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399章 颤抖吧!土鳖们(上)
    土鳖!!!



    硕大的夜明珠挥洒清辉,将大厅照的月白一片



    庞涌两条寿眉低垂,双手扶案,目光如火,惊怒交加。



    “土鳖”!



    这两个字在他的耳边回响震荡,就像是脑袋上头挨了一锤一般,让他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人如此的藐视于他,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口出狂言!



    但是今天,王通就做了,不但做了,而且还当着宫主的面,当着真传弟子的面,当着宫中诸多的实权长老的面,辱骂自己!



    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时的庞涌,怒气勃,宛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双手按住桌面,便是上前,将王通擒杀。



    “呵呵!!”



    孙正阳再次起身,轻轻的挡在了王通的面前,庞涌那如虎似豹的气势顿时再次消失。



    “庞兄稍安勿躁,我这徒弟的话虽然重了一点,可是他还没有说完呢,待他说完,若是真的无理,再作也不迟啊!”



    “你……!”庞涌老脸涨的通红,一双雪白的寿眉竟然也闪动着妖异的血光。



    “另外……”



    面对着暴怒的庞涌,孙正阳目光沉凝,身上荡出一股幽幽暗暗的气质,“事不过三,你已经对我的这徒弟出手两次了,若是再次出手,不要怪我将你斩杀当场!”



    这……



    话音落下,整个议事大厅的气氛猛烈一凝,所有人的目光俱都由讶异变的震惊起来。



    “玄宇宙,破碎境!”



    宫主薄成君眉头一扬,轻呼了一声。



    玄宇宙,破碎境!



    六个字,如同银瓶乍破,横空而来,击碎了所有人的眼睛!



    地龙洞洞主孙正阳竟然修成了浑天宝鉴的最高一层,达到了破碎境!



    怎么会这样?



    闭关五年而已,五年之前,他还只是一个太天位的武者,闭死关试图突破涅槃境,怎么一下子五年过去了,就变成破碎境了?



    这怎么可能?



    五年啊!!



    这么短的时间,便连续突破两个大的境界,而且还是涅槃与破碎二境!



    这种事情,即使是在元武界,也从来没有生过,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便是野史传说中的上古强者,也没有过这样的纪录!



    但是,孙正阳竟然做到了。



    “侥幸突破而已。”孙正阳淡淡的道,声音不大,可是每一个听到他声音的人,都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之中,感觉周围一下子变的幽暗起来,被孙正阳的声音拉入了一个无尽的黑洞之中,尽管只是一瞬间,却足以让众人色变。



    庞涌面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斗大的冷汗从额头滴落了下来。



    破碎境啊!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尽管他在娲皇宫中也算是掌握着实权,但是元武界以实力为尊,他的权力也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之上的,一旦碰到实力明显过他的对手,这点权力,也就变成了笑话。



    孙正阳拥有破碎境的实力,那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宫中的太上长老,隐形的权柄要远他这个实权长老,他就算是有再大的胆子,心中再愤怒,也没有胆子在孙正阳面前呲牙。



    孙正阳身后,王通面上的讶色一闪而逝,随后便笑了起来,手扶阵盘,轻轻的道,“这并不是什么幻术,只是普通的符文而已,只要不想着不自量力的解析,便不会有事。”说话间,便将手从阵盘中心的玉石上拿开,“这是我做的一个全息阵盘。”



    “全息阵盘!?”



    此时,厅中众人都没有从孙正阳刚刚放的那颗大卫星之中缓过劲来,骤然之间又听到了一个新的名词,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王通却是不管他们的想法,自顾自的道,“所谓的全息,大家可以理解为全景图像信息,就像是这样!”



    伸手轻轻的按了一下阵盘中心的玉石,一道乳白色的光华从玉石之上笔直的射出空中,光华以玉石为起点,散开来,在半空之中形成一副栩栩如生的图像来。



    “黑渊堡!”



    看到这一副图像,场中一部分长老与内门弟子全都惊呼了起来。



    是的,这是一副黑渊堡的图像,而且是一副非常完整,几乎乱真的图像,看起来就像是将黑渊堡缩小了无数部之后,搬到议事厅中来的一般。



    在昆墟界,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整形,只需要一个普通的投影符录便行了,但是这里是元武界,武道称尊,道法不显,元气等级又不高,这帮人哪里见过这样的东西,在看到这副图案的一瞬间,所有人再次被震惊到了,这一次震惊,甚至过了孙正阳的修为突破以破碎境的程度,毕竟破碎境的武者虽然罕见,但不是没有,可是这种将天地缩小于一隅,完美的呈现出来的手段,还从来没有在元武界出现过,现在,出现在元武界一众人的眼中,其实与神迹相差不多了。



    王通目光扫视全场,嘴角轻扬,语气愈的淡然起来,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细长的竹竿。



    “这是黑渊堡,这是黑渊,这就是那条熔岩河!”青青的竹尖指着图像中的一块块图案来,在众人诧异无比的目光之中,那条亮金色的熔岩河流竟然动了起来,自西向东,流入黑渊之中。



    场中所有人都屏息静气,死死的盯着半空中的图案,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自己的呼吸重了,将空中如雾似幻的画面冲垮。



    “这是黑渊之中泄露出来的阴厉之气。”竹尖往黑渊的上空一指,顿时,灰色的雾气从黑渊之中冒了出来,弥漫于整个黑渊上空,同时有一部分灰色的雾气向黑渊堡的方向扩散,不到一息的时间,便将整个画面笼罩在浓淡不均的灰雾之中。



    “这是熔岩河中散溢出来的火行元气。”手中的竹竿又往熔岩河流之上一指,顿时一层淡金色的雾气从熔岩河流之中浮了上来,与黑渊堡周围的阴厉之气融在一处。



    “当然,我们知道,无论是阴厉之气,还是火行元气,都是无形无质的,我刚才这么做,只是想让大家看的清楚一些而已,现在,我把火行元气的色彩消去,只留下阴厉之握,以色泽的深浅代表阴厉之后的浓烈程度。”说罢,画面之中的金色消去,只余下深浅不一的灰色。



    “大家看,很明显的,黑渊堡之中的阴厉之气的浓度远远的低于黑渊的周围。”只见王通手中的竹尖一转,指着熔岩河道,“大家都知道,阴厉之气的浓度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因为这里同样存在大量的火行元气的缘故。”



    说到这里,王通顿了一下,指着黑渊堡下方的炉屋道,“这是炉屋,黑渊堡最安全的地方,里面没有一丁点的阴厉之气,原因也很简单,它的内部有一个火行聚元阵,不管是黑渊堡周围的稀薄的阴厉之气,还是炉屋,都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熔岩河流中的火行元气能够有效的解决阴厉之气的问题,既然炉屋能够隔绝阴厉之气,那么,同样,黑渊堡也能够做到。”



    “炉屋与黑渊堡不同,黑渊堡周围可没有炉屋那样的围墙,难道你还要在黑渊堡周围建一个围墙围起来不成?”



    一个略懂阵法,曾经在黑渊堡驻守过的长老忍不住说道。



    王通看了他一眼,“当然不可能,这么多年了,若是这围墙能建起来,想来早就建了,何必等到今日呢?”



    “不错,炉屋处于黑渊堡的内部,阴厉之气不显,地方又不大,屋壁之上均刻有阵法符文,所以才能够建起来,黑渊堡的地方太大,不说录制符文需要大量的资源,在临渊的一边,也很难经的起阴厉之气的腐蚀。”一名长老接口道。



    “正是这个道理,能不能经的起阴厉之气腐蚀暂且不提,但说要在那种范围的围墙上刻划足够的符文,便是一项大工程,更何况,我看那炉屋之内的阵法是专门为了炉屋这种体积而设计出来的,扩大到城墙上头,根本就不管用,面积越大,所牵涉到了符文数量就越多,阵法就越高端,建立起来的难度就越大,所以,造围墙的作法不但笨,而且并不可取。”王通笑了笑,指着画面道,“我刚才说这么多,只是想和大家确认一件事情,那就是火行元气对阴厉之气有克制作用,要解决黑渊堡的阴厉之气,最终还是要落到火行元气的头上,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好好的利用这里的火行元气。”



    “怎么利用?”又一人出声问道。



    王通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径自说道,“从炉屋和黑渊堡的对比可以看出来,炉屋之所以能够隔绝阴气,并不仅仅是有围墙,而是他的内部容积小,再加上阵法的因素,在一个小范围内凝聚了大量精纯的火行元气,从而将阴厉之气排除在外。”说话间,竹尖轻轻的点了点炉屋,顿时,炉屋的画面放大了起来,炉屋内部的情况呈现在众人面前,浓烈无比的火行元气在炉屋的内部形成一个赤色的小太阳,周围偶尔有一丝丝灰色的阴厉之气闪动,但是这些阴厉之气在接触到这个小太阳之后,立刻消失不见。



    “这是炉屋,但是放到黑渊堡就不行了,黑渊堡虽然紧邻着地下熔岩湖,但是一来没有阵法聚拢火行元气,二来周围没有围墙,火行元气散逸的快,因此,火行元气的浓度远远的比不上炉屋内部。”竹尖一顿,画面再次回到黑渊堡全景,赤色的火行元气出现在画面之上,但是与炉屋内的浓度相比,就远远不如了,只有一层赤色而已。



    “现在,黑渊堡的问题就清楚了,这种程度的火行元气抵挡不了阴厉之气的侵袭,如果说阴厉之气是水的话,那炉屋之内的火行元气就是铁,无论有多少水,也无法渗透进去,而黑渊堡的元气则如土壤一般,水可以轻易的渗透进去,不管多少,终归是有害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土化成铁,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构建一个大型的阵法。”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目光环视一周,嘴角勾起,浮出一丝冷笑,“我称之为束阳攻阴!”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