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水,天地昏暗,荒草孤坟,萧瑟一片

    项川伏身于孤坟之后,尽全力蜷缩着身体,想利用这座不大的孤坟将自己的身体隐蔽起来。

    十天了,他已经被追杀了整整十天。

    停下身体,伸手摸向腰间的水囊,触手极轻,心情变的更坏了。

    “该死,该死,该死的王冲天,只要我项某人躲过这一劫,一定会将你们王家连根拔起,一定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俊美无比的面上怨毒之色笼罩,一阵疲惫袭来,他有一种一头倒下的冲动。

    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一口,剧痛让他清醒了一下,强行定下心神,感受着周围的风吹草动,终于,在十几个呼吸之后,确认了周

    围一切安全,方才从孤坟后头冒出头来,分辨了一下方向,继续向前奔去。

    “大人,和你猜的一样,他果然往南去了。”

    距离孤坟约百丈之外,三人迎风而立,目光盯着项川离开的方向,神色清冷。

    “带几个人追上去,压迫他,不要让他有正常思考的时间,逼他与同党接头,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把目标钓出来。”

    “是,大人!”身旁的两人应声而去,紧紧的咬在项川的身后。

    “哼,邪神党徒,这一次,对不住了,又让你们成了我的踏脚石。”王通望着远去的背景,把玩着手中的铜章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

    距离前一次的议功评订会已经过去五年了。

    在那次议功评订会上,王通一鸣惊人,横扫全场,成为排名第一的名捕,自此以后,便在六扇门中可以称得上是飞黄腾达了。

    成为第一名捕,他得到了大量的赏赐,同时,亦从清平府这么一个小地方被调任到了大商重镇洞庭府当捕头,倾力栽培。

    而王通也没有让六扇门失望,上任三月,便带人剿了江湖闻名的洞庭十八寨,三拳打死了号称拳镇洞府的飞龙寨寨主余可望,名声

    大噪,随后的两年之中,又连破数次大案,屡立奇功,被称之为六扇门千年难得一件的奇才,积功升至总捕头,那个时候,他已经

    是二品武士了,又三年,他的修为突破至武师,被调往六扇门大商朝分部,成为一名铜章总捕,在六扇门中妥妥的成为了中层骨干

    力量,同时亦是六扇门中千年以降升官升的最快,修为提升的最快的捕头。

    六扇门的总部在什么地方一直是个谜,在江湖人的心目之中,四大天~朝上国的六扇门分部已经是他人能够接触到了最高机构了。

    六扇门的分部与分布在盘武大6各地的府衙巡捕衙门的关系,就像是米帝的地方警署与艾福逼阿尔的关系一样,前才负责地方事务

    ,后者总控全局,负责协调各地巡捕衙门的关系,查控跨府犯案的盗匪。

    这是王通成为铜章总捕之后的第一个案子,本来只是一个小案子,追缉一名漏网的邪神党徒,就像是五年前的陶松一般,但谁也没

    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案子,竟然让王通给办成了一桩大案!

    他以这条小小的漏网之鱼为诱饵,凭是调出了好几条大鱼,掀开了一个横跨三州的邪神党徒网络,随后又以雷霆万钧之势,在所有

    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给予了这个邪神党徒网络以毁灭性的打击,只余下了这个叫项川的邪神党徒,本来,他是可以随时

    将这个项川捉拿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故伎重施,又以这个项川为诱饵,开始了新一轮的钓鱼行动。

    在别人看来,他是立功心切,但是王通却另有想法。

    他想要将邪神的真面目给找出来,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如果能够查清这个邪神的真正面目,或许便有机会解开他身上的一

    些谜团。

    是的,他自己身上的谜团。

    五年了,随着修为的提升,他的实力越来越强,但是心中的疑惑却是越来越大,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搞清楚自己身上到底生了

    什么事情,但是除了能够时不时的想起一些诡异的武学功法和神通法术之外,对于这些东西的来历,他一点头绪都没有,这让他心

    中隐隐的产生了一些忧虑。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以前他的实力弱小,想要把事情搞清楚也没有那个能力,如今他虽然只是一个八品武师,但放在盘武大6之上,也算是武者之中的

    中层了,而且还是中层偏上。

    别看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武道世界,但是大多数的武者也就是在最底层混着罢了,能够成为武师的最多仅有两层而已,成为武宗的

    便更加的稀少了,盘武大6幅圆辽阔无比,国与国之间的距离甚至可以用百万里这个概念来形容,人口数量也远他前世的地球,

    过百亿是没有问题的,而其中武者的数量更是接近百亿,但是能够成为武宗的,便号称镇国了,百亿之中,也不过万人而已,而

    武圣,更是凤毛麟角,千人都不到,至于人仙,也只能呵呵了。

    所以,从人数上看,他这个八品武师,绝对是所有武者之中中层偏上的,数量稀少的一群人。

    随着实力变的强大,脑神一窍的凝炼越的深奥,他在未来星宿劫经和六爻神算上的造诣亦是越来越深,灵机一现神通的效果也越

    来越好,隐然间,对于有可能影响到自己未来的一些事情也有了一些模糊的感应,而其中感应最深的,便是邪神党徒。

    对于邪神党徒,他也有些无语。

    自从自己的能力觉醒之后,便与这些邪神党徒纠缠不清,甚至差一点成为邪神党徒中的一员。

    不过现在嘛,他自然是很明确的站到了邪神党徒的对立面上来。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邪神党徒只是一小簇而已,即使其中有一些惊才绝艳之辈,也难以抵挡这滚滚的大势碾压。

    由于对生死轮印的理解渐渐加深,他对于天下大势这种东西也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理解,再配合灵机一现,足以保证自己永远站在

    大势这一边。

    说到六爻神算与灵机一现,经过五年的磨合与运用,他已经知道这东西究竟是多么大的霸哥了,可以说,这完全就是开挂的东西,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挂,是真正的卦。

    通过六爻神算,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未来固有的可能,并且通过调整这些未来固有可能中的一些细微的节点,来改变未来的一些事情

    ,虽然不见得真正的能够改变未来的大势,但是却可以轻易的其中的细节引到有利于自己的方向。

    这还只是其一,其二,便是和他现在的身份有关系了。

    他是总捕头,以前是捕头,是需要破案了,他为什么升的这么快,就是因为他能够屡破大案,不管多么玄奇古怪的案子,不管有没

    有线索,不管线索是真是假,他总是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最为关键的东西,寻找到最为有用的线索,快的破案。

    当然,别人不知道他的这个能力,只是认为他天赋异禀,观察敏锐,推理能力强,这也是为什么六扇门会把他调到大商朝分部的原

    因,这种能力简直就是天生当鹰犬的料子。

    而到了六扇门分部之后,他更是将这个能力挥的淋漓尽致,便是六扇门中的一些积年老吏,破案高手,对于他那天马行空的手段

    亦是佩服不已。

    就拿这一次的事情来讲,本来只是一个小案子,却被他层层的扒皮,一点一点的仿佛抄蔓藤一般的把一个邪神党潜伏了多年的巨大

    网络愣是给掀了起来。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没有什么。

    关键是他还很会做人。

    把邪神党徒的网络查出来以后,他便开始分工,和牵涉到的地方捕头联手合作,人人都能从中分到一杯羹,获得一些功劳,这样一

    来,却是再也没有人说他的坏话了,便是六扇门的内部,对他也是众口一辞的称赞,风头一时无两。

    天边,传来几声寒鸦嘶鸣,夜风愈的阴凉起来。

    王通伸展了一下手脚,心中暗笑,“终于来了吗!”

    他这一次通过一个小诱饵,钓出了一条大鱼,让邪神党徒在大商朝的势力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固然是立下了大功,但问题是,邪神

    党徒亦不是软柿子,他们能够在盘武大6各大宗门和王朝的打压之下传承这么多年,底蕴之强,绝非一般的势力能够比拟的,吃了

    这么一个大亏,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六扇门他们招惹不了,大商王朝他们对付不了,但是对王通这么一个小小的八品武师,还是有

    把握的,事实上,在这一次出来之前,王通已经得到过警告了,邪神党徒已经派了一名邪武宗专门来对付他,只是一向以来,邪神

    党徒的强者都被各大势力看的很紧,很难有所动作,可是这一次,王通显然是碰到了他们的鸡点了,不给王通一个教训,邪神党徒

    在大商朝的心气也就散架了。

    对于这一点,王通心里有数,感受着周围越来越诡异的寒风,他心底冷笑着,灵觉全开,方圆百丈之内任何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明

    镜于心。

    当然,对付一个武宗,这是不够的。

    这看似自然而起的阴风,事实上这武宗气势的一部分。

    修为晋入武宗,便已经明悟了自己的道路,武道意志已经形成,气势便会生成不同的异象。

    譬如说王通他自己,明悟了自己的道路,但是他所觉的太杂,所以生成的异像有好几种,而他示于人前的便是以纯阳心法为基础的

    异象,有如煌煌大日,照耀四方。

    阴风拂来,通体生寒。

    王通双眼微瞑,意态闲适,突然之间,他的双眼猛的睁开,精光绽出三尺之外,舌绽春雷,猛烈暴喝一声,“风邪子!!”

    轰!!

    金红色的光华陡然之间的亮起,炙热的气息化为一股旋风,在他的四周回旋,宛如一轮熊熊烈日,将周围的阴寒之气荡涤一清。

    与此同时,他上前一步,一拳击出,金红色的气流裹着拳头,破开四周的阴风,直捣黄龙。

    “这不可能!”

    王通这一拳仿佛将周围的空间燃尽一般,在金红色的气流之下,周围的无形的阴风开始汇聚,由无形化为有形的人影。

    不过这人影也不能称得上是有形,而是如影如幻,似有形,又无形,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状,严格说起来,很像是传说中的鬼影子一般。

    这鬼影被逼出来,出一声惊呼,不过面对王通这一拳,他并不打算躲避。

    他是武宗,武宗的意思是什么,是宗师的意思,灵肉合一,无论是**还是意志,都经过无数次战斗的磨练,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自己的武道意志,化不可能为可能。

    王通虽然通过自己的拳意破开了他的形成的异象,找出了他的真身,但也仅此而已,他之所以会以自己的异像出手攻击,只是为了省点事情而已,既然王通的实力出了他的想象,看破了他的异像,并以异像还击,他也有信心当面击败王通。

    这是属于一名武道宗师的骄傲,源于武道宗师的意志。

    你想战,我便战!

    因此,在面对王通这一拳的时候,他并没有后退,而是迸指为剑,迎了上去。

    阴寒的内气在双指之间凝聚,化为漆黑的剑气,轻易的破开了裹在拳头上那金红色的气流,狠狠的刺中了王通的拳头。

    卡嚓!!!

    巨大的拳头一往无前的冲向前去,轻易的破开了漆黑的剑气,继续向前推进。

    卡嚓!

    这一次断的是他伸出来的两根手指。

    然后,继续向前

    卡嚓!

    这一次是他的右拳

    卡嚓,卡嚓,卡嚓

    右手腕部,右小臂,右大臂……

    这一拳,有如摧枯拉朽一般,所有与拳头接触的部位直接粉碎,直到他的右肩……

    并不是风邪子没有办法挡住王通,而是他的反应没有那么快。

    王通的拳头,又快,又重,就像是一个高向前的压路机一般,碾压一切!

    直到这一拳将风邪子的右肩打成了粉碎,他方才反应过来,大量的阴寒气流堆积起来,聚在他的右肩,迎向了王通向前推进的拳头。

    “呵!”

    王通咧嘴一笑,紧握的拳头猛的张开,五指曲张,闪电般的拐了一个弯,瞬间扣住了他的咽喉。

    风邪子的双眼瞬间瞪的如灯泡一般,露出惊怒之色。

    但是王通并没有给他任何的表达机会,五指力,指尖闪过一丝金红色的光华,随后,风邪子自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部化为了灰烬,只余下一个脑袋和半个脖子,被王通扣在手中,眼中的惊怒之光渐渐的黯淡下去,最终,仿佛蒙尘的水晶一般,再无任何神彩。

    “想不到吧,武宗阁下,不过如此而已。”

    王通哂笑一声,将他的头颅扔到一边。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