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吗?!



    听到“天象”两个字的时候,李天高眼中闪过难以察觉的焦虑,只是这一点细微的变化根本就难以逃过王通的灵觉。



    “你也现了吗?!”王通心中微微一动,天地法则变化之后,受到影响最大的就是天位境以上的存在。



    因为他们可以动天象,而在动天象的过程之中,他们也可以察觉到自己对天象的控制大不如前了,如果说以前是如臂使指的话,那么现在,便如小孩抡大锤一般,随时都有失控的危险,小天位还好,到了斋天位甚至是太天位之后,这种失控的危险随着实力的提升与日俱增,王通甚至都怀疑太天位以上的强者,在短时间内根本就不能够动手。



    这或许也是那只兔子没有引动天象的原因。



    不过想到这里,他又自嘲的一笑,那只兔子的实力,对付自己,似乎还真的不需要引动什么天象呢,如果他不是轮回卫士的话,现在自己恐怕已经死掉了。



    “此役之后,师弟恐怕就会成为宫中的焦点人物了。”李天高说道,“不知师弟接下来有何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当然是成为内门弟子了。”王通理所当然的道,“李师兄不是说过,让我拜入地龙洞门下的,怎么,难道是开玩笑吗?”



    “当然不是开玩笑,师父非常欣赏师弟,只是师弟的战绩传到宫中之后,看上师弟的恐怕不仅仅是家师了,宫中很多长老应该对师弟感兴趣啊,坦白说,地龙洞,并没有足够的优势。”



    “呵呵,师兄说笑了,若非师兄此次及时来援,此次兽潮,河谷恐怕早已经陷落了,还谈什么未来,地龙洞待如此大恩,我自然不会另投他人,难道师兄以为我是那样的人吗?”



    “当然不是!”李天高心中大定,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我便立刻回复师父,还有淡水河谷抵挡住兽潮的消息,我也会一并带回去,师弟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师兄何不多留几日,待到这里的战利品收拾完毕之后,一同回宫。”说到这里,他面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不瞒师兄说,前次谷中弟子回去的时候出了问题,现在我心里还在打鼓呢,想来有师兄同往,一路之上,会安全不少。”



    “师弟不必担心,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那庞涌虽然在宫中有些势力,但也谈不上一手遮天,之前的事情绝不会再生了。”李天高面色一正,说道。



    的确,娲皇宫不是庞涌一个人的娲皇宫,他仅仅只是一个有权势的长老而已,在一些领域之中有着绝对的权威,但是相对于整个娲皇宫,却还是太过渺小了,现在又是兽潮关键时刻,淡水河谷击退了兽潮,立下的大功,便是他也不敢在这件事情上头耍花样,否则的话,说不得真的要动摇整个娲皇宫的根基了。



    “这就好,这就好,您也知道,我们这些外门弟子,对宫中的那些长老却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的。”王通嘿嘿的笑道,“我们在前线流血,他们在后头吃现成的,还给我们使绊子,打冷枪,简直是王八蛋,这要的东西,怎么可以混成长老的,还能身居高位,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李天高听了,双眼微眯,若有所思的看着王通。



    这话初听起来似乎是在抱怨什么,可若是传出去的话,恐怕那位庞涌长老就有大麻烦了。



    “师弟的意思是……”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王通笑道,“这也是我为什么想拜入地龙洞的缘故,入了地龙洞,至少不会再遇到这种腌臜子事了吧?”



    “自然不会!”李天高微微一笑,向王通保证道,“入了地龙洞,便是我地龙洞的内门弟子,不管那个庞涌有多大的权势,自有师尊为你出头。”



    “那就好,好就好,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专心的修炼了。”王通嘴角一勾,举起面前的茶杯,“来,我敬大师兄一杯!”



    ………………………………



    …………………………



    十日之后,苍澜山的兽潮正式结束。



    娲皇宫此役大获全胜,虽然说也有些一损失,但是比起收获来,那些损失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而在此次的兽潮之中,宫中有数十名弟子大放异彩,其中淡水河谷更是放了一个大卫星,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以不到百人的数量,抵挡住了两次兽潮,逼退两大兽王,击杀一位,保住了淡水河谷,收获荒兽资源无数。



    虽然说有地龙洞的弟子帮忙,但是这样的功勋,足以让谷中所有的杂役弟子晋身外门弟子,而除此之外,王通一剑击杀虎王的事迹也传播了出来。



    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相信,毕竟众所周知,王通只是一名先天第四境的先天武者,虽然有过击杀神变境强的历史,但那些神变境强者都是第四变以下的,天位,他知道什么是天位吗?



    先天第四境击杀天位,这怎么可能?神话吧?还一剑击杀,你当你是剑神啊!



    可是,随着李天高将那尊虎王的尸体带来娲皇宫后,力证王通之事,宫中的风向便开始有些扭转了,毕竟一个真实的兽王尸体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而这虎王的死因,也的确是被一剑击杀的,换句话说,就算不是王通,在当时的淡水河谷之中,也有一人一剑击杀了这虎王,会是谁呢?



    大家掐指算了一下,当时在淡水河谷中的娲皇宫弟子,没有一个人有这个能力。



    算来算去,也只有王通有这个可能。



    为什么?



    因为王通的来历不明。



    联想到这厮在南昆城之中的所作所为,当时也没有人认为他有本事击败神变境强者,可就是他一个人,将火神教给连根拔起,所有人都知道,这厮很有可能是得到了上古强者的遗泽,得到了极为强大的传承,传承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绝世的武学和绝世的神兵。



    他的确是先天第四境的强者,但如果他拥有传承的绝世神兵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放倒天位强者,至于其他人,他们的履历就如处女一般的干净,也没有任何的特异之处,自然不可能被怀疑。



    所以,算来算去,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这个王通得到过强大的传承,拥有绝世的神兵,所以才能够杀死兽王。



    而一剑杀死兽王同样也是对于这种猜测的佐证。



    自王通出现以来,一直都是空手对敌,哪里用过什么兵器,现在突然之间出了一剑,便杀死了兽王,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所以,并不是王通成为了焦点,而是能够一剑击杀天位兽王的绝世神剑成为了焦点,甚至有许多心怀叵测的家伙已经将主意打到了王通的绝世神剑之上了。



    至于他们究竟能不能成功?那就两说了。



    不管怎么说,王通在娲皇宫彻底的成名了。



    至于他将要拜入地龙洞门下,成为内门弟子的消息倒是没有起什么波澜,毕竟与能够击杀天位兽王的绝世神剑相比,内门弟子什么的,其实也不算什么。



    倒是有不少的长老暗骂让地龙洞的那只地老鼠占了便宜。



    不过事情虽然闹的很大,却也没有生什么长老或者宫中以势压人,强夺绝世神剑之事,毕竟现在王通也是有功之臣,兽潮刚退,娲皇宫也好,起了心思的长老也罢,都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做这种明摆着挨骂的事情。



    有庞涌这个前车之鉴,大家都谨慎了许多。



    至于庞涌,他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王通在李天高面前抱怨的那一番话,已经通过李天高,传遍了整个娲皇宫,算是彻底的把庞涌的名声搞臭了,毕竟大家刚刚经历了兽潮,虽然大胜,但也牺牲了许多人,正是心思最为敏感的时候,突然之间传出了庞涌打压有功之臣的事情,再加上事实俱在,只要不是利益攸关的人,对庞涌的行为自然是嗤之以鼻,即使是将自己的利益绑在庞涌战车上的一些弟子,对庞涌现在也是警惕之心大增,不再如之前那般的言听计从了,搞的庞涌非常的火大。



    正是因为如此,王通拜入地龙洞,晋升为内门弟子的事情并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很自然的回宫,述职,然后在地龙洞的安排之下,拜入了地龙洞,自此,脱离了三十六院,成为了娲皇宫一名光荣的内门弟子。



    “这个孙正阳,不是一般人物啊!”



    经过了繁复的拜师礼之后,王通回到了地龙洞为自己准备的小院。



    地龙洞是孙正阳这位长老的修炼居住之所,他这个弟子自然不会有资格住在里头,地龙洞占据着苍澜山的一座山峰,地龙峰,孙正阳的几名弟子便是居住在靠近地龙洞附近的别院之中,除了孙正阳的弟子之外,还有一些与他们交好的,有关系的一些外门弟子在此居住,不过却没有内门弟子的待遇,都挤在一个大院子当中,现在,淡水河谷之中的那些杂役弟子也都搬到了这里,不过即使如此,也足以让这些外门弟子兴奋不已了。



    王通在地龙洞中第一次见到孙正阳,便感觉不对,不同于他之前遇到过的武者,孙正阳与这一界的天地法则的契合度极高,而他的修为,更是让王通吃惊。



    破碎境!



    不对,不是普通的破碎境,而是已经突破了这一界原本的最高境界,若非这一界天地法则变化的话,恐怕他已经破碎虚空而去了。



    这厮给自己的感觉,甚至要比娲皇宫主还要强上许多,或许现在这个时候,娲皇宫主和那些太上长老们也已经熟悉了这一界的天地法则变化,更上一层楼了。



    但即使如此,王通仍然吃惊不已,因为孙正阳在娲皇宫中原本只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边缘化的长老而已,怎么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闭关五年而已,所说他闭关之间仅仅只是太天位的武者,年纪又大,所以才会闭死关,冲击涅般之境,怎么一转眼,便到了破碎境之上呢?



    五年而已,这一界之中,许多武者闭关十数年,也不过是突破一个境界而已,他却连破三关,难道也和自己一般,是一个穿越者什么的?又或者,他拥有主角气运?看他那个样子,不像啊!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