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424章 献祭符文(第二更)
    上古纪元的巫族用来献祭的符文!



    很明显的,薄成君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的急促了起来,心脏跳动加剧,大量的血液从心脏之中挤压出来,充斥着她体内的毛孔,血管,让她的面色变成了一种兴奋的潮红色。



    “你确定,当真是巫族用来献祭的符文?”



    由不得他不激动,巫族,这个种族实在是太过有名的,可以说,凡是在有修行文明的世界之中,便没有人不知道的,也没有人能够绕的开的。



    这个强大的种族横霸数个纪元,乃是上古无数纪元之中当之无愧的霸主之一,而献祭,则是巫族获取强大力量的源头所在,这也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当今虚空之中,诸天万界,至少有一半是当年巫族终结之战中被打出来的碎片,然后形成的新的世界。



    这就是巫族,传说中的巫族,强大的巫族,神话一般的巫族。



    不,巫族本身就是一个神话。



    而薄成君之所以能够进步的这么快,也要感谢王通帮她破解了帝江之巢的秘密,这才能够领悟血苍穹与玄宇宙的奥妙。



    想想看,帝江虽然是十二祖巫之一,但是帝江之巢,却仅仅只是他曾经短暂驻留过的地方而已,但就是这个短暂驻留过的地方,所留下来的力量便横跨了无数个纪元,如今还有力量留存下来,并且给了娲皇宫一干人等天大的好处,那么,真正的强大的巫族,他们真身的实力有多强呢?



    没有人清楚,因为这已经远远的出了薄成君的想象力极限,根本就无法猜测。



    但是帝江之巢的经历告诉她,巫族是强大的,巫族留下来的东西好处是多多的,而现在,王通告诉她,云定山的行为与巫族有关系,你说她能不激动吗?



    不仅仅是激动,她甚至想要现在就去将云定山抓回来,狠狠的拷问一番,将他的秘密逼出来。



    至于那些死去的娲皇宫弟子,已经让她彻底的丢到了脑后,这就是元武界最为赤裸裸的现实,也是所有拥有修行者文明的现实,实力就是一切,实力就是天,就是主宰,在实力面前,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甚至不屑一提。



    “这么说来,你也知道这个秘密喽?”



    “不,我不知道,我说过,我并不知道这厮究竟想干什么,因为我并没有见过那个完整的符文,所以也不知道云定山献祭之后,会得到什么,力量,还是功法,还是其他什么的,我都一无所知,我所知道的仅仅只有一点,那就是云定山现在还是需要大量的血气旺盛之辈,因为相对于巫族而言,几百个人的血祭,根本就是不成气候的,如果这次的血祭仅仅需要几百年人,甚至仅仅需要一千人血祭的话,我是不会插手的,因为那不值得,不得他最终献祭得到的是什么,我都不会放在眼中。”王通轻轻的扬着头,眼中闪动着逼人的光芒,“等价交换,是巫族献祭最为基本的原则,一千人规模的血祭,而且还是内门弟子级别的实力,这种献祭最多只能够得到与破碎境相当的东西,甚至更少,所以我不在乎。”



    “破碎境还不在乎,你的野心的确够大。”薄成君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震惊彻底的压下来,“所以你才会袖手旁观,等到他献祭了足够让你满意的人数之后,你再出手,夺取好处,是也不是?”



    “有这个打算,不过,如果我的运气不好,他得到只是一个普通的献祭符阵的话,我是不会管的。”王通微笑道,“现在,就看宫主你的意思了。”



    “我的意思?”



    薄成君神情变的有些尴尬了起来,如果云定山仅仅只是为了修炼邪功便杀害这么多宫中弟子的话,她并不介意直接出手将他拿下,但如果真的如王通所言一般,云定山得上了上古巫族的献祭符文,需要大量的血肉来献祭,获得强大的力量,那么,她也动心了。



    即使身为娲皇宫的宫主,即使对于云定山的行为非常的愤怒,但是面对这种赤裸裸的诱惑,她还是有些忍不住的想要知道,云定山最后能够得到什么,不,应该是说,她,或者是她和王通,最终能够得到什么。



    想到这里,她的面色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不能让他这样下去,都是娲皇宫的弟子,几百人或许算不上什么,但若是这个献祭需要上万人的血肉献祭的话,就算是把娲皇宫拆了也不够啊,难道他有这个能力,敢冒如此的大险吗?”



    “所以我才有些佩服他,我现他并不是很着急,想来他是打着长远的主意,慢慢的来,而且巫族的献祭法阵,并不是凑够了足够的血肉便能够献祭的,还需要满足一些条件,他现在的条件根本就无法满足最低级的血肉献祭条件,便是得到了足够的血肉,也不可能掌控的了这个阵法,所以我相信,他是有一个长远规划的。”王通笑道,“所以,不用急。”



    “那也不行,如果他一直这样灭杀同门的话,我绝不能容他。”



    “所以,如果想要加快这一进程的话,就需要更多的血肉,而更多的血肉从哪里来呢,这苍澜山中,除了娲皇宫便是蛮人,但是如果大肆的杀戮蛮人,必然也会引起别人的注意,甚至引不测的后果,最重要的是,宫主,献祭是巫族干的事情,不是人族干的事情,即使献祭成功了,夺取了巨大的好处,但是同样也会罪孽缠身啊。”



    “罪孽缠身?!”薄成君先是有些不解,但她毕竟娲皇宫的宫主,读过许多珍贵的典藉,王通这么一说,他便立刻明白了王通的意思,罪孽,或者说,报应,业力,这些东西对元武界而言,都是极为高大上的东西,因为在此之前,限于世界等级,便是在武者破碎虚空之时,也没有天劫这种东西,天劫,仅仅存在于传说之中,典藉之中的,所以,很显然的,在娲皇宫,乃至于整个元武界的武者的脑子里头,都不会有天劫这个概念,也不知道如何去渡天劫。



    如今王通一句话轻轻的将事情挑明了,却是惊出了薄成君的一身冷汗,这他娘的太可怕了,想想看,元武界的修炼等级提升,这些位于世界顶端的强者凭着大量的资源,修为一路破竹,直到突破一个重要的关卡,以为自己可以笑傲天下的时候,突然之间,被一道从天而降的天雷劈死了,这画面,实在是太过酸爽了,酸爽的薄成君都不敢想象。



    而在她的知识当中,天劫,是和业力,罪孽这些词语紧紧相连的,一个人如果造孽太多,不管是杀孽还是什么孽,在渡天劫的时候,都会引来巨大的灾祸,像云定山这般暗中杀戮自己的同门,借此献祭,即使他真的成功献祭了,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甚至一步登天,到了破碎境,甚至,突破到一个之前没有人知道的境界,但是在突破的那一刻,便会招来天劫,然后,一切都灰飞烟灭了,这似乎是他正常的结局啊!!



    “如此说来,他注定不会成功了?”



    “成功?”王通冷笑道,“就凭他那二把刀,要是能成功,我王字倒过来写!”



    “王字倒过来写也是王!”薄成君恨恨的瞪了王通一眼,可以说,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哦,我倒是忘了。”王通一听,也不以为意,只是低头嘿嘿的笑了起来,“不过他不可能成功。”



    “所以你才会心安理得的想要摘桃子,既然你有这么大的信心,为什么又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我呢,要知道,如果你不说的话,我是绝不会猜出这种从来没有生过的事情的。”



    “因为我不想你动云定山啊,若是我不坦诚的话,脸色一定会动云定山,这样一来,我之前的谋划可就完了。”王通苦笑着一摊手道,“而告诉你宫主,便可以和宫主一起合作了。”



    “合作?我刚才说过了,不可能,我不可能再让他杀害宫中的弟子,我毕竟是娲皇宫的宫主。”薄成君的面色异常难看,虽然心中有些挣扎,但还是说的非常的认真。



    “所以说,我们要给他制造机会啊,死人,血肉,宫主,什么时候死的人最多呢?”



    “当然是兽潮了。”薄成君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突然之间,她反应了过来,“你是说他会利用兽潮,不,他已经利用了兽潮,说不定他现在已经……”



    “所以说,只要宫主查一查他在兽潮之中的表现便能够摸清那个献祭符文大致的位置了,如果再动用一些手段的话,不难找出来。”



    “哼,你倒是聪明,不错,这一次的兽潮,云定山的表现的确非常的突出,击杀了大量的荒兽,而且,我记得好像还是在同一个区域击杀的,想来,那个献祭的地方,便是那里了。”



    “如果宫主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去查探一番,毕竟我也想心中有底,看看要不要捞上这一笔呢?!!”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