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驴欺人太甚!!”



    仙界,九天观,虚空观



    巨大的破碎之声响彻殿宇,无数的瓶瓶罐罐的碎片从大殿之中飞溅出来,散落在地,到处都是。



    “师弟,稍安毋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计议,计议个屁,他蝉鸣寺无故掳我九天观弟子,还封印我的虚空殿未来的殿主,这是挑衅,这是战争,开战,马上开战!!”



    “事情的真相还没有弄清楚,就这般的冲动,这个样子,如何在修为上更进一步!?”



    话音刚落,耳边便传来了一声呵斥的声音。



    “观主!”



    虚空殿主与古森同时施礼道,不过古森还是满脸的不服气,“有什么真相好查,我刚才已经查过了,王通已经失去了联系,而在失去联系之前,他在昆墟界中向那蝉鸣寺的金蝉子下手,同时还与金蝉寺的老秃驴硬悍了一记,击退了对方的法相天王,这帮不要脸的光头,法相天王打不过,直接出动了星主,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昆墟界能够证实的事情就是这些了,而且还是王通先动的手,我们并不占理。”



    “什么不占理,他们掳走了宗雪!”



    “这件事情最麻烦,没有证据,有人扰乱了天机。”九天观主苦笑起来,“正因为没有证据所以不能轻举妄动,免得到头来吃亏。”



    “王通是我的徒弟,我最了解他,他从来就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他的冲动是全观皆知的事情。”九天观主的面色也阴沉了下来,“人人都知道他的脾气,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之下,事情闹起来对我们没有好处。”



    “不错,这件事情蝉鸣寺的解释很简单,王通无故冲撞蝉鸣寺,对蝉鸣寺真传弟子金蝉子大打出手,不但将人打伤,还将人掳起,而金蝉子正在替相佛星主办事,惹出了相佛星主,这才将他封印起来。”



    “替相佛办事,办什么事情,掳走我的弟子吗?!”



    九天观主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清冷不善的声音传到了耳中。



    “冥月!”



    看到来人,诸人俱都是一惊,来人正是七冥山的首座冥月,亦是宗雪的师父。



    七冥山与虚空殿素无恩怨,甚至可以说一直以来合作极为良好,但是可惜,被王通这么一通的折腾,一殿一脉,几乎不相往来了,底下的弟子之间,也隐隐的产生了敌视的情绪,而冥月更是从来不曾踏入过虚空殿一步,直到现在。



    “冥月,你怎么来了,我正准备去七冥山找你呢!”九天观主面色一动,无奈的笑道。



    “我不来,还不知道我徒弟的消息呢!”



    冥月的声音越发的清冷起来,“我的弟子被掳走,宗门从来没有大力的寻找过,如今有了线索,又说没有证据,观主,难道我们七冥山不是九天观一脉吗?或者说我们七冥山已经从九天观中独立出去了?!”



    “当然不是!”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便是九天观主也有些承受不了,“宗雪不仅是你的弟子,更是我们九天观重要的一员,她觉醒……!”



    “我不想听这些话,我来这里,也不是听你们说话的。”说到这时在,她看了九天观主一眼道,“我要去昆墟!”



    “什么?去昆墟?”九天观主不由问道,“你去昆墟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找徒弟了,还有,顺带踏平蝉鸣寺。”



    “啥?!”



    九天观主眼睛瞪的老大,狠狠的盯着冥月,仿佛眼前站的不是冥月,而是王通一般,“冥月首座,你没有开玩笑吧?!”



    “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冥月面无表情的道,身上的气质愈发的清冷起来,“观主,我知道你有顾忌,但是你有顾忌没有关系,我没有顾忌,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道,“另外,王通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毕竟是我们九天观的弟子,他佛门的一个星主亲自动手擒拿封印,没脸没皮了吗?王通再不是东西,他也只是一个金婴真君而已,需要运用星主吗?佛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要脸了?”



    九天观主听的一脸大汗,心说我怎么知道佛门怎么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了,佛门究竟是不是不要脸了,你去问佛门啊,不要问我啊。



    “冥月,我知道你担心你的弟子,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很乱了,你再去昆墟界的话,未免……!”



    “让她去!!”一个雄浑的声音打断了九天观主的话。



    “易师伯?!”



    “易师伯!”



    “师伯!”



    这个突如其来的让在场的几人都面露惊容。



    而在他们的对面,冥月却露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表情,她展颜一笑,轻启朱唇,用一种细柔的声音道,“二叔,您回来了?!”



    若是让王通,或是宗门之中其他任何一个人看到清冷如月的冥月竟然会露出这般如小儿女一般的表情,一定会惊的大牙都掉下来,即使大牙不跳下来,眼珠子也会碎了一地,因为或许在他们的记忆和认知之中,冥月永远都不应该露出这样的表情来。



    “嗯,我回来了。”



    声音落下,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形出现在殿中,却是一名年约三四十岁的粗豪大汉,生的浓眉大眼,相貌堂堂,透着一股难掩的豪迈之气。



    “冥月,你去昆墟界,直接去蝉鸣寺找晋雄和尚,告诉那个废物,如果不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亲自去。”



    “是,二叔!”冥月一听,面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我会把您的话一句不漏的转告给那个秃驴的。”



    “易师伯!!”



    看到两人对话实在是不像样子,九天观主不由苦着一张脸道,“您刚刚回来,这件事情恐怕……!”



    “我是刚刚回来,但刚刚回来就不能知道了解这件事情了吗?就不能知道这件事情了吗?现在是我侄女儿的徒弟被那帮无毛光头掳走了,我侄女儿的仇家被那帮子光头给封印了,你让她将来如何教徒弟,如何报仇呢?!”



    “报,报仇?!”



    “是啊,报仇,古森,那个叫王通的小子是你徒弟吧?!”



    古森一听,嘴角的肌肉不由的抽搐了起来,道,“是的,王通正是我的弟子。”



    “承认就好,这小子不出来,我怎么教训他?!”说话之间,他的目光环顾四周,在所有人的身上都扫视了一眼道,“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既然已经对上了,那就开干吧!!”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