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八走了,带着满满的震惊走了,不过从他最后的态度来看,对这一次的交易还是很满意的。



    而王通,则得到了一件不错的剑胚,虽然这种材料在昆墟界只是能够炼制出一般的仙剑,但是在这里,却足以炼成一把绝世神兵了,而最重要的是,他也现,自己的确是需要一把剑了。



    之前杀死虎王的那把剑是他用荒兽的骨骼临时制成的,强度不够,仅仅能够承受住一剑之力,而现在不同了,只要王通将手中的剑胚炼制成剑,他的战力将会飙升。



    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一把好的武器永远是武者最好的伙伴,比女人重要多了。



    在元武界这样的地方,武者为了得到一件契合自己的神兵,可以做出任何事情。



    王通虽然没有他们那般的疯狂,不过入乡随俗,传出一个消息,得到一把神兵,算是不亏不赚了。



    拜入地龙洞门下,他不仅成为了内门弟子,还有资格修炼浑天宝鉴,虽然仅仅是前四层。



    孙正阳对他似乎也重点照顾,入门之后,便召见了好几次,并且将浑天宝鉴的第一层白云烟传了下来。



    这不仅让他大喜过望,更是让其他的几名师兄弟羡慕不已。



    “师弟啊,师父他老人家对你可真好,一个月内连召你三次,要知道,十年来,老人家可为就见了我两次而已。”



    再次从地龙洞出来,他便被洪伟等三名地龙洞弟子直接拉到了鸿雁楼中,叫嚣着要他请客。



    最好的包厢,最好的酒菜,酒过三巡,正是最兴高采烈的时刻,包厢的门突然打开了。



    “大师兄?!”



    “大师兄好!”



    “师兄好!!”



    四人同时转头,看到进来的人,肆意的神色全部收敛了起来,站起身来。



    来人正是地龙洞的大师兄,李天高。



    “都坐!”



    李天高的神色并不怎么好,抬手虚按,让他们全部坐下,随后,自己也坐了下来,看了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放到了王通的身上,“你有麻烦了。”



    “麻烦?!”王通有些不解,他成为内门弟子之后,在娲皇宫的日子过的很爽,地位大幅提升,再也没有那些烦心的事情来烦他,至于庞涌和申龙烈,有地龙洞在背后做他的靠山,在明面上也没有来找他麻烦的意思,至少现在,在他成为内门弟子,并且立下了大功之后,应该没有什么理由来找他的麻烦。



    “你是不是得罪过冯玄?”



    “冯玄,冯玄是谁啊?”王通微微一怔,旋即醒悟了过来,冯玄这个名字他熟悉的紧,娲皇宫没有不熟悉的,因为他是真传弟子,不过之前王通与他从来没有过交集。



    “我不认得冯玄,从来没有见过,怎么,他要找我的麻烦吗?!”



    “不错,他提议让你加入黑渊小队。”



    “黑渊小队?!”



    “你也知道,我娲皇宫的弟子,除了修炼之外,还有自己的任务,譬如说淡水河谷的驻守任务等,除了真传弟子之外,莫不能免,事实上,真传弟子也有自己的任务,只是他们的任务比较虚,说白了就是比较清贵,不担什么责任,但是权力却很大,有权力对内门弟子的任务作出调整,你是新晋的内门弟子,自然要有自己的职司,要来我还想给你谋一个好差使,想不到冯玄竟然直接让你入黑渊,妈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提到这件事情,李天高非常的愤怒,恨恨的敲着桌面道。



    “黑渊,那是什么地方?”



    “黑渊,是娲皇宫镇压被擒拿的兽王和邪道妖人的地方,那地方常年不见天日,元气污浊,根本就难以修炼,在黑渊的弟子,只能靠元气丹来修炼,而且任务非常危险,事实上那里沟通着幽域,每隔一段时间,幽域之中的荒兽与邪道妖人都会袭击黑渊,乃是娲皇宫中弟子伤亡最多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到那里去。”



    “危险很大吗?”



    “我从来没有去过,不过据说很大,所以每一次镇守黑渊的弟子都不是自愿,而是强迫去的,三年一换。”



    “这么危险的任务,宗门之中应该会有补偿吧?”王通淡淡的问道,内门弟子,都是有背景,有师父的,不像外门弟子那般什么靠山都没有,只能任人宰割,这么危险的任务,还是强迫的,自然不会那么容易。



    “当然,每一名黑渊队的内门弟子都会获得一件神兵,同时还能够自由选择一门武学,以及获得一批有益于修为的丹药。”李天高看了王通一眼,“你也不要高兴的太早,据我所知,黑渊的危险性远远的过想象,虽然说三年一换,但是大部分都会死在黑渊,因此轮换度极快,这是个非常麻烦的任务,我看还是先禀报师父,请他出面斡旋的好。”



    “不管那个冯玄打的什么主意,他都盯上我了,就算我逃过了这一次,难道还能逃过下次不成,他是真传弟子,我只是内门弟子而已,胳膊扭不过大腿的,更何况黑渊并非绝域,只是与幽域相通而已,里面的弟子也不会都死光的,别人能活下来,我自然也能活下来。”王通想了想,抬头道,“师父有大事在准备,这种小事,就不要去打扰他了。”



    “你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小事,万一在黑渊中出了事情,便是师父也来不及救你的,而且黑渊之中,管理森严,等闲弟子不可能自由出入。”



    “放心吧,师兄,我心里有数。”王通微微一笑,“不过一去就是三年,师兄,我在南昆城中还有一些事业,恐怕就要劳您废心了。”



    “放心,南昆城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一切有我。”李天高点头道,说实在的,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孙正阳,他是大师兄,自然知道孙正阳现在正处于一个关键的时刻,能不打扰就尽量不打扰,一旦孙正阳成功,那么,地龙洞一系必然成为娲皇宫的新贵。



    “那我就放心了,黑渊就黑渊吧,反正就三年的时间而已。”王通微笑着,慢慢的压抑着自己的心跳。



    灵机一现,心血来潮,刚才他听到“黑渊”二字的时候,心跳骤然之间加快,这自然是灵机一现的功劳,因此,并没有排斥自己得到的这个任务,甚至在心底深处还暗自的有些期待,幽域啊,这可是元武界之中少有的与异世界联接的地方。



    幽域这个地方他是知道的,类似于昆墟界的鬼神世界,说的明白一点,便是依附于元武界生存的小世界,内部规则与元武界略有不同,但是大部分被元武界同化,如今元武界规则生了变化,这幽域内部恐怕也受到了影响,只是不知道这个影响究竟有多大而已。



    王通被编入黑渊小队在娲皇宫中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虽然说他在兽潮之中立下了大功,但是人人都知道他已经得罪了申龙烈和庞涌,地龙洞一系在娲皇宫中地位不显,并没有多大的保护作用,所以在两名强势长老的打压之下,倒霉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如今三个月过去了,他的风头也出尽了,是时候还债了,只是让人意外的是,明面上出手的是真传弟子冯玄,而非两名长老之中的任何一位。



    “妈的,庞涌简直就是一个王八蛋!”



    临行之时,原本出自淡水河谷的弟子们在关虚的带领之下,俱都前来为王通送行,关虚更是义愤填膺,破口大骂,地龙洞一系的四名内门弟子俱都沉默,只是从他们的表情之中可以看出,他们同样也是怒火中烧。



    “师弟,你放心,只要熬过这三年,不,只要师父的事情一忙完,我立刻便去黑渊接你,管他什么真传不真传,哼,到那个时候,我倒要看看这真传弟子的嘴脸究竟会如何!”李天高眯着眼睛,眸底一丝金色闪亮。



    “放心吧,几位师兄,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王通大笑道。



    “王师弟,原来你在这里啊,可让我们一通好找,上路的时间到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什么叫上路的时间到了!?



    摆明了就是诅咒嘛!!



    听了这个声音,在场众人俱都大怒起来。



    “赵青城,是你这个王八蛋。”洪伟的脾气比较暴躁,看到来人,大声的喝骂道。



    “姓洪的,我是奉命送王通去黑渊补缺,怎么,你们地龙洞想抗命不成?”被骂了王八蛋,这个叫赵青城的弟子自然是非常的不爽,声音显得严厉起来。



    “嘭!!”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只拳头便落到了他的脸上,将他打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酒楼的墙上,直接将那面白墙砸成了一个大窟窿,烟尘四起。



    “你……”



    赵青城也是内门弟子,仗着自家师门,在宫中嚣张惯了,哪里会想到有人敢当众出手,直到被打翻在地,才反应过来,只是还没有等他运转真气,便觉颈间一紧,被一只大手提了起来,周身的真气被锁,无法力。



    “你,你,你……”



    “你什么你!”王通将他提起来,眼中闪动着凶厉的光华,“你不是要送我去黑渊吗,还不快带路,难道要老不请你不成。”



    说罢一甩手,将他扔到了地上。



    “你……”赵青城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周身真气恢复流转,立刻便要起身,还以颜色,却不料一道杀气临气,让他如坠冰窟,一双饱含杀气的眸子映入眼中,浑身的愤勇之气瞬间如阳春融雪一般消散了。



    “算了,一个将死之人罢了,何必与他一般见识,说不定他就想借着这个由头与我同归于尽呢,我身娇命贵,怎么能和他同归于尽。”他心中暗道,将胸中的涌动的杀意生生收敛。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