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284章 九峰十三洞
    幼蜂王与熊老祖是王通来到百蛮山之后最早交往的魔教中人,三人甚至还签订了一份攻守同盟,只是这份同盟签订之后,幼蜂王与熊老祖便同时失踪了,一同失踪的还是百花洞的金花仙娘,正因为如此,那一份所谓的攻守同盟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张废纸。



    “还没有!”杨锦和吴纪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王通会如此的关心幼蜂王他们,只不过是见了一面而已,当真有那么深的交情吗?魔教修士之间,大多数都是裸的利益关系,哪里有真正的交情可言?



    “这有四五年了吧,那他们的手下呢?!”



    “基本上都已经散了,有些成了散修,有些则投了其他的势力,本来有几个与我们相熟,相来投我阴风洞的,只是后来您与正教发生了冲突,他们便再也没有来过。”



    “趋利避害,人之常情!”王通笑了笑,“其中有什么人才没有?!”



    “这……!”两人交换了个眼神,沉默了良久,杨锦方才有些迟疑的道,“幼蜂王有个弟子白空,为人倒是不错,有些手段,也很活络,以前幼蜂王的洞府都是他打理的,还有百花洞的绿蕊,也是个人物。”



    “他们人现在在哪里?!”



    “绿蕊已经投了血魔宫,白空入了灵鹫峰,现在还在灵鹫老祖的门下,听说很得重用。”



    “灵鹫老祖,他没有投血魔宫吗?!”



    灵鹫老祖在百蛮山也算是一个有名的魔道修士,修为已经到了金丹九重天,只差一步便能步入地仙的行列,而一旦踏入地仙之列,便有资格称之为魔道巨擘了,被称为这几百年来最有可能振兴百蛮山魔教道统的人物,王通虽然没有和他打过交道,但是在百蛮山讨生活,他的名声还是听说过的。



    “灵鹫老祖仍然盘踞着灵鹫峰,并没有投血魔宫。”



    “这倒是不错,我正愁没有立威的机会呢,这家伙倒是送上门来了。”



    “老师,您要动灵鹫老祖!”两人俱是色变,他们都是百蛮山的魔道修士,自修炼伊始便是听着灵鹫老祖的威名成长起来的,若非最近蜀山界大变,他们已经差不多把灵鹫老祖奉若神明了,如今听说要与灵鹫老祖敌对,忍不住的心底便有些发虚。



    “慌什么,没出息的东西,不就是一个灵鹫老祖吗?有什么可怕的,有什么好慌的?”王通面色一正,看着面色发白的两人斥道,“记住,你们现在是血魔宫的人了,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血魔宫,出去之后给我精神点,不要给血魔宫丢人,也不要给我丢人,否则的话,我要你们好看!”



    “是,老师,我们绝不会给血魔宫丢人的。”



    “好,去吧,把消息洒出去,尽快!”



    “是!”两人应声而退。



    “血魔宫,血魔小队,玉辰小队,蜀山正教,呵呵,打吧,闹吧,只有你们打起来,闹起来,我才有机会,只有你们打起来,闹起来,我才能够真正的脱身,血海复苏啊,时间可不多了!”



    …………………………



    百蛮山阴风洞的绿袍法王不是一个安分的货色。



    这一点从他出世之后闹出来的事情便可以看出来,对青城派作对,击败青城第一剑,又半路截胡,夺了峨眉内定给陆休的九转火灵珠,在百蛮山阴风洞前毫不犹豫的出手灭杀雪山派的掌教弟子,并且击败了执掌紫郢剑的陆休,逼迫峨眉定下三年之约。



    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血魔宫横空出世的话,如今蜀山修行界最大的话题应该就是这个绿袍法王,相比于血魔宫威霸魔道,绿袍法王却是实实在在的近千年以来第一个明目张胆的挑战正教的魔道中人。



    但是可惜,一切的光芒都被血魔宫横空出世掩盖住了,光芒万丈的血魔宫便如天九天之上的一轮煌煌大日,王通只是太日之旁的米粒之光,只能够在黑夜之中闪动一下,而不像如今,血魔宫为整个魔道带来复兴的希望。



    所以,如果不是因为临近斗剑之期,蜀山修行界差一点把王通给集体遗忘掉,直到半年之前,才有人发现三年斗剑之期快要到了,开始朝着百蛮山聚集。



    而随着斗剑之期越来越近,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之下,百蛮山已然变成了风暴的中心,在如今正魔对峙的大前提之下,百蛮山的斗剑已经渐渐的成为了焦点,正教也好,魔教也罢,似乎都要想借着这个机会来破局。



    也正是因为如此,没有人敢斗剑之前打倒阴风洞的主意。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阴风洞竟然传来了一个让正魔两教都吃惊不已的消息,百蛮山阴风洞被血魔宫收伏,如今已经成为了血魔宫的南疆分舵,而绿袍法王则成为了血魔宫南疆分舵的舵主了。



    双方竟然合流了!



    当然,都是魔教中人,合流也不意外,如今魔教本就是血魔宫一家独大,吞并一个小小的百蛮山阴风洞也不是什么让人吃惊的事情,即使是把这南疆分舵舵主的位置交给王通也不算什么,关键是之后阴风洞宣布的事情却是让人震惊不已。



    “哼,全部到阴风洞听调,绿袍法王是什么东西,他怎么有胆子这么说!”



    百蛮山,灵鹫峰



    灵鹫老祖一袭黑袍,神色阴沉,斜倚而座,一双金睛开合之间,星光散落,煞是玄妙。



    看着眼前的壮汉大声咆哮,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小维摩,你怎么看?!”



    小维摩身材不算高大,却显得很精干,自来到灵鹫洞后,一直低头不语,此时听到灵鹫老祖发问,只是摇头,并不准备接这个茬。



    “怎么,小维摩,你也怕了,他绿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剑仙而已,以前装的倒是像,现在一渡劫,什么底子都露出来了,我百蛮山九峰十三洞难道真的要给一个刚刚渡过金丹劫的剑仙伏低做小,还南疆舵主,哼,也不怕风大闪了他的舌头。”



    百蛮山九峰十三洞并不是一个完整的魔教组织,而是这百余年来,百蛮山中最强大的几名魔道修士组成的一个松散的联盟。



    数百年来,九峰十三洞一直是百蛮山中魔教的代表,但是由于九峰十三洞中没有一个地仙级别的魔道修士,所以世人才会认为百蛮山中的魔道没落了,正教也没有把九峰十三洞这些魔道修士放在眼中,时不时的派些弟子来刷刷存在感。



    不过,随着灵鹫老祖的崛起,这几十年来,正教修士发现到百蛮山来刷存在感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一是这里的毒虫猛兽众多,二来是百蛮山中的魔教中人,特别是九峰十三洞中的魔教中人都擅长潜隐匿踪之术,除非是利用天机术,否则很难找到他们的存在,而正教修士只要一进入百蛮的范围,便会被魔教中人在第一时间发现,从而隐藏起来,几次无功而返之后,正教修士了也不大到百蛮山来了,直到阴风洞绿袍法王出世。



    随着血魔宫的崛起,百蛮山中的魔道修士人心浮动,至少有一半的魔教修士跑到东海去投靠血魔教了,但是九峰十三洞内部还算是稳定,一来有灵鹫老祖这个剑仙顶峰的修士在押阵,另外一方面则是九峰十三洞的魔道修士逍遥惯了,根本就不愿意跑到血魔教去给别人伏低做小,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魔道修士一个个的都是那种桀傲不驯的主儿,更是如此。



    所以,南疆魔道虽然人心浮动,但是至少九峰十三洞还算是稳定,而他们也想一直这么稳定下去,直到王通的血魔令谕传遍了南疆,这才引起九峰十三洞的强力反弹,他们可以不把王通放在眼里,但是牵涉到了血魔宫,谁也不敢造次,所以在第一时间都跑到了灵鹫峰来,议论对策。



    那大声叫嚣的汉子叫是牛魔君,是牛头峰的魔修,九峰十三洞中仅次于灵鹫老祖的高手,同样是金丹九重天的实力,为人凶蛮霸道,除了曾经击败过他的灵鹫老祖之外,谁也不服,小维摩杜贺虽然修为只有金丹六重天,但是却一向以机警多智出名,灵鹫老祖等人遇事的时候习惯了听他的意见,是九峰十三洞中智囊的角色。



    以小维摩杜贺本人的意思,其实他觉得与其留在九峰十三洞,倒不如直接投了血魔宫。



    血魔宫的实力不是吹出来的,一统魔教之后,气运加身,已经成为了大势,面对这样的势力,九峰十三洞根本就没有对抗的资本,倒不如早早的投过去,弄一个好位置,以九峰十三洞在百蛮山中的地位,别的不说,混成一个分舵是不成问题的,自己一开始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灵鹫老祖几乎都已经动摇了,但是随后情势发生了变化,他们发现,血魔宫所有的分舵舵主都是地仙级别的存在,而九峰十三洞并没有地仙,便开始犹豫,若是真的投了血魔宫,血魔宫再派一个分舵主过来,那九峰十三洞数百年的基业岂不是平白都让人了,所以不管小维摩杜贺怎么劝,灵鹫老祖等人就是不同意,现在好了,人家阴风洞干脆利落的投了血魔宫,一下子便弄了个分舵主的身份,要说眼前这几位不后悔那是假的,但是后悔已经没用了,事情已成定局,现在他们要面对的就是真正的来自血魔宫的压力了。



    是的,绿袍法王的资历很浅,他还刚刚凝成金丹,只是一个小小的剑仙而已,但是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有着血魔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他代表的是血魔宫,他发出的号令就是血魔宫发出的号令,看这情势,血魔宫是要以阴风洞为根基,统合南疆的魔教势力了,或许绿袍法王这个血魔令只是在试探,只是在甄选,就是要看看南疆之中还有什么不安分的角色,看看魔道之中还有什么不服血魔宫的势力,他相信,这些势力只要一露头,就会遭到血魔宫毁灭性的打击,魔教从来都不是团结的,血魔宫这三年来是如何统一魔教的,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段,这都瞒不过有心人,说实话,九峰十三洞这一点家底,还真的没有资格和血魔宫叫板,甚至对方只需要动动小手指头,便能够将九峰十三洞碾成粉碎。



    但是很可惜,眼前的这些人大部分都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当真以为自己的对手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阴风洞不成?



    “怎么了,难道你还想着投靠血魔宫不成?”看到小维摩不说话,某人的神经被挑了起来,语带挑衅的问道。



    “投靠血魔宫?”小维摩苦笑起来,“现在恐怕已经迟了,我们不是百蛮山中的散修,我们是九峰十三洞,百蛮山中最大的魔教联盟,就算我们现在要投靠血魔宫,阴风洞也会装作不知的,他需要拿我们立威,还有什么比拿下九峰十三洞更能震慑人心的呢?”“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一名洞主有些急了,虽然他们想保住自己的基业,但一切都是要以保命为前提的,若是连命都没有了,要基业有个屁用?!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个绿袍法王想拿我们立威的同时也是想向血魔宫展现实力,所以在一开始他应该不会动用血魔宫的力量。”



    “你是说他一个刚刚凝成金丹的小子敢一个人挑战我们九峰十三洞?!”一名峰主满脸的不可思议,“他疯了吗?!”



    “九峰十三洞而已,三年就他就敢与峨眉对峙,难道还会怕我们一个小小的九峰十三洞。”这话说的是有些伤人自尊,但是想想王通的经历,殿中一个个的峰主洞主都沉默了下来,再不说话。



    是啊,三年前他还没有凝就金丹,只是一个小小的剑侠便击败了青城第一剑,制住了陆休,逼的峨眉与他定下了三年斗剑之约,这样的人物,敢于直面紫郢剑的峰芒,又怎么会把九峰十三洞看在眼中,九峰十三洞与紫郢剑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



    想到这里,众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将目光投到了灵鹫老祖的身上,灵鹫老祖是九峰十三洞的主心骨,也是众人之中最有希望晋位地仙的存在。



    “慌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一个小小的剑仙,他不来则罢,若是敢来的话,九峰十三洞会让他知道这百蛮山究竟是由谁作主。”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哦,百蛮山不是由我作主吗?这难道还有什么争议不成?!”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