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您为什么要推荐那个新来的客卿?虽然他救过您一次,可是您不也帮他成为了三等客卿了吗!?”



    李府,梦琉阁



    眉清目秀的粉衣丫头眨巴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有这个实力!”李清雯秀眉微挑,眼前闪过那一道道凌厉的剑光,“这将会灵玉矿之争对本家十分的重要,当然要派最得力的人去了。”



    “是吗?!”粉衣丫头显然是已经和这位李小姐厮混熟了,上下尊卑的界限也变的模糊了起来,白生生的小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熊熊的八卦之火燃烧着,“可是,府里头厉害的客卿很多啊,为什么小姐会推荐他呢?!”



    “因为他需要一个出头的机会,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李清雯摆着小丫头的头微笑道,“丫头,你不会以为我对他有意思吧?!”



    “是啊最啊,小姐,他长的不错唉,您不会真的对他有什么企图吧,要是让老爷知道了……!”



    “胡说什么呢,我若是真对他有意,便绝不会推荐他。”李清雯的话音变的严肃了起来,“这种事情,以后不要乱说,在我面前说说没关系,若是传了出去,就是我也保不了你。”



    “可是……!”听了李清雯的话,粉衣丫头收起了笑意,“可是小姐,外头很多人都这么说啊!”



    “外头很多人,说什么?!”李清雯面色阴了下来,沉声问道,“都有谁?!”



    “不,不,不清楚!”周围陡然下降的温度让粉衣丫头打了个冷战,笑容早已经消失不见,青白着脸色摇头道,“大家都这么传的,说是新来的王守仁人年轻俊俏,实力很强,和小姐是男才女貌,天生一对,所以小姐才会推荐他,就是为了让他立功。”



    啪!!!



    话音刚落,李清雯便一掌拍在了面前的石桌之上,石桌承受不住她的掌力,炸裂开来,石屑四处飞散,好些都打在了粉衣丫头的身上,这小丫头的修为不高,又事声仓促,根本就避无可避,一时之间被打的满脸是血,却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这些话,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也不要在别人面前嚼这些舌根,明白吗?!”



    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丫头不由打了个寒战,连连点头,“是,小姐,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不不不,我一定不和别人说,我一定……!”



    “好了,下去吧,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李清雯无力的摆了摆手,眼中流露出无奈之色。



    待到小丫头走远,她才站起身来,双手握紧了拳头,双眼之中,锋芒毕现。



    “好,很好,现在就开始了吗?想用这种法子来打压我,还是借机给父亲压力呢?逼我父女就范吗?你们也太天真了。”



    ………………



    ……



    “这帮家伙真是太天真了。”



    现在的王通基本上不太需要担心什么阴谋,随着炼罡有成,实力大增,赤血炼神罡与他的血脉呼应,除了血脉之力提升了一大步之外,他的灵觉已经敏锐到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变态的地步,只有什么针对他的阴谋,他基本上都能够提前感应的到,做出相应的防范,再配合变态的未来眼和六爻神算,只要动动手,便能够把整个阴谋的前因后果给理出来,然后再推算几次,得出最佳的应对手段。



    譬如这一次,从李福荣的话里话外,王通感觉到话里话外都把自己和李清雯扯到一起,也没有心思动脑子去乱猜,回来之后直接起了一卦,然后便笑了,看来这号称人族最团结的定州,其实也是名不副实的。



    事实非常的简单,李万茂掌握李家的时间太长,损害到了一些人的利益,有人想把他搞下去,便是李万茂本身便是金丹真人,是李家实力最强的几名真人之一,在李家积威甚重,凭内部的力量,想把他搞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弱点,最大的指点便是他的女儿李清雯。



    李清雯长的好,但资质其实并不高,多年以来,李万茂为了提升女儿的实力,动用了族中太多的资源,但效果却并不理想,这位雯小姐的运气不如李福荣,如今堪堪灵根第九重天的修为,然后,矛盾开始激化了。



    李清雯要凝煞,李万茂同志要将她送到李家最好的一处凝煞之地凝煞,这怎么可以?



    凝煞之地是非常珍贵的,煞气量有限,用一次,少一次,而且使用过一次之后,需要很少一段时间的冷却期,所以最珍贵的凝煞之地应该留给族中最好的子弟,而不是李清雯这样一个没有前途的女人,以李清雯的资质,就算凝出来的煞气再好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没有上升的空间,难道你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有李福荣的气运,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还能撞上仙缘,改变资质吗?



    这世上,能够改变资质的天材地宝比道器还要稀少,你以为你李万茂是什么人,能够为女儿找到这样的逆天宝物,就算是找到了,能够得到吗?说不定还会将李家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为了一件宝物而被灭族的修真家族难道还少吗?即使是族长的女儿,这个险也不值得冒。



    所以在李万茂提出了这个建议以后,李氏家族抵制的声音便多了起来,这已经触及到了家族之中一些人的底线了,触及了别人的利益和底线,反弹自然也就大了起来。



    于是,家族之中出现了一个声音,早点把李清雯嫁出去。



    甚至有好事之徒已经开始为李清雯物色对象了。



    落叶城,乃至于附近的城池之中,稍有些名声年轻人都会时不时的被他们有意无意的提及,不过在李万茂的威势之下,这些人不敢做的太过份。



    现在王通突然之间冒了出来,虽然来历不清,还是一个散修,但是据说是一个战力极强的剑修,最重要的是,他还救过李清雯一面,而李清雯也在李万茂面前说了他不少的好话,看起来对这个新来的客卿也是非常的重视,这样一来,这些人便动了心思,既然我们找的人你看不上,那么这个你自己有好感的人不错吧,你不会也看不上吧?



    就算你看不上,我们也想办法让你看上,于是乎,一些暗中的流言便开始在落叶城肆虐起来,王通也就戴上了李清雯青眼相加的帽子。



    这让王通十分的无语。



    其实若是这般也就算了,流言就是流言,对王通的影响并不大,但是在王通的推算之中,这些家伙不仅仅发布了流言,后面还有一系列专门针对此事的计划,目的就是为了撮合自己与李清雯的好事,一心一意的要把李清雯和自己拴在一处,一旦两人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么这些人便有足够的理由反对李清雯的凝煞了,嫁出去的女儿,就不是李家人了,虽然王通是三等客卿,但三等客卿是什么东西,怎么有资格使用李家秘传的凝煞之地呢?



    “虽然本人不禁女色,但是也没有和李家绑在一起的心思啊!”王通心中叹道,本来有人想把美女送到自己的床上是一件大好事情,但是他对自己的性情却是清楚的紧,说到底,他是一个耳根子软,还有些优柔寡断的性子,一旦真的和李清雯搞在一起,那么,势必会掺和到李家的权力斗争中去,而在未来的定州之劫中,无法对李家袖手旁观,这样一来,自己就实在是太被动了,他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破坏自己的计划,所以,这个李清雯是万万碰不得的。



    “李万茂也是一个没用的东西,既然有人要对付你,你还不先下手为强,那么多的顾忌做什么,害的我现在坐蜡了。”王通心中埋怨一番,收起手中的黄玉钱,定下了对策,便开始推算起不久之后的比武了。



    “比武夺帅,柳家的几个修为虽然不错,但是论战力却是远远的比不过我,想要对应付他们实在是太过简单了,既然如此,便就借此机会扬个名吧,这对我未来的计划也是有好处的,雾隐山的家伙要我二十年之内搞定这件事情,二十年,嘿嘿,他以为我不知道二十年后的定州大劫吗?虽然推算的结果有些模糊不清,但是这件事情妖族整整策划了数千年,终归还是要把这一步棋走出来的,到时候就要看看那几个大门派要怎么应付了。”



    二十年后定州大劫,是王通通过六爻神算无意之中发现的,只是这一次大劫的牵扯太大,变数也多,所以他看到的画面模糊不清,只能够看到几个重要的画面以及大致的走向,不过这也够了,越是临近大劫,能够用以推算的变数就会越多,这些变数在王通的眼中都是一个个的推算条件,有了足够的变数,他推算出来的结果也就越清晰,到时候,自然有混水摸鱼的手段,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需要在定州刷下一定的声望。



    有了足够的声望,行事起来就会方便许多,也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是要刷声望,就要把握到每一个机会,这一次的比武夺帅,便是第一个机会。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