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行图!!



    身为当年百蛮七宝之一,如今终于在阴风洞之中亮出了獠牙。



    卓天全之前也完全没有想到绿袍法王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不上道,不讲规矩,如今的难缠。



    天可怜见,他今天只是想来借这位百蛮分舵的舵主立威的,可不是来找死的。



    仗着地仙的修为,他以为自己能够吃定王通这个剑仙级别的分舵主了,甚至在心底深处他对于



    可是事情的展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使得他的行为看起来与找死没有什么分别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王通竟然如此大胆,下手如此狠绝,最没有想到的是,王通竟然有百鬼夜行图这般的法宝。



    乌鬼行天,百鬼夜行!



    百鬼夜行图展开,大殿顿时陷入一片虚空之中,幽幽暗暗,混沌无边



    周围一片漆黑,一点光也没有



    卓天全虽然已经是地仙,但是骤然之间陷入这般的环境之中,也是现两眼一抹黑,随后,他便感受到一股阴风吹来,阴风袭身,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随后,让他心神欲裂的事情生了。



    这一阵风吹过身体,竟然穿透了身体,直接刮到了他的元婴之上,仅仅是一下子,便将他的元婴重创,难以言语的痛楚传遍全身,卓天全终于大叫一声,无数银线在他的身体周围闪现起来,层层叠叠,宛如蚕茧一般的将他牢牢的包裹起来。



    但是,这种层次的防御并不能完全的防住百鬼夜行图。



    几乎就在银色大茧出现的同时,无数半透明的阴魂出现在银色大茧的周围,扑到大茧之上,开始撕咬起来。



    扑到银色大茧之上撕咬的仅仅是最为普通的阴魂,那银茧受到了攻击,竟然荡起了阵阵的银光,将大部分的阴魂弹开,这若是放到外面,只是这一层银光,便足以将这些阴魂全部消灭,不过,这里毕竟是百鬼夜行图的空间,他的法宝虽然厉害,但是阴魂们是主场作战,受到百鬼夜行图的加持,实力和品质都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银色光华的荡起,仅仅将其中最为低级的一些阴魂震散,但是这些阴魂又在百鬼夜行图的帮助之下重次凝聚,重新扑上前去,至于另外一些高等级的阴魂,银光也仅仅只是勉强的让他们晃当了一下而已,完全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而与之相反的是,阴魂扔攻击,对于银色的大茧却有着极大的伤害,不过是片刻的时间,银色的大茧便被阴魂攻击的千疮百孔,阴风呼号,通过银茧上的孔洞吹入内部,卓天全的哀号之声从银茧内部传了出来,只只是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仅仅半柱香的时间,银茧的光华消失,卓天全的魂体从银茧之中被抽取出来,双目茫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血色,而他的元婴,则被百鬼夜行图分解吸解收,吸收了一名正宗的元婴天修士的元婴,夜行图微微的震荡了一下,虚空荡开,仿佛又深遂了几分。



    虚空荡漾,随后如水波的收缩消失,化为三道黑光,分别落入杨锦、吴纪以及孟陵的眉心之中。



    三人仿佛得了什么好处,同时一震,三尊乌鬼命魂出现在头顶,渐渐的又凝实了几分。



    数息之后,三人睁开眼睛,都露出了喜色。



    “如何?!“



    “百鬼夜行图威力无穷,便是地仙陷入其中也无反抗之力,有些法宝,阴风洞固若金汤!”杨锦大声说道,语气之中,言语之中充满了兴奋之意。



    “百鬼夜行图的威力得到验证,是一件好事,不过千万不要因此而自大,这才是一名地仙而已,正教实力深不可测,不要以为轻松灭杀一名地仙,便能够与正教抗衡了,如今也只是能够勉强自保而已,你们也不要因为这百鬼夜行图的威力便胡思乱想,到处找地仙灭杀来增强此阵图的威力,不然的话,为阴风洞招惹出祸事来,我绝不轻饶!”



    “是!”



    一番话说的杨锦与吴纪两人冷汗直冒,刚才不仅仅是灭杀了一名地仙,还因为吸收了卓天全的魂魄与元婴,百鬼夜行图与乌鬼行天图的威力都得到了一个提升,这让两人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丝的妄想,借助此宝外出猎杀地仙,甚至是天仙,



    借此大幅的提升修为。



    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的,由不得他们不起心思。



    王通对此深知胆明,魔教之所以称之为魔教,有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教中有许多这种损人利己的功法,为了提升自己的实力,不择手段,到处杀戮,以别人的鲜血和生命做为提升自己的垫脚石,从而引无数的冲突,甚至内部自相残杀,所以魔教才会如此的不受人待见,内部的凝聚力也差劲的很。



    百鬼夜行图本身便是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魔教至宝,将这种损人利己的特性挥的淋漓尽致,而杨锦吴纪二人又是正宗的魔教出身,由不得他们不动心。



    换成其他时候,王通或许也就由着他们的性子去了,但是如今不同,蜀山界局面太过复杂,而他的计划又是在关键的时候,如何会放杨锦吴纪两人下山乱搞呢?



    也亏得他当时有先见之名,这百鬼夜行图并未只是交与一人,而是由着他们三人,乃至于如今阴风洞座下的魔修合炼,当然,最核心的还是他们与孟陵三人,三人之中缺了一人,这百鬼夜行图的威力便连一半也挥不出来,而孟陵并非正宗的魔教出身,他是王通的第一个弟子,深受王通大恩,自不不会轻易被这百鬼夜行图所诱惑,最重要的是,孟陵资质极佳,那乌鬼行天图所修成的乌鬼命魂是三人之中最为高大的,如今命魂放出来,足有二十余丈,隐隐有成就大力鬼王的气势,便是杨锦与吴纪两人联手,在阶位的压制之下,他们也不可能有足够的作为,所以王通非常的放心。



    “好了,卓天全的事情便到处为止,下去安心修炼吧,把杜贺叫进来!”



    王通摆了摆手,三人退去,杜贺白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舵主,那卓护法……!”



    “给我放出消息,卓天全擅闯我南疆分舵,意图对我阴风洞不利,已经被我诛杀,以后若是再有不开眼的来阴风洞闹事,卓天全便是榜样!”



    “这……!”杜贺一听,心沉到了谷底,面色大变,“舵主,您真的杀了卓护法?!”



    “怎么,他还杀不得吗?!”



    “可他是护法啊,血魔宫的护法啊,论职级,比您还要高出半级,您就这么杀了他,这……!”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这里是阴风洞,不是血魔宫,难道你还怕血魔宫杀来不成?!”



    “怎么,血魔宫不能杀来吗?!”



    杜贺未及接口,便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淡淡的血光充斥整个大殿,血光之中,路幽然的身形显现,俏脸生寒,霜煞遍布。



    “绿袍,你好大的胆子,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羽翼已经丰满了,便不将血魔宫放在眼中,或者说,你想要背叛血魔宫?!”



    “拜,拜见副宫主!!”



    一旁的杜贺猛的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的拜倒在一旁。



    路幽然并不在意杜贺,在她的眼中,这只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而已。



    “绿袍见过路宫主!”



    王通从椅子上站立起来,微笑着向路幽然施了一礼,随后,袍袖一拂,杜贺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出了大殿之外,大门轰然关闭。



    “怎么,又要施展百鬼夜行图吗?现在翅膀硬了,做起事情来也干脆了?!”



    “我哪儿敢啊!”王通嘿嘿的笑道,“百鬼夜行图对付这些土著还可以,对付您,那不是找死吗?!”



    “既然知道找死,那就不该抗命!”



    “这不是抗命不抗命的问题,这是生与死的问题。”王通无奈的道,“血海复苏,是你们的任务,不是我的任务,我还要在这个世界呆很长的时间,你们事了之后,不管任务完成与否,拍拍屁股就走了,我还要在这里呢,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以后血魔宫和正教的事情,我看,还是不要找我了吧?!”



    “你倒是光棍!”路幽然气极反笑,“你以为你现在不招惹是非,将来那些正教就会放过你吗?!”



    “正教是什么尿性,我清楚的紧。”王通摇头道,“所以我有我的打算。”



    “可你别忘了,你也是血魔宫的分舵主。”



    “我会帮你们完成任务,但是和正教火拼并不是关键。”王通无奈摇头一笑,“我可不想当炮灰。”



    “怎么,你也对血魔传承感兴趣?!”



    “我不是血魔教的,我也不信奉血魔,对血魔的传承兴趣也不大。”王通道,“我只是想火中取栗罢了。”



    “火中取栗,哪有那么容易?!”



    “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才要细细的谋划。”



    “所以你抗拒宫中的命令,还悍然击杀宫中护法。”



    “这些护法什么的只是炮灰,对你们而言,可有可无,帮助不大,但是我对你们的帮助就很大。”



    “哦,我倒想听听,你还能对我们有什么帮助?!”



    路幽然冷笑起来,一缕杀意横扫大殿。



    王通饶是此时修为已然大进,远胜于前,但是在路幽然透露出的这一缕杀意面前也不禁呼吸凝滞,自心底升起极强的恐惧之意。



    “不对!”



    恐惧之意如乌云覆顶,瞬间将他吞噬,就在他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只觉颈项之间一凉,一只纤纤玉手已经捏到了他的脖子上头,腥红双眼中闪烁着残毒的光华,仿佛要将他的意识吞噬一般。



    “幸亏没人看见,否则老子的一世英名便付诸东流水了。”识海之中,魔种所化的紫色金丹脉动起来,莫名生起的恐惧之意被吸的一干二净,面色也恢复了正常,只是此时他的身体被路幽然擒着,显得有些滑稽。



    “路宫主,不必如此吧。”



    “嗯?!”腥红的双眸之中闪过下丝讶异,“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洁白如玉的双手之上透出腥红色的法力,瞬间渗入王通的身体,王通身体一僵,双目圆睁,却是再也无法保持刚才镇定的模样,怪叫起来,“毒龙岛,毒龙岛,你们不想完成任务了吗?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