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在落叶城中当客卿还是一件很悠闲的事情,特别是当一个无所事事的客卿。



    落叶城的事情虽然多,但是大多数事情都由门客去完成,什么巡逻啊,维持治安啊,等等,这些都是门客的事情,最多派一两个一等客卿领头便行了。



    而二等客卿的主要任务便是护送和救援,毕竟人族虽然占据着平原,但是妖族还是会时时的骚扰,落叶城中有足够的防御和保护,非常的安全,但是一出了城,便陷入了险地,落叶城毕竟是人族的城市,不是孤岛,与周围各城都有交通,而其他的城池距离落叶城的距离也不近,最近的也有四五千里的路程,大量的物资运送,人员来往,都需要修真者的保护,一般来说,这样的事情,需要二等客卿出马就够了,因为真正强大的妖族不会轻易的到平原上来,就像是金丹真人不会轻易的入山一般。



    大家相互之间保持着一个相对的平衡,底下人杀来杀去也就是了,死多少罡煞天和灵根天都没有关系,但是一旦损失一位金丹真人,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都是要伤元气的。



    相对于一二等客卿而言,王通这样的三等客卿要悠闲的多,只有重大的任务才会动用的到,落叶城虽然是一个中型的城池,但是也不可能每天都有重大的任务,所以一连一个多月,王通都没有接到任务,在落叶城中悠哉游哉的闲逛,除了李明胜等相熟的人吃酒喝茶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呆在自己的小院落之中修炼,并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



    王通也清楚,自己初来乍到,虽然救过家主的女儿,但李家也不可能对自己真正的放心,暗中监视肯定是有的,这一个月多来,开始几天,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伺自己,到了第十天以后,这种窥伺的感觉减弱了,是的,是减弱,而不是消失。



    也就是说,李家对自己的戒备渐渐的小了,但还不是没有戒备,不过他本就对李家没什么兴趣,对于这种暗中的戒备监视也只当是不知道罢了。



    这一日,王通早上吃过茶,正想在城中溜哒一番的时候,却见李明胜匆匆的赶来,一脸着急的模样,王通心中一笑,暗道,“来了。”



    “李兄行色匆匆,面现惊容,不知何事烦恼啊?!“



    李明胜走到他的跟前,王通不禁调笑道。



    “我听说你倒是清闲的很呢,不过好日子到头了。”



    “好日子到头了?”王通面上露出惊异之色,旋即便笑了起来,“是不是有任务了。”



    “不错,巨野城柳家与我们同时发现了一处灵玉矿,现在争论不休,需要通过比武来决定。”



    “比武夺帅吗?怎么会想到我?!”王通露出奇怪的神色来。



    比武夺帅在定州经常发生,其实就与小寒山的五峰大比一般,一群修真者一对一的比试,最终决定出名次和最强者。



    但是这比武夺帅的意义在定州又大不相同。



    虽然说定州是妖族的天下,人族因为妖族的压力不得不团结在一起,无法进行大规模的内斗,但是这么大的面积,这么多的人口,如此多的家族,相互之间没有摩擦和利益冲突是不可能的。



    人族的尿性就那样子,为了一个铜仔儿都能把人头狗脑子打出来,更何况是各种用于修真的资源呢?



    有人的地方就是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是摩擦,有摩擦的地方就有争斗。



    不要说这些修真家族,便是两大宗门与孤雁皇族之间与有利益冲突呢。



    只是为了保存定州的人族实力,不能因为内部的争斗而将实力消耗掉,所以定州便大行比武之风,将最大的争斗和祸端明朗话。



    好,有利益冲突是吧,利益关系摆不平是吧,谈不拢是吧,没关系,大家都是修真者,是凭实力说话的,打吧,谁赢谁就有理。



    不过我们还要和妖族干架,不能大规模的内斗,那么,就各自打几个能打的出来,面对面,在所有人面前,明刀明枪的干上一场,谁赢了,谁就获取利益。



    正是因为这样的制度,才在最大的限度之下避免了定州人族的内耗,万余年来,比武夺帅几乎成了定州人族内部解决纠纷最主要的手段,也是惟一的手段,不是没有暗中出手的,但是暗手基本上都是用在比武夺帅之前,一旦比武夺帅的结果出来以后,那么胜利者的利益便得到了皇室与两大宗门的背书,不容侵犯,否则便是与整个定州修真界为敌。



    各个修真家族大肆招揽散修门客,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经过万余年的发展,定州的比武夺帅也玩出了花样来,分成了许多的级别,按照利益的大小来划分,一些小利益,不起眼的利益,基本上不需要动用家族出面,



    派几个灵根天的门客也就是了,这些利益基本上也不关家族的事情,而真正关乎到家族的大利益,便分为三个级别,分别是罡煞之战,真人之战和真君之战。



    真君之战很少出现,一是因为只有少数的大型家族之中拥有元婴天的真君,另外一方面,能够惊动元婴真君的利益也轮不到那些大的家族,肯定全都被皇室与两大宗门瓜分了,所以,定州自人族定居以来,只发生过三次真君之战,而且都是发生在皇室和两宗内部,真人之战也很少,金丹真人是各个中小型家族的支柱,不容有失,除非是涉及到家族之中的重大利益,否则真人是不可能出战的,即使出战,也不可能真正的生死相搏,都会把自己的底牌留住,点到为止,见好就收。



    只有罡煞之战最为惨烈,同时也最为频繁。



    而罡煞之战又按照利益的大小分为了三个级别,分别是玄光、炼罡和凝煞。



    当然,这种级别不像上面的两个级别那般的严格,真君之战只能真君参与,真人之战只能真人参与,罡煞之战的三个级别对于参战者的修为并无太大的限制。



    只是按照不同的利益大小,规定了出场的修真者的最高修为而已。



    比如说这一次的灵玉矿之争,落叶城的李家与巨野城的柳家都说自己先发现了那一处灵玉矿,双方谈了半个月,没有谈拢,于是开打。



    朝庭自有监察使在场,先判断灵玉矿的价值,然后定下了这一场争斗上场者的修为最高是罡煞六重天,也就是玄光境的不能上场。



    双方各出三人,比试三场,三局两胜。



    一目了然的规则,在王通的眼中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简单、粗暴。



    是的,简单,粗暴,但是行之有效。



    “为什么会找上我?!”王通有些不解的道,“我不过是刚刚炼罡成功,只是罡煞第四重天的修为,李家的三等客卿那么多,怎么也轮不上我吧?!”



    “怎么就轮不上你呢?!”李明胜苦笑道,“你以为个个都像你,一来就当上三等客卿,虽然有城外的战绩在,但是不服你的也大有人在,若不能在他们面前展现出足够的实力,恐怕家主也很为难吧?!”



    家主?



    王通心中了然,自己的修为只是罡煞四重天,初入炼罡境,按照规矩,应该是二等客卿,而不是三等客卿,现在自己一来就是三等客卿,自然也就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二等客卿应该最多,毕竟他们中的大部分的修为都不输于自己,自然不愿意屈居一名修为比自己低的修真者之下,当然,或许其中还有其他更加复杂的原因,王通并不想去多问。



    “为了我一个三等客卿,就冒着失去一个灵玉矿这么大的险,未免有些不值得吧?!”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不过后来小姐也推荐了你,家主才下的决心。”



    “小姐?!”王通心中一动,小姐指的自然就是那日自己在城外平原之上救下来的李家小姐,不过这位小姐当时一直都罩着面纱,即使被自己救了,也不过是说了一句谢谢,回到落叶城之后便再无消息,想不到她这一次竟然推荐了自己。



    “小姐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眼力超群,那大发神威,灭杀了那么多的妖族,小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对你自然有足够的信心。”李明胜笑道,随后神情又是一肃,对王通道,“不过你不要因为小姐帮你说话你就有其他的心思,这是不可能的,小姐早就……!”



    “好了好了,你以为我是你啊,那么急色,我怎么会动这种心思呢?!”王通摇了摇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虽然我也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是灵玉矿之事非同小可,柳家也不可能派一些阿猫阿狼出来,能够参与比试的必然都是有着足够实力的家伙,有没有他们的情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错!”李明胜微笑起来道,“情报肯定是有的,不过不在我的身上,去城主府,接受了任务之后,自然会得到情报。”



    ………………



    …………



    城主府,明德殿



    王通并没有见到城主李万茂,他见到的是李家的长老李福荣。



    别看李福荣的名字俗气,可是在李家却是鼎鼎有名的。



    据说这位李家的长老在出生的时候,资质很差,几乎没有什么修炼的潜质,他的父亲便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也是希望他能够身为凡人,宝贵荣华一生。



    后来的发展也验证了对他的猜测,李福荣表现出来的资质的确是不堪造就,二十岁的时候,修为还是停留在凡法第四重天,比王通的前身还要废物。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这辈子注定要当一个凡人的时候,在三十二岁那年,他竟然撞了仙缘,得了易筋伐髓的天地灵物,一举将废物资质改成了上好的修炼资质,然后修为飞速的进步,短短五十年的时间,便炼就了玄光,只差一步便能够踏入金丹天,成了李家这百余年来,最有希望踏入金丹天的长老,正是因为这样的修为,他在李家也算是位高权重,近三十年来,一直掌握着李家的任务发布大权,深受家主李万茂的信任。



    “你就是王通?!”看了王通一眼,李万茂的面上现出一丝笑容来,“雯丫头提起过你。”



    “不敢当!”



    “年轻人,倒是知道谦卑,不过失了锐气却是不好了,这一次是雯丫头推荐的你,你要好自为之。”



    “属下一定尽力而为,必不会让长老失望。”王通撇了撇嘴,这老家伙是什么意思,一句话而已,两次都提到了什么“雯丫头”,搞的好像自己和那位小姐有什么私情一般,这是坑我吗?



    王通心情很是不爽,对这老家伙也越发的看不顺眼起来。



    “你知道就好,这是柳家出战的三名客卿的资料,都不是好对付的。”



    “属下明白。”王通面无表情的接过老家伙弟过来的玉符,往眉心一点,那玉符便化为了粉末,一道简短的信息出现在他的识海之中,正是柳家要出战的三名客卿的资料。



    “全都是罡煞第六重天的家伙啊,看来柳家真的很重视,好像李家除了我之外,另外两个也都是罡煞第六重天,貌似我的修为最低,这老家伙还是副看好我的样子,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这个李福荣长老给王通留下的印象不是很好,最主要的就是他连续两次在自己的面前提到了李家的那位小姐,要知道,虽然说这个修真者的世界,男女之前的事情要比王通前世历史上的明清两朝开放的多,但是男女有别这种事情也最基本的道德标准,特别是李清雯这种还没有出嫁的修真家族的小姐,对于自己的清誉还是非常的看中的,等闲不会把自己和另外一名陌生的修真者扯到一块去,王通虽然救过她一次,但双方也不过就见了一次面,不可能有太多的纠葛,但是眼前的这位李福荣似乎想要自己和那位小姐有纠葛一般,不断的在强调“雯丫头”三个字,如果说没有别的意图才见鬼了呢。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