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中文网 | 分享 文学 阅读 乐趣 > 武侠仙侠 > 仙界独尊 > 第467章 南市(下)
    双方无形的气势化为有形的冲击,一阵巨大的气浪涌动,将周围的几个摊点全部掀翻。



    这些摊点的主人也不乏有强大的武者,但是他们都没有动,而是很默契的退了开来,眼中闪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什么人,胆敢在朝歌闹事!”



    就在范墨与对方气势相击,互相瞪眼,寻找新的战机时,一声怒喝从不远之处传来,随后,如巨大一般的气势疯狂的涌了过来,将范墨两人的气势冲击的七零八落。



    范墨与对方同时色变,骇然的转头望去。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们看清来人,巨大的冲击力随后而至。



    砰砰!



    两声巨响,范墨与对方全都被一股巨力击飞了出去,又撞倒了数个摊点,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众人方才反应过来,看着突然出现在场中如铁塔般的身影,同时干咽了一口口水。



    “这两个家伙真倒霉啊,碰到了这个黑蛮子轮值!”



    “你小声一点,小心被他听到。”



    “听到又怎么样,我们又没有动手。”



    “呵呵,每年都有这样的乡巴佬自以为是,真是愚蠢。”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



    …………



    耳中清晰的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王通不由感到一阵的头疼。



    朝歌城中不能动手,这是铁律,不过,朝歌可以说是盘武大6的中心之一,南来北往的人多了去了,有一些人在地方上横行惯了,到了朝歌也不改脾性,在朝歌之中惹是生非,甚至动手,不过他们的结果一般都很惨,这一点在来的时候,陶松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王通也一直在告诫范墨与钱秀娘,让他们在这里不要惹事儿,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地方。



    只是他没有想到,逛一次北市会遇上这样的麻烦,严格来讲,两人都没有动手,但是气势交锋却影响了周围的摊点,属于那种可管可不管的,这就要看当时南市之中轮值者是谁了,很不幸,他们碰到了最不想碰到的轮值者。



    “这位大人,在下六扇门王冲天有礼了!”



    深吸一口气,王通面上堆满了笑容,上前便是一礼,“下人从小地方来,不懂规矩,行事未免鲁莽,有冒犯之处,还请大人高抬贵手。”



    “六扇门的?”铁塔般的大汉看了王通一眼,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王通的礼算是给足了,他一时也不好火,冷声道,“既然是六扇门的,不管是来自哪里,难道在来之前,没有人告诉过你规矩吗?”



    “告诉了,告诉了,事突然,下官正准备阻止呢,未曾想大人已经到了。”



    “阻止?”大汉上下打量着王通,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修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七品武士,竟然有一个八品武师当跟班,看来也算是有点来历的。”



    “不敢,蜗居小县,哪有什么来历。”王通露出一丝无奈道。



    “不管你有什么来历,也不管是为了什么,在南市出手就是不对,人我要带走,讯问过后再决定怎么处置,这里的损失,你们要赔偿,明白吗?”



    “下官明白!”



    “哼,你竟然也是六扇门的,六扇门中竟然有你这般不要脸的东西,当真是丢人至极,我一定会上报叔叔,将你开革出去。”



    王通话音刚落,一边便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黑脸大汉脸色顿时一沉,肃杀的气息弥漫四周,猛的回头看了谷春阳一眼道,“你又是什么人?刚才那人是你的手下吗?”



    “六扇门谷春阳。”



    尽管同样被黑铁大汉的气势所慑,但谷春阳仍然昂着头,仿佛一只骄傲的天鹅一般,“敢问将军高姓大名?”



    “朝歌城南市总巡,浑雷。”



    “原来是浑雷将军,刚才是那家伙先对我动手,所以我的家将才会出手,情有可原,所以……”



    “本将只管抓人,不管情由。”浑雷打断了他的话,一挥手,顿时,一群身着轻甲的武士冲了出来,将范墨与谷春阳的家将驾起来,迅离去。



    “你……”谷春阳大怒,正欲作,浑雷冷哼一声,森严的气势陡然上升,生生的将他想要说的话压了下去。



    “小子,我不管你从哪里来,也不管你有什么身份背景,记住,这里是朝歌,是大商的都城,就算是五大宗的宗主在此都不敢坏规矩,你又算什么东西?!”说罢,一拂袖飘然而去。



    “明天去府衙等待处理结果,议定赔偿。”



    在浑雷离开之后,远远的飘来这么一句。



    “好,很好!”直到浑雷完全消失,谷春阳才缓过劲来,一脸怨毒的盯着王通,“好,很好,小子,你也是六扇门的,你给我等着。”



    王通皱着眉头看着一身怨气,离开现场的谷春阳,一时之间有些懵逼,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人教育出来的,怎么会这么浑蛋,而且,这样浑蛋的人竟然能够入六扇门,简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谷春阳,我好像听说过。”在谷春阳离开之后,陶万冲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变的难看起来,“王兄,你恐怕有麻烦了,他是谷家的嫡传子弟。”



    “谷家?”



    “是的,谷家,六扇门四大家族之一孔、宋、谷、林之一的谷家。”



    “那又怎样?”王通笑了笑,这种在一个势力或是宗门之中有巨大影响力的家族王通并不是知道,但他并不在意,只要不是独霸,就意味着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六扇门中谷家的势力是大,但只是排在四大家族的第三位而已。



    称不上一手遮天。



    “王兄,切不可大意,谷家一向以护短闻名,这次得罪了他们,恐怕你的议功评订会的路不好走了。”



    “不好走?”王通笑了笑,“那又怎么样,我只是来看看热闹的,没什么麻烦。”



    见到王通一副不在乎的模样,陶万冲也不再说什么。



    南市的一场热闹至此消散。



    第二日,王通带着钱秀娘老老实实的到衙门把范墨接了回来,交足了罚金与赔偿金,几乎将他的荷包给掏空了。



    这件事情便到此为止了。



    不过,事实并没有结束,那块被谷春阳拿走的圆石,却是他势在必得之物,之前在南市没有去争,并不是因为他怕谷春阳,而是怕引起别人的注意。



    直到现在,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心底深处的渴望越来越深,这说明那块石头对他而言,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他是绝不会放弃的。



    “不管谷春阳的家世有多好,朝歌同样不是他的地盘,他也不知道那块矿石的价值,显然是一直兴起,才和我相争的,所以,他一定不会这么快就解石,就算是解石,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一定会去解石场。”



    解石场,便是专门解石的地方,在朝歌,只有一处地方提供这种服务。



    但王通让钱秀娘和范墨盯了一天,都没有现谷春阳的踪迹,这说明,谷春阳现在还没有解石,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查清谷春阳住在什么地方了吗?!”



    “在明鹤楼,不过那里的防守很严密,比我们这里还要严密几倍,想混进去并不容易。”



    “明鹤楼?”王通摇了摇头,明鹤楼是朝歌最有名的酒楼之一,价格是出奇的贵,能够住到那里的人非富即贵,谷春阳能够住在那里,除了说明他的经济实力惊人之外,同样也是为了将自己与普通的捕头区别开来。



    “具体的地址呢?”



    “天字四号院,东厢房。”钱秀娘淡淡的道。



    她和范墨两人为了避嫌,并没有进入明鹤楼,不过以她的手段和谷春阳招摇的风格,想要探听到明鹤楼中谷春阳的情况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有明鹤楼的地形图吗?”



    这同样不困难,明鹤楼虽然有名,却是百年老店,里头的布局也不是什么大的秘密。



    范墨跟王通最久,自然清楚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很快一副已经准好的地形图便出现在他的眼前。



    仔细的看了一眼,王通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插手了,今天晚上给我好好的呆在这里。”



    “公子,你一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危险?”王通抬头瞥了两人一眼,笑道,“带着你们才危险呢,那里戒备森严,你们最近的修为与实力虽然有长进,但是不够资格进入那里,你们一起去,就是累赘,我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



    “就这么定了,你们给我老实的呆在这里,我自有办法。”王通拍了拍桌子,将眼前的图纸震的粉碎,“不要露出破绽。”



    …………………………



    …………



    是夜,王通一个人悄悄的潜出了甲七号院,这院中的戒备虽然森严,但毕竟只是一个招待捕头的地方,森严也只是相对于普通的捕头而言罢了。



    倒是明鹤楼,其戒备让王通暗暗心惊。



    也亏得他如今领导了拳意,明悟了自身的道路,对自身的气息与身体状态掌握到了一个极为细致的地步,再加上脑神一窍已开,灵觉敏锐到了极点,在行进之中,颇能趋吉避凶,魔门的身法诡异到了极点,再加上明鹤楼一向以来安宁惯了,近几十年来,很少有人敢来闹事,所以才险险的避开了重重的守卫,进入到了明鹤楼中。



    进入明鹤楼中,一切又变的轻松起来。



    天字院是明鹤楼最好的院落,也很好找,身如枯叶飘舞,几个起落之间,他便进入了天字四号院东厢房。



    此时天色已经过了三更,月黑无星,即使是武者,这个时候也大多数进入了梦乡之中。



    这谷春阳是谷家的嫡系弟子,显然颇得谷家的看中,东厢房的周围,竟然有四名武师级别的武者在暗中保护,其中一人竟然上三品的武师,倒是废了王通不少的手脚。



    其他三人好说,那名三上品的武师竟然在王通出手的时候有所察觉,不过好在王通强大的拳意镇压之下,也不过是转了个身,随后,便被王通一指点破了眉心,无声无息的倒下了。



    解决了四名武师,王通如灵猫一般潜入了东厢房内,正如他所预料的一般,在四名武师的护持之下,谷春阳已经陷入了沉睡,对于王通的到来毫无所觉。



    “这样的蠢货竟然自称能够成为名捕,看来这所谓的议功评议会的水分也不少啊!”



    王通心中暗暗的感慨一声,出指如飞,指影笼罩谷春阳身上数处大穴。



    此时,异变突起,谷春阳身上竟然闪出一层蓝芒,一道苍劲而恐怖的力量从他的身上勃然出,沉睡中的谷春阳猛的睁开了眼睛,眼中露出惊骇的目光,正要开口喊叫的时候,王通指尖劲力猛吐,拳意凝聚指尖,如同一把烧红了的刀子切到了黄油之上,刹那间破开了那一层蓝色的劲气,点中他胸前数处大穴。



    谷春阳顿时出一声闷哼,不省人事。



    王通则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长吁一声,额头冷汗密布,浸湿了面上的黑巾。



    “武宗,这是武宗将自己的一部分意志留在了他的身上,所以才会如此的恐怖。”



    也亏得这是武宗留在他身上,给他保命用的一部分意志,否则的话,即使他已经领悟了自身的道路,凝炼出自身的武道意志,限于修为,他也无法破开这种防护,到那个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终究还是将他拿下来了。



    制住了谷春阳之后,王通再无顾忌,开始在这天字四号的东厢房中大肆的搜刮了一翻,正如他所预料的,虽然强买下了那块矿石,但是谷春阳并不怎么重视,将他与其他一大堆的矿石都放在一处,随意的堆在屋子的一角,显然是准备寻个时间,找人一次性的将这些矿石解开,王通自然不会与他客气,不但将这里所有的矿石席卷一空,还有谷春阳所有的财物与身上所携带的其他贵重物品,共计一条黑色的铁链,这玩意儿显然是谷春阳的随身兵器,绝对称得上是神兵了,还有一大堆的钱财与丹药,对这些东西,王通毫不客气的全部掳走,又在屋内搜查了一遍,便趁夜离开了明鹤楼。



    离开明鹤楼之后,王通并没有立刻回到甲字七号院,而是在朝歌城中绕了一圈,寻了一处水井,潜入井中,将除了那块矿石之外的所有东西,都埋到了水井的底部,确认不会被人现之后,方才离开了水井,潜回了甲字七号院,这才安下心来查看起那块黑色的矿石来。



    “妈~妈~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引的我如此的丧失理智?”



    看着手中平淡无奇的矿石,王通好奇之心大炙,仔细观察了起来,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异常的情况来。



    “难道真的要将他解开才行?”



    解石是一门学问,并不是你拿到了矿石之后随随便便敲开便行了,但是拿到矿石之后,王通却是再也忍耐不住,在审视了半天之后,右手食指与中指并起,化出一道剑诀,点在矿石之上,一道凝聚着绝仙剑意的剑气迸而出,打在矿石之上。



    咔嚓!!



    一指之下,矿石竟然裂成了两半,王通这才现,这并不是一块矿石,矿石只是这东西的外表,裂开之后,露出了里面的东西,一颗金色的眼睛!



    眼睛,竟然是一颗金色的眼睛!!



    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这颗金色的眼睛,王通先是有些愣神,随后,只感到自己的脑海之中轰的一声炸了开来,一道道玄妙无比的信息凭空而生,汇入他的思绪之中。



    “末法之眼,碎虚之锤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