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之中,穆远之紧紧的跟在蓝彩蝶的后头,体内真气急的流转,在脚顶生成一道一道弹射气劲,度越来越快,他的心中有些焦急,因为就快要到码头了,别不知道,但是身为大夏三大宗门之一的玄天宗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这蓝彩蝶不但轻功高绝,还有一身好水性,若是让他跑到了码头上,往水里头一跳,任他武功再高,也无济于事。



    “不行,一定要将蓝彩蝶擒获!”



    他出身名门,也获得过机缘,虽然年轻,但一身所学,在武林之中也称得上一流,甫入江湖,便闯下了不错的名头,但是他并不满足,觉得还不够,远远不够。



    武林中人好名,因为名声这个东西,在武林之中往往意味着地位和财富,所以武林之中,一向争斗不休,从来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如何才能够出名?



    ****中人打家劫舍,白道中人行侠仗义,还有什么比捉拿淫贼更能扬名的呢?这蓝彩蝶虽然出道不久,但也屡做大案,不仅黑白两道人人喊打,便是在官府六扇门中,亦是排名不错的通缉犯,只要将他捉住,自己的名声就会更上一层楼,同时还能让那些受过蓝彩蝶之苦的人家欠上一大份的人情,这对他而言非常的重要。



    所以,今日,他对蓝彩蝶势在必得。



    他的度比蓝彩蝶略快,此时两人相距不过十余丈,而码头,遥遥在望,心中定议之后,周身内气一爆,身体如大雁般的腾空而起,与蓝彩蝶之间的距离快缩短。



    玄天宗身法,金雁横空!



    “嗯?!”



    蓝彩蝶似有所感,一回头,便看到穆远之已经奔凌头顶,不由大吃一惊,不过也没有惊异,手一抬,噗噗噗,一阵破风声响起,十数道黑光射向穆远之。



    “萤火之光!”



    穆远之大袖一挥,黑光被他罩入袖中,随后一掌按下,凌厉的掌风压来,刮的蓝彩蝶面皮生疼。



    “好深厚的内力!”蓝彩蝶心中一凛,不敢硬接,身形生生一扭,如一条游鱼一般,让开他的掌风,一下子便滑出了数丈之外。



    “好身法!”饶是穆远之一向看不起这个淫贼,此时也不由为他的身法叫了一声好,随后揉身而上,如影子一般紧紧的贴上了蓝彩蝶,双掌翻飞,幻出数道掌影,罩向蓝彩蝶。



    “姓穆的,这个梁子我们结下来!”



    蓝彩蝶大叫起来,双手一翻,一抹亮色闪动,右手之中多出了一把二尺来长的,又细又窄的短剑,迎向漫天的掌影。



    “当当当当当!”



    短剑与穆远之双掌交织,竟然出了一阵阵金铁交击的声音,火花四溅,穆远之双掌之上,竟然带着一副肉眼难见的奇异手套,与那看起来成色不凡的短剑相交,竟然毫不逊色。



    蓝彩蝶虽然有一身不弱的剑术,但是穆远之的掌法也极为微妙,却是玄天宗威震天下的玄天掌,真力在双掌运转之间,竟然出丝丝的声音,听起来极为诡异。



    数个回合之后,后面追踪的人渐渐到来,声势渐大,蓝彩蝶哪敢久战,他很清楚,若是自己在这里拖的时间过长的话,一定会被那些追踪者围住,到时候,便是想逃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身为淫贼,特别是他这种轻功卓越的淫贼,也是怕被围攻的,更何况,这些该死的江湖中人这一次不但人数众多,甚至还有六扇门中人在内,这些六扇门的鹰爪孙随身的装备可是非常齐全的,而且针对性很强,对付他们这些轻功高手,有的是办法,别的不说,单是那由金丝织成的罗天网对他而言便是大大的杀器,若是被罗天网罩住,任他轻功再说,也无济于是。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所以他决定逃了。



    几个回合下来,他对穆远之的实力心中也有了底,玄天宗的掌法闻名天下,穆远之的实力也不错,但实力再强,也还太年轻了,功力虽高,掌力虽猛,但终究缺乏历练,不够圆润,总有一些破绽可寻,虽然不是致命的破绽,但对他这样一个身经百战的淫贼来说足够了。



    卖了一个小小的破绽,穆远之掌影顿时大盛,一掌便拍向他的胸口,蓝彩蝶手中短剑诡异的一转,剑尖倒垂,剑背与穆远之的手掌撞在一起,一股大力涌来,他只觉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洒的穆远之一头一脸,身体却借着穆远之这一掌之力,如落叶一般的朝后飞去。



    “不好!”穆远之一掌击中剑背,虽然有金丝手套在手,但掌心仍然是一阵火辣,一股极烈的气劲竟然透过了金丝手套,直入劳宫血,让他血气凝滞,虽然仅仅是凝滞了那么一瞬,但这一瞬之间,蓝彩蝶已然倒飞出了十余丈之外,眼看就要落入淮水之中。



    眼睁睁的看着蓝彩蝶就要逃走,他不由怒哼一声,心中极为不甘。



    就在他以为蓝彩蝶这一次又要逃之夭夭的时候,一道黑影自淮水之上横飞而起,有如一只苍鹰一般,迎向了倒飞而出的蓝彩蝶。



    “什么人?!”蓝彩蝶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在码头上伏击他。



    最要命的是,来的是一个高手,一个绝对的高手,黑影一闪,便冲到了他的头顶,就如一头看到了猎物的苍鹰一般,完全没有给他多少反应的机会。



    下意识的,暗器再次出手,噗噗的破空之声大声,全部射向袭来的黑影。



    不求将对方杀死,只求阻上对方一阻,却见那道黑影在空中一翻,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响起,随后他便觉得自己的右手脉门一紧,然后便是一阵剧烈的痛楚。



    咯咯咯……



    骨骼碎裂之声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中,这黑影扣住他的脉门之后,竟然凌空翻腾,将他的右手直接绞断,随后双肩便是一紧,又是一阵骨骼断裂的声音,左手随之报废。



    “不……!”直到双手都被废掉之后,蓝彩蝶的意识方才从那剧痛之中退了出来,意识到生了什么事情,出了一声悲惨的号叫,不过他并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体内的真气暴起,全部聚于腿部,对着那翻腾的黑影便一脚踢出。



    这一脚几乎凝聚了他全部的力量,只可惜踢了个空,那道黑影的轻功高到了他难以想象的地步,在空中竟然可以随意的腾挪翻滚,从出现到现在,脚尖竟然从来没有落到地下,也只是借助他的动作在巧妙的借力,而每一次借力的结果就是他让痛不欲生。



    随着这一脚踏出,他绝望了。



    这一脚不但踢空了,还收不回来了,钢爪一般的五指扣住了他的脚腕,又是一个翻腾。



    熟悉的骨骼碎裂之声再次袭来,伴随而来的是无边的剧痛,然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生生的痛晕了过去。



    “此人是谁?!”不过处,穆远之刚刚将那一头一脸的鲜血抹净,此时正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幕。



    刚才王通与蓝彩蝶交手好几个回合,但其实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在穆远之的眼中,那黑影就仿佛一头已经锁定的猎物的猎鹰一般,在空中几个翻腾扑击,三下五除二的便将蓝彩蝶干掉了,是真的干掉了,而且手段看的他实在心寒,因为对方只出了三招,事实上是三爪。



    第一爪,废掉蓝彩蝶的一只手



    第二爪,废掉了蓝彩蝶的双肩并一只手



    第三爪,废掉了蓝彩蝶的一只腿



    至此,蓝彩蝶这个江南一带有名的淫贼便在这几息之间,变成了一个独脚仙,再无恢复任何希望。



    “此人是谁,江淮何时出现了这般的高手。”



    穆远之心中诧异,身形一纵,便到了近眼,扫了地面上的蓝彩蝶一眼,再不看他,因为他很清楚,这位淫贼,彻底被终结了。



    “玄天宗穆远之见过兄台。”



    头脸上的血都擦干净,但是衣襟上还是血污点点,但是这些血污并不能够妨碍穆远之过人的风姿。



    “这厮去做小白脸当真是绰绰有余!”王通心中暗笑,抱拳道,“青田捕口王正阳,追缉淫贼到此,多谢穆少侠出手相助。”



    青田县捕头?



    穆远之目光一动,心中惊异更甚。



    竟然只是一个县的捕头,什么时候,一县的捕头有这般的身手了。



    对于他这样的江湖侠少而言,捕头之类,特别是一县的捕头,不过是武林之中最底层的人物,管的都是那些帮派里的牛鬼蛇神,实力也不强,修炼的多是外功,出身也不会很高,大多数出身在一些武林之中最底层的宗门,比如说淮阳鹰爪门这样的门派,这些门派,但是在当地的江湖却有着错踪复杂的人脉关系,门中弟子也多会进入公门,或是在本地的帮派、镖局之类的地方行走,在地方上的影响力很大,但是这样的门派传承的武学并不高明,多传承一些外功把式而已,是典型的坐地虎,一碰到高手就怂了。



    看对方刚才出手的路数,倒很像是淮阳鹰爪门的铁鹰翻云爪,不过要比翻云爪更加的凌厉,身形也更快,更灵巧,就在刚才,他几乎将对方当做是一只人形巨鹰了,能够将鹰爪功练到这个地步的,淮阳鹰爪门中一个也没有。



    难道是六扇门的出来历练的高手?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