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山道,绵长蜿蜒,仿佛一条长蛇,从群山之中绵延而出,山路之上,人烟稀少,满地的枯叶飞舞,将深秋萧瑟的气息展现的淋漓尽致。



    一辆马车,在这颠簸的山间小道之上,缓缓而行,拉车的两匹马都是秃毛马,年齿甚老,因此走的并不快,事实上在这样的羊肠小道之上也不可能走的太快,否则的话,那老旧的马车恐怕也会被颠的散架了,是的,马车本身很老旧,至少也有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历史了,上头的油漆已经剥落,还有多处破损的痕迹,再看架车之人,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车夫,年纪大了,背也驼了,缩手缩脚的架着车,早没了年轻时的精壮模样。



    驽马、破车,老车夫,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富贵显赫的人家,再看马车的大小,上头也坐不了多少人,最多四人罢了,这样的马车出现在这一座荒山之上,最有可能的便是行商失败的小商人,或是去了远途走亲戚回家的小地主,此时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远远望去,这就是一副完美的秋风萧瑟图!



    “稀聿聿~!”



    正缓慢行进间,两匹驽马突然之间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一匹驽马走着走着,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另外一头,则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猛的挺起身体,扬起两蹄,奋力前踢,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



    “什么人?!”



    坐在御者位置的驼背老者的一抬头,断喝一声,身形迅速的一转,右手电射而出,两指之间,夹住了一根黑羽长箭。



    “郭老儿,年纪这么大了,身手还没有退化,真不愧是当年的三省拳王啊!!”



    随着一声嚣张的大笑声,十来骑从山林之间窜了出来,每一个人头上都戴着一顶黑色的斗笠,将面容死死的遮住。



    “你们是什么人?!”



    御者郭老儿甩脱的指间所夹的黑羽长箭,缓缓的走下马车,将马车护在了身后,“你们知道这马车上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为首之人哈哈大笑着,摘下了头上的斗笠,“郭老儿,十三年不见,你不认得我了?!”



    “过山风,是你!!”



    看清对方斗笠下的面容,驼背老者面色大变,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握起了拳头,眼神的深处,精光爆现,显出一丝决绝之色。



    “哟,老头子想拼命了,好啊,十三年了,我也正想再领教领教你那十三路迷陀拳的厉害呢!”过山风说着,抬起手,沿着自己的脸上那一道有巨大而狰狞的伤疤,慢慢的向上摸着,仿佛是在感受着什么一样,直到他的手指摸到了黑色的眼罩,终于停了下来,“十三年了,这十三年来,我天天都会摸着这道伤疤,告诉我自己,我不会等太久的!”



    “哼,十三年前,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十三年后,你一样赢不了我!”



    “是嘛?!”



    过山风哈哈大笑起来,“那就看看吧!”



    说话之间,高大的身躯自马背之上纵起,有如一只巨鹰一般,猛烈的扑向驼背老者,同时高呼道,“都给我上!”



    “是!!”



    随着过山风的一声怒吼,十余骑骑士同时应了一声,猛的向着那马车冲去。



    “谁敢!!”



    驼背老者暴喝一声,脚下发劲,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到了马车之前,这本就是一条不宽的道路,十余骑根本就摆不开来,最多只能够容两骑并行而已,此时老者冲到马车之前,双拳如风,竟然迎着两匹直冲而来的烈马打了过去。



    拳如锤,快如电,两匹马的冲势又疾,顿时拳与马便撞在了一处,驼背老者身体猛的一顿,后退了一步,在地面上留下两具深达脚踝的印记,而那两匹马,则狂嘶起来,前半身高高的扬起,随后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骑士奔来,老者上前,双拳击出,场面一片混乱,而疤脸大汉过山风早已经从坐骑之上跃了下来,在老者双拳打中两匹马的时候,便已经冲到了他的背后,一掌上扬,印上了老者的后背,此时老者正好击退两匹马,身形倒退,正好撞到这一掌上,身体骤然之间便是一僵,一口鲜血自喉中喷出。



    一掌击实,过山风露出了得意无比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还没有完全展开,便见一道青色流光自那马车之中闪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绚彩的流光,刺向他的背后。



    “不好!”



    过山风也算是久经战阵之人,感受到利刃及体的危险,顿时低吼一声,来不及再次对那老者出手,身体猛的一扭,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横移三尺,避过了那有如毒蛇吞信般的一剑,只是那剑光出现的太过突然,过山风虽然躲过了致命的攻击,却还是无法完全避开,长剑撕破了身上的长袍,在他的腰间划出一个长长的伤口,鲜血瞬间浸湿了周围的衣衫。



    “好个狠毒的丫头!”



    这出其不意的一击,把过山风吓出了一头的冷汗,但是一转头,凶狠的目光落到了马车边上,这才看清,出手之人手持着一把出鞘短剑,杏眉倒竖,眼中的怒意直欲喷火般的瞪着自己。



    过山风愣了一下,面上的怒意消失的无影无踪,浮上了一脸淫邪至极的微笑,“哟,竟然是个大美人儿,看来今天的收获不小啊,哈哈哈哈哈哈!!”



    大笑声起,周围的十来骑,包括刚才从马上落到地上的那两名骑士也都大笑了起来,笑声之中透着难掩的淫邪之意。



    “老大,你说的对,跟着你,有肉吃啊!”



    “对啊,老大,这么细皮嫩肉的小娘皮,正好对我们的胃口,一会儿您先上,我们跟上,好好的爽上一爽!”



    “不错,不错!”



    一时之间,周围****一片,仿佛这车驾前的小娇娘成了囊中之物一般。



    从马车之中充出的少女从小生在官宦之家,可以说是在蜜罐之中长大的,哪里经历过这个,一张俏脸涨的通红,露出愤恨之色,手中短剑一横,身形扭动,如一只灵燕一般横飞而出,剑光幽幽,直刺过山风而来。



    “好身法!”看到袭来的剑光,过山风面色一正,双手一交,挡住了这一剑,剑尖撞在他的双肘之间,发出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少女一剑无功,身体急速的后退,“想跑,没那么容易!”



    过山风咧嘴一笑,身体前顷,宛如炮弹一般的朝着马车的方向冲了过去,大喝道,“霍正良,给我出来!!”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