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界,苍昊山,一座云雾遮掩的深谷之中。



    一道孤独的身影,站在一块石碑前方,眼中流露出疑惑之色。



    “盘武?!为什么这上头会有那小子的气息,为什么我找遍了整个武神界,都没有找到他,难道他转生失败了,又或者是遇到了胎中之谜,将前世所有的一切都切割了?不会啊,他的身上有我的印记,不可能有那么严重的胎中之谜,亦不可能转生失败,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找不到他呢?”



    “这里是武神界,你来这里做什么?!”



    就在他陷入深深的思索时,一个并不友善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身后。



    “纯阳武神,你不是一直在闭关的吗?怎么会出来走动?!”



    那人回过头,看着眼前青色的身影,微微笑道。



    “这里是武神界,我爱来就来,爱走就走,怎么,这还要看你轮回之盘的脸色吗?倒是你,突然之间跑到武神界来,究竟有什么阴谋?!”



    “阴谋没有,只是想找一个人而已。”



    “找人?找什么人?!”



    “一个叫王通的小子,这小子对我有些用处,本应该破碎虚空来到了武神界,但是我找遍武神界,也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破碎虚空来武神界?据我所知,近三年来,共人六人破碎虚空进入武神界,其中一人是肉身破空,其他五人俱都受到轮回重启的影响,以转世重生的方式进来武神界,这六人是我们武神界重点关注的对象,你要找的人是他们之一吗?!”



    “不是,我已经找过他们了,没有一个是我要找的人。”



    “那就没办法了。”纯阳武神摇了摇头,“我帮不了你,武神界同样也不欢迎你,所以,请便吧。”



    “这就是你们武神界的待客之道吗?!”



    “你不是客。”纯阳武神的语气愈的生硬起来。



    “好,好,好,我走,不过,这块石碑倒是有些意思,我能带走吗?!”



    “不行。”纯阳武神一口拒绝,“这是武神界的古物,不可能让你拿走。”



    “既然是古物,那就算了,我告辞了。”轮回之盘看了那石碑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异色,身形消失不见。



    “盘武!!”



    确定了轮回之盘离开之后,纯阳武神慢慢的走近那块石碑,手轻轻的扶在石碑之上,眼中流露出些许古怪的笑容来,“盘武啊,呵呵。”



    ………………………………



    ………………



    盘武大6,宝月国,青平府,五朵眼王家



    静静的坐在石床之上,王通面带异色的看着眼前的这一本纯阳心法,感受着体内真气的变化,一时之间,竟然如在梦中。



    有用,真的有用!



    这本纯阳心法竟然对他有作用,换句话说,他身上拥有与纯阳心法相合的血脉,并且受到了纯阳心法的激,觉醒了过来。



    也就是说,他现在竟然已经是一句血脉武者了。



    不过,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觉醒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血脉,他现在所知道的仅仅是自己体内内气的变化。



    自从脑子里头多了许多武学功法之后,他便将从小修炼的王家武学放弃了,改为修炼大理段氏的家传功法,一阳指功。



    一阳指说是指功,但却是以内力驱动的,与之配套的便是一门极为精湛的内功心法,一阳心法,这门心法出自道家,所以一灯才能够与王重阳交换功法,各自进步,与全真心法一般,一阳心法中正平和,经过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压榨与提炼,比起段氏修成的内气更加的精纯,威力大了数倍,而王通在通读了纯阳心法之后,意外的现,纯阳心法竟然与一阳心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是比一阳心法的等级更高,所以,他很轻易的便以纯阳心法代替了一阳心法,将他的一身内气再次提纯,全部化为了纯阳真气。



    这道纯阳真气可不像一阳真气那般的平和,经提纯之后的纯阳真气炙热无比,而王通清晰的感觉到,在无相钧天大力神通的作用之下,这道真气能够无限的提纯,无限提纯的结果就是无限的提高真气的温度,即使他的修为无法再提升,仅凭着真气的温度,便足以熔金铄铁。



    “这就是血脉武者的强大之处,以我现在的修为,除非是碰到那些同样拥有血脉力量的武士,否则的话,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我一招之敌。”



    王通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七品武士。



    十天的时间,以纯阳心法将自己的真气洗炼一遍之后,他终于成功的将自己的修为再次提升了一重天,达到了十二重天,七品武士的境界。



    武士境界,第十重天,蕴气境,九品武士,第十一重天,养气境,八品武士,第十二重天,化气境,七品武士。



    “现在的局面,似乎有些不堪啊!!”



    想到现在宝月国的局面,王通就有些好笑的感觉。



    钱老同是一个棋子,但是这颗棋子却将宝月国的王室和邪神党徒狠狠的摆了一道。



    四王子死了不说,宝月国的王室亦受到了重创了。



    毕竟家里出了一个邪神党徒,名声已经臭不可闻了,若非有武宗守护,现在这王室恐怕已经让宝月国中的大小世家给推翻了,但即使现在王室仍存,但是势力收缩的却非常厉害,只余下了青平府一府之地,王室的命令,根本就出不了青平府,即使出了青平府,也不会有人听命的。



    而宝月国中的各大世家,则趁此机会大肆的扩张自己的实力,填补王室留存下来的力量真空,整个国家都动荡不安起来。



    不过这对青平府的影响不大,收缩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后,王室对青平府的掌控力大大的加强了,所以,虽然青平府之外打成了一团糟,但是在青平府之内,却是一片的祥和之气,王室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缩回了自己的巢穴,默默的舔拭着自己的伤口,等待恢复的一天。



    王通是捕头,名义上受制于青平府,但事实上他的自由度很大,因为他同样亦是六扇门中的弟子,陶松承了他一个大人情,对他非常的照顾,在别人的眼中,他已经是陶松的小弟子,因此青平府中也没有人会这么白目的得罪他,相反,他在青平府中的地位大大的提高了,而五朵眼王家也因此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势力亦有所增长,对于青平府的布料生意控制的更加牢固,财源滚滚,因此,他的日子也算是平静了下来,可以安静的修炼了。



    推开房门,早有小厮等在那里,见到他出门,立刻行礼,面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崇拜狂热之意。



    如今这位冲天少爷,在王家的地位炙手可热,已然被视为王家的下一代继承人和中流砥柱。



    “少爷,老祖宗说等你一出关,便请您去见他。”



    “知道了。”王通点点头,说实在的,对于这位家族新配给自己的小厮,他实在是有一种很无语的感觉,那炙热的目光让他感觉非常的怪异,爷是正常的男子,不是弯的,你老是用这种目光看着我,我会很害羞的。



    他心中暗自吐槽着,离开了自己的小院,朝隔壁走去。



    他的小院是王家老祖特意安排的,就在王家老祖的隔壁。



    自从回来之后,王家老祖一等他有空,便会将他叫去,亲自指点。



    至少在王家老祖看来,自家的这个侄孙虽然有着自己的传承,但毕竟太过年轻,一身的修为也不高,自己身为一名三品的武师,还是有资格对他进行指导的,当然,在指导的同时,不免会掺杂一些私货,倒也传了他不少的东西,其实便包括五朵眼王家传承已久的一套掌力,豹胎掌力。



    豹胎掌力并不是掌法,而是一套真气的运用法门,这也是盘武大6之上武学的特色之一,通过特殊的真气运转法门,可以让自己的掌力、拳力、指力产生极为特殊的效果,豹胎掌力便是如此,中了豹胎掌力之后,全身上下便会出现一处处的黑色斑点,就如豹子身上的黑点一般,所以才称之为豹胎掌力。



    只是这套掌力虽然威力不错,但是比起王通所懂得的武学,只能称得上是鸡肋而已,最多也不过是有一些借鉴的作用罢了。



    对此王通并没有点破,而王家老祖则以为王通对这套掌力非常满意,指导起来非常的用心,王通倒也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头拂了他的意思,一直也没有说破。



    “但愿今天老头子会教我一些新的东西,不过这王家和铁壁城王家比起来差的远了,毕竟不是武学世家,在底蕴方面,还是有所不足的。”



    心中念叨着,推开了院门,这也是王通在王家的特权之一,他是惟一一个去见王家老祖不需要通报的人。



    “嗯?”推开院门,正准备进去,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院门,他却停了下来。



    “奇怪,为什么我的心跳的这么厉害,还有,这院子之中为什么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也是王通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现自己拥有了一项异能,那就是他的心脏非常的敏感了,每每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会提前跳动起来,浑身热血上涌,凭着这项异能,他躲过不少的麻烦事情,就像是今天一般。



    因此,当他的心脏剧烈跳动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已经踏入院门的一只脚又收了回来。



    眯了眯眼睛,他再次仔细的打量起整个院子,灵觉全开。



    “虽然老头子喜欢清静,但这院子里也不至于一点生气也没有?范墨?!”



    “大人!”听到王通的召唤,范墨的身形如鬼魅一般的出现在王通的身旁。



    “有没有现什么异常?”



    “有淡淡的杀气,但没有血腥味,没有生气。”范墨抬起头,神色也变的有些怪异起来,“大人,有古怪。”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