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又一声闷响之声,王通的身形再次倒飞数丈,而对方亦同样退了数步,面色阴沉。



    王通的这一掌,相对于他的修为而言,力道并不是很足,但是掌力之中所蕴含着的那冻彻天地的寒意却久久不散,直到现在还在侵蚀着他的经脉,而即使他运转自己的真气,也无法将这股透骨的寒意驱逐掉。



    “你究竟是什么人?!”



    一击之后,这人的神色变的凝重无比,这个看起来普通的重甲侍卫,绝非常人,因为普通人根本就练不成这种寒气透骨的真气。



    “现在想知道我是什么人还有意义吗?”透过面罩,王通的声音显得极为的沙哑,“我已经杀了一个人,此事已然无法善了,就少废话了!”



    说话之间,猱身而上,着着重甲的身体就仿佛是一辆坦克一般,轰的一声朝着对方冲了过去,沉重如山的气势轰压而至。



    “找死!!”



    王通的行为显然彻底的将对方给击怒了,但听他怒吼一声,周身的肌肉虬结,一条条血管也都鼓了起来,仿佛一条条的青色细蛇盘旋在他的肌肉之上。



    轰!!



    瞬间蓄力完毕,双掌猛的推出,排山倒海般的掌力,猛烈的迎向了王通的拳头,这又是硬碰硬的一拳。



    波!!!



    王通一拳击穿了对方的掌力,拳头之中,不但蕴含着极度的寒意,还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意境,在这种奇异的意境的作用之下,这一拳打出之后,对方竟然生出了一种赤身裸体的处于冰天雪地般的感觉。



    “拳意!!”



    也亏得这厮的修为比王通高出数品,在意识到自己受到了对方的拳意影响时,及时醒悟了过来,下意识的伸出封住了王通的拳头,但还是有些晚了。



    森寒无比的气劲冻结了他的双臂,一层白色的冰霜很快便蔓延至了他的全身,下意识的,他体内的真气运转起来,可惜,虽然他的真气雄厚,但亦很难抵挡这股古怪到了极点的寒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与意识一点一点的被冰冻住,他奋力的运转起体内的真气,试图驱逐,但是很快,更让他感到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只大手突然之间按到了他的额头之上,随后,体内的真气滚滚如流水,浩浩荡荡的便涌了出去,不管他如何的挣扎,如何的撕扯,都无法将这只大手从身体上拉出来,甚至连一句话也无法说出口,最终,当最后一滴的真气被王通吸净之后,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王通如法炮制,一掌击在他的胸口,将他的心脉震碎。



    “借此机会,倒也可以测试出一**窍的极限究竟是多少!”



    吸收的真气经过胸口檀中的化功池化解之后,有百川纳海一般,汇入了丹田之中,再经丹田,流转全身,最后,开始汇入一个一**窍之中,开始慢慢的凝炼穴窍。



    此时的王通并不急着升阶,而是准备以这种方式来侦测穴窍的极限之所在,要知道,他如今已经不是仙域诸天的修士了,而是大易王朝的一个普通的人族武者,而人族的资质是有限的,肉体的强化是有极限的,他需要知道这个极限在什么地方,只是了解了自己的极限之后,才能够明确自己未来的道路。



    “看这家伙的修为,应该是江成百,四品的修为与下三品果然不一样,不过,也就那样了,沅河四鬼只是草莽盗匪,所修炼的武学与本身的资源都无法支持他们真正的将一**窍开发到高深的程度,虽然后来得到了一些武学秘本,但是一**窍已然定性,无法更改了,这也是这一界武者所受到的最大的限制之所在,如果在一品境界的时候,不打好基础的话,那么,即使修为提升的再高,最终也会轰然倒下,成就不高,散修的悲哀就在于此啊!!”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王通装模作样的感慨了一番,提起两人的尸体,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地方,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将两人的尸体都处理掉,毕竟这种地方最终一定会被东成侯府搜到了,若是被人发现自己在这个地方,未免会有瓜田李下之嫌。



    出了秘藏之窟,王通在有如蛛网般的地道之中横行自如,很快,便赶上了最后面的东成侯府的侍卫,进入了鲤鱼巢最深处,此时,这里激战正酣,沅河四鬼之中的另外两个兄弟已经被侍卫们团团的围住,根本就不需要十队的人马,东成侯府的侍卫只用了两个小队,结成了阵势,便已经困住了两人,任由两人在阵中左冲右突,都无法闯破阵势,如果不是王湍之前说过要活口的话,现在两人恐怕已经是死人了。



    “老三,你跑到哪里去了,刚才怎么没见到你?!”



    看到王通出现,王湍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刚才没有见到王通,他还有些担心,毕竟自己的这个异军突起的兄弟,在他未来的计划之中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若是莫名其妙的死在这个鬼地方,那可就真的冤般了。



    “哦,这里的道路太多,像迷宫一样,之前虽然看过地形图,但记的不是很清楚,又慢行了几步,绕了点路!”



    “嗯,你要小心一点,这可不是平常的比试,这是战场,容不得半点的大意!”



    “我知道,二哥,你这不是已经旗开得胜了吗?!”



    王通指着场中被困着的两人,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旁,“怎么只有两个?!”



    “谁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过沅河四鬼之中最强的就是老大,赤发鬼江成万,如今他已经被我们困住了,拿下他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其他两个,不足为奇。”



    “他们劫的灵材呢,找到了吗?!”王通好奇的问道,要知道刚才他在藏宝的秘窟之中,可没有见到过一丁点的灵材存在的痕迹,都是沅河四鬼历年来打劫的脏物。”



    “不急,等到擒住他们之后,再逼问秘库的下落便是,赤发鬼在这里,灵材就跑不了!”王湍自信的道。



    王通听了,也露出了高兴的表情,便在此时,顾先生的面色猛的一变,说道,“不对!”



    “怎么了?!”被顾先生这一句“不对”吓了一跳,王湍不由转头问道。



    “快走!”顾先生神色阴沉似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猛的一把抓住了王湍,拉着他就往洞口的方向飞掠而去。



    “顾先生,这是怎么了?!”



    轰隆!!!



    就在这一刹那之间,所有人的耳边都传来了一声巨响,霎时间一阵阵的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整个地面都裂了开来,大块大块的石头与泥土从头顶上掉了下来。



    “不好,陷阱,我们中计了!!”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