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昆城主府,至天门,火神教



    是如今南昆城中最强的三大势力,南昆城中五个宗门名额的最终决定者。



    如今火神教与金阳宗联合在一起,完全与解家对立。



    南昆城主府因为王通的动作太大,对其没有任何好感,隐隐也有对立的倾向。



    而至天门支持枯木门,同样与解家存在矛盾与冲突。



    这样一来,三大势力,全都与解家对上了,很难成为助力,而其中最有可能改变立场的便是至天门,因为至天门与解家并没有真正的矛盾,如今枯木门突下拜贴,邀请王通赴宴,这其中不可能没有至天门的影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可以理解为至天门在拉拢王通,王通去赴宴,如果谈的好的话,那么,便有可能得到至天门的支持,这样一来,解家在南昆城的处境将会得到巨大的改善。



    但是王通却一口拒绝,语气之中,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这不由让解风感到有些为难。



    事实上不仅仅是解风,在场的那些家族的头头脑脑也有些不满意,这也太过猖狂了,虽然你的实力不错,能够对抗神变境的强者,但是南昆城中也不是没有神变境,枯木门就有三个,更何况那城主府、至天门和火神教三家,哪一个不是有十个以上,正是凭着这般的实力,三家方才能够稳稳的镇压住整个南昆城,现在已经有两个和你对立了,你不用心的去拉拢第三个,朝第三个靠拢,还在这里狂个什么劲儿?



    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不过慑于王通的实力及毒辣的手段,没有人敢出声,只能将这丝不满埋在心里。



    因为心中蕴含着不满,整个议事大厅全沉默起来,没有人出声,王通扫了众人一眼,突的笑了起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个个像是死了老子娘一般,有那么可怕吗?枯木门与我本就有些矛盾,又与解家在名额之争中处于对立的状态,怎么可能安好心的来请我,这一次无非就是至天门的意思罢了,只是至天门已经开始扶持枯木门,投入了许多的资源,又哪里有那么多的力量来支持我们,就算他支持我们,城主府与火神教也不可能允许他一个人扶持两家势力上位,所以至天门最看好的不过是枯木门而已,拉拢我们,只是想许我们一些好处,让枯木门少一个对手罢了,你们难道甘心面对这样的结果,让解家位于枯木门之下吗?”



    一番话说的众人更加沉默了起来,虽然不满王通的做法,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王通说的有道理。



    三个名额,三大势力,原本就是一人分一家罢了,怎么可能让你至天门一人扶两家,那将来南昆城岂不是至天门一家独大?



    城主府和火神教都不可能允许的,但是这又如何,两害相权取其轻,就算无法赢得一个名额,那也比一下子将三大势力都得罪强吧?真的那样的话,恐怕这刚刚有崛起迹象的解家在南昆城再无立足之地,他们这些依附的势力也要面临灭顶之灾。



    “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枯木门也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就这样吧!”王通扫了诸人一眼,无奈的摆了摆手,身形闪动之间,便消失在了议事厅之中。



    王通一离开,安静的议事大厅嗡的一声,成了菜市场,所有人都议论纷纷,更多的人忧心仲仲,只是王通已经离开,绝不会管他们的心思是什么。



    他没有必要管,因为在他看来,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按照三大势力编好的剧本来走,这样并不符合他的利益,即使解家最终赢得了宗门的名额,也必要然朝着三大宗门中的一家靠拢,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最大化原则。



    ……………………



    ………………



    南昆城,城主府



    作为执掌了南昆城七百六十年的李家,底蕴深厚无比,即使是在面临荒兽攻城的时间也显得游刃有余,最终不但成功的抵挡住了荒兽潮,而且还将原本的五大宗门彻底的削弱,彻底的脱离了宗门的钳制,如今的南昆城三大势力之中,城主李家的实力要比至天门和火神都要都强上一筹,毫无疑问是此次荒兽之灾中最大的赢家,但是赢家这个东西,都是一时的,随着南昆城的局势渐稳,李家再次感受到了压力,来自于宗门的压力,两大宗门不足以钳制李家,那么再加上三个呢?



    宗门势力和官府势力一向是相互制约的,在这样一个武力至上的世界里,宗门的武力一向远远过官府的势力,如果不是要靠着官府治理天下百姓,恐怕宗门已经将官府这种机构赶尽杀绝了。



    一时的优势并不代表一世,所以在这一次名额之争中,城主府李家也不得不全力以赴,掺上一脚,要在宗门的势力之中打入一颗钉子。



    “父亲,拜剑宗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一次的名额之争,必有其一席之地,您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书房之中,少城主李隆看着眉头紧锁的父亲,有些不解,如今城主府的局面一片大好,只要拜剑门能够成为南昆城的正式宗门,城主府的实力必然更进一步增长,而在这种时候,他却现父亲满脸的忧愁,实在是有些不解。



    “你想的太简单了!”李天声看了儿子一眼,心中有些无奈,虽然自己的儿子在年轻一代之中也算是优秀了,但终究还是缺乏历练,宗门势力,宗门势力,永远都是与官府的力量处于对立面的,如今拜剑门的实力稍弱,需要城主府扶持,自然而然的靠拢城主府,依靠城主府,但是未来呢?



    成为南昆城正式的宗门之后,无论是名声还是实力,都会大大的增强,随之增强的便是话语权,到那个时候,城主府还能够控制的了拜剑宗吗?



    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宗门势力与官府势力天然犯冲的结果,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在他看来,南昆城最好的局面就是现在的局面,根本就不需要增加什么宗门,两个就够了,每多一个,城主府便会多出一个对手来,随着南昆城的越来越繁荣,这些对手就会越来越强大,最终,一个宗门不行,两个宗门不但,但是三个,四个,五个联合起来,终究还是要压倒城主府的。



    但是他却不能阻止这样的事情生,除了两大宗门的压力之外,南昆城中,其他的中小势力哪一个不是眼巴巴的指望着这三个名额,虽然是人多粥少,但一旦取消,南昆城内所有的势力都会走上城主府的对立面,到那个时候,城主府能不能存在还不知道呢!



    说不得这些家伙会联合起来,将城主府彻底的架空,甚至废掉现在的城主府,另立一个傀儡的城主府来也未为可知。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不得不做出妥协。



    支持拜剑门是赢了现在,输了未来,而不支持拜剑门,则是现在与未来都会输掉。



    同样是一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问题,但害毕竟是害,害的再轻也是害,他同样很不甘心。



    “好了,我没事,你回去吧,多看,多想,不要多说,有些事情现在不懂,未来也会懂的,去吧!!”他揉着眉心,无力的摆摆手,把李隆打了出去。



    李隆心中有些不服,微一躬身,转身离去。



    “唉,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李天声轻叹一声,有些颓然的靠到了椅背之上。



    “城主有何难解心结,王通倒是愿意分忧!”



    “王通!”李天声目光一凝,猛的直起了身子,“你是怎么进来的!”



    城主府一向戒备森严,不要说是书房重地,平常人即使想私入城主府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什么时候出现这种人都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要出声他方才现的情况呢?



    只是现在,却活生生的生在了他的眼前,王通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他的身前,没有人现异常,府中之人没有现,他没有现,甚至连隐藏在府中的几位神变境的老祖供奉都没有现,这是什么个情况?



    “没有必要这么紧张,通此次前来,是为城主分忧的。”



    “为我分忧?!”李天声毕竟是南昆城的城主,主宰一方的大人物,经历了初始的惊慌之后,很快就恢复了镇静,“你们解家如今自身难保,又何德何能为我分忧呢?!”



    “解家的麻烦其实并不大,不过是一个名额而已,解家本就出身低微,在我出现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拿下这么一个名额,只想附庸于强者,在这乱世之中生存罢了,因为我的出现,他们的心变的有些大了,但是成固可喜,败亦无忧,只要向另外两大宗门释放出足够的善意,想来在这南昆城中生存还是简单的,甚至还能展壮大,不比城主府,如今虽然繁华似锦,烈火烹油,但事实上却处于危机之中。”



    李天声盯着王通,似乎想要看透他的真实想法,半晌之后,终于无奈的一叹,指着身前的椅子道,“坐!!”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