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巢,位于沅河中心的一座岛上,沅河自西向东,到了河阴县附近的时候,水面就变的宽广了起来,虽然没有到最为夸张的万丈之宽,但宽的地方亦有两三千丈,所以水流趋缓,这才有了河阴县这么一个交通的枢纽之地,在不宽阔的河面上,又散布着许多大大小小的河心岛屿,鲤鱼巢便是那在其中一座岛屿之上,沅河四鬼选择的这座岛屿并不是一般的岛屿,这座岛屿的水下有许多的深洞,导致周围的漩涡,又有许多的暗礁在侧,不知道这岛屿周围的水情,根本就不可能靠近这座岛,而沅河四鬼又在靠近鲤鱼巢周围的几座荒岛小岛之上设立了哨探,端是将这座小岛布置的水泄不通,除了四鬼的人,其他舟船便是靠近也难。



    不过这只是对于普通的江湖中人而言的,面对鲤鱼巢的这些布置,想要靠近根本就是难如登天,可是对东平侯府这样的强大门庭,这些小小的布置根本就不算什么,即使是岛屿周围的那些暗礁潜流,亦不足以对东平侯府造成一丝一毫的威胁,因为他们船实在是太大了。



    长约百丈,高达十余丈,通体由奇异的金属异石打造而成,便如一座水上的堡垒一般,鲤鱼巢周围的那些险要之地,对它根本就形不成任何威胁。



    “哼,这些江湖小贼,自以为是,什么龙潭虎穴,全是狗屁!”



    站在船头,王湍意气风发,这是他第一次独自主持东平侯府的事务,自然想要好好的表现,而且,在他看来,沅河四鬼这种小毛贼,根本就是专门给他送功劳的。



    “二哥,有点不对啊!”王通眯着眼睛,仔细的看着不远处的鲤鱼巢,面上露出了古怪之色,“不是说鲤鱼巢的防护很严密吗?怎么现在连个哨探都没有。”



    “这有什么奇怪的,许是他们知道了我们要来找他的麻烦,准备负隅顽抗,行险一搏,所以收拢了人手。”



    “也不是啊,鲤鱼巢里也静静的,好像没有什么人!”王通淡淡的道。



    “这里距离鲤鱼巢还有十来里的距离,你怎么知道那里没有人?!”王湍心中一动,转过头来问道。



    王通笑了笑,指了指天上,青空,明月,一个黑点在鲤鱼巢的上空盘旋着,如果不是王湍的修为不错,眼力极佳,根本就很难发现在鲤鱼巢的上空还有这么一个东西。



    “你的梦魇兽?!”



    “不错,我最近才发现,能够与它共享视野,不过,距离不能超过十里!”



    “十里,这也不错了。”王湍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来,“梦魇秘术啊,三弟,你可真够幸运的。”



    “是啊,谁能想到呢,我竟然有这般的际遇。”王通露出了得意的神色来,“不过,二哥,情况真的有些不对,不好!!”



    正说话间,王通的面色一变,却见一道黑色的箭光自那鲤鱼巢直射而出,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射中了天空之中的那只黑鸦。



    “该死!”箭中黑鸦,直接从黑鸦的身上穿了过去,而那只黑鸦则如烟雾般的消散了开来,王通的面色则是一白,露出了痛苦之色,抬头道,“小心,岛上有埋伏!”



    “这是题中应有之意!”王湍自认的道,“你没事吧?!”



    “没什么,只是精神被震了一下。”王通苦笑起来,“我虽然远远没到领悟神魂之力的地步,但这梦魇兽与我的神魂相联,一旦受创,我也会受到影响!”



    “如此看来,以后还是少用为妙!”王湍眼中露出了然之色,将目光转向了鲤鱼巢,“放心吧,这点小贼,就算是有埋伏,也没有任何威胁的。”



    说罢,他低喝一声,“大家着甲,准备结阵,岛上有埋伏,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是!”身后的侍卫同时应道,之后便是一阵铁甲撞击的声音,东平侯府的这些侍卫,俱都配备了玄铁重甲,此时重甲加身,浑身上下全都罩在了甲衣之上,只余下两个眼睛露在外头。



    “果然,还是要靠装备啊!!”王通苦笑着将身边的重甲拿起,和其他的侍卫一般,套在身上。



    这也是在来之前,东平侯明确要求的,虽然王通最近进步很快,但毕竟只是一个一品的武者,战阵之上,意外颇多,谁也不知道究竟哪里会飞来一只冷箭便要了他的性命,所以便直接命令他,在上战场之前,一定要和那些侍卫一起,着甲行动,至于顾先生与王湍两人,则没有这个要求,顾先生本身就是一个上三品的强者,无须担心,而王湍,修为虽然仅仅只有三品,不过身上应该有东平侯赐给的保命之物,也不需要这么麻烦,也就是王通这般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家伙,才需要穿上这么重的东西。



    玄铁重甲乃是大易王朝的王牌玄铁重骑的仿制之物,虽然说只是仿制的,但是所有的装备上身也有六七十斤,也只有入了品的武者才能够着甲之后,行动自如。



    侍卫们身具重甲之后,整个船上的气氛随之一变,特别是在阵形布好之后,一股肃杀之气冲天而起,随着这座大船,狠狠的撞向了鲤鱼巢的方向。



    鲤鱼巢,在射出了一箭之后,再次恢复了安静,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一柱香的时间之后,大船靠岸,百名重甲侍卫分成了十队,走下了大船上岛,径直朝着鲤鱼巢的方向行去,至于鲤鱼巢的地形图,早在来之前,东平侯府便已经准备好了,因此一行数队人马,根本就没有绕什么弯路,直奔主题而去。



    “有意思的家伙,难道他们真的都躲到了老巢里头,等着我们一锅端吗?”



    身着重甲,跟在王湍的身后,王通心中十分的相念着自己曾经拥有的那件圣衣,心想着是不是要寻隙再打造一件,以备不时之需,听到王湍的话,他只是笑笑,可惜,整个脸都罩在了重甲之中,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笑容。



    “前面就是他们的老巢了,大家注意了!”



    行了约小半个时辰,远远的,便看到了一座矮山,仿佛一只大龟一般的,伏在岛屿的中心,王湍放慢脚步,大声的喝道,话音刚落,便听得“嗖嗖嗖”的破风之音,数百枝长箭自那老巢之中射出,如雨点一般的射在这些侍卫的身上,可惜,这些侍卫俱都身着重甲,这些暗箭,除了激起一阵子金铁交击之声外,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作用。



    “果然有埋伏,可惜,还太嫩了一点!”王湍冷笑起来,猛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指向前方,怒声吼道,“给我冲,斩尽杀绝,不要俘虏!!”



    吼!!!



    百名重甲侍卫同时发出了一声怒吼,陡然加速,朝着老巢的方向冲了过去。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