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396章 宫中来人
    任何一件事情,从长计议之后,有一半的可能性便不了了之了,在黑渊堡同样如此,从酒劲儿中醒过来的七名内门弟子似乎和马成打着同样的心思,觉得王通那番话只是酒话而已,不可全信,一个笼罩黑渊堡,彻底驱散阴厉之气的阵法哪里是那么容易建立起来的,如果真的能建立起来,娲皇宫早就建好了,还会等王通这么一个外门弟子吗?



    不过,王通新建的炉屋的确是好使,给他们带来的好处极大,所以,他们也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头过多的纠缠,只当王通是酒喝多了开了个玩笑罢了。



    王通不是傻子,看到他们这样的态度,再细想想这件事情,也觉得自己的表现或许有些过了,自己只是内门弟子而已,没有必要搞这么大的飞机,真的要搞,也要等到自己在娲皇宫中的地位上升以后再说,免得到了最后为别人做了嫁衣裳,最为重要的是,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必要在这件事情上徒耗精力,所以,那晚酒后,包括王通和马成在内,谁都没有提布阵这件事情,便是那所谓的勘察一番,最后也不了了之了,王通根本就没有去堪察什么,和七名外门弟子一样,一头扎进了炉屋之中。



    不过,经此一事,他与另外七名弟子相互之间变的熟悉了许多,相互之间交流的也多了。



    孙脘、赵志鹏、丁大有、吴奂、喻宝、金秋白、严永七人之中,孙脘的修为最高,已经突破至天位,虽然只是小天位,在黑渊队中,也是仅次于马成的人物,只是相比于马成,他也只是在修为上比其他几人强而已,没有足够的领导力。



    “师弟,不管你有没有开玩笑,这件事情,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出话了,一定会传到宫里去,所以,一定要有心理准备。”炉屋之中,孙脘语气十分的严肃,“在必要的时候,还是想想该怎么向宫中解释吧。”



    “向宫中解释?”王通眉头一挑,露出古怪的神色来,“我需要解释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不过宫中不相信我,再解释也没有。”



    “话不能这么说,你是因为得罪人才会被配到这里的,小心宫中那帮人借题挥。”赵志鹏心有余悸的提醒道,“我当年也就是说错了一句话,所以被配到了黑渊堡来了。”



    “这娲皇宫到底怎么回事,相互之间倾轧怎么会这么严重。”王通趁机问道,来到娲皇宫的日子虽然不长,但是这娲皇宫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对,完全不像是一个修行的门派,倒像是一个后宫一般,一个个的修为不高,实力不强,却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特别是宫中那些掌权的家伙,明显分为几个阵营,相互之间倾轧现象非常严重。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宫主继位不久,太过年轻,地位不稳,一些老臣便趁机将权柄夺了过来,这些老家伙一个个的修为停滞不前,对各种修炼资源的依赖非常大,拿到了权力之后,各种资源进项自然水涨船高,自然不愿意放手,渐渐的,也就形成了这个局面。”七人之中,金秋白的年纪比较大,对宫中的情况非常了解的也多,几句话的工夫,便将这娲皇宫中权争的本质说清楚了。



    修炼讲一个财侣法地,经他这么一说,王通便明白了过来。



    财侣法地,财字排在第一位,什么是财,修行界中,财指的可不是钱财,而是各种资源,修为越高,所消耗的资源便越多,特别是那些潜力已经耗尽的修行者,对资源的需求堪称恐怖,每提升一丁点,便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所以即使掌握了足够的权力,便相当于掌握了资源的分配大权,自然是不愿意放手,再摊上现在这么一个年轻的,刚刚上位没有多久的宫主,简直可以说是天赐良机,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捞上一把,也对不起自己现在的地位啊,所以,便形成了娲皇宫现在的局面,也是王通在娲皇宫中的地位不高,并不是太过清楚高层的斗争,事实上,娲皇宫内部的争斗由来已久,激烈程度远远过他的想象。



    “所以,师弟啊,你要小心,这幽域虽然危险至极,但也有许多的资源,特别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许多资源都是宫中稀缺的,就是因为黑渊堡的阴厉之气太重了,否则的话,哪里会轮到我们这些得罪人的家伙来守黑渊堡啊,早就成肥缺了。”



    “肥缺啊,幽域不是非常贫瘠吗?怎么会是肥缺呢?”



    “幽域贫瘠只是相对而言,那毕竟是一个庞大的世界,资源怎么会少呢,只是因为黑渊之中的阴厉之气在幽域之中横行,无法深入而已,所以才会显得贫瘠,但若是你真的能解决黑渊堡的阴厉之气,便意味着有可以在幽域之中开辟出一个安全的环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也不是。”王通摇头道,“我有把握在黑渊堡中整出一个阵法来,净化阴厉之后,主要是因为这里有地下熔岩,有无穷无尽的火行元气,所以才能够做到,幽域之中没有这种东西,怎么搞?”



    “能够净化黑渊堡也就足够了,一个安全的黑渊堡可以驻扎大量的内门弟子,而不是这些过来送死的炮灰,意义同样巨大,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真的能够净化黑渊堡,过不了多久,这黑渊堡的情况就会起变化,再也不是什么禁地了,会成为宫中弟子争夺的对象。”



    “有这么厉害吗?”



    “当然,黑渊堡的价值不是你能够想象的到的。”孙脘说道,“不然你以为老大为什么会这么激动。”



    “这样的话,的确是有些麻烦了。”王通眉头轻皱,沉思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摇头道,“算了吧,走一步看一步吧,这种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的了的。”



    言毕,再次闭上了眼睛,沉入修炼之中。



    孙脘七人相互看了一眼,同时闭上了眼睛,炉屋之内,一片安静。



    ……………………



    …………



    “这小子是个怪物吗?说的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黑渊堡恐怕会有大变啊!”



    炉屋之外,黑渊堡中,马成手抡铁锤,狠狠的砸在面前的一件器胚之上,巨大的撞击声响彻整个黑渊堡,只是相比于以前的锤击,这一声声的锤击很明显没有什么规律,若是仔细听的话,还能够感觉出一丝凌乱的气息,再无之前那种如行云流水的感觉。



    “不行!!”随着一声巨响,他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一甩手,将手中的铁锤扔到了一边,看了一眼石台上那件已经有些扭曲变形的器胚,不由苦笑起来,“还真是的,心不静啊,连手艺都变了。”



    “在想王通的话吗?”



    “谁?!”马成一惊猛的转头,看到来人,露出惊喜之色,“大师兄,您怎么来了。”



    “你们在黑渊堡中搞出这种事情,我能不来吗?”来人说道,“带我去炉屋看看。”



    “现在?”



    “现在!”



    马成二话不说,将手中的铁锤放下,带着来人来到了炉屋。



    来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进去,而是站在炉屋之外,仔细的看着炉屋外层若隐若现,密密麻麻的符文,神色越来越严肃,眼中越来越惊讶。



    “这些,都是他在三天之内弄出来的?”



    “确切的说,是两天半。”马成苦笑道,“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个阵法大家,话说,这样的人,宫里也舍得配到黑渊堡这样的地方来?”



    “不把他配过来,能知道他有这本事吗?”来人眼睛一翻,说道,“这家伙,倒真是能给人惊喜。”



    “是啊,他的修为不高,但是手段却高的出奇,听说他击杀过天位兽王,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而且还不止一个,他杀过两头天位兽王,其中一个是一剑击杀,还击败过一尊天位兽王。”来人说道,“只可惜,他的来历太过神秘,又得罪了宫中的实权人物,否则的话,断不会将他配到这里来。”



    “实权人物?是庞涌那个老贼吧?”提到庞涌,马成眼中流露出刻骨的怨毒之色。



    “怎么说话呢?”来人眉头一挑,“庞涌不管怎么说也是执事殿的长老,该有的尊重还是要的。”



    “尊重?哼,且看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将他碎尸万段,把他的尸体一块一块的挂在娲皇宫的大门口。”



    “一个女人而已。”看着马成近乎扭曲的表情,来人苦笑起来,“算了算了,不提他了,进去看看吧。”



    马成点点头,打开了炉屋。



    “老大,你怎么来?”



    “老大!”



    “老大!”



    ……



    看到马成进来,孙脘等人同时站了起来,都显得有些惊讶,和他们不同,马成身为队长,身怀宫中赐下的宝物,能够免疫阴厉之气,所以等闲不会进入炉屋,几个月也不见得会来一次,今天突然来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怪不得他们惊讶。



    “看看谁来了?”马成微微一笑,身子一让,将身后的之人露了出来。



    “柳师兄!”



    “柳师兄!”



    “您怎么来了?”



    “柳师兄!”



    …………



    看清来人,孙脘等七人俱都露出了惊喜之色,连忙行礼。



    柳师兄?!



    王通只是觉得来人面熟,现在听了众人的称呼,顿时认出了来人。



    柳琊,娲皇宫真传弟子柳琊,连忙行礼,“见过柳师兄!”



    “不必多礼!”柳琊双手虚托,无形的劲力四散,将行礼的诸人全都托了起来,然后望向王通,温和笑道,“王师弟,久仰大名啊!”



    “不敢,不敢!”王通连忙道,“柳师兄身份尊贵,怎么有空来黑渊堡?”



    “还不是因为你。”柳琊笑道,目光终于落到了炉屋中心的阵纹之上,“这就是你弄的阵法?”



    “不错!”听到柳琊是为了阵法而来,王通自信一笑,“雕虫小技,现丑了。”



    “这要是雕虫小技的话,那我岂不成了一个笑话?”柳琊看着阵纹,神色变的越来越严肃,“不错,不错,这炉屋内的火行真气的纯度,远远过之前的炉屋,王师弟,大手笔啊,这要是让外头那些所谓的阵法大家看到,一个个的还不都得羞愧的跳楼啊!”



    “这是哪儿的话,我也只是侥幸而已。”王通听了,苦笑起来,这话要是传出去,自己恐怕就会多上一大堆的敌人了。



    “世上的事情从来没有侥幸的,你的阵法造诣远远过我的想象,比起宫中的那些大家来,也不隍多让,不,要远远过他们,来这黑渊堡,实在是屈才了啊。”



    “师兄来此,不会是专门为了调侃我的吧?”



    “当然不是,我是为了你的阵法而来。”谈到正事,柳琊的神色顿时一肃,“听说你有把握把黑渊堡的阴厉之气全部驱逐出去,是也不是?”



    “把握是有,但是黑渊堡不是炉屋,不但范围大,而且是开放式的空间,想要将阴厉之气全部驱净,有些难度,恐怕需要大量的资源。”王通眉头一挑,拿出了之前应付他马成的话来。



    “资源不是问题。”柳琊一摆手,庞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出来,“如果有足够的资源,你真的能成功?”



    “当然!”王通知道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头一昂,自信的道,“别的方面不敢说,但是在阵法方面,这不成问题。”



    “好,你现在就跟我回去,向宗门说明情况。”



    “这……”王通迟疑了起来,“柳师兄,这件事情有多麻烦您比我清楚,就算有你作保,但是我空口无凭,恐怕说服不了宗门吧,毕竟这是一大笔的资源。”



    “这么说来,你还是没有把握了?”



    “我没有把握说服那帮子人,您也知道,光是长老我就得罪了两个,不然也不会被配到这里来,就算我真的能做到,也驾不住那两个老家伙暗中作梗啊,更何况,还有一个真传弟子呢。”



    “冯玄?”



    “不错,谁知道这个王八蛋是怎么想的。”



    “你倒是不客气啊!”



    柳琊和冯玄虽然不大对付,但毕竟都是真传弟子,地位相当,王通毫不迟疑的脱口骂另外一名真传弟子是王八蛋,听到他的耳中有些不舒服。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个人,谁对我好,我记在心里,谁对我不好,我也记在心理,我和这厮无冤无仇的,他突然出手坑我,我当然不会把他当回事。”



    “呵呵,你倒是恩怨分明啊,不过没办法,这件事情关系太大,不是你我这一两个弟子能够决定的。”柳琊道,“我只是奉命带你回去说明情况,如果你只是信口开河,那就算了,但若真是有把握的话,倒是不妨一试。”



    “在这种事情方面,我自然是有把握的。”王通道,“若是师兄真的有心,且容我几日,待我将这黑渊堡的情况勘察分明之后,再随师兄回去,到时候,也起话来也理直气壮。”



    “好,既然如此,我便随你一起勘察。”柳琊眼中一亮,对王通的话已经信了五六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