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303章 一探轮回殿(八)得手 回归
    一指弹出,黑色的纹波滚动,被凝固的空间瞬间开始崩蹋,与此同时,黑色的纹波如有灵性一般,抓住了凝固空间的某种神秘的特性,于冥冥之中回溯本源,倒映于王通之身。



    轰!!!



    一声巨响之后,空间炸碎,虚空黑洞浮现,狂风阵阵卷起,一缕火光闪烁,暴燃开来,火势极为迅猛,嘶啦一声,便弥漫于整个空间。



    黑衣人也好,其他轮回小队的成员也好,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迅猛火势吓了一跳。



    突如其来的火势极为凌厉,黑衣人的修为最高,在火势喷涌的瞬间便已经脱离开来,但是他的队员之中,修为却是参差不齐,一名轮回者仗着自己修炼的是水行法门,在火焰涌来的时候,竟然没有退避,而是整个人化为了一团水雾,被这赤金色的火焰沾到了边,那火便迅速的焚烧了开来,不管他有什么方法和手段,都无法将火焰熄灭,在附近的两名队友出手施救也无济于事,短短一息之后,便被烧成了灰烬。



    “混帐!!”



    黑衣人面色大变,当着他的面杀死他的队员,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如此胆大包天的人了,低喝了一声,黑色的风暴涌出,卷向漫天的火光。



    风暴之中,还有无数黑色的铁砂,将漫天的火焰吹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露出了王通的真容,或者说,他的第二元神。



    周身被焰光包裹,身后一尊旱魃虚影挺立,狂暴的威势横扫当场。



    而此时,黑衣人隐藏在黑色头罩之下的面容也变的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黑日风灾并没有达到理想的效果,漫天的狂风竟然开始燃烧,不仅仅燃烧,最要命的是,在燃烧的过程之中,一缕极为阴毒的力量渗入漫天的风沙之中,烧炙着自己的神魂。



    “净世红莲火,大家快闪!”



    阴毒的而诡秘的火焰让他想到了一样可怕的事物,顿时大叫了起来。



    净世红莲火,这火焰之中竟然蕴含着净世红莲火,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场之中人,恐怕除了自己与另外那名金发大汉之外,其他人只要沾染上这东西,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当然,死亡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穆野,青炎琉璃灯!!”



    “队长,灯油……!”



    一听到用青炎琉璃灯,金发大汉穆野终于露出了为难之色。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黑衣人冷声道,声音低沉生硬,透着一股子难掩的冷意。



    “好吧!”穆野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压抑之意,有些丧气的应道,两道青色的焰光从他的双眼之中射出,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盏古色古香的琉璃灯,一点青炎如豆,如风中残烛,仿佛随时会熄灭,但就是这一点青炎,释放出一缕极细微的青光,竟然生生的漫天的火焰挡在了三丈之外,形成了一个方圆三丈大小的青色光圈。



    “都给我进来,灯油可不能支持多久,老大,你最好速战速决!”金发大汉穆神叫道。



    黑衣人没有应声,手中闪过一道黑色的光晕,身化遁光,射向天空中的王通。



    王通目光一凝,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凛冽的杀气和无与伦比的危机感,还没有等到他有所动作,黑色的光华便已经斩到了他的颈项之间。



    “好快的刀啊!!”



    这是他在那一瞬间惟一能够做到的事情,念头微闪之后,刀光便划破了他的颈项,头颅应声而落,身后的旱魃虚影随之消失,漫天的焰光收敛,瞬间凝聚,凝成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球,呼啸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



    饶是黑衣人乃是老江湖了,各种各样的场面也见的惯了,但是如此诡异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王通的行为太过诡异了,他究竟想做什么?



    本来他是隐藏的好好的,如果要偷袭的话,直接偷袭便是了,为什么要在自己必经之路上弄出一堵凝固的空间墙壁,自露行踪,而从他弄出来的空间墙壁上看,明显是一个已经对空间法则有不弱了解的高手,但是在交手的过程之中,对方用的似乎都是火行术法,完全没有空间法则的一点痕迹,而中了自己一刀之后,连脑袋都被砍下来了,竟然还没有死,而是直接遁走,自己手中这把黑血神刀的威力有多大他可是清楚的紧,一刀下去,不要说是斩断头颅,便是擦破一点皮,不要说跑了,不需一时三刻,便会身化脓血,痛苦的死去,可是王通中了自己一刀,却并没有以前他碰到的敌人的那种感觉,仿佛自己这一切给他的伤害并不是很大一般。



    这很不寻常。



    “该死,老大,我们中计了!!”



    所有的疑惑都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一念未清之际,便听到耳边传来金发大汉穆野气急败坏的声音。



    回转头一看,却见在青炎琉璃盏的光华之下,一名队员面色煞白,眼神惊恐,仿佛刚才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太阴之水便是由这名队员保管的,一时之间,他的心沉了下去。



    果然,耳边又传来穆野气急败坏的声音,“太阴之水被抢了!”



    “太阴之水,竟然是太阴之水,他的目的是太阴之水!”



    刹那间,黑衣人明白了一切,不过想到对方的目的只是太阴之水,他的心中顿时定了下来,“太阴之水丢了就丢了,再回去兑换一瓶就是,问题是这个人是谁,什么时候第五城中有这般诡异的家伙了,王青牛,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王青牛的脸色亦很不好看,好不容易抱到了大腿,要来完成大事了,想不到事竟不遂,碰到了这么一个诡异的家伙,“这人肯定是新晋入第五城的,否则以他的能力,早就在第五城扬名了,我不可能不知道!”



    “刚晋入第五城?怎么可能,这厮的手段一点也不像菜鸟,这样的实力进入第四城都没有问题,怎么可能是新晋的?!”



    穆野面不爽至极的叫道,“老大,一定要找到这家伙,这么多年了,我们还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呢!”



    “闭上你的嘴!”黑衣人冷冷的道,“找?怎么找?我相信青牛的话,这家伙可能不是第五城的人,而是和我们一样,来自第四城。”



    “和我们一样,来自第四城?!”穆野面色变的更加难看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被人盯上了!”



    “你那么高调,被人盯上也不是不可能的。”黑衣人没好气的道,“好在对方这一次的目的只是太阴之水,我们只是损失了一个队员,如果他还有其他目的的话,我们恐怕就会有大麻烦了。”



    “这家伙就这么厉害?!”穆野的目光微微闪烁,“刚才那东西应该是第二元神,修行的法门诡异一些,净世红莲火也出人预料,但是修为也不过是金丹而已,如果老大全力出手的话,他不会有机会。”



    “你也说了,那只是第二元神而已,就算是将第二元神灭了又如何?!”黑衣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那家伙的本体虽然一闪而逝,修为也不算高,但却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如果我刚才全力出手,虽然不见得留不下他,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却是要比现在多的多,我们来第五城可不是为了和别人打生打死的。”



    “难道谷清就白死了吗?!”



    谷清正是刚才自恃水行术法面对净世红莲火不闪不避的轮回队员,虽然算不上资深,但是在这个小队之中也有一定的分量。



    “当然不能白死,不管他是谁,既然已经对我们出手了,自然就不能罢休,这一次是他做了充足的准备伏击我们,不过,这样的家伙,手段独特,这一次隐藏了身份,但是不可能一直都隐藏下去,山水有相逢,我就不信他能够躲一辈子,终归还是会碰上的。”黑衣人眯着眼睛,冷冷的道,“查出他的身份,查出他的底细,杀了他,还有他的朋友,亲人,队友,一个都不能放过,但不是现在,我不能将让整个小队面对一个手段诡异的敌人,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他们就危险了,就像刚才的谷清一样,你认为如果他们沾上净世红莲火能够幸免吗?”。



    “这……!”金发大汉被他说的一滞,面上露出不甘之色,“好,老大,你说的对,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先查出他的底细再说吧。”说到这里,他深深的看了王青牛一眼,“太阴之水已经没了,这幽明之森,我们进还是不进?!”



    “当然不进,没有了太阴之水,进去送死吗?!”



    “但是我们的行动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这一次不进去,下一次就没那么容易了。”穆野无奈的道,“而且,如果重新传送一次的话,我们又要花费极大的代价。”



    “轮回点能够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黑衣人淡然的道,“至于我们的目的,我们跟别人说了吗?!”



    “可是现在已经有人追踪而来了。”



    “那我们就继续走,只要不把我们的真实目的说出来就行了,反正没了太阴之水,我们也进不了幽明之森,去西南的白骨山吧,那里也是一处险地,有许多上古的传承遗留,把他们带到那里去,掩藏我们的真实目的。”黑衣人断然道,黑色的遁光当先而起,直向西南方向射去。



    “这个狡猾的家伙!”金发男子穆野低骂一声,同时驾起金色的遁光,尾随而去,不过是一息的时间,整个小队都走的无影无踪了,至于那些对他们感兴趣的轮回者一路追来,发现了这里的战斗痕迹,但是并没有发现尸体,也没有发现他们进入幽明之森的踪迹,反而能过一些回溯的法门,找到了他们再次遁出的方向,便如黑衣人所预料的那般,将目标对准了白骨山。



    白骨山这个地方也是诸天轮回之地的一处有名的险地,其中有许多上古传承下来的古老遗迹,而这一次这些人经过黑衣人的误导,在白骨山中又发现了一处遗存,便没有人再怀疑这一个来自轮回第四城小队的目的,倒是将整个幽明之森隐藏了下去,至于这个轮回小队第二次回到轮回第五城,再探幽明之森的时候,又碰到了第二次进入诸天轮回之地的王通,这便是后话了。



    …………………………



    …………



    王通得了太阴之水之后,为防再有意外发生,第一时间触发了血契,血契通过冥冥之中的联系,触动了蜀山界中的血苍天。



    此时血苍天正在血魔宫中调息养伤,而路幽然坐在一旁,趴在桌面上,一脸崇拜的望着血苍天,突然之间,入定之中的血苍天面色一动,露出惊异之色,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大日玉皇剑气又有异动了?!”路幽然一脸担心的问道。



    “不是,是曹理栽了。”



    “曹理栽了?!”路幽然眨了眨一双幽深的大眼,先是迷惑,随后释然,“绿袍拿到太阴之水了?!”



    “不错,刚刚通过血契发来了讯息!”血苍天微笑道,“想不到他竟然成功了,我本来只是想让他帮我传一个信息而已。”



    “然后让曹理杀了他?!”



    “一个轮回卫士,对曹理而言,是一件大功,足以抵偿太阴之水的价格了。”血苍天微笑道,“只是想不到,这小子竟然真人不露相,曹理也是久经江湖的老人了,在普通的轮回者中,也算是一等一的人物,想不到竟然栽在了他的手里。”



    “他是轮回卫士,杀了曹理,便能够夺取他的经验和记忆,对你的目的自然一目了然,你就这么让他回来?!”



    “那又如何,难道他还能吃了我不成?!”血苍天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他是个聪明人,否则也不会和我合作,我不知道他在蜀山界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现在还离不开蜀山界,离不开蜀山界,他就离不开我,就算是对我有所不满,也得与我合作,否则也不会这么急着联系我了,不过能够把曹理这样的老狐狸做掉,看来他的手段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得对他更加重视了,像这一次的事情,以后不能做了。”



    “你不会是想和他平等的合作吧?!”



    “有什么不可以呢?!”血苍天目光一挑,笑道,“他的修为现在虽然很低,但是我更看中他的潜力,这样的家伙,未来未尝不能成为天骄之一,既然不想杀他,那么和他打好关系,未尝不是一步好棋。”



    “但是现在嫌隙已生。”



    “他不是没事吗?就当是一次测试好了,这个世界终究是讲实力的,要和我合作,没有实力怎么行?”血苍天道,“这么多年了,一路走来,你也好,我也好,谁没有被人算计过,难道每一次被人算计都要急吼吼的去报仇不成?难道明知道主神算计你,你就自断前路不成?若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介意把他做掉。”说话之间,他抬起手,一点血光射出,直射到血魔宫大殿中心的那座血色的祭坛之上,血光涌现,翻涌,形成一团血色的莲花,莲花缓缓的张开,王通手持着银瓶,满脸笑容,自莲花之中大步走出,迎向血苍天,大声道,“属下幸不辱命,取来太阴之水,请宫主查验!!”



    “好,好,好!!”



    接过王通手中的银瓶,血苍天用鼻子在瓶口轻轻一嗅,面上露出了满意之色,“你做的不错,这一次立了大功了。”说话之间,左手轻轻的在王通的眼前一拂,王通便感到左手手心的血契一阵的涌动,随后化为一滴鲜血,滴落在地面之上,又很快的涌入地下,消失不见,顿时觉得浑身一身的轻松,无相钧天大力神通流遍全身,再不见血契的踪影,面上的笑容又盛了几分,“多谢多宫!”



    “不必如此多礼,这一次是我对不起你才对,来,座!!”



    血苍天哈哈笑道,拍了拍王通的肩膀,指着身边的一张交椅道。



    “这……!”王通面色一愕,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属下不敢!”



    “叫你坐你就坐,你能应付的了曹理那个家伙,就有资格在这血魔宫叫有一把交椅!”路幽然在一旁笑道,“不过我真的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曹理竟然真的栽在了你的手里,所我所知,他的手段可诡异的紧啊,上一次,便是连我也吃了不小的亏呢!”



    “曹理的确很难对付!”王通心中一动,苦笑道,“这厮修为不高,但是竟然掌握一门叫做时间凝滞的神通,可能短暂的凝固时间,我也吃了一个大亏!”



    “哦,时间凝滞,原来如此!!”



    血苍天和路幽然一听“时间凝滞”这四个字,再想想曹理的种种诡异表现,顿时恍然起来,的确,也只有这样的神通才能解释曹理之前的种种行为和手段,也只有这样的神通,才能让曹理在轮回第五城滞留那么久。



    不过,既然是这样的神通,王通又是如何在他手中脱身的呢?



    殿中的气氛有些凝固,看着两人的疑惑之色,王通咧嘴一笑,露出八颗白色的大牙,“他的运气不好,没有想到我身上有未来眼。”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