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的余晖渐渐的泯去,天色渐黑,只余下天边还有一缕白光。

    大漠之上,以王屋侯世子为首的三家勋贵世家子弟与各自的家将俱都严阵以待,就在不久之前,所有人都看到了远处荡起的阵阵烟尘,便是再滚滚如潮,烟尘四起,遮住了半边的天空。

    骑兵,大批的骑兵!

    在这大漠之中,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的骑兵的?

    王屋侯世子马荣,渭水伯嫡子江涛,方正伯世子孙安三人面色都显得十分的紧张,而在他们的周围,所带来的家将护卫将他们护的严严实实,戒备森严,所有的家将兵丁都兵器出鞘,严阵以待。

    十几息之后,数十骑黑甲骑兵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人怎么这么少?!”

    当看清来者的数量之后,三人,以及他们的手下面色都变的古怪了起来。

    就这几个人?!

    就这么几个人?

    看起来最多五十余骑而已,但是这五十余骑刚才出现的时候,造成的声势起码是一千余骑的动静,他们怎么做到的?

    尽管对于来者的数量感到惊讶,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轻视,不说他们之前造成的动静,仅仅只是他们如今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如渊如岳的气势,便不是他们以前看到过的军队能够相比的,更何况,如今天色已经渐渐的黑了下去,金乌初生,繁星点点,这些家伙全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黑甲之中,而这一层的黑甲似乎与天空中的星光相互辉映,闪动着银色的微芒,更显得神秘无比。

    “你们是……!”

    五十余骑出现在他们的前方,一言不发,幽幽的目光盯在他们的身上,看的他们心中发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荣终于回过神来,鼓足了勇气,上前试探着开口道。

    “金城塞凤翼军,左旗第四小队,奉命前来迎接诸位!”

    听到马荣开口,为首的那名骑士慢慢的驱动身下的马匹,缓步上前,“诸位是来金城塞任职的吧?!”

    “是!”听到对方开口了,马荣终于松了一口气,上前抱拳道,“王屋侯世子马荣,见过将军!”

    “我不是将军,我只是左旗都司而已。”那骑士说道,“你们是怎么回事,到了这里,为什么不继续向前,难道还想在这沙漠之中扎营不成?!”

    “这……!”

    一句话却是把在场所有人都说的愣住了,的确,他们在这里呆了很久,没有向前,至于为什么没有向前,还要问吗,眼前这满地的尸体便是原因,他们不敢向前哪。

    “是,是这样的,我们本来准备去金城塞的,但是在这里发出了这么多的尸体,其中还有汾阳王世子姬天池,所以就停了下来,害怕遇上匪徒。”方正伯世子连忙道。

    “这个白痴!”

    “蠢货!”

    马荣与江涛一听这话,面色俱都是一变,心中大骂起来,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汾阳王世子一行的遭遇显然是与金城塞有关,这厮竟然当着金城塞凤翼军面提起了这样的事情,难道就不怕他们灭口吗?

    只是,那名骑士的反应非常的奇怪,“尸体,什么尸体,这里哪有尸体?!”

    “啊?!”

    这下子轮到那孙安愣住了。

    没有尸体,这里到处都是尸体,血腥味这么大了,你难道没有看到吗?

    下意识的,他将目光移到了那一地尸体的方向,看到那满地的尸体,在星光月色之下狰狞的模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点。

    “哪里有尸体了?!”

    骑士却是冷笑一声,看了孙安一眼,拍马走到了那一堆尸体的前方,一指地面,问道,“这里有尸体吗?我怎么没看到呢?!”

    “这……!”

    看着这厮手指的方向正是那汾阳王世子姬天池所在的地方,马荣等人一时无语。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谁都没有犯傻,包括刚才傻子一般的孙安,此时亦一脸的熊相,不敢多言,连连称是,黑甲骑士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扫视了一番,所有被目光扫到的人心中都微微一寒,没来由的生出了一丝的惧意。

    “走吧,不要让大人等,大人是很注重时间概念的,你们以后也要注意了,明白吗?!”

    “是!”

    马荣等人讷讷的道,尽管来这里的每个人,朝廷所许的官职都要比一个小小的都司高上许多,可是在这位都司面前,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言一句,所有人的气势俱都被压的死死的。

    ……………………

    …………

    “老三哪,你做的会不会太过了,汾阳王世子可是宗室啊,你就这么杀了?!”

    金城塞中,王洛那肥肥的脸庞上充满了蛋蛋的忧伤。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子会把自己也发配到金城塞来,更没有想到,自己在来到金城塞之前,会看到那般血腥的一幕。

    青蛟姬天池竟然死了,被王通的人马杀死在沙漠之中,最要命的是,这王通竟然一丁点掩饰的想法都没有,直接让他们曝尸于沙漠之上,每一个经过那里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折,仿佛害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做的一般。

    那可是不是一般的勋贵,那可是宗室啊,身上流着姬家的血,最要命的是,汾阳王也不是普通的宗室,他虽然只是当今天子的堂弟,却是最受太皇太皇宠爱的孙子,在宗室之中的地位极为特殊,现在他的儿子死了,他会善罢甘休吗?

    而且汾阳王世子可不是因为冲撞了王通而死的,也没有任何的过错,他只是奉了朝廷的命来接手王通成为金城塞的守备而已,就这么直接被王通杀死了,往小了说,那是在和汾阳王结怨,往大了说,那是对朝廷不满,意图不轨,将金城塞视为自家的产业,有自立的嫌疑,他甚至相信,只要汾阳王祭出这样的理由,王通一定在劫难逃,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愣呢?在京城的时候,也没有见他这么嚣张啊,怎么到了这里,就变的如此嚣张了?

    想到这件事情会产生的后果,王洛根本就坐不住,在王通的书房之中焦躁的来回踱着步,脑中一片的混乱。

    “呵呵,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王通嘿嘿的笑了起来,“这件事情,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听了王通的话,王洛差点没气的笑起来,这种行为叫有分寸?要知道,自己刚刚看到那一堆尸体的时候,还真的没有想到是王通干的,直到王通手下的凤翼军赶到,演出了一幕让他都感到啼笑皆非的喜剧,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瞎话,连尸体的存在都不承认,真当别人是傻子啊?

    信不信这件事情明天就会被捅出去,过个一两天就会传遍京城,最多十天,朝廷恐怕就会下旨前来抓捕王通了,而王通,将会成为本年度大易王朝最大的笑话,亦成为东成侯一系衰败的罪人!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打不过王通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给他两个巴掌。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