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狂漠城和往常一般,天上空仍然是灰蒙蒙的,因为风并不大,漫空的浮尘,刚一出门,王通便吃了一头一脸的灰。

    此时的王通,已经恢复了之前高高瘦瘦的模样,特别是一张脸,极为细长,倒是与他前世香港电视剧里的胖头陀有着八分的相似,不要说是不认得的人,便是对他极为熟悉的人,也不可能认的出来。

    出门还没有几步,便见昨日引他过来的那位年轻人又凑了上来,“先生,早啊!”

    “嗯,早!”王通点点头,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微笑来,“真是巧了,正不知道去哪儿找你,你就到了。”

    “哪里哪里,先生太看的起小的了,小的就是吃这碗饭的,昨日你说过想去灵材市场,所以小的就留了个心,想着您休息了一晚,今天应该会去,因此就在这里等先生了。”说话间,又递上一个由斗笠改成的头罩,“先生,城里风沙太大,您戴着这个,会舒服一些。”

    “你有心了。”王通点了点头,又抛了一块碎银子给他,“前头带路。”

    年轻人接过银子,一脸的喜色,连声称谢,当先朝着灵材市场的方向走去。

    灵材市场距离王通住的地方并不远,也不过是五六里地,一路之上,人却是不多,大多数都是以布捂着头脸,也有一些人戴着和他一样的斗笠,俱都行色匆匆,显然即使是本地的居民,面对这样的风沙天气,也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不多会儿,便到了灵材市场。

    这个灵材市场很大,但是同样亦非常的简陋,也就是在背风之处,几根粗大的木杆搭成的一个巨大的棚子,里面有一些摊位,不过人却是不多,看起来差不多也就十来个摊位上头上人,摊位里堆着一大堆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挖来的石头,摊主们一个个的都是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至于顾客,却是一个都没有。

    看到王通面带疑惑,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狂漠城的风沙太大,特别是最近几个月,乃是风季,所以并没有什么人。”

    “嗯。”王通点了点头,对于狂漠城的风沙,他也有着清晰的认识,紧了紧肩上的包袱,跟着年轻人走进了灵材市场。

    “这里有专门收矿石灵材的地方吗?可靠一点的。”

    可靠一点的,收矿石灵材的地方!

    年轻人一听,背对着王通的面上顿时勾起了一丝喜意,但是很快,便将喜色收敛起来,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转身问道,“有是有,不过每一家都不同,有的店面小,能吃的货不多,有的店很大,倒是能吃大批的货,不过价钱嘛,却是不同。”

    “带我去大一点的地方。”王通想都没想,直接道。

    “好咧!”年轻人兴奋的道,“您跟我来!!”

    灵材市场很大,王通精略算算,占地至少要五六个足球场那么大,除了外面的那些摊位之外,在市场的深处,竟然还有几家门面,看起来是大商户,跟着年轻人走入了其中一家看起来门面较大的店中。

    一进店,便有下人迎了过来,看到来人,年轻人轻轻的使了个眼色,那人眼中顿时一亮,旋即面上堆满了笑容,走到王通面前道,“客人好,不知道客人有什么需要?”

    “听说,你们这里收矿石灵材?”王通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问道。

    “小店只收贵重灵材。”那人满面的和气,说起话来却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不知客人想要出什么样的货。”那人看着王通,目光之中透着一丝狡诈。

    “贵重灵材?”王通表情看起来有些愕然,旋即便笑道,“好说,好说。”

    “客官请随我来。”

    见到王通一副有所倚仗的模样,那人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将他引入了店内后堂。

    “客人您稍待片刻,饮些茶水,小人这就请掌柜的过来。”

    “嗯!”王通点了点头,露出些许不耐的模样,“快去快回,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呢。”

    “是!”那人退出了后堂,放下布帘,过了片刻,便引了一位看起来富泰的老者走了进来。

    “这位先生,劳您久候。”

    “不敢。”王通起身,有些便扭的回了一礼,“阁下就是这里的掌柜吧?”

    “不错,在下王仁礼,暂居此地掌柜之职,听说客官有货要出,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说话之间,已经将目光移到了王通手中紧按着的包袱之上。

    “掌柜你看。”到了地头,王通似乎也放下心来,将包袱解开,露出了五六块拳头大小的矿石来,“掌柜你看,这紫英石如何?”

    “紫英石?”那老者一听,面上明显的露出了失望之色,紫英石是一种矿石灵材没错,但只是属于普通的那种,在市场之上的价值并不算是太高,事实上,在数百年前,这种矿石,狂漠城外一百二十里的赤焰山下便有,正因为赤焰山的存在,荒漠城才得已建立,事实上,这座城池最早便是由赤焰山的矿工构成的,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赤焰山的石产被采集殆尽,这里渐渐的荒凉了下来,直到最后,沙家自中原逃难而来,因为抵御荒兽有功,赎了罪过,得到了这一片几乎已经荒芜下来的城池,当年沙家的家主望着城池周围一片的荒漠,看着方圆千里之内惟一座大湖和惟一一个能出甜水的深井,将这里取名为荒漠城。

    当年,赤焰山的那座矿山,出产的便是紫英石,即使是现在,亦有一些人怀着一些侥幸的心里,进入那密如蛛网的矿坑之中,偶尔亦能找到一些紫英石。

    只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废弃的矿坑距离荒漠城的距离实在是太过遥远,即使得了一些矿石想要带回荒漠城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沙漠之中还有沙盗的存在,投入与产出不成比例,所以除了极少数真正走投无路的人之外,很有会有人再去那矿坑,而这些走投无路,到矿坑之中去碰运气的人又有一个名字,矿老鼠。

    是的,当掌柜的看到王通拿出来的几块紫英石,再细看他的打扮,肤色,手上的指甲,老茧,便断定了,眼前之人是一个矿老鼠。

    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登时有些失望起来。

    “就这些紫英石,却是值不了多少啊,我看先生,还是去别家吧。”

    “我知道这些紫英石不值多少钱,但是如果我能大量出货呢?”

    “大量出货?!”掌柜的心中一动,望向王通的目光变的奇异起来,那些废弃矿坑之内是什么情况,他清楚的紧,因为他就曾去过不止一次,已经被废弃了八百年了,八百年来,无数人进入过那里寻宝,便是现多的矿石也被捡光了,近年来,已经很少有人能够从里面找到矿石了,所以矿老鼠的数量急剧减少。

    可是眼前之人却说能够大量出货,这便只有一种解释了。

    仓库!!

    这家伙应该是现了一处被废弃的,或者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被搬空的他库,也只有这样,才能够得到大量的紫英石,这种事情,在历史上也不是没有生过,事实上不止一次的生过,那些现仓库的矿老鼠们,有些因此家致富,更多的则是死无葬身之地,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位的结局会如何。

    想到这里,他慢慢的走到那几块矿石之上,仔细的看了起来。

    矿石入手,给他一种干净的感觉,虽然还沾着一些风沙,但是他可以看的出来,这些风沙都是在路上刚刚沾上了,而不是那种深埋在地下多年而沾上的。

    是的,仓库!

    也只有仓库之中的矿石才能有这样的干净和幽冷的气息。

    想到自己有可能会现一座数百年前的灵材仓库,饶是他见多识广,心中也不禁的激动起来,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他又拿起了一块矿石。

    “嘶,这是……”

    刚刚碰到这一块石矿,他便有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感觉,心中暗自倒吸了一口凉气,强行以意志压制自己的表情,不让自己的表情扭曲。

    拿起这块矿石,他的手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不得不用左手扶住,这才好了一点。

    “掌柜的,你怎么了?”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不妥,王通关心的问道。

    “哦,没什么,没什么,这几日受了点风。”掌柜强笑了两声,将矿石凑尽了自己的眼睛,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心情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若无其事的将矿石放下,用一种尽量平缓的语气对王通道,“紫英石,你那里有多少?”

    “不算太多,但应该足够贵店所需的量了。”

    “好,我全要了。”掌柜做出思考的模样,沉吟了一会儿,猛的一咬牙,点头道,“不过,你最好能快点,这样的话,赶上我们的出货期,价钱或许会高一点,否则错过了这一次出货期,那就不好说了。”

    “行,掌柜的,给个价吧,如果满意的话,我三天之内便能够把货运到。”

    “可以。”掌柜的心中大喜,当场便报一个不错的价格,虽然比起外头摊位上零星收购的价格便宜了一些,但却远比那些大宗货物买卖的价格贵上不少。

    王通似乎对这个价格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

    “不好,心太急了,应该再和他还还价的。”看到王通的眼神,他立刻明白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了,赶紧补救道,“这是小店能出的最高价格了如果不是因为急着出货的话,绝不会给你这个价格,不信的话,你可以出去打听要听,看看还有哪家店,能出比我们更高的价格?”

    王通想了想,点头道,“好,那就这样吧。”说话间,他指了指桌上的几块矿石道,“这些便算是样品,三日后五更,去湖西狗头坡接货,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希望掌柜的明白规矩。”

    “放心,我知道规矩。”掌柜的大喜,点头应道。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