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王通而言,束阳攻阴阵只是一个小阵法,娲皇宫的护山阵法同样如此,因为这个阵法的要求很低,只需要应付初入金丹的层级便行了。



    初入金丹啊!!



    连当初小寨山的护山阵法都不如,所以,在王通看来,这只是小道而已。



    阵法这门技能,他学的不精,但是在元武界足够他谋存了。



    也足以帮助他在元武界立足。



    所以,别人对他的期待很高,他自己却并不是很在意。



    因为根本就不需要在意。



    这就像是一个清华数学系的学生与一个小学生一般,完全没有可比性,毫无疑问的碾压。



    而他当然也不愿意回到黑渊堡去,黑渊堡连接着幽域,那样的地方,太过敏感,牵扯太多,他暂时不想过度的参与进去,更何况,黑渊堡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过封闭了,完全不自由,进出一趟谁都能看到,频繁进出,必然会引起一些怀疑,所以他选择留在红松林中,这样行动方便,对他完成轮回之盘给他的任务有极大的帮助,更何况,根据他的六爻神算,在红松林,很快便会有一场机缘出现。



    在详细的解答了宫中大佬们的一连串问题之后,这帮家伙终于离开了,王红松林似乎也恢复了平静。



    但王通清楚,这只是表面上的平静而已。



    随着元武界天地异变的结束,天地元气和法则稳定下来,接下来的必然会陷入一种平静的混乱之中。



    所谓平静,便是那些大佬们都会一心一意的潜心闭关修炼,摸索在新的天地法则之下的修炼之道,探寻武学之途,但是同样,一些低等级的武者,会因为天地元气的暴涨,修为暴增,这必然会引一系列的事端,像这种世界升级,境界变化,原本的大境界变成小境界,小境界变成小关卡,对低级的武者来讲,简直就是修炼上开了外挂一般,以后还分什么后天先天,但是后天的武者很快就会现,晋级先天并不像之前那么麻烦了,先天武者会现,晋入神变境也变的简单了起来。



    想想看,大量的低等级武者的修为突飞猛进,会生什么样的情况?



    当然是混乱!!



    虽然这些混乱只是在低等级的武者之中生,但是在任何一个世界,无论是修真者,还是武者,都是低等级占据绝大多数,高等级永远只是少数派,这种低等级武者的大量强化,迅提升,必然会导致大量的争斗产生,而最终,这种混乱,很有可能蔓延至一个特殊的群体,中层武者,中层武者,指的就是神变第四境以上,涅槃境以下的武者,这些武者,是元武界的中坚力量,他们没有高等级武者那样的学识了远见,因此不会闭关,又与低等级的武者有极大的牵扯,一旦生混乱,必然会被扯进去,最后愈闹愈大,但是,这种混乱最终也仅仅只会局限于中低等级的武者之中,只要高等级的武者不参与,永远影响不了大局,而影响不了大局的混乱,高阶武者一般是不会插手的,这在另外一个方面也会导致各种各样的冲突会在短时间内大量的产生。



    所以,王通称之为平静的混乱。



    王通如今已经是小天位的修为,或者以他的习惯,将自己视为灵根一重天的武者,属于中层,而他在南昆城之中又有一处巢穴,可以说,必然会被卷入这种纷争之中,不过,他有娲皇宫做靠山,鹰巢有他做靠山,即使会卷入这些纷争,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前提是他在娲皇宫表现出足够的价值。



    如今,他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价值,只等着黑渊堡的那一座束阳攻阴阵成功之后,便能够甩掉大部分的麻烦。



    “现在,就看我的机缘什么时候到了。”



    …………………………



    …………



    苍澜山蛮市已经进入了最后的时间,再过两天,便要歇市了。



    这也是蛮市最繁忙的时刻,因为蛮市最后三天,是对外界开放的,每天除了大量的蛮人出入之外,还有一些外界的武者来到这里,这些外界的武者,大多数都是娲皇宫的弟子,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都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娲皇宫之外的武者进入,所以今天山谷之中非常的热闹。



    这些武者们,聚集在一起,谈论的最多的,还是当日王通击败真传弟子王今那一战,虽然他们并不没有在现场看到,但是并不妨碍他们一个个的口若悬河,吐沫乱飞,神情激扬。



    毕竟内门弟子击败真传弟子,这种事情已经很多年没有生过了,就像是小说唱本里说的一般,这种低等武者逆袭高级武者的戏码自然是最能够吸引人的。



    至于王通在自己的闭关之处,以阵法迷惑承天宗真传弟子赵鼎声,并将其生擒的消息,却是没有流传出来,当时在场的弟子也都被下了封口令,毕竟这不仅仅关系到两宗的关系,还关系到娲皇宫巨大的利益,所以,封口令一下,根本就没有人敢把这件事情传出来。



    “队长,您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红松林所属的那家竹楼之内,莫天谷躬身站在王通的身旁,一脸的恭敬之色。



    没办法,现在形势比人强,虽然过了没多久,但是王通在娲皇宫的地位直线上升,直逼真传弟子,哪里是他这个普通的内门弟子,而且还是有前科的内门弟子能够比的了的,自从被王通拉到了红松林之后,他便一直遭受着白眼,特别是关虚,一见到他,便冷嘲热讽,让他倍感羞辱。



    好在王通似乎看出了他的为难,便将他安排到了蛮市之中来,专门打理红松林的竹楼,同时利用他过人一等的眼力,为自己的谋取利益。



    “过来转转,对了,这几天有收获吗?”王通问道。



    “没什么大的收获,这些蛮人赶集交易的都是一些日用品和食物,不过这两天应该会有些收获,因为有外来的人,所以,他们会把自己家里那些辨认不出来的东西拿出来交易,大多数都是一些垃圾,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会得到一些不错的小玩意儿。”



    “不错的小玩意儿,什么意思?!”



    “一些他们从苍澜山中捡到的东西,石头啊,兽骨兽牙、鳞片,还有一些看起来很鲜艳的草木,总之,看起来有用的东西,他们都会捡过来,运气好的话,会得到一些灵材,运气不好的话,全是垃圾。”



    “听说你的眼力高人一筹?”



    “这个……”莫天谷面上露出一些为难之色,旋即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也是到了这里才现的,我对一些灵材很敏感,能够感应到它们散出来的灵力,所以,总会有些收获。”



    王通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追究下去,“最近,这蛮市中有没有现什么陌生人?”



    “大多数都是宫内的弟子,这两天有些散修来这里,基本上都是熟面孔,只有几个生面孔,没什么可疑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倒是我听一些蛮人议论,说是寨子里生了一些怪事。”



    “什么怪事?”



    莫天谷面色古怪,有些迟疑的道,“据说是遭贼了。”



    “遭贼了?”王通心中一动,“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要不,我叫几个蛮人上来问问?”



    王通点点头,他明白,娲皇宫的这些弟子面对蛮人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是高高在上,恨不得把自己的鼻子抬到天上去,自然不会关心蛮人的死活,更不要说遭贼这种小事。



    蛮人穷困,本就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到蛮人那里去做贼,也只有那些穷的活不下去的家伙才会这么做的。



    放在平时,王通也不会在意谁遭贼,但是现在嘛,他觉得有些蹊跷。



    这纯粹是一种感觉,但是有六爻神算在身的他绝不会轻视自己的任何一丁点的感觉,只要觉得可疑,他便会顺着这个疑点查下去。



    不多时,莫天谷便带着一名年老的蛮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小人孟乔,拜见大老爷。”



    “你是哪个寨子的?”王通和声问道。



    “小人是孟胡寨的寨公。”



    孟胡寨!



    王通点了点头,孟胡寨正是他们红松林负责的十三个寨子之一,而寨公,其实就是寨子之中德高望重的老人,类似于各门各派的长老,各个家族的家老,在寨中有一定的权柄和威望,这个孟乔的打扮明显比一般的蛮人整齐干净,连头都梳的一丝不苟,很明显在寨子之中的地位不低。



    “我听说,你们的寨子最近遭了贼,是怎么回事?”



    一提到这件事情,孟乔的面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眼底还透着一丝的懊恼。



    “小人也不清楚生了什么事情,前几天,寨中有几家夜惊,说是看到了什么黑影,但是我们查遍了整个寨子,也没有现外人,而且他们也没有东西失窃,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谁知道昨天,看守灵屋的两个守卫也莫名其妙的昏了一夜,醒后才现丢了一件祭祖祖器。”



    “祖器?!”王通的眉头挑了挑,所谓的祖器并不是什么法宝,也不是什么神兵,而是巫族用来祭祀先人的一些日常用品,什么盘子啊,陶碗啊之类的东西,只要是祖宗用过的东西,都可以算是祖器。



    “什么祖器丢了?!”



    “一面镜子。”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