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耍人嘛!!

    不对,这是害人嘛!

    像一些前后不衔接,明显看起来就不一样的功法也没什么,就算是最后被翻译出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没有傻瓜会尝试这种明显有问题的东西,但另外一些则完全不是这样,有一些文字上下看起来衔接的很呢,前一句讲的是真气在体内的运转方向,后面一句也是一样,而且看起来很深奥的样子,可是,可是,他们不是一篇哪……

    这种东西的迷惑性很强,不注意分辨的话,根本就区分不开,到时候人家照着这套路来的话,会死人的!

    太上镇魂篇,亦是如此。

    但这太上镇魂篇属于所有残篇之中最为诡异的一篇,这篇经文通篇讲的都是镇压神魂的手段,上下衔接竟然也很连贯,竟然拼成了一整篇看起来非常玄妙的镇魂功法。

    如果不是王通懂得第二元神分化之法和道心种魔**的话,恐怕也会着了道。

    是的,他从太上镇魂篇中至少看到十九处第二元神分化的法门,这些法门,都是修炼玄牝珠的功法,可问题是,这十九处不但没有连在一起,而且次序也是颠倒的,你当这是九阴真经啊,逆练也会成功?

    可就算是九阴真经,逆练成功也会疯掉的啊!更何况这东西上下接的经文都有问题,一句第二元神中镇压神魂的句子下头接着道心种魔**中收敛心神的句子,这明显是有着险恶的用心的嘛!

    所以,看了半天之后,王通便已经彻底的放弃了。

    这些害人的东西,还是少看为妙。

    他知道这是害人的东西,但是别人不知道啊!

    看着周围的人一副专心致志,极为用心的模样,王通亦是非常的无奈。

    这种东西还不好提醒,他甚至都不敢打扰这些人,只能做出一副同样专心的模样,以免引起别人的怀疑。

    “这东西究竟是谁弄了来的?用心未免也太过险恶了吧?”

    看着看着,王通心中产生了许多的疑问,在疑问的同时,对于苦道人的下场已经看的清楚了。

    苦道人是死定了,就算能够逃出去,但是得到这篇经文并且加以修炼的话,也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咦?这经文有点意思!”

    一边思索,一边装作重视的模样,石碑之上的画面再次刷新,太上镇魂篇不见了,出现了一篇王通同样极为熟悉的经文。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这是第一句话,第二句话是,“北冥为鱼,其名为鲲……”

    第三句话是“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

    看着看着,王通心中的疑惑又起。

    “就算是想要害人,把这么多经文搜集在一处,那得花多少功夫啊?这倒像是有人将自己搜集起一的东西并在一处,留存于后世的,难道他不是想要害人,而是想要将这些东西留存下来吗?”

    这是一个突然在他脑海之中闪现的念头,一闪即逝,但还是被王通抓住了。

    “继绝世,兴绝学!”

    六个字开始在他的脑海之中流转。

    “仙界破碎,传承断绝,或许这是当年仙界幸存下来的仙人,为了保住仙界的一些绝学,所以刻下了这个碑文,只是或许当时他已经快要死了,又或者是脑子里头混乱,所以才会像这般东一榔头西一棒的,搞出了这个东西,也有这个可能,不过,那又怎么样呢?或许在仙界尚存的时候,那些上古的仙人们能够将这些东西整理出来,但是现在嘛,那就是害人的毒药啊!!!”

    细想想,这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些经文虽然混乱,但也不是没有规律可循,这太上镇魂篇便是一个例子,通篇都是残篇,但所有的字句讲的都是与神魂有关,甚至有的时候,一两句话,一两句要诀,对王通这样一个精通神魂手段的武者而言都有极大的用处,念头这么一转,王通突然意识到,或许这东西对自己并不是没有帮助,将来在修炼之上遇到什么不懂的,不解的东西,或许在这些残篇之中能够寻得一两个字句,解决自己的困难。

    念头转到这里,他顿时便改变了主意,开始记忆起这上头的经文来了。

    当然,这同样是记忆,并没有用心去揣摩其中的道理,最重要的是,他是按照句子来记的,从不指望上下能够连贯起来,以免混淆自己的思想。

    就这样,所有来探索遗迹的武者都沉默着,用眼睛盯着那石碑上看,完全没有其他遗迹出世时生的惨烈争斗,尸横遍野的景象。

    可以说,这一次遗迹出世是最为和平安宁的。

    想来这些武者都觉得要是其他所有的遗迹出世和这一次的一样就好了。

    可是王通却清楚的紧,这一次遗迹出世之后,未来影响之惨烈,绝对胜过历次遗迹出世产生的混乱之和,甚至还要大上许多倍。

    或许,一些强大的宗门,拥有着深厚的底蕴,在翻译这些石碑的时候能够看出一些不妥来,但是绝不会像自己这般看的清楚,而且就算是看的清楚,最后也会如自己这般的陷进去,无他,武者本性而已。

    石碑上的画面又经过几次刷新之后,光华彻底的消失了,就那么静静的耸立在那里,仿佛一尊沉默的巨人一般。

    而在场所有的武者,亦没有任何的动作,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稳定着自己的记忆,力求将刚才看到的一切画面牢牢的记住,不会遗忘。

    一阵清风拂过石碑,大量的黑色粉末飘起,山上本就风大,石碑在山风的吹拂之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小,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便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只余下一片狼藉的山脉。

    众人久久无语,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一道身影急的掠起,消失在群山之间。

    这道身影似乎是一个信号,大量的武者开始离开,不过短短的几息时间,人已经走了在大半,苏起等人同样如此,在稍稍的稳定了自己的记忆之后,开始迅离开,仿佛忘记了这一次的行动一般。

    而据王通估计,今天晚上,宜安城的纸笔铺子必然是脱销的。

    “怪不得我看到的画面,争斗是生在宜安城,原来如此。”

    看到这个情形,王通心中最后一丝疑惑也被解开了。

    而在此之后,他最为疑惑的便是,为什么最后的战斗会生在宜安城,现在彻底的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些武者大部分都回到了宜安城,寻找工具记录起自己记忆过的各种残篇经文了。

    默默的跟在其他几人的后面,回到了住处,关上了门,细细的回想了一番自己看过的残篇,王通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只能够认识石碑上极小一部分的字句,纯粹以自己的记忆力记住了上头的一些文字的形态,所以记的很吃力,他不一样,他认得上头的字,再加上他那强大无比的记忆力,记起来非常的轻松,根本就不需要纸笔,那些经文的内容已经完全贯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不过他并没有在这方面我纠结,因为到目前为止,他的修炼还没有遇到什么疑问。

    “也就是说,在遗迹那个鬼地方没有碰到苦道人,事实上就算是碰到了,在那样的情况下,一个个的都顾着记忆石碑上的经文了,谁也不会愿意动手,所以才会在宜安城动手的,而且很有可能是苦道人那边很动的。”

    六爻神算只是让他看到了战斗时的画面,他并没有看清楚争斗的起因,由于先入为主的观念,他还以为是六扇门动的攻击,现在看不不是了,应该是苦道人方面率先动的。

    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六扇门已经摆明了车马对付苦道人了,还把苦道人的目的都掀了出来,身为十大凶人之一的苦道人,若是没有一丁点的回击手段,肯定是不现实的,而这一次遗迹出现的方式了真相显然已经打乱了六扇门的计划,六名六扇门的武宗,包括为的苏起和司马中原在内,都已经没有寻找苦道人的心思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苦道人突然出手,以有心算无心,方才能够将他们算的准准的,从而让六扇门的武宗陷入苦斗。

    最重要的一点在于,六扇门虽然强势,但是结下的仇家同样也是遍布天下,有这样的机会,有些人未尝没有给六扇门一个狠狠教训的心思,直接出手对付六扇门不行,但是借苦道人之后,扇上六扇门一个耳光,让六扇门丢个大面子,损失几个武宗,还是能够做到的。

    别人不说,想来便是大商王朝的朝廷也不会太过介意这样的事情。

    王通手心一翻,掌心又多了六枚铜钱,正待施展六爻神算的时候,神色突然一变,右手一合,将手中的六枚铜钱紧紧的握在手中,目光却是朝着窗外望去。

    一缕极凛冽的杀气突然之是暴起,寒光划破黑夜,直取王通的眉心。

    “来的好!”王通咧嘴一笑,一拳击出,天地之间,一片灼热。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