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压空间,粉碎空间,难道是镇狱青象的血脉?”

    七冥山,寒月殿

    冥月轻轻皱着眉头,在殿中来回的踱着步,面色很不好看。

    “他还自称是宗雪的未婚夫?”

    “是的,说了好几遍,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一名黄裙的女弟子站在她的身后,一脸古怪的道,“现在恐怕全观都知道宗雪师叔是他的未婚妻了,师叔祖,您看……”

    “我警告过他,他还这么做,说明是有意与我作对了。”冥月冷幽幽的道。

    那黄裙少女吓了一跳,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师叔祖,不会吧,九天观中,难道还会有人敢与您作对不成?”

    “哼,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过是觉醒了一种血脉神通,便如此的放肆,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师叔祖,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宗雪师叔身具赤极天火的血脉,是我们七冥山……”

    “这件事情不需要你来操心,我会处理。”冥月摇了摇头,头也不回,只是朝着她摆了摆手,黄裙少女露出一丝失望之色,躬身一礼,退出了大殿之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肆宣扬,当真是当我不存在啊,王通,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尽管表面上看起来,冥月不动声色,事实上她的内心深处非常的恼火,恨不得现在就跑到王通面前,当着全观人的面狠狠的踩他几脚,让他知道一点天高地厚。

    可惜,她不能。

    “不过,也不能这么便宜他,任务大殿,那是接任务的地方,我倒要看看,若是你连第一个任务都完不成,还有什么脸面在九天观呆下去。”

    在她看来,王通留在九天观对宗雪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只有将王通远远的逐离了,宗雪才有机会慧剑斩情丝,彻底的将王通忘掉,继承七冥山一脉。

    

    “你疯了吗?这么大张旗鼓的宣扬七冥山的弟子是你的未婚妻,这是成心要和七冥山作对吗?”

    王通接了任务并没有立刻离开九天观,而是回到了虚空殿中,向古森告辞。

    当他见到古森的时候,古森已经得到了消息,满脸不满的道,“七冥山的那群娘儿们都不是善茬,特别是冥月,更是不讲道理,你现在倒好,直接把事情嚷嚷的满世界都是,冥月一定会出手对付你的。”

    “她出手对付我?”王通一听笑了起来,“师父,她可是和您一样的通神天强者啊,辈分又高出我一辈来,她真的对我出手,岂不是以大欺小,这种事情她难道能干的出来。”

    “她是不会亲自对你出手,但绝不会让你好过,七冥山可不是比我们虚空殿,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那可是实力雄厚的一脉,光是入室弟子便过了三十名,有十二个修成了金丹,练了不同的神通法术,你对上他们有信心吗?”

    “元丹以下,我都有信心对付,至于元丹以上,她要是敢出动元丹以上的强者来对付我,我就敢杀人。”王通眼上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机道,“既然她不顾规矩,也别怪我不顾规矩。”

    “杀元丹天,你有这个实力吗?”王通的话直接把古森吓了一跳,虽然知道王通天赋异禀,但你说一个灵根天越两级杀元丹天,这在他眼中还是有些不可思议。

    “其实很简单。”王通笑了笑,周围的空间法则陡然之间扭曲了起来,随后,啪的一声,在他眼前大约一丈之外,一片空间炸成了粉碎,周围顿时掀起一阵狂风,将空间炸裂的空洞填的满满当当的。

    “镇压空间,粉碎空间,好,很好。”

    看到周围的异状,古森不惊反喜,和任务大殿门口的那群人不同,他是虚空殿的长老,浸淫空间法则多年,眼力更是一流,一眼便看出王通对于空间的镇压已经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在这种等级的空间镇压之下,便是元丹天后期的真人也难以逃脱,再配合空间粉碎,当真便是元丹真人,遇上王通亦只有饮恨一途了。

    “只可惜,想要镇压元丹真人,消耗的力量太大了,我能够坚持的时间还不够长。”

    说话之间,王通的左眼之上,蒙上了一层血光,面上的表情也变的有些苍白,一粒粒如芝麻大小的细汗虚汗从他的面上冒了出来,很明显,刚才做到这一点的时候,他消耗了太多的血脉灵眼之力,显然,这种手段是不能持久的。

    古森不惊反喜。

    像王通这种手段,以一个灵根天武者的身份,施展出来也太过惊世骇俗了,若是没有一丁点限制的话,那就真的不科学了。

    如今王通的表现可以说是让他大大的惊喜了一番,一方面有着坑死金丹天的实力,但另外一方面这种能力又不能乱用,不至于太过夸张,引起别人的注意与嫉恨,当真是恰到好处。

    “你能有这样的实力,去完成这几个任务我是放心的,不过你也要明白,仙界并非昆墟界,比起昆墟界来讲,仙界要危险的多,你离开九天观中后,要一路小心,出了九天观的势力范围,我即使是想保你,也没有足够的力量了。”

    “师父放心,弟子绝不会让师父操心的。”

    “嗯。”听了王通的话,古森满意的点了点头,取出一物,递到王通的手中,“身为虚空殿的弟子,身上怎么能没有空间法宝呢,你的修为太低,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送给你,这存物指环乃是我们年轻的时候炼制出来的,内部有着百余丈的空间,足够你折腾了。”

    “多谢师父!”

    接过指环,王通面上适时的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毕竟以他的出身来历,对于这种存物的空间法宝,还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不需要谢我,这是你应得的。”古森摆了摆手道,“去吧,不要让我失望。”

    “弟子告退!”

    

    三日之后,九天观山门

    王通背着甩着两个大膀子,晃动着身体,一摇一摆的从山门内走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

    当他走到山门之外的时候,便看到了三名白衣女子挡在了他的身前,而在山门的周围,早已经围满了九天观的弟子。

    “是七冥山的梅、竹、菊三位师姐啊!”

    “是啊,百花斋的梅竹菊三姐妹,以前只是听说过,想不到今天竟然看到真人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啊,个个都是人间绝色。”

    “嘘,你不要命了,小声点,小心被她们拉到七冥山浸猪笼。”

    听到“浸猪笼”三个字,那名出声的弟子明显的打了一个哆嗦,脸都青了,显然似乎是勾起了他什么不好的回忆。

    “你就是虚空殿的王通吗?”

    梅、竹、菊三姐妹之中,为之人便是明竹,一身修为已经达到了玄光境,周身寒气逼人,十丈之内,除了梅、菊两人之外,再无第三人的存在。

    “我是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王通,然后才是虚空殿的入室弟子。”

    三姐妹一听,脸同时黑了下来。

    什么“我是七冥山峰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王通”?

    这小子还当真讲上瘾了,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很明显这是故意的。

    “这就是我们这一次来找你的目的,宗雪师叔已经是冥月师叔祖的入室弟子了,如今已经进入了七冥幽寒洞修行,不管你们之前是不是真的有婚约,就算是真的有,现在也取消了,所以,以后不要再声称什么七冥山入室弟子的未婚夫了,当好你的虚空殿入室弟子便行了。”

    “这倒是有意思。”王通一听,眉头挑了起来,笑容愈的轻佻了起来,“两件事,第一,我是七冥山入室弟子宗雪的未婚夫,不是七冥山入室弟子的未婚夫,七冥山入室弟子那么多,我一个人可消受不起啊!”

    一席话落下,山门周围一片寂静,静的可怕,包括梅竹菊三姐妹在内,所有人的面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这小子,胆子还真的肥啊,抓住了别人的语病便敢调戏七冥山所有的入室弟子,这得多肥的胆子,多厚的脸皮才开的了这个口啊?

    这话要是传到七冥山的话,这小子立刻便会成为七冥山的公敌,同样也会成为九天观中所有暗念七冥山美艳师妹们的弟子们的公敌,而暗恋七冥山美艳师妹们的弟子可以说是遍布整个七冥山,这小子很明显就是和九天观所有的入室弟子为敌啊,这胆子,啧啧……

    随后,王通下面一句,则直接把所有人的心情拉到了**。

    “冥月是你们的师叔祖,师叔祖?辈份这么高,她得多大的年纪啊,没有七十也有八十了吧,这么大的年纪了,当真是看不出来啊,她原来已经是这么大的老女人了!!”

    轰!!!

    周围一片哗然之声终于响起。

    这,这,这……

    梅竹菊三姐妹面色异常的苍白。

    她们听到了什么?

    没有七十也有八十了吧?

    原来已经是这么大的老女人了!

    我没幻听吧?

    这小子当真是不想活了?

    然后,他们又听王通道,“我说,我看你们也都挺年轻的,趁着年轻,找个好男人嫁了,孤阳不生,孤阴不长,修炼之途,也讲求一个阴阳调和吗,不要学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这么大的年纪了还孤身一人,我都替她伤心!!!”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