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293章 乌鬼行天 百鬼夜行
    天仙去哪儿了!



    这是一个问题。



    不仅仅困扰着道远,同样也困扰着在场所有的人。



    峨眉派现在被打脸的,脸打的啪啪的响,以峨眉派两千余年来一以贯之的尿性,天仙也该出场了,他们应该不顾一切的灭杀绿袍法王,以震慑魔教,可是现在呢?为什么天仙还不出手,他们难道转性了吗?



    峨眉会转性?



    说给谁听都不会信,但是现在的问题的确是,峨眉的天仙一个都没有出手,也没有出手。



    道远也好,柳山也罢,神色都变的异常难看,不仅仅是峨眉,其他正教的天仙也一个都没有出现,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天仙们遇到了比目前更大的麻烦,他们被其他的大事牵扯住手脚,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能够说明现在他们的处境。



    他们的处境很麻烦,道远一击未中,便再没有出手,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这个绿袍法王的修为虽然低,但是手段却是很多,即使自己再出手也不见得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绿袍法王,而拖的时间越长,那么峨眉的面子被扫的就越多,倒不如就此罢手,等待结果。



    是的,等待结果,这边厢王通在逼着他们吞下斗剑失败的苦果,百蛮山斗剑的结果现在已经很明了了,峨眉输了,正教输了。



    但是是现在,他们还不想认输,因为他们还有希望,他们的希望就是凌洞虚,雪山派的凌洞虚掌教与血魔教总令主之间的胜负还没有分出来,这就是他们的希望,只要凌洞虚战胜了血魔总令主,杀个回马枪,百蛮山这边基本也没有什么抵挡的力量,但凌洞虚会胜吗?



    会的,一定会的!



    道远在心中暗暗给凌洞虚打气,正教这边去的可不只是凌洞虚一名地仙啊,还有青城派的赤仙子也跟着去了,两名地仙,再加上凌洞虚那地仙绝顶的修为,难道还无法胜过一个血魔总令主吗?



    只要那边的争斗一结束,那么,这边的争斗也基本就可以宣告结束了。



    所以在王通的逼问之下,他一直阴沉着脸,涩然开口道,“凌掌教和赤仙子尚未回归,此时言胜,未免言之过早!”



    果然如此!!



    场中顿时一片窃窃私语之声,这道远果然又来了这一套,指望不了峨眉和正教的天仙们,现在将希望寄托在凌洞虚的身上了。



    不过,凌洞虚真的能胜吗?还是……



    听了道远的话,王通眨了眨眼睛,不再说话,只是面上的表情却是非常的轻松,与对面的道远那沉重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作,场中出现了一种诡异而凝重的僵持。



    一刻钟之后,天边闪过一道剑光。



    “凌掌教!”



    “洞虚真人!”



    “凌师兄!”



    ……



    剑光收敛,凌洞虚面色铁青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看着场中几名被在王通的剑阵之中被弄的筋疲力尽,狼狈不堪,甚至已经陨落的雪山派众人,眼中恨意一闪,狠狠的瞪了王通一眼,不等道远等人说话,便听他大喝一声,“雪山派的都跟我走,这次斗剑我们输了!”说罢,身形不停,剑光再起,一声长啸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



    即使是刚才王通施展出了超强的实力,一人独展剑阵,硬憾紫青双剑,甚至意图炼化紫青双剑的时候,都没有凌洞虚这一声来的震憾。



    凌洞虚竟然认输了,雪山派掌教,地仙绝顶,有的时候连峨眉派的帐都不卖的凌洞虚凌掌教竟然认输了,认的如此干脆,如此出人预料。



    也就是说,他在与那血魔总令主的斗剑之中败了,而且败的很彻底,否则的话怎会如此的干脆?



    随后,大家都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凌洞虚输了,赤仙子呢?他们可以一起去的,难道正教两大地仙联都无法击败血魔总令主吗?



    正疑惑之间,又是一道剑光闪过,赤仙子同样阴沉着一张脸,出现在场中。



    “青城派的弟子都退下吧,此次斗剑,我们败了,回去吧!”说罢,同样也不看自家的弟子一眼,驾剑离开。



    这是什么个情况?!



    道远也好,柳山也好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而阴风洞这边,却传来了一阵阵巨大的欢呼声。



    胜了!



    魔道胜了!



    斗剑胜了!



    两千年了,魔道被正教整整的压制了两千年,无论是大战,还是斗剑,从无胜绩,即使之前血魔宫崛起,血战紫云宫,占据了紫云宫,甚至血魔宫主血苍天还从两仪微尘阵中逃了出来,但是魔道也未敢言胜。



    因为那一次,峨眉派应对仓促,并未出全力,两仪微尘阵也并不怎么完整,最多只能说打了个平手,峨眉吃了一点小亏。



    但是这一次呢?



    斗剑之约可是三年前定下了,为了此次斗剑,峨眉也好,正教也好,都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紫青双剑都合璧了,目的就是为了一战而来,拿下阴风洞,击杀绿袍法王,以期重新树立起正教的威望,沉重打击魔道势力,可是结果呢?



    竟然败了!



    而且败的如此彻底,连雪山派的掌教都铩羽而归,这如何不让魔道兴奋,这如何不让人感到惊骇。



    不要说是魔道中人,便是场中观战的那些旁人中人,散修,此时一个个的也都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怎么样,现在还怎么说?”王通望向道远,目光之中充满了讥诮之色,“阁下难道还要再打下去吧?”



    “哼,胜败乃兵家常事!”道远面色苍白,看着场中狼狈无比,早已经不堪再战的峨眉众人,心中一时间不知道转了多少念头,最终,憋出一句话来。



    “这么说来,此次斗剑,峨眉是败了。”王通紧逼不放,“之前我的提议,是否作数?!”



    之前的提议,也就是王通在斗剑之前和道远提的那些条件,当时道远并没有明确的答复下来,如此胜局已定,王通自然是再提出来了。



    一次斗剑胜利并能真正的代表什么,他现在需要的时间,足够的时间,如果斗剑之后,峨眉派和正教还是时不时的跑到百蛮山来骚扰的话,此次斗剑对他而言根本就毫无意义。



    “自然是作数的,从今日起,只要你阴风洞不再挑衅,我峨眉弟子绝不会踏入百蛮山一步!”



    看到道远被王通将在那里,铁琴仙柳山上前一步,代道远答道,“不过,如果你阴风洞的人再来招惹我们峨眉,可不要怪我峨眉辣手无情!”



    “现在已经没有阴风洞了,有的只是血魔宫的百蛮分舵!”王通微笑着纠正道,“至于未来的事情,自然有血魔宫的两位宫主与总令主作主,与我却是无关了。”



    “哼!”铁琴仙柳山大袖一甩,对峨眉派众弟子道,“我们走!”



    片刻之间,正教弟子走的干干净净。



    “吼!!!”



    场中再次传来一阵阵巨大的欢呼声,所有的魔道中人,无论是不是阴风洞的,无论有没有加入血魔宫,俱都跟着欢呼了起来。



    第一次,两千年来第一次!



    峨眉派正式向魔道低头了!



    如何能够不让人兴奋,如何能够不让人感到振奋?



    不要说他们,便是王通自己,都呢些飘飘然的感觉。



    不过他毕竟不是蜀山界的土著,略一得意之后,便恢复了正常,天边血光闪过,血魔总令主王靖出现在他的面前,又是引起了一阵巨大的欢呼。



    “幸不辱命!”王通面色恭谨的道。



    “嗯!”王靖微一点头,仿佛没有听到周围的欢呼声,目光投向了遥远的北方,“宫主那边差不多也要结束了,百蛮山之事便到此为止了。”



    “是!”王通也不多说什么。



    接下来自然是大宴宾客,虽然说以前阴风洞只是大猫小猫两三只,但是随着王通收伏了九峰十三洞,如今的百蛮山阴风洞在南疆也算得上是一只庞然大物了,能够指使的人也越来越多,再加上又成了血魔宫的分舵,赢得了斗剑的胜利,一时之间威势大涨,一场饮宴直持续了三日时间,各种的魔道中人方才一一告辞,而许多南疆本地的魔道修士则直接投了阴风洞,成为血魔宫南疆分舵的一员,短短的十来日时间之内,整个南疆的魔道,乃至于旁门俱都为阴风洞收伏,阴风洞一跃而成为南疆最为庞大的魔道,乃至于修行势力。



    ………………



    ………………



    百蛮山,阴风洞



    地下千丈深渊



    一座开凿不久的洞府之内,吴纪与杨锦两人在王通身旁束手而立,眼中净是狂热与崇拜之色。



    “老师,如今南疆已平,下一步该怎么办?!”



    “下一步!”入定之中的王通睁开了眼睛,露出古怪的笑意来,“血魔宫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



    “没有,您是南疆分舵的舵主,南疆分舵的一切都由您来掌控,现在那边还没有什么具体的指示。”



    “既然没有,你们还问什么?!”



    “这……!”吴纪与杨锦的面色都是一滞,只见杨锦苦笑道,“总令主临走之前不是说让咱们伺机而动的吗?现在南疆已在我等之手,接下来,是不是应该……!”



    “什么都不要做。”王通摇头道,“总令主让我们伺机而动,我也送你们一个词,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



    “不错!”王通点头道,“你们以为峨眉吃了这么大的亏真的甘心吗?你们以为我们赢了一次斗剑便真的翻身了吗?真是太天真了,我只不过是打败了几个剑仙而已,峨眉实力未损,甚至因为我们的动作而对我们更加的重视了,再不如之前那般的妄动,他们在盯着我们,看着我们,现样在等待时机,若是我们有什么异动,他们必然会以雷霆之势,横压过来,你认为到那个时间,我们这南疆分舵真的能挡的住吗?!”



    “这……!”



    两人都不是傻瓜,听王通这么一说,立刻便明白他的意思,峨眉因为与王通的斗剑之约,而被束住了手脚,在阴风洞没有异动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能明着对阴风洞下手,但是,如果阴风洞的人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让峨眉派抓到把柄的话,事情就被动了。



    说到底,还是阴风洞的实力不强,无法真正的与峨眉这样的庞然大物相对抗。



    “不要看现在我们的人多势众,看似烈火烹油,盛况空前,但大多数都是一些跳梁小丑而已,用来壮壮声势也就罢了,真的能够用到的根本没有几个。”王通目光微敛,声音愈发的低沉起来,“告诉杜贺,让他严厉约束手下的人,不要搞的天怒人怨的招惹麻烦,还有,有一些不好管的,就不要收了,免得给我们招灾惹祸。”



    “是!”



    两人齐声应道。



    “另外,百鬼夜行图你们研究的怎么样了?!”



    “这……!”



    提到百鬼夜行图,两人先是一喜,随后同时露出了复杂之色。



    王通能够将百鬼夜行图的炼制法门传授给他们,他们当然很高兴,也都明白这百鬼夜行图实乃是一件异宝,炼成之后,威力不见得就在峨眉的紫青双剑之下,再配合阴风洞的种种布置,甚至可能抵挡的住天仙的攻击,但问题是,这种法宝炼制起来极为复杂,以他们两人的悟性,就算是王通将百鬼夜行图的传承给了他们,想要参悟出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做到的,甚至连一些皮毛都难以参悟,所以一旦王通动问,两人都露出了窘迫之色。



    仿佛看出了他们心中的无奈,王通笑道,“莫急,莫急,百鬼夜行图非一日之功能够完成的,我现在传你们一门,对炼制百鬼夜行图很有帮助,不过这门修炼的乃是命魂之学,与你们之前所修炼的有所不同,须得好生的琢磨。”



    两人一听王通又要传法,自是大喜,一齐拜倒。



    王通微微一笑,在两人的眉间轻轻一点,两人的识海之中同时出现了一尊巨大的黑色鬼王。



    “此乃乌鬼行天图,专修命魂之道,与百鬼夜行图非常的契合,配合起来,有事半功倍之效,也有助于你们理解和参悟百鬼夜行图。”说到这里,王通又道,“我将闭关,你们退出之后,这里将会被封闭,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来打扰我们,分舵的事情便交给杜驾去打理,你们专心炼制百鬼夜行图便是!”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