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其他人,被陈捕圣这么一说,再被众人如此的关注,恐怕早已经面红耳赤,激动不已了,可惜王通只是撇了撇嘴,笑道,“捕圣过奖了,六扇门内部利益纠葛盘根错节,四大家族勾心斗角,老大的位置可不好坐啊,我也没什么兴趣,更没有这个能力,我看还是回去做我的土财主比较好。”

    “呃……哈哈哈哈哈哈……!”陈捕圣一愣,旋即便有些尴尬的大笑起来,不但是他,乌尚与元定心两名武圣也都大笑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大厅的气氛变的古怪起来。

    内部利益纠葛盘根错节,四大家族勾心斗角!!

    这事儿的确是存在,人人都知道六扇门内部很复杂,也都知道四大家族斗了那么多年,这在六扇门内部不是秘密,可是这种事情是能拿来说的吗?能明说的吗?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来,实在是太不给六扇门和陈捕圣面子了。

    不只是陈捕圣,便是吴思远和四大家族的四名武宗表情都变的僵硬了起来。

    “哼,牙尖嘴利,居功自傲!”

    就在一片笑声之中,一声冷斥响起,厅中陡然一静,众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出声音的地方。

    “子易!!”这下子轮到元定心尴尬了。

    王通亦看清了刚才出冷笑之人的模样,乃是一名三十余岁的华服男子,面容冷俊,浑身上下透着一种来自于骨子里头的冷傲之意。

    “这是大夏王朝杨太师的公子杨子易!”

    “杨子易!”王通目光微闪,明白过来。

    杨子易,早在十年前便号称大夏王朝第一年轻俊彦,年纪轻轻便入了大夏的第一宗门元始道,二十八岁时踏入武宗之境,号称大夏王朝年轻一代第一人。

    在王通看来,这杨子易便是一个投胎小能手,级无敌钻石王老五,这样的人,骄傲一点也是应该的,没办法,谁让人家天生富贵呢。

    但是你骄傲归骄傲,关我什么事情,我又不认得你,又没有得罪过你,你冲着我来是什么意思?

    别人惧你是太师的儿子,上门的嫡传,可我又不是你爸爸,凭什么让着你?

    所以,当陈捕圣向他介绍杨子易的时候,王通只是撇了撇嘴,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哼!”

    王通的态度更是让杨子易不爽,冷哼一声,若非元定心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说不得他便已经将武宗外相给放出来了。

    陈捕圣也好,吴思远也罢,都感到一阵阵的头疼,同样的年轻,同样的强势,这两人可以说是盘武大6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天骄中的天骄,相互看不顺眼也是正常的,但是一见面便出现如此的敌意,还是让他们头疼。

    “看来这一次的任务不能把他们放到一起了,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呢!”陈捕圣心中苦笑着想道。

    虽然局面有些尴尬,但在场的俱都是老油条,插科打浑,手法多样,再加上又有元定心与陈捕圣的压制,眼看着剑拔弩张的场面渐渐的缓和了下来,各自就座,议题正式开始。

    议题自然是围绕着太平天而来的,今天到场的俱都是盘武大6之上高门大阀、王朝世家的代表,全都是武宗,分量之重极为罕见,盘武大6之上,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这样的盛况了。

    前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因为邪神党徒闹出了一件大事,方才引的各方追杀。

    如今太平天才刚刚暴露,便引起这样的阵势,可见盘武大6对于这个组织的重视。

    “今日大家来此,想来都知道是为了什么,太平天重现江湖,潜势力惊人,此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想来大家心里都清楚,请大家来,就是为了一起商讨一下对策。”

    众人坐定之后,陈捕圣也没有客套,直接了当的将今日的议题抛了出来。

    话音落下,厅中显得有些沉默。

    是的,大家来之前早就知道是为了什么,而且都已经做好了功课,但正是因为做好的功课,所以才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现在已经查出来的太平天的潜势力太过恐惧,牵扯也实在太大了,许多小的世家,新兴的宗门都和他们有着直接的关系,最要命的是,现在查出来的只是太平天的底层而已,也就是说,太平天的高层究竟如何,有什么样的实力,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甚至连他们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亦没有人知道。

    但是从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些高层甚至有可能就隐藏在各大王朝世家,各个高门大派的高层当中,所谓牵一而动全身,一旦动了太平天,必然会在盘武大6引起一番大乱来。

    而且这还绝不是一般的动乱,这样的动乱会涉及到在场的每一个人,每一方势力,每一个宗门和每一个世家,到时候将会有无数的人卷入其中,形成一场浩劫。

    这个责任实在是太过重大了,大到了没有人愿意轻举妄动,亦没有人愿意随意的开口,害怕惹火上身。

    因此,大家的目光都落到了三大武圣的身上,在场的人中,他们的修为最高,地位亦是最高的,背后所代表的势力亦是最强的,这么重大的事情,在来之前,他们必然已经商议过了,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但愿他们议过了。

    陈捕圣的面色有些难看,目光在众人的面上扫了一圈,见没有人开口,只得无奈的道,“我知道兹事体大,所以才会请诸位过来商议,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剿,不惜一切代价将太平天剿灭,杀他个血流成河,再上演一次太平之乱,只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我们现在只是查到了他们有限的潜在势力,并不知道他们高层的底细,就算是想要杀,在没有将这些底层的势力杀光之前,高层是不会出现的,当然,最可怕的是,这些太平天高层很有可能就隐藏在我们之中,有可能我们在座的各位之中,便有太平天的高层也说不定,所以,剿杀,将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另外一条呢?难道要和太平天这帮无君无父的家伙苟合吗?”杨子易眉头一扬,当先开口了,“这么做是养虎为患!!”

    “子易!”元定心狠狠的看了一眼杨子易,面色十分的难看,现在可不是表态的时候。

    可惜杨子易并不怎么甩元定心,对元定心的警告视而不见,继续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与其将来尾大不掉,不若现在便下定决心将其铲除,付出一点代价,也是可以接受的。”

    “话虽如此,但现在太平天已经是尾大不掉之局了,就算我们下定决心,恐怕也无法彻底的将他们铲除。”元定心看了杨子易一眼,语气阴沉的道。

    这话说的更像是一种表态,是在告诉诸人,杨子易刚才的话只是代表他个人,而非大夏王朝。

    “我也同意元长老的看法。”

    看到杨子易一脸的不爽,欲要再开口的时候,乌尚抢先开口了,让杨子易把一肚子的话生生的吞了回去,“老陈,第二条是什么?!”

    “也是剿,不过不是大剿,是小剿,先剪其羽翼,把他们扶持出来的那些新兴的宗门、世家、还有那些小的国家全部剿灭,但是对受到他们影响的一些世家和宗门就不必动手,而是以拉拢为主,拉一派打一派,同时借剿灭的那些宗门,将太平天的高层引出来,我就不信,出手打掉几个宗门世家,他们还能忍住不现身。”

    “要是他们真的一心一意的当缩头乌龟怎么办?!”杨子易再次问道,“而且你刚才也说过了,在场的诸位之中,说不定就有太平天的高层,我们是不是想想办法,把人找出来呢?!”

    “这……!”元定心差点没一巴掌甩过去,他甚至已经怀疑眼前的这位大夏王朝的天之骄子是不是疯了,这厮号称大夏王朝第一年轻才俊,武宗强者,难道连一点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吗?以前也没见过他这样啊,怎么现在变的如此激进,如此愚蠢了。

    当场把人找出来,你当这是玩游戏,过家家呢?在座诸位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之一,跺一跺脚便能够让某地抖上三抖的人物,哪一个的背后没有一张巨大的利益网,你现在要当场打他们的主意,是一心一意要为大夏王朝树敌吗?是一心一意要为你老子和元始道招惹麻烦吗?

    果然,杨子易的话音刚落没多久,便有人提出了质疑,“杨公子,你想怎么把奸细找出来呢?!”

    “你是……!”

    杨子易听出了对方口中的嘲讽语气,眯起了眼睛问道。

    “苍天阁,云步远!!”

    苍天阁,是大商朝的强大宗门,地位与实力,绝不在元始道之下,云步远是苍天阁的实权长老。

    一直以来,元始道与苍天阁的关系都不是很佳,起因却是极为久远的事情了。

    杨子易身为元始道的嫡传弟子,苍天阁自然是看不顺眼,如今再听他提出这么一个听起来十分好笑的建议,云步远当然第一个出言讥讽了。

    “原来是苍天阁的。”杨子易了然一笑,“你们苍天阁没用,没有办法找人,不代表我们元始道就没有办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云步远面色阴沉起来。

    “我的意思还不明白吗?对于太平天的这些妖邪,自然是要除之而后快,至于如何把他们找出来,也很简单。”

    “嗯?!”

    看着杨子易胸有成竹的模样,场中所有人都有些意外,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这么有信心,难道他真的能在众人之中找出太平天的奸细?

    不对,难道在场之人当中,真的有太平天的奸细吗?

    一进之间,厅中的情形有些吊诡起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