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东成侯府两兄弟争论不休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在西北搞出无极星宫的王通已经离开了他的老巢,出现在了沅水河流域。

    感受着心脏略微加的跳动,王通隐约的知道,这一次的行动对自己似乎有着极为重大的意义,这也是他决心离开西北的原因。

    紫面龙王秦英不过是一个小角色,即使在此次的大劫之中得了巨大的好处,也远远的比不过自己,最重要的是,他又不是傻子,没有必要绝不会招惹自己这样的存在,可是他偏偏还出手了,而且出手的动作更是触碰了所有人的底线。

    对家人下手,这样的事情,只要是有脑子的人,根本就不会去做。

    会这么做的家伙要么就是真的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不死不休,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才会这么做,这根本就是孤注一掷,最后要同归于尽的节奏啊,紫面龙王能有如今这般成就,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这样的角色啊,可是他偏偏就这么做了,这其中一定有鬼。

    “不管你有什么鬼,有什么倚仗,这一次,老子要是不把你打出翔来,就别在这一界混了!!”

    王通暗暗的咬着牙,恶狠狠的想着。

    同一时间,七大寨,湖心寨。

    紫面龙王秦英头上已然是一头的冷汗。

    正如王通所疑惑的那般,他亦不是傻子,怎么会无端的做出这般事情来?可是他真的被逼的不得已,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此时,这次本应该完全属于他的秘室之中,竟然还有两个陌生人的存在,这两人看起来都十分的年轻,二十来岁,一人身穿紫袍,面容俊朗,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子难掩的傲然之气,另外一人则是一身月白色的袍子,在这月白色的袍子上头绣着一朵青莲,面容平凡,但是双目之中,却是精芒闪动,周身的气息极为晦涩,竟然是一名修为突破了九品上的宗师。

    这两人并没有如秦英一般的紧张,相反都露出轻松的浅笑。

    “秦英,紧张什么,这件事情你是有功的,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月白色长袍的男子看着秦英微笑道,“东成侯府号称东南第一门庭,那又如何,此事过后,你便是我九莲山的弟子,难道还会怕他不成?更何况,这件事情亦非他一家之事,牵扯到了柳家,就算我们九莲山不帮你,难道柳家会袖手旁观吗?你说是不是,柳兄?!”

    “此事因我柳家而起,我柳家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你帮我们柳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族人,我们谢还来不及呢,一个东成侯府,算不了什么!”

    被称为柳兄的紫衣公子面带得色,仿佛没有将号称东南第一门庭东成侯府看中眼中。

    “还没有恭喜柳兄呢,不但收获了两名流落在外的族人,还将那西北之地轻松的收入囊中,可喜可贺啊!”

    “哪里哪里,荆兄,这一次却是你们九莲山出了大力了,我还要提前恭喜你们九莲山要多出一个不错的弟子呢。”

    两人说着秦英听不懂的话语,同时大笑起来。

    便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之声。

    “什么人?!”秦英面色一正,恢复了身为七大寨寨主的威严,低声喝问道。

    “寨主,东成侯府进攻了,该死的,他们这一次全力出手,我们的损失很大!”仿佛在呼应这个信息一般,一阵阵巨大的轰鸣之声从远处隐隐的传来,还有一阵阵的厮杀之声,传入耳中,一副战事紧急的样子。

    “两位公子!”秦英连忙抬头,露出焦急之色。

    说实在的,对于东成侯府的战力,他并不怎么上心,虽然说东成侯府在东南的名声显赫,但这里毕竟是沅河之上,他的手下又经历过千年之祸,都是精锐的水师,东成侯府就算是再强,亦不过是6上称雄罢了,论起水师之精,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东成侯府积威多年,在东南的势力盘根错节,天晓得自家的寨子里究竟有多少他们的内应,最重要的是,自己的手下虽然是精锐,但是却缺乏底蕴,一旦与东成侯府形成持久战,对方就算是耗也能够把自己给耗死,自己这些手下都是百战精英,死一个少一个,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情把自家展的潜力全都给消耗了。

    “好了,瞧你这点出息,一门心思都扑到这小小的基业上了,怪不得到了最后也会掉队,我去看看!”

    看到秦英的模样,柳公子没来由的一阵烦燥,说实在的,秦英这个小小的水匪,他根本就看不上,如果不是这一次真的有用的着他的地方,根本就不会在这里对他虚以委蛇。

    说话之间,摆手而出,身形如浮光掠影一般,几息的时间,便已经出现在了湖心寨的战场之上。

    此时战场之上,已然是喊杀身一片,偌大的湖面上,布满了各种战船,有七大寨的,亦有东成侯府的,或是捉对厮杀,或是兵力合围,打的难解难分,论起水战的经验,七大寨要比东成侯府强上许多,但是人家东成侯府财大气粗啊,仿佛根本就不把船舰和人命放在眼中一般,直接用命来填,这正好打在了七大寨的七寸之上,局面僵持到了极点,不过看到对岸船舰林立,战旗飞舞,喊杀声成片,最要命的是,一队队的侯府侍卫已经开始着甲上船,更有几艘庞大的战船已经被铁索连在一处,战船的甲板平坦宽阔,上头一排排的着甲骑兵长枪林立,杀气森林,显然这东平侯府已经开始力了,只需将这些战船开到湖心岛之上,大量的着甲骑兵涌入,湖心寨便是再多的精锐也不可能抵挡的住。

    “嘿嘿,这东成侯府号称东南第一门庭果然是有些手段,可惜,遇到了我。”那柳公子幽然一笑,身形猛的一下子飘到了半空之中。

    “那是什么人?!”

    “小心,那家伙不简单!”

    ……………………

    …………

    要知道,在这一方世界争锋,武者讲的是拳头的大小,实力的高低,并不可能如那些修真世界一般,是个修士便能够飞起来,在这一方世界,凡是能够以自己的力量飞起来的武者,无一不是强者之中的强者,至少需要宗师级的修为,或者是修炼了什么秘法,方才能够做到这一点。

    居于正中楼船上的王湍暗道不好,还没有等到他有所动作,便见到那飞在空中之人一抬手。

    轰!!

    凭空刮过一阵狂风,原本还算是平静的湖水陡然之间翻腾了起来,一道道漩涡出现在湖面之上,湖水随之激烈的翻腾了起来,掀起了一道道巨浪。

    是的,巨浪!!

    一道道足有十来丈的巨浪横空而起,排空而来,直接将大量的楼船掀翻。

    “该死,该死!!”

    王湍怒骂了起来,要知道,这楼船虽然庞大,并且经过数百道铁索牵连,在这湖中直如平地一般,根本就不可能翻船,但是现在这湖面之上竟然起了只有在怒海之中方才出现的风暴,顿时便已经不够看了。

    努力的稳定着脚下,他冲出了楼船,抬眼望去,却见在大浪之下,大船有如风中浮萍一般不断的晃动着,甲板上那些刚刚着甲的骑士显然没有想到会有这般的变故,就像是下饺子一般的落到了水里。

    “该死,该死,快,快救人!!”

    王湍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了,这些可都是东成侯府中的精锐之士啊,随便拿出去一个,都是精锐武师,如果损失了,对于东成侯府可以说是重创。

    放到一般的时候,这些人落在水里倒还没有什么,但是现在身着重甲,落到水中,立刻便沉到了湖底之下,不赶快救起来的话,估计没有人能够有活命的机会。

    原本信心满满的他,骤然之间遇到这般的变故,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最要命的是,这一次是他力主全力前来救援的,他根本就失败不起,一旦失败,老大必然会将此次失败之因归咎到他的身上,到了那个时候,不要说是争夺东成侯之位,便是不被降罪已经是看在他是东成侯之子的身份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这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有这般的实力!”他心中怒骂着,只是面对一名疑似的宗师级人物,他哪里敢上前,只能够尽力的稳住自己的队伍,全力救人,好在现在湖面之上十分的混乱,虽然东成侯府这一方受到了重创,但是水匪亦不好受,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无法把握住机会重新杀上来,否则的话,他恐怕真的有全军覆没之忧。

    就在东成侯一方乱成一团的时候,悬浮在半空之中的柳公子哈哈大笑起来,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看着脚下乱成一团的军队,在他的面前,便如一只只小小的蝼蚁一般,这种成就感,让他感到无比的兴奋。

    “不过是一个巨俗中的侯府而已,竟然敢阻碍本公子办事,今日且给你们一个教训,若是再不识好歹,下一次,本公子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柳公子语气漠然,荡向四方,立于空中,仿佛一尊神祇,俯视着众人。

    “你不会有下次机会了!”

    就在这位柳公子极得意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须臾之间,一个人影出现在湖面之上。

    “什么人?!”柳公子面色一变,转眼望去,却见一名青袍男子踏水而来,这男子在水面上走着,如履平地一般,最让人惊讶的是,他每走一步,脚下的水面就会被一层坚冰封住,一层冰霜自他的脚下扩散而来。

    卡卡卡卡卡……

    与此同时,湖底出现了一阵阵让人听了牙酸的冰冻之声,一道道冰柱自水底升了上来,将刚才落入湖底的侯府兵马都托了起来,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落水的人全都出现在了水面之上,而湖水的水面,则已经结成了一层坚冰,无论是水中的漩涡,还是那排空的巨浪,俱都被这冻结起来,蔚为奇观。

    “你说,我该怎么杀你呢!”

    王通踏冰而至,语气森然。

    (本章完)
友情链接:一起中文网手机版  伏天氏  飞剑问道  我是至尊  超品巫师  元尊  圣墟  龙王传说  不朽凡人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汉乡  苍穹之上  牧神记  平天策  天影  一念永恒