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248章 了因果(下)
    以前,在王通的想象之中,强大的修真者一举手一投足都有毁天灭地的力量,所以凡人在他们的面前根本就是蝼蚁,甚至连低阶的修真者在高阶修真者面前都是蝼蚁,高阶修真者想灭谁就灭谁,杀怎么样就怎么样,那是一个逍遥自在,无拘无束。



    现在他知道,这些想法是非常幼稚的。



    在修真界,修真者们的争斗往往都是在元婴天以下,什么厮杀啊、争夺啊、仇恨啊等等等等,都是元婴真君之下才干的事情,偶尔也有元婴真君参与,所以,修真界名声最大的并不是高阶的修真者,而是元婴天的修真者,而元婴真君之上,通神尊者,乃至于法相天王、命星星主和混洞天君,这样的人物,是不可能出现在公众面前的,除了大型势力的首脑为人所知之外,其他的什么长老啊,太上长老啊之类的大能,根本就不为人所知,也绝不会出手。



    并不是他们不想出手,而是修为到了元婴真君这一层级之后,便触摸到了天地法则,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本身就是天地法则的一部分,代表着天道,每一次出手,都会引发天道法则的变化,即使是对一个没有修为的小人物出手,也会沾染上莫测的因果,从而引发一系列与之有关的事件,他们是不可能随意出手的,一旦沾上因果,所引发的连锁反应,便是这些大能们也不想面对。



    修为越高,与天地法则的关系就越密切,就越不能随随便便的惹事,当然,有两种例外情况,一种是同层级之间的争斗,两者的因果关系相互抵消,另外一种是有人脑洞大开去招惹他们,那样的话,他想怎么虐你就怎么虐你,还有一些特殊的因素,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之一句话,金丹天的修真者可以尽情的欺负修为比自己低的修真者,因为他们虽然已经是真人,但还是属于人类的概念,与天道法则没有什么联系,因此,不会惹什么麻烦。



    元婴真君,同样也是人类的范畴,当然,乃是人中之君,是人类的顶点了,已经触摸到规则,因此行事要注意许多,你看这孤雁城周围,两族厮杀的血海奔腾,但是天空中的双方元婴都在蓄势,而没有对下方的异族大开杀戒,便是这个道理,他们只是作为战略性武器存在,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轻动。



    而到了通神天,那是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围,属于另外一种生命形式了,被称之为尊者,从严格的意义上来看,已经没有什么种族之分了,所以,人也好,妖也好,魔也罢,都只是低等的生灵而已,他们打生打死,就像是人类看地上的蚂蚁打架,只是瞄上一眼罢了,绝不会出手去帮助一帮蚂蚁打另外一帮蚂蚁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像王通这般拥有黄金血脉的族人的价值就大了,黄金血脉,天生神通,碾压同级没问题,越级挑战无压力,待到了金丹天的时候,可以当成元婴真君用,到了元婴天,在没有通神天出手的情况之下,完全可以当成是通神天尊者来用,而且血脉觉醒的同时,往往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便是获得比别人更加悠长的生命,优势实在太大了,所以无论是谁,只要觉醒了强大的血脉,必然会被当成是宝贝来培养,从小寒山的门规来看,一旦血脉觉醒便直接成为真传弟子,由此可见一斑。



    “我杀了他!”



    孤雁城外,妖族阵营,团团绿云之中,一名妖君眼中血色大放,盯着大杀四方的王通,指尖一道道赤金色的雷霆环线,竟要亲自出手,对付王通。



    “三爪君不可,此人是隐龙谷通神尊者门下,若是我等杀了他,隐龙谷的通神尊者便有理由出手,不沾因果,到时候,定州局面必然大坏!”



    “难道就这么看着他屠戮我等族人?!”三爪君面上青气直冒,王通刚才冲入的地方,乃是他黑水潭所属的阵营,一番打杀之下,他的徒子徒孙死的极为惨烈,便是金丹天都陨落了两人,让他大为心疼。



    “先撤离吧,今日已然事不可为。”绿云之中,一声悠悠的叹息传来,“黄金血脉者,还需黄金血脉者来对付。”



    “沧溟君,难道就不给这些人族一个教训吗?!”



    “时间拖的越久,我们的伤亡就越大,现在我们可以给这王通压力,让他无法动手,但是对面的人族真君也会寻找我等的破绽,再这样下去,恐怕我等的破绽便会被他们看穿,到时候,麻烦更大。”



    “可是……!”三爪君脸色难看,似乎还想再劝,却被沧溟君一个严厉的眼神吓了回去,虽然这里都是元婴天的妖君,但是修为也是有强有弱的,这沧溟君乃是元婴七重天的大妖君,地位实力远在众人之上,此次行动也是以他为主,三爪君刚入元婴天不久,哪里有本事与他相抗衡,在沧溟君作出决定之后,只得哼唧了两声,随众退去。



    妖族的大军渐渐的退去,人族方面压力大减,看到天空中渐渐淡去的绿云,俱都欢呼起来。



    便是在空中的元婴真君们也都露出如番重负的笑容来。



    “不要高兴的太早,这只是第一天而已。”周轼看了周围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王通身上,“看看,我的这位小师弟还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吧!”



    王通出城是在他这里报过备的,理由是出城刺探军情,如今回来了,究竟探到了什么军情,终归是需要给周轼一个交待。



    “你是说,那个觉醒了黄金血脉的半妖已经被妖族控制了?!”



    孤雁城,华虚殿



    周轼一脸惊疑的看着王通,他完全想象不到,王通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得到这样的情报的。



    “半妖一族不仅仅与人族仇深似海,与妖族的仇恨同样也不少,甚至更深,你以为他们抓住那个丑猴便能够控制了吗?!”



    “半妖一族的族群观念其实很淡薄,一直没有形成象样的势力,那丑猴一直生活在人族之中,只是与人族有仇而已,被控制的时候甚至是第一次见到妖族,谈不上什么仇恨,更不要说是仇深似海了。”王通苦笑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就有些麻烦了。”周轼深深的看了王通一眼,同样的黄金血脉觉醒者,妖族打的什么样的主意,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今天王通在战场的表现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同时也向所有人展现出了黄金血脉的可怕力量,可以说,以王通展现出来的实力,在定州之中,元婴天之下,至少在金丹天七重以下,几乎是无敌的,即使碰到了金丹七重天以上的真人,也有一搏之力,甚至有可能战而胜之,而在群战之中能够发挥的作用更是不用多提,大家都看在眼里。



    可以说,在元婴不出手的情况下,有百龙锁神阵再加上王通,人族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王通现在就是人族一张关键的底牌,甚至可以说是王牌,但是,如果妖族一方也出现一个黄金血脉者的话,事情就变化了,王通的优势便会被抵消了。



    “其实我觉得也没什么,那丑猴的血脉的确是觉醒了,可是毕竟从来没有修炼过,就算是觉醒,实力也不会太强,我可以对付。”



    “千万不要小看黄金血脉者的能力,你就是一个例子,事实上在今天之前,我还是很不理解师父为什么这么看中你,今天这一战却是让我明白了,你们这些黄金血脉觉醒者的潜力的确是大的惊人,能够起到的作用也是极为惊人的,那丑猴就算是在修为上不如你,但是在催动血脉力量的情况之下,未尝不能拖住你,就像你在催动血脉力量的情况下能够击败甚至击杀金丹天真人一般,千万不可小视。”



    “我明白,通天魔猿,嘿嘿,以大力为名,我倒是很期待呢!”



    王通笑呵呵的道,轻轻的舔了舔嘴唇,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目光来。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那丑猴虽然被妖族控制,但是想要形成战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估计这段日子妖族会消停一会儿,待到那丑猴初具战力的时候才会发动第二次的进攻,这样一来,我们便有了喘息之机。”



    “是不是能再派些援军过来?!”王通有些期待的问题。



    “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们来定州并不是这了增援,而是为了抵消人族在高端战力上的劣势罢了,别看今天在城头之上剑拔弩张的,但是不管是我们,还是那些妖君,都知道对方不会出手,这关系到一些两族之间一些复杂的关系,现在我们能够做到的已经是极限了。”



    “可是憾天锤关系极大,万一妖族见强攻不行,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怎么办?!”



    “哼,不可能,孤雁城现在已经完全被百龙锁神大阵笼罩,在战争彻底结束之前,进出都是被严格控制的,就算是元婴天的妖君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潜入,更何况,那憾天锤现在洞玄君的手中,洞玄君是这一次来援的最强真君,元婴七重天的修为,便是妖族的那个沧溟君亲自出手,也不可能强行夺取,所以,你就放心吧!”



    “但愿如此!”王通轻叹一声,告辞而出。



    孤雁城,皇城,云中殿



    青雾缭绕,异香扑鼻,隐有龙吟之声



    一道高瘦的青袍道者盘坐于殿中,过了良久,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神光明灭不定,慢慢归于沉寂。



    “师尊,那王通,已经确认了的确是镇狱青象的血脉,从今日的表现来看,应该已经领悟了镇狱青象的镇狱神通。”道者身旁,侍立着两名道童,这两名道童看起来年纪不大,眉清目秀,也就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却都是金丹真人,其中一名道童在那道者睁眼之后,躬身说道。



    “镇狱神通,虽然仅仅是空间法则的一种,但自血脉力量激发出去,却也罕见的紧,可惜被隐龙谷抢先一步。”道者轻轻的叹息一声,沉寂的面容之上罕有的露出了惋惜之色。



    “师父,虽然他已经入了隐龙谷门下,但现在还是定州,不若将他叫来,现场演示一番,想来也没什么!”



    “呵呵,你们想的倒是简单,那王通的修为虽然低,但却是入了黑龙尊者的门下,黑龙尊者乃是隐龙谷中数一数二的尊者,哪里是我能够招惹的起的,更何况,他还是周轼的师弟,可不是那种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修士。”



    “他是隐龙谷的修真,但也是您的晚辈,今日他在战场之上立下了大功,您身为前辈,对他甚为欣赏,出手指点一二,也是正常,谁也说不出什么闲话来。”另外一名道童微笑道,“镇狱神通是空间神通,您也是最擅长空间神通的,若是能够得到您的指点,乃是他的造化。”



    “有理!”道者目光闪动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元冲啊,你现在是越来越狡猾了。”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想为师父分忧而已。”元冲道童面色一变,分辨道。



    “好了,就这么办吧,你去请王通过来。”



    “是,师父!”元冲躬身而去,并没有发现,在他身旁不远之处的师弟眼中闪过的一丝阴霾。



    ………………



    …………



    孤雁城,王通宅,静室



    王通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三天了,距离他回到孤雁城已经三天了,虽然在战场之上大杀四方,威猛异常,为自己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名头,但是他同样有着巨大的消耗,血脉神通这种东西,威力大,消耗也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他这样一个仅仅是炼罡境的修真者而言,是一种极大的负担,也就是他的恢复力惊人,所以才能在三天之内恢复完全恢复过来。



    “镇狱神通,镇压空间,我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镇狱八法之中,只有镇、击、碎三诀最为适合我,配合我的剑法,倒是能够理出一些头绪来。



    对于现在的王通而言,每一次施展镇狱神通都是一次极大的体验,对于镇狱神通都能够更进一步的理解和解析,而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战斗,通过战斗来熟悉自己的神通,并且与自己的剑法神通相配合,从而提升自己的战力,可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他的修为太低,而空间法则又是天地之间最为精深的法则之一,即使有血脉神通在身,想要理解这门法则,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同样也是一件消耗时间的事情,想要将自己的一身所学整理出来,并没有那么容易,事实上,如果不是有黑龙尊者常常在一旁指点的话,他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这些神通运用自如。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经常陷入思维的混乱之中。



    现在他所谓的整合力量,并不是全部的力量,仅仅是一种简单的运用而已,简而言之,便是以镇狱神通将对手镇压,然后用剑去砍、去刺、去削,当真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战场上的对手,修为都很低,包括金丹真人在内,骤然之间碰到空间神通,当然是束手无策,所以他才能够大杀四方,但是他也很清楚,这种情况不可能长久的,随着修为越来越高,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这种镇狱神通的简单运用,已经没有办法保证他的优势了。



    “镇狱神通便是以力量来压缩空间,但是这股力量不同于普通的力量,同样来自镇狱青象的血脉,可以与空间产生一种微妙的联系,所以才能够压缩空间,否则的话,纯粹而绝对的力量只会将空间爆掉,压碎,而不是让他们凝聚在一起。”王通心中暗自思量着,“从我六爻神算推演来看,最适合我的力量应该是以绝对的力量将空间压缩起来,化空间为剑,再配合我的剑道修为,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只是,如何让空间极度的压缩,才能做到化空间为剑的效果呢?我是一丁点的头绪都没有。”



    六爻神算这门神通最后作弊的作用实在是越来越大了,甚至王通都有些感觉自己以前就是一个傻子,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哪一种修炼之道最适合自己,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去思考,用六爻神算推算一下自己未来对敌的场景,自然而然便能够看到自己对敌的手段了,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他可以从自己看到的画面之中选择一种最适合他自己,然后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便是了,这种作弊的方法也可以用在其他的方面,这就像是考试的时候提前知道了答案一样方便,虽然有些复杂的题目只看到答案不知道过程,但是答案有了,用来反推过程,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甚至看到了答案,在修炼之中,朝着这个目标奋斗便行了,有了如此明确的目标,然后再向自己的尊者老师请教,自然便能够节省许多时间,一点弯路都不需要走的,可惜,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有些晚了,若是早知如此的话,说不定他现在的修为已经超过现在许多了。



    “不过,现在还不算是太晚,我刚刚开始力量整合,如果整合初步有了头绪以后才发现这种作弊的事情,那还不把肠子给悔青了!”



    王通自嘲一笑。



    “请问王道友在吗?!”



    耳畔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幻海无常宗元冲求见!”



    “元冲?!”王通目光一凝,似乎想到了什么,起身迎了出去。



    “元道友稀客啊!”王通笑容满面,“不知道友此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是家师想请道友前去一叙!”



    “洞玄君?!”王通露出惊愕之色,十分的不解,“洞玄君找我,不知有何指示?!”



    “家师对道友今日的表现非常赞赏,言道道友乃是新一代中的佼佼者,定州之局最终的结果如果,恐怕要落在道友的手中了,所以想要见见道友,至于具体会有什么事情,却是恕在下不知了!”



    “洞玄君实在是过奖了!”王通脸上的笑容都大盛,面部的肌肉都挤出了一朵菊花,“既然洞玄前辈相邀,晚辈荣幸之至,还请道兄前方带路!”



    虽然元冲是金丹天的修真者,但是王通并没有怎么看在眼里,以他现在的实力,元冲这样的金丹真人对他已经完全构不成威胁,再加上他在隐龙谷的地位,自然而然的便与元冲平辈论交,那元冲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来到云中殿的时候,王通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缭绕在整个殿堂之中的青色雾气,在旁人的眼中,这仅仅只是熏香点燃后升腾起的雾气,但是在王通的眼中,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他如今血脉觉醒,又与空间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对于空间法则非常的敏感,这缭绕蒸腾的雾气之中,竟然隐隐有着空间法则在流动,整个云中殿的空间法则完全被这些雾气巅覆了,密密麻麻的空间法则扭曲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迷宫,无论是谁,只要走进去,便会陷入这个迷宫之内不能自拔。



    “不要担心,这一次是师父请你进去,不会有事的。”看到王通脚步停在了大殿前方,元冲微微一笑,拉起王通的袖子,将他拉入了殿中,“师父这么做,只是不喜欢被别人打扰到而已。”



    王通嘿嘿一笑,顺从的跟着他走入了云中殿内。



    果然,一踏入云中殿,青雾便开始向四周腾开,让出一条道来,在这条道吧的前方,盘坐着一名青袍道者,正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洞玄君!



    王通心中微微一动,亦笑了起来,面上显出恭敬之色,朝着洞玄君深深一鞠,“晚辈隐龙谷王通,参见洞玄君!”



    “不必多礼!”洞玄君伸手虚托,受了王通这一礼,开门见山的道,“这一次冒昧请你过来,主要是为了你的镇狱神通!”



    “请前辈指点!”王通低着头,掩盖住了眼中的震惊之色,他震惊的倒不是洞玄君的力量,而是在他拜下的同时,眉心便是一热,仿佛有什么东西跑了出去一般,当时便将他吓了一跳,虽然知道这是狮面大汉留在他身上的东西感应到了憾天锤的气息,不过他此时毕竟面对着一个强大的元婴真君,而且还是元婴七重天的大真君,在他的面前搞这种小动作,实在是有些胆战心惊。



    洞玄君也感受到了王通异样的情绪,不过他将王通的这种情绪看成了初见自己的紧张,毕竟王通虽然已经是隐龙谷的弟子了,但是入门不久,本身又来自梁州这样的小地方,可以说没什么见识,初见到一名大真君,紧张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他可不知道那隐龙谷的黑龙尊者对这个徒弟宝贝的不行,每个月都要出现两次,亲自教导,不要说是见一个大真君,便是见到尊者,也不至于流露出这种紧张的情绪。



    “想来你也看出来了,我精修的是空间类的神通,不过并非一开始就修炼的,而是修炼到金丹七重天的时候,得了仙缘,传承了一门空间神通,这才将精力花费了空间法则之上,如今已经有一千余年了,虽然有一些心得,但是却比不得你们这些血脉觉醒者得天独厚,今日见你在空间运用之上颇有独到之处,所以便想着请你过来一叙,相互印证一番。”



    “哪里哪里,我的血脉神通也只是刚刚觉醒不久,之前还以为觉醒的是大力魔象的血脉,实在是有些好笑。”王通露出自嘲的微笑,“及至到了定州,方才知道觉醒的竟然是黄金血脉,后又拜入了老师的门下,对于这门血脉神通方才有些研究,但是心得有限,不敢在前辈面前献丑。”



    “血脉神通,来自于血脉,出自于本能,可以直接法则的核心,你无须谦虚,我观你今日之战,颇有收获,施展一番,让我感受一下你的力量,或许对你也有所帮助。”



    “既然如此,晚辈便失礼了!”王通道,当下便运转起了全身的罡气,一道血光在他的周身闪现,血光之中,隐有无数符文闪动,每一个符文的运转,都沿着一个固定的轨迹,化为一个个符阵,在符阵的催动之下,王通的气势明显的发生了改变。



    “赤血炼神罡!”洞玄君眯着眼睛,盯着王通身上的符文,明显的感受到了周围气息的变化,在一个个符阵的嵌套之下,王通周围的空间法则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扭曲空间的青雾一点点的被排挤了开来,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压力一般。



    “镇!”王通双手一合,结成一个古怪的手印,口中吐出一个“镇”字,随后,在他手前的空间便凝固了起来。



    “有意思!”洞玄君目光一闪,似乎是看到了极为有趣的事情一般,竟然站了起来,走到王通的面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点了点那凝固的空间,突然,他发出了一声惊咦之声,指尖闪过一道白光。



    波!!!



    白光点在那冻结的空间之上,顿时,一道无形的力量泛起,这股力量起的突然,洞玄君手指一僵,收了回去,而王通则直接被无形的力量掀翻在地,若非他反应的快,恐怕当时便丢了个大丑。



    “空间凝固,但并非自然凝固,而是被王通的力量压缩起来的,但是他并没有用多大的力量,根源还是在他的力量之上,血脉神通运转之后,他的力量与眼前的空间发生了共鸣,产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所以才会被如此轻易的镇压起来,被镇压的空间所有的属性全部被冻结,比起普通的冻结空间要厉害的多,怪不得当年天庭要以镇狱青象来镇压天牢,在这种力量之下,便是精通空间法则的强者也无法破开,关键还是在他的那一股力量之上。”仅仅是一接触,洞玄君便发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



    “但是这一股力量,是血脉的力量,没有镇狱青象的血脉,便无从发挥这股力量,可惜了!”脑海之中转动着一个不好的念头,不过最终,想到了血脉联盟与王通的身份,他将这个诱人的念头压了下去,微笑着对刚刚爬起来的王通道,“血脉神通果然神奇,老夫受教了!”



    “前辈说笑了!”王通苦笑起来,“这力量诡异的紧,我现在也无法掌握,只能够进行最为粗浅的运用。”



    “即使是粗浅的运用也就够了,在元婴之下这个层次,除非一些像你一样觉醒黄金血脉或者是拥有巨大仙缘的绝代天骄之外,没有人能够挡的住你的神通,只是血脉神通越厉害,整合起来便越困难,我听说你以前比较擅长剑法是吧,诸葛宁还将紫霄剑送给了你。”



    “是啊,晚辈之前对剑术颇有心得,本来是想以剑术为核心整合力量的,不过老师我的血脉力量更有潜力,所以……!”



    “尊者说的没错,你的血脉力量潜力巨大,至于剑术,嘿嘿,剑术这东西,虽然也是潜力无穷,但是真正能够将剑道这一条路走到尽头的又有几人呢?再说剑修之道凶险异常,没有斩破一切的决心和理念,还是不要沉迷太深的好啊!”



    “是啊,老师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总觉得镇狱神通与剑术配合怪怪的,与我所懂得的法术神通配合也是怪怪的,搞的我都想专精这门神通了。”



    “不必如此,你之所以觉得便扭是因为你的血脉力量太过强大了,许多血脉觉醒者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有些人选择了纯血脉的道路,但是这条路并不好走,走到最后,还是要受到血脉的桎梏,如果只是专精此道,想要打破血脉的桎梏非常的困难,而想要转寻其他的突破又太晚了,你刚刚开始整合,不需要太过心急,将就剑术与神通一点,其实也耽误不了多少的时间。”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剑术之前便是杀戮之道,破坏力极强,我这里有一门神通,也是专司破坏的,对你或许有所帮助。”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