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天宗的这位,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



    王通的声音很轻,但是听在聂飞龙的耳中,却如同炸雷一般,炸的他耳鸣阵阵,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恍惚了。



    是的,恍惚了!!



    他无论如何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一个诡异的局面。



    这个局面的确是诡异!



    要知道,他这一次前来娲皇宫可以说是信心满满的。



    承天宗与娲皇宫是元武界南方两大宗门,并驾齐驱已经数千年了,数千年前,双方有竞争,也有合作,在南方早已经达成了一种默契的平衡之态,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是谁都想将对方压下去,成为独霸南方的强大宗门。



    这一次的事件,起因还是出自娲皇宫,因为宫中的某些人想要对付王通,所以才会暗中请承天宗出手,但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对方请托到了梦华宫,梦华宫号称承天宗最为神秘的地方,地位极其特殊,虽然属于承天宗,甚至大本营都在承天宗的宗门之内,但是却因为他的神秘,并不怎么听承天宗的招呼,属于听调不听宣的那一种,接受到一次请托出手,这对梦华宫来讲,是一件小事,小到了根本就不需要和承天宗打招呼,自己就能够决定,自己就能够解决,所以便派了人跑到这里来,搞出了黑古寨的事情。



    本来这种事情,梦华宫干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完全没有什么难度,结果也是如此,梦华宫的动作很顺利,直接将黑古寨一寨子的蛮人全部毒死,本来这件事情可以说已经了结了。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梦华宫突然之间遭了一场诡异的大火,大部分的弟子,连同梦华宫的宫主都莫名其妙的烧死了。



    对承天宗而言,梦华宫的弟子也好,宫主也罢,死了也就死了,这种听调不听宣的主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让他们不能接受的是,梦华宫的传承随着这一把大火消失的无影无踪,其中就包括了承天宗最为看重的,在元武界中号称三大无解之毒的梦里春秋。



    这种毒可是承天宗的杀手锏之一,是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消失的,所以,承天宗不得不全力调查。



    而另外一方面,娲皇宫对黑古寨的调查结果出来了,因为死的都是一些蛮人,最后的结果是不了了之,也没有深究的意思,甚至已经放下了。



    娲皇宫是苦主,他们放下了,承天宗本来应该是非常轻松的,可是为了梦里春秋的毒,他们必须要把事情调查清楚,既然黑古寨与梦里春秋沾上了边,自然需要追查一番的,于是,便派了赵鼎声前来暗查,结果,谁也没有想到,赵鼎声竟然踢到了铁板,被王通生擒活捉,还被送到了娲皇宫中,从而将事情暴露在了大众的眼中。



    事情暴露了,就不好办了。



    虽然说梦华宫是受到了娲皇宫内部人士的请托,但是如今梦华宫已经烧了,可以说死无对证,谁也无法证明这件事情是娲皇宫的内讧,反而因为赵鼎声确认了黑古寨众蛮人是死在梦里春秋之毒中的。



    这样一来,事情便复杂了,变成了承天宗理亏。



    若是放在以前,你派人到我的地盘来毒杀大量的蛮人,又派真传弟子潜入我的宫中,暗中调查,这对于娲皇宫而言,乃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因此而宣战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承天宗为了平息这件事情,对娲皇宫做出一些利益让步,尽快的平息这件事情。



    但是谁也想不到,事情的转机很快就出现了。



    娲皇宫竟然想要开幽域,而且已经有了有可能成功的计划。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立刻就引起了整个元武界修行界的重视。



    你娲皇宫在南方做土皇帝不要紧,反正已经几千年了,没有人管你,幽域与元武界的接壤之地在你娲皇宫也没有关系,反正你娲皇宫也没有本事去探索,也很难从中得到好处,在你那里就在你那里吧,得不到好处,反而还要随时防止幽域的入侵,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有你娲皇宫一家做主就行了,就不要再来搔扰我们了,大家相安无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这么过下去呗。



    可是突然之间传出来娲皇宫有能力开幽域了,事情顿时就变的严重了起来。



    幽域是什么地方,大家都知道,那里有着巨大的危险,之前元武界之中,即使是顶尖的几个宗门如太元神宫、西极殿等都曾经试过,但是全都无功而返,知道那是一座宝山,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成功的进山,拿出宝贝来,现在你娲皇宫长本事了,能够进去拿宝贝了,这势必会造成元武界中已经平衡多年的局面产生变化,而当其冲的便是与之并立南方的承天宗。



    所以,承天宗坐不住了,除了承天宗之外,域外的一些宗门同样也坐不住了,他们不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娲皇宫一家在幽域之中得到巨大好处,破坏元武界的平衡,所以,一个个的都将手伸到了娲皇宫来,提出了利益均沾,当然,现在娲皇宫开幽域也仅仅只是一个传说和构思而已,而这个构思来自于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号称得到了域外传承的内门弟子。



    于是,这个内门弟子说的是真是假,他是不是真的有能力破除幽域的阴厉之气,这便需要来确认。



    如何确认?



    那些域外大宗,各方势力,总不对自降身份,没皮没脸的跑到娲皇宫来审问一个内门弟子吧,那也太掉份了。



    恰好这个时候,承天宗与娲皇宫之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而恰恰那个号称能够破解幽域的内门弟子又与此事有关。



    于是乎,一切都变的顺理成章了。



    原本占着理的娲皇宫被压制了,而承天宗,则成为了各方势力试探娲皇宫的那杆枪,做了出头鸟。



    有了各方势力的撑腰,承天宗自然想要借此机会将梦华宫的事情查清楚,同时尽全力打压娲皇宫,所以,聂飞龙才会亲自出动,来到娲皇宫,与王通近距离接触,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但是显然,第一次接触的结果出乎他的预料。



    看了一眼晕倒在地上,威风尽失的原苍,他终于意识到,事情已经完全出了他的掌控。



    “在此之前,我并不认为你会和梦华宫被焚有关系,但是现在,我却无法确定了。”他看着王通,表情平静,眸底光华闪动,“你,究竟是什么人?”



    “娲皇宫,王通!”



    “娲皇宫的池子太浅,养不了你这条大鱼。”



    “池子浅,可以挖深一点。”



    “你的野心很大啊!”



    “承天宗呢,你们究竟是为了什么,用梦里春秋这种毒来杀害蛮人,屠灭村寨,这是承天宗该干的事情吗,难道,承天宗不该给一个交待吗?”



    “这件事情查清楚之后,自然会给娲皇宫一个交待,但不是给你。”



    “呵呵。”王通干笑了两声,面上的表情愈的深沉起来,“你错了,这十四蛮寨俱都是我的地盘,黑古寨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你们当然要先给我一个交待了。”



    “那你需要什么样的交待呢?”



    “凶手,我只要凶手,至于其他的,你再和宫里谈。”



    “好大的口气啊!”聂飞龙气急反笑,“梦华宫都被你烧了,还找什么凶手,倒是你,你烧了梦华宫,断了我承天宗的一门传承,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待呢?”



    “梦华宫烧了关我屁事?”王通冷笑起来,“你说这话不觉得可笑吗,那鬼地方被烧的时候我就在黑古寨,难道我会飞吗?就算我会飞,也不可能飞那么远,你们承天宗自己经营不善,惹出的祸事竟然扣到我的头上,当真是无耻之极,这样的宗门,有什么资格立于世间。”



    “是不是你做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奉劝你一句,不要以为得了一些不知道来历的上古传承,便目空一切,你这样的小子我见的多了,没几个能活到最后的。”



    “这么说来,你是不打算给我交待了?”王通没有理他,目光变的危险起来。



    “给你交待,笑话,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娲皇宫的内门弟子而已。”聂飞龙不屑的道,“不要以为赢了原苍便不可一世了,原苍这厮,一贯因循守旧,自诩为娲皇宫第一太上长老,事实上早已经落伍了,跟不上这个大争之世了,战胜他,并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说的好。”王通大声道,“他的确是因循守旧,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不过我很好奇,你是不是能够跟的上这个时代。”



    “试试不就知道了。”聂飞龙的表情变的危险了起来,“说到底,还是需要靠实力说话的,小子,让我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实力吧!!!”



    说话之间,聂飞龙的气势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庞大的气场弥漫开来,与周围的天地连成一体,整个人变的飘飘渺渺,空空荡荡,似实还虚。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