你说是不是!?”青蒙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王通,细声道,“你说是不是?!”



    “逆天改命啊!”王通笑了起来,手上不知何时多了几枚黄玉钱,“罢了,反正我就要离开了,这些年承蒙你照顾,泄露一点天机,也就算是报答你了吧。”说话间,手中的黄玉钱开始翻腾起来,双眼一片茫然,一股玄秘幽远的气息散出来。



    青蒙本来还想和他调笑两句,探探他的底子,可是一感应到这股气息,神色不由一变,眼中流露出紧张的目光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后倾,她可没想到王通这厮说干就干,完全不给他心理准备的时间。



    黄玉钱在空中翻飞,王通眼中的茫然之色越来越盛,突然之间,他的面色一白,双眼眼角渗出两缕血丝,茫然的眼神一下子变的通红。



    随后,他的身体猛的站了起来,绷的笔直,一个呼吸之后,黄玉钱终于落到了桌面之上,碎成无数粉末。



    王通也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头,双眼也恢复了正常,不过浑身的精气神仿佛都被抽干了一般,青白的面皮抽搐着,目光涣散,过了足足一盏茶的时间,才缓过一口气来,抬头盯着青蒙,一字一句的道,“三年之后,千万不要去娄底山!”



    “什么?!”娄底山三个字猛的在她的心中炸开,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秘密,“他怎么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娄底山?!”



    “娄底山是你命中最大的劫数,去了,不是九死一生,是十死无生。”说出这句话之后,王通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量,一头栽倒在桌子上头,一头黑,竟然变的枯黄起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