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压力自九天而下,充斥整个空间。



    天空中乌云密布,银蛇乱舞。



    震耳欲聋的雷声与撕心裂肺的狂风的嘶号声搅在一处,化为慑人的震波,将方圆百里夷为平地。



    五色神雷自乌云之中炸开,轰击而下,一道道各色的雷光在落下之后竟然化为各种各样的兵器,刀、枪、剑、斧……



    等等等等,朝着那端座于峰顶的身影轰击而去。



    空间在扭曲,元气在咆哮,法则在崩溃!



    在这一刹那,仿佛整个世界的重量都承载到了他的身上一般。



    这一刻很短,刹那之间,一弹指的万分之一的时间还不到,所有攻击,所有的恶意,都击中了端座峰顶的男子。



    然后,男子睁开了眼睛,抬手,一指点出。



    这一指点出的瞬间,天空中的神雷、怒卷而至的狂风、承载天地之重的恐怖压力,所有的一切,如幻像般的消失了。



    这一指,碾碎了法则,碾碎了这个世界,这个天劫所存在的基础,这一指,将这个世界附加在男子身上的所有枷锁全部打灭,这一指,如天外飞来,绝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存在于传说,只是存在于概念,只是存在于想象之中。



    这是惊心夺魄的一指,这是慑人心神的一指,这一指,乃吾武道大成之作,是我破碎虚空的凭依!!



    “一指飞仙!!”



    暗夜深沉,月光晦暗,木屋之中,王通猛然起身,大叫一声,脑海之中,大量的信息翻滚奔腾。



    一阳指,六脉神剑,翻云九式,天外飞仙,大崩灭术,诸天生死轮!!!



    六大绝学,无一例外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自行的转化,融合,最终,所有的精义融为一炉,化为一指,破碎虚空。



    “一指飞仙,破碎虚空,这是破碎虚空级别的武学,这是王通的武学,我是王通,但,那个王通又是何人?!”



    梦中的画面让他既熟悉又陌生,隐约间他感觉到端座于峰顶的那一尊强大的身影便是自己,但是又无法确认,因为他的记忆之中完全没有这一尊身影的印象,关于这一尊身影的记忆,他也完全没有一点的头绪,但是那六种武学的点点滴滴,却是详细无比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虽然在他的记忆之中,这六种武学自己从来没有修炼过,但是却仿佛参悟了许久一般,特别是那最后将诸般武学汇于一炉的一指飞仙,但是清晰无比,仿佛自己随时都能够一指点出,破碎虚空一般。



    然后,他真的点了出去。



    轰!!!



    就在他点出这一指的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经脉在扭动,内气在蒸腾,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甚至连心神都为之震颤,但是,却什么效果也没有。



    “我是蠢货啊!!”



    蓦然间,王通对自己大骂出声,由于他所不知道的原因,他已经对这一门绝世的指法收如心了,所以这一指虽然给他造成了一定的负担,却并没有伤到根本,饶是如此,他还是对自己痛骂了起来。



    不管如何,以他现在对于这一式指法的了解,乃是那破碎虚空的强者领悟自身道路,反照自身,集一身所学的大成之作,破碎虚空,飞升上界的凭依,哪里是自己这么一个刚刚踏入武学之途的家伙能够施展出来的。



    破碎虚空这种事情,他听说过,不过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在意识到这是一处以武为尊的世界时,有一段时间,他花费了极大的精力来研究这一界的知识,加深自己对这一界的了解,而他的身份也给他带来了足够的便利,曾经在一些极为冷僻的典藉之中,他读到过,盘武大6并不是惟一存在的世界,在盘武大6之外,还有极为广阔的天地,修为七十二重天,亦非是武学的顶点,七十二重天之上,另有乾坤,但是这一切都只是传说而罢了,传说中的传说,而七十二重天之上的境界,便需要破碎虚空了。



    当然,在另外一本孤本之中,也曾有过记载,言道盘武大6乃是一个实力强大的世界,历史上曾有一些下界习武之人破碎虚空来此,这些破碎虚空的强者初次来到盘武大6时,实力有强有弱,但是每一个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只要不陨落,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成长下去,至少都是威震一方的绝世强人。



    当然,这一切,只是孤本记载而已,孤本上还说道,盘武大6,已然数千年没有破碎虚空者出现了,难道自己是一个破碎虚空者,却走错了道,变成转世了?



    不过不对啊,我明明之前就是地球之上的一宅男而已,哪来什么破碎虚空的实力,观梦中之人的实力修为,不说到那传说中的七十二重天,但至少也有三十重天以上的实力,三十重天啊,即使是放到盘武大6之上,亦是绝代霸主级别的存在了,一人单挑一个王朝的存在啊,自己会是这样的人物吗?



    这话说出去,连他自己都不信。



    “不管真相如何,我总是得到了好处,一指飞仙的级别太高,即使我领悟了也施展不出来,但是那些武学却不一样,六种武学神通之中,一阳指我现在可以修炼,诸天生死轮我也可以修炼,至于翻云九式,呵呵,这竟然是由凝真九变深化而来,用来凝炼穴窍却是极好,虽然比起诸天生死轮的法门来简隔的多,但我现在就需要这种简单的,凝炼九大穴窍也恰好与第七重天凝穴境一致,绝对算的上一门凝穴的秘法,要是传出去,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打破脑袋争抢,甚至连王家山城也会被毁灭。”



    在这个世界,王通绝不敢小看武者们对于武学的贪婪。



    “凝真九变凝炼穴窍的手段也就罢了,那该死的诸天生死轮,竟然有三百六十道穴窍的凝炼法门,丧尽病狂,简直丧心病狂,虽然并不完整,但也足足能够凝炼出二百余道来,这简直不可思议,便是传说中的盘武大6的至高秘藉[盘皇圣典],也不过是记载了一百零八道穴窍的凝炼法门而已。



    自己竟然有两百多道穴窍凝炼的密法。



    “相对而言,凝真九变的穴窍凝炼之法再加实用,只要打开九道穴窍,便能够通脉,但不过,凝真九变之中,凝炼九大穴窍的法门太过粗糙,凝炼的太过简单,还是要参考诸天生死轮方才,待到九大穴窍凝炼完毕,想来应该有资格凝炼上景八神了,到时候即使修为不进,我的战力亦会大增,潜力自然而然的跟着提升,至于以后,便看我的造化了,另外还有那大崩灭术,娘的,这是一个大坑,我根本就没有修炼的资格,这种层级的神通,修为至少需要十八重天以上才有资格去碰触,嘿嘿,十八重天。”



    想到那三千大道中的大崩灭术,王通心中便觉得一阵阵的寒,若是自己能够领悟的话,或许越十数级灭杀对手亦非不可能,可惜,他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先从一阳指功开始吧,还有那天外飞仙,我是不是得给自己准备一把剑呢,虽然只有一剑,但是却是一击必杀之剑。”



    思虑打开,王通的心情渐渐的放松了下来,梦中的一切记忆似乎都在消散,惟有那一指飞仙,牢牢的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明天的任务好像有些问题,这个时候送货,还让我去送,老头子究竟要做什么?”王通眯着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股不详的预感从他心中升起,浓浓的警惕之意占据了他整个的思维。



    ……………………



    ………………



    大夏王朝,帝都,安邑



    玄雀宫,泰一殿



    巨大的宫殿之中只有两个人,显得非常的空旷



    “仲泽,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一名高大威严的黑衣中年男子放下了手中的奏折,眉头轻锁,望着站在不远处的男子,这男子头戴紫金冠,身着蟒袍,通体透着一种堂皇大气,威严至森的气息。



    他静静的站在殿中,身体挺立,有如山峦,双眸幽深,不悲不喜。



    “既然奏上来了,自然是要查的,几个九品的小家族而已,陛下不必担忧。”



    那名黑衣中年男子赫然正是大夏王朝的统治者,夏帝姬默,而那名蟒袍男子,则是夏朝太师洪尚洪仲泽。



    “我所担心的不是这几个蝼蚁一般的家族,我担心的是,这些邪神借此机会死灰复燃。”



    “邪神之事,关系重大,岂是这几个小家族能够左右的,不过都是一些被推出来的炮灰罢了,”



    “既然是炮灰,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洪尚轻推头顶的紫金冠,目光依然平静,“东面的那些家族,已经腐朽了,需要清理一番!”



    ……………………



    …………



    天色渐晴,冬日的暖阳轻柔而各煦,因为连日大雨,地面泥泞湿滑,又被无数人踩踏,十分脏乱。



    王家山城内城的大门慢悠悠的打开,头先出来的是两匹骏马,随后便是五辆大车,在大车的两边,俱是一溜儿的蓝衣武士,这些是王家山城的护卫,每个人都是七八重天的实力,为的王豹,修为已经达到了十二重天,算是王家山城中有数的同手,在这东华郡牙山府也算是少见的高手了。



    五辆大车之后,又有两匹马走入了城门,这两匹马比前面的任何一匹都要高大,马上一人身着青衣,四十来岁的模样,看起来精明而强悍,正是王天龙的忠仆王德,另外一名,十五六岁,看起来有些瘦弱,坐在马上一摇三晃,似乎很不适应,这位,正是王家的六少爷王通。



    这些年来,王通接手了王家的一部分生意,做的还不错,山城之中对于他这样带着商队出行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熟悉的打声招呼,不熟悉的也没有什么不对。



    车队出了内城,走在山城的大道之上,很快便出了城门,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奇怪,都年关了,王家竟然还有商队离城。”



    山城之中,一座酒楼之上,两名年轻人正在窗边对饮,看到车队离去,一名青衣年轻的男子面上露出了疑惑之色,“还是王老六带队,这小子上次不是遇到盗匪差点没命吗?怎么现在又出来了。”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这王通的确是遇到了盗匪,不过他的命大,休养了一个月便好了。”另外一人身着白衣,笑道,“左右不过是一个庶子,徐兄何必在意?”



    “庶子又如何,还不都是王天龙的儿子,而且王天龙对这个儿子很不错,这么年轻,便让他掌着平尚堂,看来对他很照顾啊!”



    “这小子对经商有一手,这几年为王家赚了不少钱,王天龙当然看中他了。”



    “怎么,你的那几个表兄弟对他有所不满?”青衣徐姓少年笑了起来,“要不要我帮你一把啊?”



    “算了吧,上次货物被劫,王天龙大雷霆,你没看这方圆几十里的盗匪都被洗了一遍吗?我可不想招惹这样的事非。”白衣男子道。



    “好了,岳兄,这不差我人的事情,喝酒,喝……”



    话音未落,便听到轰的一声,尘土飞扬,呼声如雷。



    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城门的方向,一脸骇然。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这……”



    两人震惊的当口,城门口已经乱成了一团,数道人影电射而出,冲入了王家山城之中。



    “青衣卫,郡府的青衣卫,他们怎么来了?”白衣少年面色惨变,怪叫道。



    “铁壁王家勾结邪神,其罪当诛!!”



    为一名青衣卫挟雷霆万钧之势,冲向内城,数十名青衣卫紧随其后,所有挡在他们面前的人俱都一击杀之,毫不留情。



    “铁壁城王家勾结邪神,其罪当诛。”



    这句话如同雷霹一般,劈在岳兄的脑袋之上,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愣,待到他反应过来,面色大变,身形欲支,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觉得颈项间一寒,心中升起无边的寒意。



    “徐,徐,徐兄,你,你这是何意?”



    “没听到吗?王家勾结邪神,其罪当诛,你们岳家乃是王家的姻亲,数百年来俱都依附王家,你说,你们岳家,会没有嫌疑吗?”青衣少年勾着嘴角,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手中长剑稳稳的点在白衣少年的喉间,“怎么样,岳兄,还要反抗吗?”



    “你……”白衣少年面色白到了极点,惊惧的盯着眼前的少年,最终无力的坐倒在椅子上头,嘴里喃喃的道,“完了,全完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