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窄巷,霍小黎手持短剑,剑光舞动,寒光连闪,护住全身,面色肃然,一语不好。



    与他对战的是一个瘦小的男子,十指皆套利爪,速度极快,在周身舞起重重的影子,竟似不止一只胳膊,而是整整八条胳膊一般,而那十指之上套着的利爪散发着森森的寒光,各种攻击的角度极为诡异,如果不是霍小黎牢牢的采取着守势,恐怕早已经伤在了对方的爪下了。



    “贤妃娘娘好剑法,不过这是不够的,你就算是能抵挡的了我,又怎么可以抵挡的了大哥与三弟的手段呢,不若就此罢手,免得伤了自家的和气!”



    “闭嘴!”听到“贤妃娘娘”四个字,霍小黎厉声冷斥了起来,“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那个小皇帝的!”



    “前朝余孽,还称个屁的帝啊,应该叫伪帝!”



    “什么人?!”



    听到这个声音,不但那瘦小之人大吃一惊,便是站在一旁掠阵的两人也大吃一惊,因为即使以他们的灵觉,也没有发现来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等到他们听到声音,朝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方才发现,在巷口之中,不知何时已经门着一个笑眯眯的年轻人,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年轻人面上的笑容,两人同时产生了一种心寒的感觉。



    不过,这两人都是保龙一族,久经战阵,心寒的感觉只是一瞬间,随即便怒吼起来,“伪帝,小子,大胆!!”



    身为保龙一族,不管性情如此,自小便被洗脑,灌输的都是君权神授,忠义大于天,一个个的都是死忠的保皇派,如今前朝已灭,伪帝这两个字,正是保龙一族最为忌惮的词语,现在被王通大摇大摆的说了出来,一股心火便自两人的心头升起,同时怒斥了起来。



    “忤逆之人,该死!”



    身形如电,一闪而至,伴随着一道青光,便向着年轻人的颈项之间刺了过去。



    叮!!



    剑光及体,年轻人不动,竟然生生的挨了这一剑,但听到呆的一声,青色的剑光竟然被反震了出去,没有伤及对方一丝一毫。



    “老九,小心!!”



    听到这清脆的声响,看到这诡异的情形,为首的大汉终于色变,同样是修炼硬气功,同样刀枪不入,他太明白这声音意味着什么了,在这一界,不管是哪一种硬气功,哪一种横练功夫,其实都是分为草木之身、玉石之身、金钢之身、霸体!!



    对于所有的硬功修炼者来讲,霸体便已经是极限了,亦是他们这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但是霸体有成,难如登天,古往今来,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几个人能够成就霸体的,因此,几乎所有修炼横练功夫的武者,最终的目标都是金钢之体,断龙斌身为保龙一族,幼时修炼,资源不缺,本身亦是修炼此类功法的天才,所以,如今才能够初成金刚之体,凭着自己的金刚之体,他以六品上的修为,便是遇上超一流高手也能够战而胜之,这也是他最大的凭依,但是如今,看这年轻人,年纪轻轻的,横练功夫却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不闪不避,硬接了断九一剑,剑击在身上,竟有金玉之声,这分明是已经修成金刚之身的特征。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金刚之身的恐怖了,所以,他才惊喝了一声,不敢再大意,低吼了一声,周身的气势暴涨,宛如一头猛虎,凶狠的冲向了王通。



    “来的好!”



    看到断龙斌冲了过来,王通嘴角一掀,露出了一丝残忍的微笑来,此时,那断九又是一剑刺来,剑光已经到了他的左眼之前。



    “滚开!”



    王通仅仅一眨眼睛,左眼眼帘落下,短剑刺中眼帘,再次发出一声脆响,与此同时,王通手一探,便已经抓住了短剑,轻轻一抖,那断九面色大变,就在王通这一抖之间,一股诡异的力量传导了过来,他想要松手,但是却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竟然瞬间被震的麻痹了起来,完全不受控制,然后,他便感到自己的身体离地了。



    此时,断龙斌已经冲到了王通眼前一丈之外,看到整个情形,断九此时,就如同一条软体蛇一般的,被王通抖了出去,身体落下的瞬间,他甚至能够听到断九周身骨骼碎裂的声音。



    “不好!!”



    这个结果,他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恐怖,自己万万不是对手。



    是的,自己肯定不是对手,断九手中的短剑虽然同样也奈何不了自己,但是他的速度太快,就仿佛是一只小小的跳蚤一般,每次与他对战的时候,总要要耗掉他不少的时间与精力方才能够将其击败,哪里像眼前这个年轻人一般,如此轻描淡写的便将他击杀?对方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甚至已经远远的超过了断九。



    横练功夫不弱于自己,速度又比自己快,那还打个屁啊!



    虽然有着一两门的保命手段,但是谁又能保证对面的这个小子没有呢?



    这就像是赌搏,牌面上的差距太大,即使有底牌也无法挽回劣势,而一旦失败,输掉的便是自己的性命,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所以,看到断九陨命,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停下了前冲的脚步,身体一扭,竟然朝着王通的侧面冲了过去,在那里,有一堵矮墙。



    轰!!!



    断龙斌的身体狠狠的撞到了矮墙之上,将那矮墙撞出了一个大洞,速度不减,继续朝前冲去,他这是要逃了!!



    “现在才想逃,已经晚了!”



    耳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断龙斌想也不想,右手冲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的一招,雪亮的寒光乍然一闪。



    当!!



    又是一声轻响,他只感到一股大力涌来,站立不稳,向侧面退了数步,方才稳住了身形。



    “竟然是护手钩,你倒是阴险啊!”



    此时,在他的对面一丈之处,王通身上的青袍被划破了一道大大的口子,露出了****的上半身,自胸至腹出,出现了一道白印,不过,这道白印正在慢慢的恢复正常。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与我们做对?!”断龙斌心下骇然,嘶哑着声音问道。



    “说起来,我们还是有仇的。”王通扯起破损的长袍,一撕,将上身的衣物全部扯开,光着大膀子慢慢的走向断龙斌,“保龙一族,我现在很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灭勇武馆满门?!”



    “勇武馆?!”断龙斌一听,面色大变,似乎想到了什么,再细看王通的面容,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你姓王,你是王家的人?!”



    他与王通的前身照过面,还亲手将他结果,吊在树上,心底自然不会以为王通又死而复活,只是觉得王通与之前面容相似,再加上姓氏一样,这才有了如此的猜测。



    “不错,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灭勇武馆满门?!”



    “哈哈哈哈哈哈,被我保龙一族灭门的人多了去了,需要理由吗?!”



    似乎想通了什么,断龙斌哈哈大笑起来,护手钩一抬,猛的冲向了王通,“想知道,下地狱去问那些死鬼去吧!!”



    “当!!”



    一声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两个修成金刚之身的横练武者终于撞到了一处。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