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王今而言,王通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太放肆了,甫一见面便出手,完全不顾忌自己的身份。



    事实上,他都快要气疯了,自己可是真传弟子啊,娲皇宫的真传弟子,娲皇宫中,地位仅次于宫主及几名有限的太上长老,所有的内门弟子见到自己就像是见到祖宗一般的恭敬,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不按规矩出牌的角色,一上手就开打,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量,又是谁,让他如此的放肆!



    王今整个人都不好了,看到王通仍然不管不顾的攻击过来,瞅着王通目光之中流露出来的一丝讥诮之间,他刹那间明白了过来。



    该死的,这个小子想踩着我上位!!!



    他哪儿来的信心?



    自己可是太天位的修为,他呢?



    咦?



    不对,他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神变第六境通天变了,只关一步便能够沟通内外,踏入天位!



    这怎么可能?



    当日在议事厅的时候,我明明记得他只是神变第二境的,这才多久,便到了第六境?



    这些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他感到了空间的压力。



    王通出手的度极快,气势异常的凌厉,已经出了他的想象,此时他王通,身在半空,有如一只锁定了猎物的大鹰,爪爪不离王今的要害,指尖流转的气劲,出嘶嘶的声音,王今毫不怀疑,这要是被他抓到一爪子,立刻就是皮肉分离的结果。



    “这小子真把我当成软弱可欺的了!”



    王今心中怒气勃,出手再不容情。



    低喝一声,真气流转,顿时周身金光闪动,有如初生之阳,拳绽金光,迎面打来。



    浑天宝鉴第八层,金晨曦!



    王通一爪探出,指尖白烟在碰到金色光华之时便立刻消融,仿佛遇到克星一般。



    当然是克星,浑天宝鉴第一层对上浑天宝鉴第八层,自然是没有任何胜算的,这又不是七色斗气。



    这是一种天然的克制。



    “小子,给我去死!”王今脸沉似水,金色拳头破开王通双爪,砸向王通的鼻翼。



    “不是天位境的高手吗?为什么没有沟通内外天地?!”



    面对这几乎必中的一拳,王通并没有丝毫的紧张,被击退的双爪一振,身体一个倒翻,竟然以一种头下脚上的倒立姿态在空中翻滚了起来,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这一拳。



    双手下探,疾若闪电,扣向王今的双肩。



    噗!!



    一声轻响,王通嘴角抽搐,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形猛烈的横飞而出。



    金光闪动,越来越凝实,最终竟然化为一层又一层的光幕,朝王今的身上汇聚而去。



    天位境,沟通内外,运转天地元气!



    此时,两人周围百丈之内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存在了,壁垒高筑,炎阳无限



    盛怒之中的王今终于引动天象。



    “金行元气与火行元气吗?”



    灵觉展开,天地元气的流动纤毫毕现。



    王今的身体膨胀,窜升至丈许高,化身金身巨人,口中咆哮怒号,出拳如雨,拳爆如麻。



    “天位的力量,果然厉害!”



    身如食之鹰,不断的在空中腾挪变化,指尖的为点白烟已散,点点金光射出,避实就虚,狠狠的打在金色壁垒之上,荡起阵阵波纹涟漪。



    “没用的,小子,我是太天位,已然能够引动天地伟力,就凭你的力量,怎么可能破开我的天位屏障?”



    王今声如震雷,漫天的拳影闪动,须臾之间,便布满天空,化为一道无处不在的拳网,朝王通罩了过来,遍布四面八方,再无一处闪躲之处。



    “覆海神拳,天崖无尽,给我去死!!”



    看着这漫天的拳影,无尽的威势,围观之人皆心神俱裂,没有人相信王通能够逃过此劫。



    “真传就是真传,这下子,看王通这小子怎么狂?”



    “不错,仗着自己有一个太上长老的师父,就敢向真传弟子递爪子,实在是狂妄!”



    “这家伙不会被打死吧?”



    “打不死不至于,不管如何,也要为那一位留点面子,不过打残是肯定的了,真传弟子的威严绝不容冒犯。”



    “打残也不错了,这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



    “这下子,莫天谷那个王八蛋高兴了,不过这小子做事实在是不地道。”



    “不地道又能如何,他有真传弟子罩着,惹不起,以后啊,少接触就是!”



    “不错,不错!!”



    看着宛如陷入绝境之中的王通,一众弟子或是可惜,或是嘲讽,或是震惊,或是窃喜,表情变化,不一而足,心中所思,各有所异。



    倒是一直躲在王古背后的莫天谷面露狂喜之色,死死的盯着王通,双眼冒光,恨不得王通就这么被一拳打死才好。



    拳网之中,压力如山,王通并不绝望,相反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周身的气息收敛,凝至眉心一点,旋即,猛烈的爆了出去。



    刹那间,一股凌厉到了极致的气势横压而来,盖压四方。



    这是……



    所有人心中都生出一股惊惧之意。



    巨大的阴影笼罩四方,有如乌云遮日,金色壁垒光华不现,炎阳般的火焰在这一瞬间也仿佛冷却了一下来。



    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这笼罩着一切的阴影只是瞬间闪过而已,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幻觉,除了王今。



    漫天的拳影,眼看就要印上王通的拳影停滞了瞬间。



    王今面色巨变,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心神受到了巨大的震荡,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尊巨大的黑影,眼神犀利,利爪如勾,要将他一爪抓碎!



    是的,一爪抓碎!!



    “这不是幻觉!”



    他毕竟是太天位的修为,见多识广,瞬间便意识到了,这并不是普通的幻觉,这是直接作用于神魂之上,让自己的神魂感觉到无比恐惧的力量,这不是幻觉,这是气势!



    这是势!!



    一种将某种武觉修炼到了极致之后,凝聚出来的恐怖气势。”



    “怎么可能,他才多大,便能够凝聚出气势了,再进一步,便能够掌握一条自己的道路,这怎么可能!!”



    王今有一种仰天怒号的冲动,气势,拳意,这种东西难道不是应该在传说之中才出现的吗?不是说,这东西只有破碎境的强者在破碎虚空的时间才能够领悟到了,不是说,破碎境的强者要靠这种东西破碎虚空的吗?不是说这种东西需要到涅槃境的时候才会考虑的吗?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神变第二,不,第六境的小子竟然领悟了这样的势,甚至可以说,已经掌握了属于自己的拳意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事实上,他也没有百思的机会,这些念头只是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随后,只见王通凌空而击,一爪探出,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循,漫天的拳影化为了虚无。



    王今与天地之间的联系也随之被切料。



    金光泯灭,炎阳不再。



    “这不可能!!”



    王今疯狂的怒吼起来,满是不可思议,天位以来,他被击败过,他被打倒过,但是,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直接切断了与天地元气之间的联系,天位以来,与天地沟能,周围元气对他的加持之力瞬间消失了,在这一刻,他甚至以为,自己的修为已经不再是天位境,直接从天位境滑落,变成了神变境,甚至还不如。



    他以为自己是在作梦,他以为自己陷入了强大的幻境之中!



    只是,事实已经容不得多想,眼前的世界,一切都消失了,只余下一根手指,距离他越来越近,终于,在他愕然的表情之中,对着他额头轻轻的一点。



    轰!!!



    天地破碎,脑袋仿佛被重锤猛击一般,他的身体倒飞而出,在十余丈外重重落下。



    久违的痛楚袭遍全身,身上的骨头仿佛都裂开了一般,动一下,便是扯动全身的剧痛。



    败了!



    毫无悬念的败了,莫名其妙的败了!



    王今倒下,场中一片寂静,落针可闻,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传弟子王今竟然败了。



    太天位的真传弟子竟然败在了王通的手中。



    在这一刻,之前对王通所有的传言与怀疑俱都化为乌有。



    他们相信了,在淡水河谷的时候,是王通击杀了两名天位境的兽王。



    想想,太天位级别的真传弟子都败了,更何况只是小天位境的兽王呢?



    “不可能,这不可能?!”



    王古的面色涨的通红,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眼,感觉自己在作梦。



    大哥竟然败了!



    他那无敌的大哥,从小便是天才的大哥,自己一辈子的偶像竟然败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十个回合不到,便败在了王通的手中。



    “你这个混蛋,究竟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闭嘴!”



    看到自己的弟弟怒冲冠,仿佛要冲到王通的面前,躺在地上的王今开口低斥,强撑着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真气流转全身,这才现,自己看起来败的很惨,不过受到的伤害并不大,只是一些皮外伤,再加上内腑骨骼有一点震伤,甚至连骨头都没有断掉一根,最多只是骨裂而言。



    “好精妙的力量控制!”他心中暗自咋舌,无力的挥了挥手,示意王古退下。



    “大哥!”王古连忙上前,将他轻轻的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王今摇了摇头,“我没事,还要多谢王通师弟手下留情。”



    “不,是你的修为高,金晨曦已经修炼到了极致,所以才会没事。”王通笑了笑,目光一转,正好看到莫天谷正一步一步的后退,此时已经退到了人群的后面,一双眼睛惊恐的望向自己的这边,见自己看过来,双腿一软,竟然就这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师弟,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可我也没办法啊,我也是被逼的,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话,我已经死了,师弟,我……”他跪倒在地上,头如捣蒜,连连求饶,“你就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声如杜鹃啼血,声声如泪。



    所有人眼中都露出了鄙视之色,这厮,这厮的骨头也太软了吧?



    “不敢了,怎么,你还想有下次啊?”王通冷笑道,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蹲了下来,“莫师兄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若是想要杀你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是是是,谢师弟不杀之恩,谢师弟不杀之恩?”



    “唉,你们这么,我就算是想杀你,也下不去这个手啊,你说是不是?”



    可怜莫天谷抬着头,张着嘴巴,直直的望着王通,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



    “再说了,你还欠我们一颗水灵珠呢,杀了你,我那颗水灵珠找谁要去??”



    “呃,啊?!”



    “啊什么?要么把水灵珠拿出来,要么……”王通顿了一下,“你知道后果喽?”



    “我知道个屁啊!”莫天谷心中大骂,面上苦意尽露。



    水灵珠啊,那可是在水系荒兽王中才有可能出来的宝贝,你让他一个内门弟子到哪里去寻,到哪里去找?



    什么?去找庞涌要回来?



    可能吗?



    他相信,只要自己开口,庞涌一定会一巴掌把他打死。



    绝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不过,如果不答应的话,那么,现在王通就会一巴掌把他打死了。



    “这就对了嘛,大家都是师兄弟,何必把关系搞的那么僵呢,像这样这好啊,你说是不是?!”王通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的笑了起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