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王通身旁那艳丽到了极点的女人,他更觉得吊诡无比,因为从这个女人的身上,他明显的感受到了丝丝的危险,甚至第一眼看到钱秀娘,他便有一种背心凉的感觉。



    “什么时候这小子身边有这样的高手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武师,而且是得过六扇门中强大的传承,能够让他感受到危险的人,至少同样也是武师,拥有的传承和对武学的理解绝不会给他浅,这样的人物,怎么会跟在王通的身旁,还以仆役自居,难道是他师门之中的人物吗?



    他从来没有将钱秀娘与钱老同联系到一块,钱秀娘现在的身份非常的尴尬,以她本来的身份,肯定是要算做是邪神党徒的,不管是邪神党徒的女儿还是邪神党徒的小妾,都是邪神党徒,但是她所做的事情,却偏偏和邪神党徒势不两立。



    所以,在宝月国的事情出了以后,六扇门虽然同样对她进行了通缉,但是追查的并不紧,毕竟在他们的眼中,钱秀娘就是邪神党徒中的一颗老鼠屎,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恶心一下这帮子邪教中人。



    而现在,在王通的调教之下,钱秀娘不但修为大增,整个人儿的气质也都变的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不要说是他,便是钱老同和那位四王子和他面对面,也很难认的出来,他认不出来也很正常。



    所以他很是忌惮的看了钱秀娘几眼,对王通道,“上来吧,我们一起走。”



    “是!”



    王通对陶松的表现洞若观火,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带着范墨与钱秀娘上了马车。



    陶松的这辆马车很大,内部的格局竟然有些类似于王通前世的公寓,至少有百余平米的地方,马车内,除了陶松之外,还有两名年轻人,一人长的矮矮胖胖,满脸笑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不过本能的,王通从他的笑容之中感受到了一丝丝危险的感觉,显然,这个胖子不简单,至于另外一人,一袭白衣,面容俊美,气质倨傲,昂着脑袋,便是看人,也都是斜着眼睛的,仿佛别人都欠他几百块钱一般。



    “这小子是陶万冲,我本家的侄子,这位是朱天平朱捕头,虽然年轻,但和你一要,俱都是我六扇门中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



    “陶兄,朱兄,有礼了!”



    带着和煦的笑容,王通对两人一抱拳。



    陶万冲笑嘻嘻的回了一礼,至于那朱天平,则只是斜觑了王通一眼,一脸的冷漠。



    对这样的反应,王通亦是有些无语,不过只是友好的笑了笑,可是范墨与钱秀娘可不干了,俱都目光不善的瞪了朱天平一眼,你一个小小的五品武士,有什么资格在我家公子面前摆驾子,没看我们两个武师都奉公子为主吗?



    范墨还好,他是杀手出身,毕竟懂得隐忍,眸中只是闪过一丝杀气,再无其他,这缕杀气如此的隐蔽,便是陶松也没有察觉,钱秀娘却是忍不住了,咯咯的一笑,娇躯扭动,闪了一下,便侵入了朱天平的身旁,娇声道,“公子,你好像有些不高兴啊!!”



    “嗯?”



    朱天平吓了一跳,身为一名剑客,突然之间被人侵下一丈之内,自然会有反应,下意识的,他抬手便是一剑。



    剑光电射,如灵蛇吐信,点向钱秀娘。



    钱秀娘嘴角含笑,眸中寒光闪现,指尖翻飞,有如鲜花盛开,似真似幻。



    叮叮叮叮叮……



    一连五声脆响,五根玉葱般的指尖闪电般的点在剑尖之上,堪称凌厉的剑气顿时溃散,一股无形的劲力暗涌,潮水般的冲击着朱天平。



    朱天平与她的修为本来就相差甚远,剑气虽然凌厉,却是仓促出剑,哪里比的上钱秀娘蓄意而来,暗劲袭身,他只是勉强的挡住了第一道暗劲,整个人都仿佛触电一般,僵直起来。



    “手下留情!”



    陶松再怎么也没有想到刚一见面便会生这样的事情,待到他觉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此时朱天平危急,他又看不出钱秀娘的深浅,情急之下,也不顾其他,翻手便是一掌,如山岳般的朝钱秀娘压了过来。



    恐怖的气势有如山岳倒崩,轰然镇压。



    横压三界!



    钱秀娘目光微凝,两条洁白的丝巾从袖中射出,在陶松的掌力之中飘摇起来,看似弱不经风,无力支撑,但是那两条丝巾仿佛有活力一般的绕了几个圈,竟然生生的将陶松急怒之下的一掌的掌力完全卸掉。



    “秀儿,住手!”



    这个时候,王通适时的叫住了钱秀娘,面带歉意的道,“陶大人,不好意思,我这下人从小地方出来,不懂规矩,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陶松的面色很不好看,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看不透王通了,刚才自己这一掌虽然未尽全力,但却也有八成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他这一招横压三界早已经深得其中三味,无论是力还是势,甚至其中隐含的武道真意都是自己极为满意的,但是,却偏偏在这两条白丝带之下被完全的化解,这样的结果,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他也只是接受不了罢了,朱天平却没有那般的好运了。



    陶松及时出手,为他挡住了致命的攻击,但是他的修为毕竟远远的逊色于钱秀娘,两者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之上,被暗劲冲击之后,顿时便生出了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身体僵直不动,嘴角、耳鼻俱都有血丝冒出,俊美的面容淡如金纸,一副被重创的模样。



    “朱兄,你没事吧?”



    陶万冲在这个时候及时跟进,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朱天平,慢慢的将他扶到了坐椅之上。



    朱天平这个时候方才缓过一口气来,缓缓的摇头道,“没有大碍!”说罢,将目光移到了钱秀娘的身上,“姑娘厚赐,他日定有厚报。”



    钱秀娘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好啊,本姑娘等着。”



    “秀儿!”



    场面显得有些沉重,王通沉声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向陶大人出手,还有道歉。”



    “陶大人,小女子出手不知轻重,还望大人恕罪!!”



    “哪里哪里,姑娘手段高明,陶某佩服!”



    此时陶松已经彻底的从震惊之中恢复了过来,恢复了风度,笑了笑道,“哪里哪里,此事系出误会,没什么冒犯不冒犯了。”



    这也是实情,虽然钱秀娘的动作有些大,但毕竟没有出手攻击不是,毕竟是朱天平先对钱秀娘出手的,你都对人出剑了,难道还不能反击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未免太过霸道了。



    最重要的在于,这是一个看实力的世界,而背景和传承都属于实力的一部分,别的不说,单看范墨这个原本普通的杀手,跟在王通身边这才几个月啊,自己都看不清深浅了,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冒出来的女子,通过刚才的试探,他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女人的实力并不下于自己,甚至还有一些自己难以抵挡的诡异手段,能够让这两个人在身旁充当下来,只能说明王通的实力远过了他们,拥有让他们臣服的力量,这样一来,再细看看,他终于现,与上次见面相比,王通亦有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并不怎么起眼,只是气质上的,乍一看还真看不出一,但若是细看的话,便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笑容和煦的年轻人身上竟然隐隐的透出一种高高在上,难以冒犯的气质,这更是加重了他心里的疑虑。



    “这王通究竟出身何门何派,竟然有如此的气质与潜力,看来将来与了打交道却是要小心一些了。”



    思虑及此,他的姿态放的更低了一些,也不管受伤在一旁靠着嗑药刚刚缓过来的朱天平,拉着王通亲密的聊了起来。



    面对他有意的拉拢,王通欣然接受,不管这厮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亲热,不过花花轿子抬人,谁不会啊,只要自己心情警惕,不让他最后将自己卖掉便行了。



    这一聊便是一个多时辰,通过陶松,王通对这名捕之会的了解又更深了一怪。



    这名捕之会说白了便是六扇门选择后备干部的地方,成为前一百名,拥有名捕称呼之后,便会得到六扇门的大力栽培,像陶松,便是十年前的名捕,只是排名有些靠后,才六十三名而已。



    即使如此,他如今的修为虽然只是六品武师,但也混到了一个铜章。



    总捕头在六扇门很多,但是能混到铜章的并不多,能够混上铜章,便说明你已经是总捕头之中的精英了,亦是武师中的精英。



    十年时间,由一个四品武士成为六品武师,从一个小小的捕头混成铜章总捕,这就是名捕的威力。



    这一次,陶松带着陶万冲与朱天平前来,原因也很简单,在他的手下之中,也只有这两人有资格竞逐名捕,不过现在,很明显又多了一个王通。



    面对陶松明显流露出来的拉拢之意,王通欣然接受,当即表示自己资历还浅,这一次参加名捕之会主要是因为走了****运,偶然之间立了功,方才起了这个心思,这一次来朝歌,主要是为了观摩,长长见识罢了,从来没有想过要竞逐这名捕之位。



    对于王通这样的表示,已经恢复了不少的朱天平以冷笑应对,暗骂一声虚伪。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