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成的站在高高的熔岩崖上,看着眼前的一幕,眼中异彩连连。



    属于黑渊队的七名内门弟子则面色呆滞,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三天,不,应该是二天半的时间,他们认为不可能生的事情生了。



    王通仅仅用了两天半,便将炉屋重新建造了起来,比起之前的那一个,这个炉屋更大,上面所镌刻的符文更多,尽管他们都看不懂,但眼力还在,感知还在,眼前这个新建成的炉屋与之前的一样,依靠墙壁上的符文吸收着从地下熔岩流之中源源不断散出来的火行元气,只是不管怎么看,总是觉得现在的炉屋外层的符文,比起之前的那一个,要复杂的多。



    “诸位师兄,还请入炉屋一观,看看效果如何!”王通呵呵的笑着,将八人引入了新的炉屋之内。



    嘶!!



    八名内门弟子一入炉屋,便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炉屋的四壁之上同样布满了各色的符文,这些符文大小连接小的,小的连接微的,一层嵌一嵌,看的他们头皮子麻,即使修为最高的马成,在看了几眼之后,也立刻放弃了,而在炉屋的中心,是一个美伦美奂的大型阵纹,比起之前的阵纹来,又不知道复杂了多少倍。



    当然,这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处于炉屋之中,他们明显的感觉到,内部的火行元气比之前的炉屋要精纯数十倍,几乎不需要花费多少功夫便能够将元气炼化为真气,修炼效率明显提高。



    “师弟,这,这,这,这都是你弄的?!”



    一名弟子指着炉屋,张口结舌的道,“我,我,我不是做梦吧?!”



    “一个聚元提纯阵法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王通呵呵一笑。



    “师弟好手段啊!”马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语含深意,“想不到你竟然是一个阵法宗师,要是让宫中知道他们把一个阵法宗师配到这里来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阵法宗师,师兄实在是过奖了,小弟只是对这种火行阵法略有所得而已。”王通听了讪讪而笑,显得非常谦虚。



    “这样的阵法,已经不是略有所得了。”马成若有所思的看了王通一眼,不知道他是真谦虚还是假谦虚,不过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王通绝不简单,同样,也正如他所言,这样的阵法水平,在元武界足以称得上是大宗师级的阵法大师了,宫中将这种人扔到黑渊堡来,完全是不负责任的。



    “师弟,听说你之所以会来黑渊堡,是冯玄做的手脚?!”



    “好像是吧。”王通点点头,眼中厉光微闪,对这个真传弟子冯玄,王通没有一丁点的好感。



    自己根本就不认得他,他却跑过来找自己的麻烦,虽然说自己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但是从这一次任务之中,他还是能够看出满满的恶意的。



    “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这个王八蛋了。”



    这话说的,在场的弟子全都眉心一跳,太不客气了吧,那可是真传弟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开骂,你就不怕消息泄露出去,冯玄报复你吗?



    真传弟子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好了好了,不提这扫兴事儿了,今天新的炉屋建成,是个好日子,兄弟们,大家一起喝一杯吧!!”



    “好!!”



    几名弟子轰然应道。



    ……………………



    …………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



    男人嘛,就是这样,几杯猫尿下肚,气氛就上来了,开始胡天黑地,无所不谈了,一个个的勾肩搭背,变的跟知心兄弟一般,只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



    不过从诸人的态度之中,王通倒是可以看出,这个黑渊小队的气氛不错,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密切,形成了一个以马成为核心的小圈子,其他几人对马成都非常的敬服。



    这种敬服并不完全因为马成在他们当中修为最高,更多的是马成为人极好,性格豪爽,极重意气,说白了,就是拥有一定的领袖气质,能不不由自主的让人产生信服的感觉。



    这种气质是天生的,可不是王通这种一穿就被兔子咬的家伙能够比拟的。



    也正是因为马成的存在,黑渊队这群被配到黑渊的内门弟子才能够捏合成一个整体,成为娲皇宫中小有名气的队伍。



    只是,马成虽然不错,但毕竟只是一名内门弟子而已,能够做的毕竟有限,最多也只是能够维持住这个黑渊小队的士气而已,想要有什么大作为,却是不可能的。



    不但如此,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他甚至无法百分之百的保住自己队友的命,否则也轮不到王通前来补缺了。



    “两点,阴厉之气,幽域来袭,黑渊堡中最麻烦的就是这两件事情。”明显有些喝高了的马成勾着王通的肩膀,伸出三根手指,在王通的面前晃悠,“现在,我看到了希望,希望啊!!!”



    使劲儿的晃着王通的肩膀,满嘴酒气的马成眼中闪动着灼热的光华。



    “你的阵法,炉屋内的阵法,如果能够用到黑渊堡中的话,黑渊堡第一个麻烦就能解决了,到时候你就立下大功了。”喷吐着酒气,马成的声音越来越大,“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对啊,那个阵法,比之前炉屋内的阵法高明太多了,足以将一大片地方的阴厉之气消解掉,那样的话,我们也不用总是困在炉屋之内了。”几名内门弟子同时叫道,想到未来阵法布成之后的,黑渊堡再不需要受到阴厉之气的侵蚀,那画面实在是太美了。



    “哪儿有那么简单啊!”王通听了,苦笑道,“炉屋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内部的空间也不大,所以才会有那么好的效果,黑渊堡是开放的,又是这么大的地方,怎么可能做到那般的效果,除非……!”



    “除非宗门肯花大力气支持足够的物资,我倒是可以试一试!”



    “你真的能做到?!”马成打了个哆嗦,满身的酒意被王通的这番话给吓没了,刚才,他只是为了拉拢双方的关系,有意无意的捧上他两句而已,谁知道这厮嘴一张,竟然爆出了这么一个大料来,直接把他的酒吓醒了。



    “你,你,你你,你真的能做到?”



    即使以他的定力,听到王通的话之后,也感到一阵子血气上涌,不可思议的道,“这,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



    “我也没有必要和师兄开玩笑啊!”王通道,“别的我不敢说,在阵法一道之上,我也算是小心研究,高深的阵法我玩不来,但是这种凝聚元气的阵法,我还是有些心得的,只要资源跟的上,我一定能做到。”



    “好,太好了!”马成猛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头,因为太过激动,用力过猛,一掌便将桌子给拍的粉碎,一时之间,桌上头的碗碟啪啪落下,砸在地上,汤汁四溅,酒香弥漫,他却根本就不管这些,一把揪住王通的衣领道,“走,跟我走。”



    “到哪儿去啊?!”王通不解的道。



    “当然是回宫了,这样的大事,自然要禀告宫里一声。”



    “师兄,你不是开玩笑吧,禀告宫里,我跟你说,要建成这样的阵法,所需要消耗的材料太多了。”



    “资源不是问题。”马成说道,“黑渊堡与幽域对娲皇宫的意义极大,只要你能解决黑渊堡的隐患,再多的资源,宫里也会出的。”



    “真的?!”



    “当然是真的。”马成道,“但是,如果你是说的有假,宫里头也绝不会姑息。”



    “那也不能这么急啊,我刚来不久,对这黑渊堡不熟,我说的能做到只是理论上能做到而已,具体该如何做,还需要我细细的堪察一番,然后做出一个有利的计划来,我想宫中也不会光凭着我的一面之辞和一个完全不具备可比性的炉屋就给我那么多的资源吧?”



    “这倒也是,是我心急了!”听了王通的话,马成终于松开了手,正如王通所言,要完成一个阵法,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宫里会不会相信,王通说到底也仅仅只是一个内门弟子而已,而且还是一个刚刚突破到神变境的内门弟子,



    就这么红口白牙的跑到娲皇宫中,跟别人说自己能够解决娲皇宫数百年解决不了的问题,会有人信吗?娲皇宫会因为他的一面之辞,便开放资源吗?



    不可能的!



    最大的可能性是直接把他给打回来,狠狠的羞辱一顿,甚至连他也会吃上一大顿的排头,因为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



    毕竟阵法这种东西,在元武界绝对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技能,懂得布阵的武者根本就没有几个,更不要说这种越了这个世界层次的大型聚元净化阵法了。



    想想看,连之前炉屋的那种阵法都被称之为宗师级的阵法了,而能够净化整个黑渊堡的阵法算什么?大宗师吗?好像打不住。



    细想下去,便是马成自己也觉得王通是在胡吹一气,以他的见识,似乎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元武界有这样的阵法存在,恐怕就算是娲皇宫中最为紧要的几处地方,有阵法守护,恐怕也达不到这种级别吧?



    想到这里,他仿佛被一头冷水从头浇到尾,眼中充满了怀疑。



    “师弟,你不会是在耍我吧?”



    “我当然不会耍师兄了。”王通摇头道,“你看,连师兄您对我都信心不足,何谈其他人呢?”



    马成显得有些尴尬,“不是我不信你,而是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样吧,就按你说的做,我们从长计议,先勘察一番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